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 死身何难 风暴之前

    “真冷啊!”

    一众离尘弟子自有记忆以来,还从没有见识过这么早的夜晚。

    虽不能说是漆黑一片,伸手不见五指,可法则的混乱使得运化元气的效率骤降,直接影响了感官,对心神也有干扰,这才有“冷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此时,解良等一批离尘修士,已经与下游同伴会合,堵截妖王浮尸。

    由于秽灵浊海断流,一干浮尸的威胁也是大减,至少很难再顺流而下,威胁人类聚居地,当然,代之而起的,很可能是更无法抗拒的外道魔头,这使得一众离尘弟子,虽是颇有战果,但并不怎么兴奋。

    从未遭遇、也想象不到的激变,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坦然面对的。

    宝光为一众同门加持的兴奋劲儿过去,情绪的起伏更大,此时闷着头在李佑身边打下手,几头妖王级别的浮尸,都被几位师长引到更远处处理,他们这些人面对的,都是一些“残次品”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,每一人都是上清、八景双重加持,都是玄门体系,分辨不出太多差别,实战中确实是大为受益,且是气机互通,对付这些最高只到真人境界的浮尸,还是比较轻松的。

    宝光很久搭不上手,做着做着,就有些走神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!”

    李佑一剑削断已经扑到宝光眼前的浮尸,抬腿踢他一脚:“死在这时候,你可要把你师兄的脸丢尽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语双关,宝光当然明白,他咧嘴笑笑,本来不想多说什么,可看李佑一时也闲下来,终究还是低声道:

    “我就在想,咱们现在还能做这些,再过段时间,又能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嗯,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宝光指了指天裂谷的方向:“现在是妖尸,那边还不知道冒出什么东西呢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就有人听到他们对话,也叹气附和:“再这么下去,类似的场面都见不到了,完全没有咱们插手的余地啊……就是死了,也就像是土灰一般。难道后半辈子,都要缩在山门里吗?”

    李佑给他们一人一剑鞘,拍在脑门儿上:“闲的,都是闲的!去,往前面去,脑子放空,真正和妖尸战上几百回合再说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李佑心里,思绪之复杂、方向之迷茫,不比两位师弟少多少,只不过当此关头,万万不能给师弟们做坏榜样,便用最简单粗暴的做法,领着他们往前去。

    然而,刚上前不过几步,前面忽然响起“嚓嚓”的怪响,随即就是数人的低呼,还有惨叫声。

    “路师兄!”

    李佑心头一震,横剑护住宝光等人,却见前面本来严密的阵线,在这一刻就像是被洪峰冲击的土堤,转眼就有摇摇欲坠之势。

    至少有两个同门倒了下去,其中一个甚至被拦腰斩成两半,因气血旺盛之故,一时未死,正发出惨叫声——那是一位已经修成真形法体,又受到上清、八景加持的步虚修士啊!

    与秽灵浊海周旋这么久,虽也有死伤,但众离尘弟子,却还没有见到如此凄厉的场景,一时心里都是发堵。

    而阵线露出的空隙未及填补,前面便有乌黑的暗影冲起来,尖锐凄厉的破空声连响,又有着奇异的韵律和节奏,仿佛是呜呜转动的铁轮,对着阵线切过来。

    这下子,众修士终于看出来,罪魁祸首是哪个:

    数十头足有牛犊大小的凶物,结成战阵,轰然冲上。

    其色漆黑,其形则像是巨大的蚂蚁,身分三段,无论头身,都有厚实的甲壳护持,有一对触角和三对长足,那触角便是两道柔韧锋利的刀刃,咻咻摆动,刀气破空。

    “刀蚁!”

    华西峰浑厚的嗓音响起,大声示警:“结阵,离尘弟子在我处结阵!”

    因为秽灵浊海的妖尸并无灵智,麻烦的几个又被师长引走,围堵清剿比较轻松,离尘弟子的阵线其实有些松散。面对纪律严明,最擅群战的刀蚁,完全就是送死的节奏。

    华西峰知道不妙,便要众同门迅速集结。

    他的思路是对的,处断也及时,可问题是,眼前的刀蚁,与他在域外碰到的那类,水准可是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刀蚁冲阵,身上都燃起了黑色的火焰,那是外道魔头震魂击魄之力,百十头刀蚁汇聚,数目已经比汇聚起来的离尘弟子多了一倍,而且黑火飞腾,刀光闪耀,形成的凶横霸道的刀意,论瞬间的冲击力,几乎等于三五位真人级别的强者联手冲锋。

    离尘弟子刚有个雏形的战阵,吃刀光席卷,险些又是崩溃。

    若非上清、八景两方加持,攻防都有大幅提升,气机又是紧密联系,死伤必定惨重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又有三五人被击倒,也有肚破肠流的,便是不死,也失去了战力。

    偏在此时,众人耳畔,都响低沉的笑声。

    声音并不熟悉,可是莫名都有一个鲜明的魔影投射在心中。

    那一头狰狞凶陋,有着复杂长足结构的“蜘蛛”,妖异的复眼仿佛能穿透一切,直抵心头,甚至还露出一个恐怖的笑容:

    “要怨,就怨渊虚天君吧。

    “要受渊虚天君的加持,就要有被吾族吞噬的觉悟。”

    便是当头的华西峰,心头也是如受重击:

    参罗利那!

