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天上有月 心中有痕(下)

    “丹丸”光华内敛,有返璞归真之相,就嵌在本源之力中央,虽是极小,感受起来却极有“份量”,一应气机,都受其约束,自然成为中心之核,生发湮灭,无有始终。

    显然这就是余慈的根本道基所在,生死依托之本。

    而换个角度看,此亦是灵昧所据,因为基础打得牢固,异相反而不显,也轻易观之不透,和前面的造化法则不是一码事。

    道德之法于“七祭五柱”架构中不显,本源之力顺势就转到阴阳之法上,明确天人之辨。

    此时造化剑仙已经强行扭转了“烛龙王”的本质,改易“阴阳”为“灵变”之法,但范围仍然控制在一个较狭小的区域内,目前在体系结构中的,依旧是“阴阳之法”。

    从分析的结果看,余慈这一条,算是颇有根基,但并不具备特别鲜明的气象,应该是颇有涉猎,却没`无`错`小说`.``有视为根本,倒是里面见出薛平治的一些痕迹,罗刹鬼王还是比较熟悉的。

    啧啧两声,评价了一句“奸夫淫妇”。

    接着再看超拔……毫无疑问,对这一条,罗刹鬼王特别关注。

    在分析之前,她已经感觉到了与玄门迥异的法度。

    尤其那上至道境仙宫,下抵血池地狱的气象,在本源之力中,不可能是随意描画,而应是真真切切有所依据才对。

    “七祭五柱”体系中,与之牵系的“线条”呈墨紫色,也是大黑天佛母菩萨亲祭的三个根本法则之一,对应的根基也最是浑厚。

    可在模具中演化之时,莫名就是特别艰涩。

    本源之力外具象演化的奇景,有浑蒙之态,又沉重如山,像是浓稠的血汁翻滚沸腾,含蕴的东西太多也太复杂,竟然抽离不出一个有代表性的形象。

    其实到这一步,罗刹鬼王已经有了初步的判断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能再深入一层,却因为种种因素半途而废的话,就未免太可笑了。

    她想了一想,要触动某个机关,却又停下,再沉吟片刻,方是微微笑道:

    “黄泉啊,对此你有什么看法呢?”

    从罗刹鬼王和大黑天佛母菩萨决裂的那一刻起,后者就不再是“七祭五柱”的核心,代之而起的,正是黄泉夫人。

    也只有将这一位“唤醒”,才能代表“七祭五柱”体系的巅峰成就。

    出于某种原因,罗刹鬼王其实不太愿意和这位打交道。

    可要刻意回避的话,又太荒唐,最终,还是心神联系。

    这一刻,“七祭五柱”体系之中、还有罗刹鬼王心底,分明有一对无形的眼睛睁开。

    黄泉夫人很清楚罗刹鬼王的意图,直接切入“墨紫”线条中,模具的解析能力,瞬间推高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然后,本源之力的明珠外围,就是无尽星空铺展开来,耳畔似乎响起了远在天外的赞颂之声:

    “高妙无上统天大化元始天魔王……”

    就是以罗刹鬼王的心志强度,在此仿佛亿兆生灵呼号,彻底模糊了痛苦与快乐、卑微与尊严、希望与绝望等边际的情绪、情感洪流,也是微微失神片刻。

    不是动摇,而是一种参照。

    好得很……当真好得很!

    一个理所当然站在天地宇宙最顶端的元始魔主;

    一个“内蕴吸收”了元始魔主神通奥妙的上清未来宗主;

    一个能够清晰映现其中脉络的法则体系核心,

    三方凑在一起,搭台唱戏,显化出这等奇妙至于荒谬的景象,使得罗刹鬼王哑然失笑,也不否认,一时心绪层生。

    笑容里,敬奉元始魔主的赞颂之音渐消,虽是高高在上,却不是一条道儿上的人,关注也没有意义;

    渊虚天君的神奇“杂货铺子”,暂时也搁在一边,因为仔细去想的话,那位确实有很多次机会,能够与元始魔主“搭上线”,对这根“搅屎棍”的种种奇妙之处,视之为理所当然也就是;

    惟有最后那个……

    模具中的“眼睛”已经消去,可是心中的“无形之眼”,反而愈发地清晰起来,渐渐活化。

    仿佛真有一人,静静凝注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想到了,与黄泉夫人仅有的几次见面,形貌总不相同,惟有那神韵奇绝的眸底光彩,总能让她一眼辨识出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与自己类似,却比她更极端的觉悟。

