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上象巍峨 真元恢漠

    在一界人近乎晕眩的混沌认知里,总算还有些特别出挑的明白人。☆→頂☆→点☆→小☆→说,

    等他们消化完了姹女天劫突然反水的冲击,再看天地法则体系的现状,开始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渊虚天君渡劫之时,并没有像正常人那样,全力维护自己的方寸灵明,开辟出界域,抵御抗拒天地法则意志的打压和侵蚀,然后再谋求一个平衡或妥协。

    相反,他是来者不拒,将包括姹女阴魔在内的天劫伟力,以及相应的法则变化,都吸纳到他的体系之中。

    这不是你死我活的对冲,而是分不清彼此的吞噬。

    或许,这就是“自辟天地”无上神通的妙用了。

    掌控了这种神通法力,与天地法则意志的“沟通”,已经到了更高的层面。在此基础上,再寻求一个“妥协”,应付起来就轻松得多。

    这就是渊虚天君的根基和底气。

    羡慕是羡慕不来的,不过,这也让很多有心人暗松口气。

    渊虚天君固然心很大,也是奇思妙想,但从目前的情况看,这次他求稳了。也或许是有什么限制,以至于他追求的层次,并不是巅峰水准。

    如果是地仙大劫,“天人相搏”之下,绝不会有这种撕扯不清的情况出现。

    这么走下来,天人相合相离,再怎么折腾,最多就是大劫法宗师。

    当日叶缤一剑分隔天人,成就剑仙的壮举,应该再没有重复一次的可能。

    有心人的想法很微妙,也很复杂。

    比如乔天尊就在想:这种渡劫手段,表现出了渊虚天君体系的完整性,以及与原体系的融合度,按部就班地走下去,当真是往“神主”这个方向去的,也奠定了神主的根基!

    现在,虽说宫中的辛乙,愿意承载紫极黄图的神主体系,维持八景宫的固有领域,可若余慈真乐意在真界做一位玄门神主的话,对八景宫而言,也不是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“三清四御”之体系,早有明示,玄门从来都不是只尊一神,任何神明,包括“道尊”在内,都只是“道”之万千衍化,“共存”或者说“制衡”是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可以这位的性情,眼下乐意时还好,焉知后世“不乐意”时,会不会又是又一位罗刹鬼王?

    很快他就自嘲想得有些多了,此时此刻,参罗利那这一关,他还没过去呢!

    可在此时,再看月轮之上,姹女阴魔依旧闲逸地摇摆小腿,风流放逸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剪影儿似的,却比之前还要扣人心弦,又莫名让人心境安定。

    乔天尊都多看了两眼,对渊虚天君的手段,不免又是一番赞叹。

    此时,他通过八景宫的情报渠道得知,渊虚天君本人,其实也像这月中姹女一般,意念飘逸得紧。

    刚刚直白邀请他成为外道神明还不算完,如今更是已经联系了洗玉湖上的邵天尊,也联系了洗玉盟三天九地各个宗派。

    据说都是一样的态度,直接询问是否临时加入外道神明体系。

    如此坦白的态度,在日坠星沉,唯有明月悬空的情势之下;还有八景宫先一步合作的“示范感召”下,效果竟然还不错。

    有疑虑、要考虑的人当然不少,可当即拒绝的,倒占了少数。

    其实,“成果”还在其次,这种游刃有余的态度,才真正让人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此时,在天域梭上,俞南径直走过来,行了一礼,低声道:

    “天尊,弟子有事相询。”

    “请讲。”

    “敢问天尊,在贵宗看来,天裂谷这边将如何?真界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乔天尊又看了俞南一眼,在天域梭上,他的感知可谓无所不在,自然知道刚才俞南通过妖府灵旗投影,与外界某人做了番交流,应该就是他的师尊谷梁老祖。

    这么看来,他的问询,其实就代表了谷梁老祖的态度。

    同时,恐怕也是以谷梁老祖为代表的,此界相当一部分散修强者的态度。

    乔天尊想了想,终究还是实实在在地回应:

    “本宗不会坐看真界沦为葬星之属,但天裂谷所在,诸界冲击、法则乱离,几成混沌之地,当是参罗利那专门为他的外道体系预备的巢穴。

    “本界之人,守御外围尚可,短时间内要反攻回去,除非本宗在域外的地仙战力尽都回返……其实也是艰难。或许无劫剑仙复生,领袖剑修一脉的全盛之时,把握还大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乔天尊并不掩饰八景宫在此事上的无力感。

