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天上有月 心中有痕(中)

    对罗刹鬼王的所谓“条件”,极祖当真是嗤之以鼻的。

    细思一路的变局,他可以确认,刚刚已经在不经意间,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撺掇他对上羽清玄,一旦动手,不免就要关联法则,两人最擅长的,都是动静之法,真战得如火如荼之际,大日坠落,天地法则体系动荡,简直就是和贼老天扳手腕,两人顾忌彼此,不敢及时抽身,怕不是当场就要齐齐重创?

    由此可见,罗刹鬼王当真是其心可诛,不经意间,就给他挖了个陷阱。

    此时也只有傻子才会再凑上去。

    极祖一边看玄黄、小五徒劳地追击,一边在船上沉吟。

    这种混乱局面下,绝不可轻动,动就要雷霆万钧,一举功成。

    只是他暂时还是分身在此,份量不足,还好谢康令之事后,他本体已经动身南来,到时亲身驾临,才有胜算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他当然希望无量虚空神主持续压制太霄神庭,渊虚天君继续装死狗,但又维持均势。

    可惜,这个可能性着实不大。

    水世界与真界虚空屏障的崩溃,已经使局面不可避免地向动荡的一方滑去。

    正想着,湖下冲出一个人影,却是邵天尊。

    此人仍顶着八景宫的加持,眼尾也没扫向这边,袍袖一展,径直往浮丘城去了。

    极祖完全可以猜到,邵天尊及其身后八景宫的盘算。

    如今洗玉湖下成了矛盾的核心区,要想及时、有效、更加主动地施加影响,毫无疑问,掌控三元秘阵,就成了最优先考量的问题。

    正常状态下,洗玉盟肯定不会让“三元秘阵”的控制权旁落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现在的“洗玉盟”,又怎么能称得上是正常呢?

    巫门在天地变革中,第一个做了牺牲品;清虚道德宗则被坑了记狠的,三天门等于是塌了半边。再加上“刘太衡”之事仍在发酵,各大宗派人人自危——作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,极祖很清楚问题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此时的“洗玉盟”,正值群龙无首之时,八景宫趁天地动乱的冲击、又挟“举界加持”之威,确实有很大可能成功,由此聚拢起相当的力量……

    所以,当前的混乱对他们来说,倒是一个整合派系、形成合力的最好机会。

    二十多位地仙大能啊,这等浑厚的实力,守在天元之位,若再能勾住洗玉盟这处边角之地,甚至还有横扫四方的机会。

    极祖往东边看,青白光柱冲霄,叩心钟摇荡,无声震波传送一界。

    这种直接作用于整个真界,至少是整个玄门体系的加持秘术,确实是让人羡慕。

    这也是八景宫五劫以来,连续主持勘天定元,为自己积累的资本。

    其实,类似的加持体系,魔门也有。

    只是作为最关键人物的无量虚空神主,现在究竟是什么心思,还捉摸不透……

    唔?

    无量虚空神主的“黑潮”之内,神意波荡,转眼间竟是给蚀开了个口儿。

    现在水世界与真界屏障已碎,魔染巫神的步骤也到了最关键的时候,无量虚空神主大部分精力应该都移转过去,渊虚天君那边终于是也憋不住了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内忧外患,轻动之下真的好么?

    冲出来的又是谁呢……哦,羽清玄!

    这位许久不曾现踪的蕊珠宫主突破无量虚空神主封锁后,直上云霄,一等离开三元秘阵范围,就是凭空消失,闪没不见。

    显然已经用上了虚空大挪移的神通。

    极祖完全没有阻拦的意愿。

    他倒是注意到,羽清玄离去之时,那个小五顺势就往无量虚空神主的破口中穿了进去,应该是与渊虚天君会合。

    倒是玄黄追击罗刹鬼王,还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渊虚天君那边是怎么安排的,汇合不是汇合、分兵不是分兵,只能看出,那边确实是有些想法,意欲“有所作为”。

    极祖不强猜别人的心思,但对他来说,此刻又是个绝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已经离去的羽清玄,要做的事情很多:

    渊虚天君的“多情种子”、自家生死未卜的恩师、风雨飘摇的蕊珠宫……

    就算是有虚空大挪移神通,往来便利,可相应的危险性也是极高,是要用命来搏的。

    想再照顾太霄神庭,力不能及。

    要不要趁机去转一圈儿呢……

    极祖回头看,碧水府尊和伯阳天尊的交战,前者其实是落在下风的,不过伯阳天尊也是顾忌重重。

    作为清虚道德宗目前仅能拿出的两位地仙战力之一,说伯阳天尊一身关乎宗门兴亡,绝不过分。如今世事激变,混乱不堪,他不可能在此突发事件中全力施为,就是受伤也是很要命的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的场面其实是攻防滞涩,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关键是要给伯阳天尊一个下台阶的机会……