    这也是一种“胜过”。

    至少,能够清晰映现出元始魔主的气象,甚至形成“诸天赞颂”的异景,罗刹鬼王自忖,凭着她最擅长的真幻之术,也未必能做得这么完美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罗刹鬼王唇边微有弧度,愈发深刻,也愈发寒意凛冽。

    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余慈本源之力的解析,还有最后一条,也就是真幻之法。

    虽然心中对黄泉百般忌惮,可她不会因噎废食,续道:

    “一事不烦二主,黄泉你再帮个忙……”

    意念才放出去,她就是“哟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此刻,外围虚空震荡,一个有些出乎她预料的身形,在黑暗天幕中出现。

    来人青衫飒飒,风仪楚楚,又有天然沉静安然之态,隔空与她对视,纵然仇怨深重,也不显任何情绪波动。

    羽清玄!

    两边相距,其实还有数百里距离,需要神意感应辅助,才能辨清楚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纵然只是一具分身在此,身外仍自成一域,羽清玄追击之时,能够屏蔽干扰,把握到这个精度,已经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还追上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哑然失笑,隔着百里虚空,闲谈似地说话:

    “清玄你来得好快,想来是极寒装‘不倒翁’装久了,把那份圆滑都学到了骨子里吧!

    “不过,既然破围而出,怎么不赶紧抓住机会,去救你师傅?难道真是有了相好,就忘了恩情——有闲情为他擦屁股,倒把太玄丢在一边?

    “还是说,你忌惮那几个大和尚?哦,说起来你应该还不知道,此时你师傅那边,让西方佛国给占了,六道轮回铺开,有如天堑一般,还真要花费许多心思……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调侃也好,乱人心神也罢,言语都是犀利,然而羽清玄根本不说话,在外面变幻两次方位,寻找到一个较合适的切入点,径直冲击而上。

    相较于出神入化的封禁手段,羽清玄的近身战法并不是特别突出,可如今拉开架势就是这般冲来,显然是为了罗刹鬼王手中的本源之力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摇头:“何其不智!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她没有一点儿轻视的意思。此时,她这具分身光华外烁,仿佛将实质的东西,都化光洒出,身体几乎透明,然而以光华为牵引,神意冲击瞬间堆至千万重,密布虚空每个角落。

    同时,每个层次都被充斥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这具分身只是个中转,还是靠修为境界欺负人。

    真实之域上,也化现出无量光海,乍看去还以为十方慈光佛魔灵的手段。

    对罗刹鬼王来说,任何异象,都可以拟化出来,只看当时具体情况变化。

    然而这次,羽清玄也换了思路。

    心神虽也拔升至真实之域,却不再与罗刹鬼王在神意层面对撼,身边寒气层层渲染,直接封禁神意传导的法则层面,天人九法等根本法则、更下层的衍生法则,只要是罗刹鬼王神意跳变所经的层面,统统封绝禁锢。

    这种手段,便如剑修斩断法则,是“我不用,你也不要用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只是剑修具备见法破法,见人斩人的雷霆手段,羽清玄却未必擅长,在局限罗刹鬼王威能的同时,也是给自己加了负担。

    而且,以罗刹鬼王的造诣,神意力量稍微偏斜,不用特别发力,就是无边幻境,攻防一体。

    她就笑道:“如今天地变革,‘封禁’不如‘求进’,太玄封禁再好,你看师傅今日作用,才是正途……哦!”

    话才说半,罗刹鬼王就看到,在羽清玄脑后,有一轮明月升起。

    清光朗照,月华如水,周围她顺势布下的连绵幻术神通,大半都是破除,剩下的一些,也都显露端倪,显然是一门极厉害的“识真破幻”的神通。

    月光之下,反倒是羽清玄的气机,变得隐晦不明,一现一隐之间,又让羽清玄抢了一些主动权过去。

    “上清加持……你们还真是妇唱夫随哪。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信口而言,才不管事实怎样。

    此时她看出了上清体系的脉络,却一时没分辨出是什么具体的手段。

    按照情理,应该是“太虚宝鉴”,那正是天垣本命金符九大符法神通之一,专以“识真破幻”为能事,可细究来,又有些似是而非。

    但见羽清玄面色沉静,脑后月轮,光映千里,月光照处,便如平湖水面,迎空照影,将罗刹鬼王传递到分身之上的种种气机脉络,都一一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如此化虚为实,直指真实层面的手段,可不是寻常符法神通能做出来的事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一念甫动,明月之中,忽又有光晕绽开,如涟漪泛起,在其中,竟是一口铜钟悬荡,嗡然作鸣!