    以他的见识,可以肯定,古往今来,真界内外,还从没有说是哪个宗门不知死活,去冲击有破神蛊坐镇的“葬星”绝地。

    就算现在葬星还没有最终成就,可参罗利那就在那里,凭借着威能无边的外道魔国,还有几无穷尽的“坠落大日”为资源,只要按部就班,使血精源木、葵阴魔巢正常生长,除非是此界地仙大能齐心协力,不计伤亡损失,强行一波推平,否则,注定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俞南摇摇头,透过天域梭透明的舷窗,指了指天上明月:

    “对这位,贵宗的态度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渊虚天君此法极致精妙,如何协助,还要云中山上掌教圣人做一番决断。”

    乔天尊言下之意是,虽然大家现在立场一致,但想让八景宫不计得失地完全支持渊虚天君,也很困难。

    俞南没有再说话,再施一礼,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乔天尊大概能猜到,他应该是比较失望吧。

    八景宫在这种形势下,还没有一个明确的方针,比之渊虚天君不论实力高下,不管胜败生死,都明明白白亮架起势的作为,自然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可有些事情,说透了其实也很尴尬。

    八景宫确实有镇压一界的实力,二十二位地仙大能,甚至都勉强抵得过其余三大门阀的总数,可是,宫中的反应,相对于罗刹鬼王的布置,真的是慢了不止一拍。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赶回来的地仙,也是十位不到,或许已经是冠盖一界,可在如今的形势下,还真的不够。

    浑厚的实力得不到充分的发挥,在节奏不如人、布置不如人的情况下,强行提速,跟随别人的步调,是绝没有好结果的。

    八景宫只能将错就错,把“后发制人”的手段贯彻到底。

    更现实点儿说,当前八景宫能做到的,只能是确保真界、或者说玄门的传统势力范围不至于彻底崩溃,法则体系不至于完全改易。

    在此前提下,优先保证的,不是其他各宗各派、或者此界生灵如何,而是确保仍在外域的各位地仙大能,安然回归。

    当年的上清宗覆灭过程,这数百年里,被八景宫翻来覆去地研究,有关“围点打援”的致命问题,虽未亲见,也能猜出大概,自然决不能重演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可是,要想在“底线”和“优先”之间,寻找到平衡,真的不容易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的设计,参罗利那的切入,实在是凌厉如刀。

    更何况还有极祖,还有造化剑仙……

    如今根本就是四方四隅,齐攻中央,随便挑一个出来,也是纵横天地间,难尝败绩的顶尖大能,又岂是能够轻易解决的?

    或许,这是一场持续千百年、甚至绵延数劫、数十劫的灾难,八景宫是按照“长线”来考虑的,也必须按照“长线”考虑。

    这就注定了,他们不可能像渊虚天君那般,在短时间内,轰然爆发。

    他们考虑的,不只是现在,还包括几千、几万年之后的事。

    同时,他们也相信,除了一手制造了这个烂摊子,且完全不可测度的罗刹鬼王以外,参罗利那也好、极祖也好,也都不可能有毕其功于一役的想法。

    难道乔天尊不知道,自己的言论会让谷梁老祖及相当数目的散修失望吗?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。

    可从另一个角度看,谷梁老祖这些人,此时投向八景宫,打的很可能就是“天塌了有高个儿顶着”的主意。

    而八景宫的“冷漠”,却可以逼得他们必须用更积极的态度去面对这场劫数。

    就是投向渊虚天君,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一方面,这些散修改变不了双方实力的对比;而另一方面,多了这些人、这些力量,对此时的渊虚天君来讲,却是相当的助力,或许,能让他多一些与参罗利那抗衡的资本?

    现在的八景宫,真的需要渊虚天君这么一位盟友来冲锋陷阵。

    所以,对渊虚天君的做法,他们也是乐见其成的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乔天尊隐约觉得有些古怪,是他久不在真界,短了见识?

    他对渊虚天君这种渡天劫的方式,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此时的天域梭之后,风暴化为模糊魔影,又崔嵬如山,仅从视觉上看,倒似马上要将月色吞没的样子。

    参罗利那还在发力。

    刚刚,这位外道魔主还想切入天劫,顺势给余慈一记狠的,但姹女阴魔那档子事儿一出,它倒是给猛闪了一记,遭受天心反噬——虽然对此它也不放在眼里,可终归还是不那么舒坦。

    因此,魔焰风暴吹卷得更激烈了,所在半边天域,甚至已经没有了天与地的差别,像是乌黑绝壁,闪耀着鬼火,倾压过来。其间火瘟、刀蚁、千毒龙各自显化,魔意汇聚,化为沉沉乌云,先一步席卷出去,直欲蔽空掩月。

    如此威煞,其实已经远远超出了绝大部分天劫的强度,地仙以下,哪个能承受得住?