    这是参罗利那的意念压迫。

    和远方对待羽清玄等人不同,对付这些小辈,粗暴直接的手段更适合。

    参罗利那平日才不会做这种掉身份的无聊事情,可既然要“招待”渊虚天君,化身魔劫,每一个细节它都会认认真真地做好。

    人心的变化,就是在这些细节之中。

    这种“对话”没有持续太久,乔天尊和方回都还在天裂谷呢,他们察觉到参罗利那的神意走向,也注意到凭空出现的那一队刀蚁——无疑这是参罗利那隔空传送过来,绕过了他们的防线。

    意外于参罗利那毫无底线的举动之时,两人都是生怒,合力将参罗利那前突的意念截下,同时他们也想清除刀蚁,却又被参罗利那缠着,三方当即在一起。

    乔天尊和方回都没有接受上清体系加持,不过八景宫的加持,却也可观。

    中天星空,叩心钟投影而来,攻防兼备,又有抵御魔念侵蚀之效,一时倒也与未尽全力的参罗利那战平。

    但种子已经洒下,刀蚁也不可能再收回去。

    参罗利那明明白白的威胁一出,离尘宗这边不免就是人心动荡。

    就算不知道那是域外霸主参罗利那,可刚刚那个在太阳里跳舞的大蜘蛛,自然谁都见过的。

    他们也知道,这魔头言语中,大有不尽不实之处,也有相当一部分人,对余慈的感情,比较深厚,至少非常复杂。

    可是容不得他们多想,刀蚁已经扑上来,死亡的威胁就在眼前弄影儿,生死关头,也不是每个人都能镇定以对的,不少人的视线,就投向了宝光。

    之前正是他做出的一系列加持,就是要撤去,也不免要经他的手。

    也许,可以试试?

    感受周围或明或暗的视线,宝光刚刚的迷茫和恐惧,都被冲上脑门的热血扫净,对着不知何处来、又往何处去的参罗利那,就是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骂人不是他所长,说来说去就是“卑鄙无耻”之类,也有些扣不到点子上。

    至少旁边某些个同门心里听了,都颇不是滋味儿。

    其实,离尘弟子的心防还不至于一攻即破。

    可现实层面的防线,却是经不过复杂人心乱流的干扰,刀蚁杀阵之前,哪容得你胡思乱想?

    如华西峰这般的优秀弟子,已经看出症结所在,可如今王九、祝千秋这等精英弟子,几乎已经都站在前线,自顾不瑕,再想鼓起士气,心有余而力不足,只能指望另一边几位师长及时回援……可还能撑到那个时候?

    正焦虑之时,忽有一静澈嗓音响起,气息便如平日一般无二,冷静从容,

    “戒律部执事入最前阵列,与我看齐!”

    话音方起,有一女冠,越众而出,视前方刀蚁旋风般的刀阵如无物,仗剑直行。

    刀蚁锋利无匹的刀芒切过,近于身前,却被一层无形剑气弹开,

    刹那生死分际,女冠全然不顾刀蚁流转的阵形,全神贯注,只盯牢了正前方,抓住这一线之机,持剑斩下。

    如此惟精惟一之念,正合了修行要旨,

    上清、八景双重加持,与她心神相合,内洗外炼,使身心内外灵光如水,一丝杂质也无。

    叩心钟悠悠而鸣,更有灵气冲顶,上接星辰,煞气自生。

    剑锋所向,竟将正前那头刀蚁一剑两半,硬生生斩杀。

    但同时,流转不息的刀蚁杀阵,也是将至少十余道刀芒聚合,任女冠修为如何精纯,上清、八景加持如何得力,防御之法也奥妙非凡,在此压倒性的力量前,却也抵御不住。

    无形剑气弹开四五道,后面拼命冲来的华西峰、王九为她挡下四五道,但还有数道,连环切入。

    刹那间剑气防御破裂,肩头溅血,更有凌厉刀芒,直接贯背而出,血雾喷溅。

    后面宝光看得目眦欲裂:

    “梦微师姐!”