    若按常理,这种距离上,见光见影,才会听到钟声,可如今,那“嗡”的一声响,甚至走在念头之前,潜劲袭来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分身虚影摇动不稳,布设在周边虚空的神意浪潮,也是支离破碎,已经是落在下风。

    “八景宫的加持你也要?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这下是真的意外了。

    八景宫与渊虚天君复杂的关系也不必提了,两边什么时候勾搭到一起去的?

    还是羽清玄自作主张?

    当然,此事虽在意料之外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太玄魔母一脉,根基还在玄门,八景宫的加持,羽清玄完全享用得起,而能够加持羽清玄,八景宫想必也是乐意之至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羽清玄此番追击过来,应该是做了相当充足的准备。

    只是,罗刹鬼王可从没有想过,要用自己的分身,解决掉羽清玄这样一位大敌。

    对她而言,逗弄两回,见事不可为,怎么可能再继续纠缠呢?

    现在最要紧的,还是将渊虚天君的“本源之力”,带到她的本体处,到那时,如何泡制,就由她说了算!

    “八景、上清,同是三十六天,终究还有差异。清玄你要好好沟通、适应一番,我就不奉陪了。”

    笑语间,分身虚空愈发模糊,神意冲击却是飙扬近倍,连续跳变之下,硬生生冲开了部分法则封锁,本体、分身牵引,就要借机遁去。

    只是此刻,已经欺近到百里之内的羽清玄双手结印,额头略现星芒,与中天星辰相应。

    随她手印,星辰之间,似有线条勾连,仿佛是勾勒符形,转眼成就。

    也使头顶一片星空,分外“鲜明”,随着羽清玄一声咒音,凸压而至,仿佛是神明的拳头,硬砸下来。

    刹那间,百里天域冰封,范围相较于动辙百里千里的神通法术,可以算小的,然而封绝法则层次的深度、广度,以及封禁的力度,却是前所未有。

    “太玄镇星印!”

    与太玄截星锁一样,都是封禁之法的超卓神通,只不过,太玄截星锁是对个体,太玄镇星印,是对一方虚空。

    刹那间虚空凝冻,范围内的天地法则体系也没有任何活性可言。

    一应变化不生,时光都似凝固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原本已经展开的飞遁变化,也给冻结在里面。

    这种“无差别”封禁的手段,是不计损耗的行为,要封住罗刹鬼王这个级别的对手——就算只是分身,其消耗之大,也是难以估量。

    固然可以制造出绝佳的机会,可也要有能够利用起来的能力才成……

    是了!

    罗刹鬼王已然明悟,外围尚未被封绝的神意一次大的抖荡,给自己争取了些许空间,眸射奇光,照向更远距离之外。

    那里,是已经蓄势待发的玄黄。

    真以为她发现不了?

    毫无疑问,刚刚塑灵成功不久,又失去了以前记忆的玄黄,对付罗刹鬼王这种级别的对手,还是有些嫩了。

    吃她眸光一照,气机感应就是偏转,雷霆万钧的剑意破空,却是偏了一个极微小的角度。

    在他这儿是“小”,可隔去千里,至罗刹鬼王那里,误差就极大了。

    一声低沉的颤吟,玄黄全力击发的剑气,斩绝法则,连着羽清玄“太玄镇星印”制造的封禁空间都给斩破。

    原本是要顺势斩灭罗刹鬼王分身,可这下偏了至少有三尺远,不但没有伤到罗刹鬼王分毫,反而是替她解了套。

    太玄镇星印裂开了一道缝隙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笑吟吟地旋身,与本体的联系重新恢复,神意冲击的震荡幅度更是激增,就此彻底挣脱。

    “玄黄小弟弟,多谢了!”

    送出个气死人不偿命的意念,罗刹鬼王不再耽搁,真要遁走。

    可是,也是这一刻,她看到羽清玄平静得让人心寒的眸子,蓦地心生警兆。

    但由于羽清玄那边,受上清加持,气机隐晦,一时判断不明,竟不知危机来自何处!

    还好冲开了“太玄镇星印”之后,本体、分身已经联系无碍,神意冲击爆发,其瞬间烈度已拔升至两千万重。

    可是,羽清玄借着“太玄镇星印”破而未散的架子,全力以赴,专注于封禁,硬是将这一波海啸般的冲击拦下,使之毫无建树。

    羽清玄过分偏执的动作,让罗刹鬼王有些明悟,当下分身尽力移位,要避开这个危险的区域。

    可此时无论她怎么移动,都是在如水的月光之中。

    光芒如虚似幻,杀意已经贴身。

    难辨虚实的剑刃切入,起手就斩断了本体、分身勾连的气机脉络——原本都掩护得很好,却在月轮照耀下,清晰映现,当了活靶子。

    直至此时,一侧才有极其熟悉的清瘦身形呈现出来,眸光冷彻,太初无形剑的虚幻剑刃继继切入,抹过分身,一剑两断!