    同时,参罗利那的意识,也在真实之域和现实层面往来切换,持续压迫渊虚天君的明月真意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候,它也感觉到不对劲儿了。

    渊虚天君显化的真意,是不是太稳定了些?

    就算天劫过得再儿戏,境界的提升,总要有些反应才对,这是一个“变强”的过程,但也是一个波动较大的过程。

    参罗利那本来是想着趁机发力,看能否一举摧毁其还不稳定的境界。

    可事实就是——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这完全违逆了宇宙的法理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情况,就不该去考虑“奇迹”之类的东西,而是整个地推翻前面的判断……

    然而不等参罗利那彻底转变过来,便在连天接地的魔焰风暴之前,也是在中天明月之侧,一具身影,悄然化现。

    其披袍佩冠,装束齐整,像是一位即将登坛做法的高功,然而浑沌无面目,眼耳鼻口七窍均无,正是在重创柳观之后,已经消失很久的无面法相。

    无面法相本是余慈神意的载体,但这时候自有运行法度。

    它立在风暴之前,个头完全不成比例,眼看就要被乌云魔意吞没之时,袖中忽然飞出长卷,就此舒展开来。

    漆黑的底色,就像当前的夜空,而其上星图,又与夜空星辰遥相呼应。

    一颗颗星辰在长卷上亮起,一道道神明虚影就此显现。

    如此神异之景,参罗利那却是漠然以对。

    在他外道魔国之前,如果上清三十六天神明尽复,道兵齐备,或许还有抗衡之力,如今这法相不过是得了些召劾神明的神通,全无实质根基,便是把诸天星君召一个遍,又能怎样?

    魔焰风暴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亿万火瘟,身受加持,可以与地仙媲美;

    上千刀蚁结阵,同样是地仙战力;

    千毒龙的毒性运使到极处,腐蚀法则,归入外道。

    如此威能,倾压而来时,三五个地仙都要头痛,而这还只是参罗利那外道魔国威胁的一小部分。

    一界修士,都能看到,夜空斩分两半,乌黯秽浊的一边,是极度强势的姿态,持续浸染月光所照的清明一侧。

    无面法相身上道袍贴身,长袖向后狂卷,乌云贴面,似乎马上就要给淹灭掉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神明法相,正如参罗利那所想的那样,终究由元气凭空凝就,比不得十三外道化育之妙,在魔焰风暴的重压下,如风吹烛火,转瞬欲熄。

    这完全不是一个层次上的力量。

    然而便在此时,虚空之上,忽有巍然门户,高逾万丈,切入明月与无面法相之间。门户之上,神明异兽,各有所表,循天道法理阵列排布,月光隐透,使这云端天门仿佛镂刻透明,却不减煌煌之威。

    魔焰风暴吹到“天门”之上,硬是给挡了个严严实实,任“呜呜”风啸,也不得寸进。

    而紧接着,门户打开。

    只开启了一个“小缝”,却分明是沟通了奇妙未知的虚空。

    虚空裂隙的幽暗,只维持了最短的一刹那,随即便被光芒充斥。

    那光芒不是别的,就是无穷无尽的精粹元气。

    因其纯粹,故而如光如水,通过门户轰然而来,与无面法相贯通,也随即充斥到已经快要熄灭的神明法相之上。

    并没有出现什么“迎风暴涨”的神异场面,也不至于立刻就成了铜浇铁铸一般。

    当那精纯有如实质的元气注入之后,一众神明法相,就像是法殿上的长明灯,受着莫以名状的加持,不管魔焰风暴如何肆虐,形影如何摇曳,都没有熄灭之虞,都是根本不失。

    造就了这种奇妙景象,无面法相却是理所当然地没有表情,只是将手中黑底长卷再次翻卷。

    一层层光影化现,转瞬凝如实质。竟都是高逾丈寻,身贯重甲,体外化芒的玄门力士之属。

    每层光影洒出,就是成百上千,乌压压一片,又暗有法度,分列于各神明法相周边,错落有致,自成军阵。

    既已列阵,随其中一位神明法相拔剑前指,万千力士齐喝一声“领法旨”,齐齐挺戈执剑,对着前面汹涌而来的外道魔头,轰然冲阵。

    力士!道兵!哪来的道兵?

    刚被之前天门元气堵得几乎忘了呼吸的各方修士,一时都是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渊虚天君怎么都不按常理来的?