    他双手急动,也不管重不重复,有没有用,加持灵光一发地全套过去。

    只是作为此地戒律部的主事,梦微却头也不回,只沉声道:

    “生死见根性,灾劫知道心。

    “离尘弟子,丧志则耻,死节可乎?

    “吾辈中人,死天下难,死身可乎?”

    说话间,无有情感,只通杀戮的刀蚁合阵而来,刀气呼啸,压不过女冠铿锵之语,却要将她一举斩杀在此。

    一众离尘弟子,都是红了眼,除了华西峰、王九、祝千伙、李佑等戮力上前,七八位戒律部的精锐弟子,也是当真依梦微所言,不吭声,不发狠,就那么带着阵列,和梦微站在一条线上。

    以伤换伤,以命换命,刹那间各自就有三五个倒跌出去。

    姑且不论这种方式“合算”与否,但在心理层面,短时间内,足以扫灭绝大部分修士心中的惶惑迷云。

    当此前所未有之大变局下,寻常修士,要仗剑柱身,逆反大势,实不可为;然而为心中节义而战,死则死矣,又有何难?

    照样慷慨壮烈,不坠青云之志!

    同样是动荡的情绪,却是让心神坚定,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直至此刻,对大多数人而言,上清、八景的加持才真正发挥了作用,一些隐性的手段也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这边离尘弟子的气机都是彼此相通,念头趋同之时,原来生机元气也能在一定限度内流转共享,最前面战线上,包括梦微在内,几个重伤的修士,境况一时也有好转。

    宝光咬了咬牙,忽地闷头冲上去,一指点在那位已经身分两段的同门师兄额头,“波”地一声响,那位师兄顶门开裂,半成阳神化光而出,被宝光摄着,暂纳入袖中。

    刀蚁杀伐魔意贯体,本来是断绝生机,攻伐神魂。

    然而加持其实是有效果的,护住了根本的神魂,虽然日后只能转世,或者做个鬼修,却比形神俱灭的结果,要好了太多。

    见到事情有这等变化,一时众离尘弟子心神更是安定,阵线虽然还是歪歪扭扭,却也渐渐稳定下来,形成了替补流转的机制,以阵对阵,控住局面。

    虽然很快又给杀得节节败退,但这反而是一干人等气力加长、更具韧性的表现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天外又有剑光扫落,凛冽透骨,却是谢严冷着脸杀回来,从刀蚁杀阵侧后方切入,连斩两头刀蚁,硬是将杀阵冲得一乱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解良则是落在众弟子阵前,雷霆如雨,扯开一道雷光幕墙,施以缓冲,也招呼众弟子层层后撤,重新调整阵形。

    刀蚁固然是悍不畏死,可解良日日以贯气法作用的五雷之术,在其步入长生境界之后,却也远胜寻常雷法神通。

    尤其是受了“心内虚空”的加持,那一枚“五雷符”,更有奇妙变化,轰击而下时,仿佛有灵性化育,批亢捣虚,直攻刀蚁最薄弱之处。

    就算刀蚁顶着重伤之躯强行冲过来,也在华西峰等断后弟子的合击之下,立斩当场。

    这下子,情况才真正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不少弟子都长出口气,可是解良也好,谢严也罢,包括华西峰等精英弟子,脸色都是严峻。

    刀蚁怎么过来的,已经没必要深究。可深想一层,还是不免让人心头颤栗:

    葵阴魔巢已经发展到孕育刀蚁的阶段了?

    前面噬原虫、火瘟、玄阴血影,岂不是全成了气候?

    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,更现实的威胁,已经到来。

    天裂谷那边,方回和乔天尊并排而立,头顶叩心钟灵光沟通气机,还有“燃髓血河”、“连天铁障”等互相加持,守御可谓风雨不透。

    特别是乔天尊,在守御之道上,已臻化境,随时都能与地脉相连,几与周边山脉合而为一,任参罗利那如何试探、冲击,都巍然不动。

    只是此刻,深渊底部,熊熊火光之中,又探出枝桠,长不知多少里,攀在谷口绝壁上,直接打垮一片。

    乔天尊和方回脸上都是微动。

    和真接虚空传送的噬原虫、刀蚁不同,这个就是大麻烦了。

    枝条绝不是一根,也不是三五根、几十根,而是密密麻麻,成千上万。

    就像是攻城大战时搭建起来的云梯,刀蚁就是前锋,顶着岩浆烈焰,一批批地冲出来。

    漆黑壳甲最初都给烧得通红,扭曲变形,后来冷却凝固,还原本色。

    那也是它们适应这处天地的过程。

    方回看得心里发颤:

    刚生出来,到成长完毕,何其迅速,消耗的能量又是何其惊人!可是坠落的大日,就是有这份资源。

    决不能让他们登陆,刀蚁成千,对真界中南区域就是一场不可挽回的灾难,更何况后面还有千毒龙、火瘟这样的绝毒疫病之危!