    这一剑又狠又准,直接斩断了分身存在的凭依,也切断了她再战的可能。

    叶缤!

    罗刹鬼王讶然失笑:

    “两个地仙战力都派出来,你们还真放心啊……”

    显然,这是一次精心策划的截杀,余慈身边最强的战力等于是全部派出,又同时承接上清、八景的加持,就是为了掩护叶缤这个最熟悉她真幻法度、又精擅纯化剑意的剑仙,行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过程精密,结果完美……

    不过,与其说她是败在了这精密的策划之中,不如说是败在了渊虚天君完全出乎意料的决绝态度之下。

    最强的战力都派出来,面对各路强敌的虎视眈眈,太霄神庭还能守住吗?

    也许无量虚空神主并不会真正倾注力量,可是极祖,还有参罗利那,可不是能轻易打发的对象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分身知道再无活路,似讽似叹地一笑,随即屈指弹击,本源之力的明珠便给打入虚空,想看看能否突破封禁,给本体接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可惜,羽清玄做得滴水不留,直接截留下来,纳入手中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分身虚影已经淡得看不见,知道再不可为,可还是没有什么负面情绪,只对立身月光之下的两位女修微笑:

    “你们相好的麻烦可是刚刚开始,要小心了……其实,我也很想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一言既出,分身便如梦幻泡影,彻底湮灭。

    如水月光之下,周边虚空还是一片沉静。

    就是罗刹鬼王不提,这边三人,也心中有数。

    羽清玄拈着本源之力的明珠,丝毫没有战胜强敌后的轻松;旁边,一击建功的叶缤,同样如此;远方,玄黄则已化虹而来。

    三人气机互通,布置森严,引而不发,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严谨的布置,终于使得某位存在暂时消去了突然袭击的打算。

    光照虚空的月华边缘,有一层血色沁入,冰冷的意念还要更早渗透进来。

    其中并没有什么交流的意图,只是在昭示实力,还有态度。

    虚空颤吟,仍被羽清玄封绝的虚空环境,竟然硬是被一只血红光芒凝就的“节肢”打穿,锋利的前端,直直指向羽清玄的右手,那是握持着余慈本源之力的所在。

    无光魔主,参罗利那!

    剑意切入,玄黄和叶缤剑意并举,一则以攻,直趋月华边缘,血色沁透地带;一则以防,重击在“节肢”侧面,硬生生打得偏移,擦着羽清玄臂肘过去,只差一线,就要命中。

    血红“节肢”一击不中,立刻反切回去,要进行二次攻击,只是这次羽清玄一指点出,刹那冰封十尺,直接封绝了参罗利那运化法力神通的节点。

    而此时玄黄剑意也已斩到它跨空攻伐的法则根基,“节肢”微颤,终于缩回,半途就消没在虚空中。

    参罗利那一击不中,似乎没了下文,可事实上,月华边缘,血色渗透得越发浓重。

    证明这位域外霸主的意念,依旧在外围盘旋,出没不定。

    虚空中一片静默,参罗利那完全没有交流的意愿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它的策略却已经是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只要是渊虚天君的上清体系,都要毫不留情地打击!

    羽清玄、叶缤这边,确实是实力坚强,在此隔空攻伐的情况下,参罗利那也不可能轻易得手。

    但除了她们,还有别人。

    谁用渊虚天君的加持,就追袭过去,用恐怖神通压迫,彻底打翻信心,让人不敢再用。

    以此截断信力的源流,也砍掉对上清体系还抱有愿景的潜在修士资源,来一个釜底抽薪。

    这是最霸道的做法,最欺负人的做法。

    要的就是把余慈的里子面子全拆掉,而当余慈心浮气躁之际,就是参罗利那全力攻伐之时。

    对此,羽清玄也好,叶缤也好,包括玄黄都是静默无言。

    不过,羽清玄接着已有动作。

    叶缤、玄黄两翼相护,确保参罗利那一时冲不进来,羽清玄便松开手,将那一颗刚刚到手的本源之力放置在虚空中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脑后明月圆光凝注,与本源之力渐起共鸣,

    本源之力的明珠,以可以目见的速度融化,化入了明月光华之内,似有烟气缭绕,异象迭生,但最终还是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唯有本在羽清玄脑后的月轮,移转出来,缓缓抬升。

    第一百九十一章天上有月心中有痕(下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