    在洗玉盟混了这些年,这种事,极祖懂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径直没入水中,掩去气机,湖上只剩下那艘空船。

    紧接着,碧水府尊拼着挨了伯阳天尊一击,硬是被砸下湖去,也学极祖,一入湖就遮掩气机。

    碧水府尊修炼的法门,最亲水脉,在此混乱局面下还真不好找。

    伯阳天尊失了目标,在湖上逗留片刻,连三元秘阵都没调动,也往浮丘城飞去。

    湖下,极祖冷笑一声,唤过碧水府尊,花了点儿时间到湖底,一起趋近四方八天。

    由于还没有触及“黑潮”,无量虚空神主并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多劫以来,极祖和这位其实打了很多次交道,对种种沟通技巧,心中也是有数的,只看平日里愿不愿做罢了。

    此时,他就严格按照当年元始魔宗的敬神礼仪,牵引来本体一缕精气,虚空画出魔纹,又恭恭敬敬,向黑潮中躬身施礼:

    “冰雪魔宫掌教极渊,意欲魔染上清体系,感悟终极,今借道入内,必将为魔主挡下此方干扰。事后若碧水府尊尚存,也将奉为祭礼,供魔主享用……还请放行。”

    极渊才是极祖的本名,所谓“极寒”,不过罗刹鬼王随口叫出的外号罢了。

    在魔门礼仪的牵系之下,两边气机、意念瞬间交错。

    似有某个冰冷的视线在极祖身上切过,对此极祖微笑以对,气机潜渊,少有动作。

    而下一刻,“黑潮”外围,破开了一道狭窄的缝隙,黑黝黝不见丝毫光亮,但极祖确定,通向太霄神庭的路径,确实是放开了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自以为得计,借着无量虚空神主的封锁,逼着他和羽清玄对撼。

    可惜她对无量虚空神主与魔门的关系还是不了解,又或许是漏算了一着。

    纯论境界,无量虚空神主其实与极祖差不多,然而地位远在其上,受人供奉,这是“胁侍魔主”身份带来的好处,但同样也样担负着相当的义务

    极祖是冰雪魔宫的领袖,是天魔体系承认的一脉之主,在没有明显的背叛元始魔主行为的前提下,当他按照魔门正统的祭礼法门去做事、祈愿,给出的祭品、誓约又足够份量,就算无量虚空神主本人和他有生死大仇,都要将其“祈愿”视为优先。

    这是魔门体系的法理决定的。

    元始魔主不会去约束这些,但长年累月之下,天魔、外道、魔门修士约定俗成的规矩反馈到他那里,也会有所反应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这是天魔体系中的各类存在给自己下的套。

    也是一种彼此制约,是道德之法的表现形式,而后果就是整个天魔体系的反噬。

    北地魔门就是在这种形式下,虽然分裂,还维持着大的格局。

    当然也要承认,无量虚空神主答应是答应,但不代表不会在里面使绊子。

    这种契约没有那么严密,也要冒着一定的风险。

    可对极祖而言,这具分身丢了也就丢了。

    就算碧水府尊这类地仙眷属虽是难得,可相较于大局,也不是不能舍弃。

    说到底,他不认为自己现在就能够攻下太霄神庭,眼下只是打一个前站,探探具体情况、细节而已。

    极祖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进入,碧水府尊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这一刻,通过各种方式监控湖底的修士们,不知有多少被惊爆了眼球,但谁也没有勇气跟着去尝试。

    倒是邵天尊到浮丘城后,迅速与洗玉盟各宗联系上,通报当前形势,也是明确提出,要尽快接出还在四方八天里的洗玉盟修士、应对这场前所未有的天地大劫,八景宫的加持将必不可少。

    言下之意就是,将八景宫的加持导入三元秘阵,已是必然。

    八景宫显然是铁了心,要将洗玉湖这处核心之地,经营成铜墙铁壁,控制住无量虚空神主、造化剑仙、渊虚天君等重要人物。

    能怎么样不好说,先别让这些人来添乱了……

    如此一来,极祖倒是得了清净,一路行来,四方八天范围内,各方修士了无影踪,空荡荡一片。

    只不过,和之前了解的情况相比,这里还是有所变化。

    是水世界冲击的缘故呢,还是别的原因,极祖能感觉到,在这片虚空中,颇有一些灵脉贯穿其间,若断若续。

    仔细勘验的话,还隐约有规律可循,将本来已经快成了荒地的四方八天,逐一串联起来。

    这就不简单了……是渊虚天君的动作吗?