    道兵之类,不是他上清宗独有,各玄门大宗,都有培育。其中包括存神、符召,点灵等等方式,但要在高层次的战斗中起到作用,最起码也要有一定的载体,否则也是空有真意,其实还是虚无。

    神明法相如此,境界上还有保证,还能对付一些寻常的敌人。

    道兵则要等而下之,也就是唬唬人罢了,又能起到什么作用?

    可事实就是,渊虚天君真的拿出来了成千上万的道兵阵列——不是随意捏合元气形成的应急之物,而是各有法度气象,不管根基如何,起码必有物性凭依。

    或许是太霄神庭里还有些存货吧……

    可问题来了,这些道兵在神明法相统御之下,与魔焰风暴中的外道魔头厮杀,不知为什么,对疫毒之类,抗性极强。也就是纯粹杀伐的刀蚁,还能左冲右突,像是火瘟、千毒龙之类,不管如何喷射、挥洒疫毒,都无法对道兵造成致命的伤害。

    这又是所据何物?

    此时参罗利那也发现了,渊虚天君通过那轮明月,似乎可以将整个体系覆盖下的资源,都利用起来,心役神使,高效便捷。

    那些星君之类,除了元气支持,分明就是汲取了各“外道神明”的部分特质,虽是虚无,却各有所本,细算来,竟是一次梳理整合的过程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明月之上,各方元素正在进一步汇聚、提炼。

    参罗利那必须调整视角。

    眼下这番争战,绝不能视为和无面法相的对抗,事实上,无面法相只是在明处的幌子,真正的敌人,是那一整套还在不断整合、提炼的上清体系。

    这就让它再次浮起了那个疑惑:

    真的是渊虚天君本人在渡劫吗?

    不对!这不像是修士渡劫的感觉,就算渊虚天君要走神主之路,可这漫天撒网,寻找外道神明的方式,简直就是笑话了。

    没有信力为本,亿万个外道神明,也不过是一盘散沙。

    没有哪个蠢材会异想天开,用这种根基成就!

    除非,渡劫的根本不是渊虚天君!

    可不是渊虚天君,又是哪个?

    那明月之相,分明是其真意所化,里面还掺了他的本源之力,这是参罗利那亲眼所见!

    便在这位域外霸主困惑之时,洗玉湖上,有另一支离尘宗弟子,正和此界大多数人一样,仰头观月。

    如果只看明月悬照的部分夜空,光华如水,净无纤尘,几乎不像是大能的战场,确实可谓美景,可是再看另半边,就是神魔混战,血气冲霄,让人看得热血沸腾,偏又背脊生寒。

    本次跟随玉虚上人一起东来的黎洪,是四代弟子中的头儿,今晚本是过来与师长议事。此时就看着千宝道人,对着月亮嘿嘿发笑,状极得意,而且,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,旁边的同门都忍不住频频注目。

    黎洪忍不住好奇,尝试开口相询:“师叔,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就在想,解良那呆子不是说我的千宝池、三合神光是邪门歪道?现在他又是个啥表情啊?哈,哈,哈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黎洪胖脸皱起,再看同在院中的玉虚上人,对此不管不问,也是拈须沉吟,看起来意绪复杂。

    现在他就觉得,自己才是什么都不懂的傻子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千宝道人、解良那般看透原委的,至少,参罗利那还没有看明白。

    但没关系,有人会提醒它!

    明月之上,本是自顾自坐在枝头,轻盈随意的宝蕴,此刻便晃动着纤长的腿儿,莫名启唇而歌:

    “至心皈命礼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,很多人便知道,这不是寻常歌句,而是歌咏道章。

    世间玄门,入道者多是熟悉,晨诵晚课时,不免有此步骤,却少人见过这样奇妙景象。

    诸神明法相,力士道兵,不管是否在征战杀伐,都随宝蕴歌声,齐颂宝诰:

    “紫微宸极,勾陈天宫。九光宝苑之中,五炁玄都之上。体元皇而佐司玄化,总两极而共理三才……”

    声如雷鸣,隆隆碾过,气冲斗牛,天地之间,人人皆闻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亿万里之外,已经滞留多时的某个移山云舟之上,无羽仰头看明月之畔,杀伐之景,耳闻道韵,便微阖双目,静静跪伏在甲板上。

    以她为首,一众思定院弟子,都望月而拜,如张妙林这般浑人,都不自觉眼泪洒下,亦随之喃喃念颂:

    “主持兵革之权衡,广推大德;统御星辰之缠次,毋失常经……”

    那道章词句,在口中、在耳畔、在心内,久久低回,最终化为恢宏赞颂之音:

    “上象巍峨,真元恢漠。大悲大愿,大圣大慈,勾陈上宫,天皇大帝!”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修改耗时,晚了,请大伙儿见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