    方回待去阻拦,一直起到中流砥柱作用的乔天尊一把扯住他,往后便退:

    “快走,不可力敌!”

    乔天尊在域外多年,又曾花相当的时间,去研究十三外道的习性,一看就知不妙。

    这不是普通的出击,无论是刀蚁、千毒龙、火瘟身上,都有如血色般的灵光。

    这同样可以认为是一种加持,是“葬星”主人通过“血精源木”,向最初诞生的十三外道的“赠礼”。

    放在眼下,可以说每个外道魔物身上,都含蕴着参罗利那的魔性,等于是它的亿万分身。

    事实上,当这些外道捕猎到修士,将有很大可能将其魔染,变成破神蛊或末法主的眷属,同时也会将相当一部分精气输回去,汇聚起来。

    刀蚁中的蚁后、还在葵阴魔巢里的金刚魔俑等比较特殊的种类,都可能受益,突破壁障,生成足够的灵性,成就巅峰强者,同时也化为“葬星”之主的左膀右臂,最忠实的助手。

    这种机缘本是可遇不可求的。

    “猎物”的有无,品质的多寡,已经是很重的限制,突破极限的机缘,更要靠运气垂顾。

    可是,这些参罗利那都不需要。

    因为它种下的,是一个已经完美发育过一遍,又重新化为“种液”的外道体系,参罗利那也为它准备了“真界大日”这种顶级的重生资源。

    说到底,只是将过程重走一遍罢了。

    想想那几位光芒虽然淹没在参罗利那威名之下,却个个都是当之无愧强者的外道魔头,方回脸色铁青:

    “乔天尊,大劫至此,八景宫就指望离尘宗一家死守西门吗?”

    乔天尊非常冷静:“无光魔主登陆,天裂谷东岸,注定沦落,贵宗不也一直做迁移的准备吗?八景宫当一路护持,助贵宗迁到断界山以东,离罗江以南的区域,如何?那里与清妙宗隔江相望,地处南国,灵脉资源比贵宗如今所在,还要丰富齐备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半截,两人同时加速,避过一根粗逾数十围,长过百里的恐怖枝条。

    其固然庞大,柔韧处却像是一根灵活的鞭子,显示血精源木的状态,出奇地好。

    也说明,想要阻止“葬星”的生成,已经成了一个几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    方回一时也没了心气,被乔天尊扯着,一路飞遁,要去和离尘弟子会合。

    如今留在天裂谷周边,当真是没了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可是,参罗利那的意念,还是如影随形:“且住!你们难道不愿看一出好戏?”

    意念方起,乔、方二人所在的虚空就变得粘稠起来,二人遁光速度骤降。

    而在他们身后,刀蚁、火瘟、千毒龙身上燃烧飞腾的魔火气焰,却是与混沌的元气合为一处,形成了连天接地的风暴,呼啸着先一越过二人所在之处,向数千里外,一路碾去。

    半边天空,彻底失去了颜色。

    方回当然知道参罗利那想干什么,他纵声厉啸,一则以示警,一则以宣泄:

    “参罗利那,我与你不共戴天!”

    然而这咆哮声很快淹没在无情的风暴中。

    乔天尊面色严峻,手上变化符印,引动中天叩心钟,嗡然连响,也是将风暴阻了一阻,可是随着后方亿万火瘟“轰”声而起,无穷疫毒洒播开来,他心中也是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亿万火瘟合力,就是一位绝不逊色于方回的顶尖大劫法宗师,而在参罗利那如此近距离的加持下,又与地仙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更不用说已经超过千数的刀蚁,未知其虚实的千毒龙,这么一波外道魔头合力,足以屠灭绝大多数的大型宗门。

    也不怪方回失态,就算离尘宗山门已经做好迁移准备,可这么一批精锐弟子、也是未来的希望失陷在此,就是迁走了,又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身侧方回又是低吼,这次不是徒劳的发泄,而是瞬间将燃髓血河神通,推上了极致,整个人都似是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乔天尊想劝阻,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,正一个迟疑,身外却是微寒,分明是剑气切过,随即周边风暴凭空撕裂,现出一线夜空,还有那垂落下来的盈盈月光。

    其时也,风暴依旧绕体呼啸,强势碾压,可在那高绝的天空之上,却有一轮明月悬照,光色如水,清澈入心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感谢应有恨、达哥会武术、gphone99等书友捧场加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