    再走一段距离,极祖又停下来,抬头上看。

    只见在这处水域的上层,一道细若发丝的裂痕贯空,也是若断若续,看着不起眼,其实是某种强绝力量与周边虚空作用的痕迹——是强行撕裂后的结果。

    如果猜得不错,这是参罗利那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循这个断续留痕,或许可以直抵渊虚天君的自辟天地,也就包括太霄神庭。

    极祖却不急着过去,相反,他留在这儿,通过勘探虚空裂痕撕裂、弥合的变化过程,继续体会上清体系的变化。

    也在琢磨本体到来后,怎么才能花费最小的代价,获得最理想的结果。

    谢康令已经没了,渊虚天君又先一步占据了中枢,仅凭他一方之力,或可败之、毁之,可想要占据,万不可能。

    他之前是想借罗刹鬼王的力量,事实证明,不过是与虎谋皮。

    那么,参罗利那?

    那位声誉倒还不错,确实有一代霸主之气量……可这些又是远远不够的。

    在虚空裂痕之下转了几圈,极祖忽生感应,停下身形,眯眼细看裂隙所在,静静等着,直至某个古怪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此音如蚕噬桑叶,细碎低弱,若断若续,若不是特意关注,必将隐没在周边水流动荡的背.景音下。

    极祖眼睛眯得更细,很快他就看到,有一群细微几近无形之异虫,快要弥合的循着裂痕渗透进来。其中靠前的部分甚至是承受不住这边的水压,过来就给碾碎。

    但后面的异虫无穷无尽,就近吞噬同伴的“尸骸”,获得更强的抵抗力,一波波挤过来,终于有那么几个,适应了深水强压,没入水流,一晃就不见了踪迹。

    至此,扑入湖底的“异虫”就源源不断了。

    裂痕持续缩小,可对于这些微之又微的“异虫”而言,已经是通天大路。

    参罗利那……还真出手了啊!

    作为击坠大日的“罪魁祸首”,参罗利那的一举一动,都是各方大能关注的对象。其在天裂谷的表态,说是要“亲自招待”破关渡劫的余慈,自然也是让很多人都深切关注的。

    它亲口所说的消息,可以有两方面的理解:

    一来是字面上的意思:参罗利那这位真界外域星空当之无愧的霸主,要亲自做渊虚天君的魔劫;

    二来就是渊虚天君确实是在关键时候临阵突破,修为境界正在提升。

    而从其中又可以衍生出别的一些信息:两人一定有前仇旧怨,同时,渊虚天君的份量已经足够参罗利那正眼相看了……

    极祖不关心幕后的故事,更在意实际的东西。

    比如,现在天裂谷那边,大日坠落,参罗利那正在风口浪尖上,还有没有那个机会,践行自己的承诺呢?

    还有,参罗利那其实是隔空发力,对渊虚天君出过手的,只是貌似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现在它又会怎么调整?用什么手段?

    事实证明,参罗利那真的出手了,也确实换了手段。

    这种沿着虚空裂隙渗透进来的小东西,就是噬原虫。

    这种十三外道中最弱小的存在,竟然是“破神蛊”的前身,已是一奇;

    而在破神蛊成就之后,反过被被统驭的噬原虫所发挥的力量,又是另一个让人惊惧的因素。

    如此微小之物,对于同样精通虚空神通的破神蛊而言,传送到神意覆盖范围内的任何一个位置都毫不费力,又因为是同源而出,每一个成活的噬原虫都相当于一具分身。

    也许不具备破神蛊的威能,可它们却可以作为承载心念之物。

    谁敢说与破神蛊交战之时,一点伤也不受?

    只要受伤,噬原虫就能循气机潜入,也就等于是将破神蛊的心念打入对方体内。

    通过极其玄妙的转换,噬原虫将溶解为人身结构的一部分,刺激形神交界之地,“外魔”就这样成了“心魔”……

    如此手段,可谓粗暴,或许不比天魔染化那么诡异莫测,效果却是极佳。

    一个弄不好,就是内外魔劫并举,身心俱遭煎熬。

    破关渡劫之时,遭遇这种情况,和死了大半,也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看到噬原虫过来,就可以证明,参罗利那的攻击即将到来。

    来则如狂风暴雨,根本不会给人以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但要说还和之前一样,隔着亿万里发动,可能性也不大,毕竟太浪费精力,效果是有限。

    如果极祖是参罗利那,就会打“远压近透”的手段,在天裂谷那边、压迫摧折余慈延伸过去的上清体系,动摇其心神,洗玉湖这边,趁机将噬原虫的功效发挥到最大,最后找准机会,行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如今渊虚天君为了占据太霄神庭,将自辟天地的虚实边界打开,无疑是给了噬原虫最好的机会,染化可期……

    唔,险些让它给骗了!

    极祖盯着那些源源不断渗过来的小东西,突然明悟:

    参罗利那这是瞒天过海啊,巧立个名目,看似和余慈不共戴天,实是将其圈占为猎物,回头魔染成功,太霄神庭岂不就成了它的私产?

    虽然极祖不太清楚参罗利那的盘算,可他相信,在他们这个层次,某些思路一定是共通的……

    那么极有可能,参罗利的根本目的,还是奔着上清体系来的。

    好么……越是这样,极祖越不能急着过去了,把握时机将非常重要,否则很有可能是给参罗利那开路。

    正想着,极祖眉头又是皱起,好像又有变化。

    只不过,不是在四方八天、太霄神庭,而是在外间,在刚刚羽清玄飞遁的方向。

    打起来了?

    茫茫夜空之中,罗刹鬼王虚影静默而立,看天穹周覆,星辰列布。

    天地虽大,此时已经没有她真正意义上的立身之地了。

    为了斩去因果牵系,天妄城她给了碧潮,也已经将离幻天府作为七祭五柱的根基之一,断去了所有联系。

    当然,她这儿一日,离幻天也好,天妄城也好,都要凛然听命。

    可那又有什么意义呢?

    习惯了前呼后拥,一呼百应,如今突然独立虚空、孤寒冷寂、茫然无从,这份差别,就像……

    就是一份冰镇的葡萄美酒,观之血色凄厉,饮之冰爽宜人!

    非此中人,焉解其味。

    只可惜,现在她未能尽享其妙,终究还有牵累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举起右手,两指拈着一物,啧啧两声。

    这是一颗明珠似的物件,径不过半分,然而圆润光泽,几无瑕疵,正是余慈那小子的本源之力。

    其实这等根本之物,并不是真像明珠一般,而是以某种难以言述的奇妙状态,寄存于精血元气之中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手中这颗,是以秘法显形后的结果,能够这般光润无瑕,证明渊虚天君的根基打得极其扎实。

    细看去,其中却有无数奇景流变,道境仙宫,血池地狱,交错出现,还有许多似是而非的影子,有的还极其熟悉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不免有些疑惑,随即展颜一笑:

    要么说是个杂货铺子呢

    本源之力中许多元素都非常隐晦,渊虚天君的道基似乎又别有一番奇处,解析起来并不容易,不过她自有办法。

    袍袖一拂,曾经给白莲展示过的真界模具,便又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原本无色透明、包裹在真界之外的“外域气泡”,还有色如墨汁的“血狱鬼府”,和玉白色的真界原型,此时都不复从前,而像是将所有的色彩都混在一起,形成了某种灰蒙蒙的色调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,“七祭五柱”的根基已经夯下,便有显得特别鲜艳的七色线条,纵横交错。

    最鲜亮处,仍拘于一域,不过罗刹鬼王并不在意,她就将余慈的本源之力,随意放置在模具上的一处。

    刹那间,七色线条颤鸣,仿佛有磁力牵引,各自分离出一股,探向本源之力所在。

    七色线条竟是一根未落,只是粗细不同罢了。

    这些线条代表了除太虚、道德以外的所有根本法则,而余慈又是以“虚空神通”起家的……

    这么说来,他走的也是陆沉的路子吗?

    那位可不像是特别追求完美的偏执性子……

    心念再转,罗刹鬼王看“线条”与“明珠”接触后,衍化出的具体形象。

    最初七线不动,明珠之外,自有虚空涨落衍化,波及整个模具,是太虚之法,蕴而不显,只在此时才有表现。

    也证明了,余慈现在的虚空神通,已经可以影响到此界的每个角落。

    这又不只是“虚空神通”上的造诣,还包括真实之域层面的认知境界。

    随后,有一根线条亮起,本源之力的明珠上,有龟蛇法相呈现,吞吐变化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动静之法,确实合于玄门法度,而且内蕴寒意,或许是受太玄法门的影响。

    此后,又一根线条微亮,相比之前,差得太远,这是造化法则,不过尔尔,显然是没精修过,却因其他法门附带而成。

    之后显化的,是一颗活泼圆明的丹丸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感谢gphone99书友连续加持,感谢ok明天再说吧、寒灯乐未央、水果喵捧场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