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天上有月 心中有痕(上)

    幽灿和诸阳同被造化剑仙气机锁定,但和这阴影相比,又不是一个层面上的问题。

    分明有一张无形的网,强行梳理了这里混乱的法则体系,代之而起,也将他们笼罩在其中。

    幽灿忍不住回头,却见烛龙王头顶,造化剑仙屹立不动,微昂着头,静静看着扑面而来的幽暗湍流。

    下一刻,湍流无声中分,分成两股,竟是分向幽灿、诸阳所在方位而来。

    一路汇聚其他混乱的水流,到最后已经如蛟如龙,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就在这诡异的表相之下,一个迥异于常规的体系化现,把他们罩在其中。

    无论是身为地仙的幽灿,还是早具地仙战力的诸阳,都是通晓天人九法奥秘者,身处其间,很快就有确切的感应。

    果然如罗刹鬼王所说的那样,当造化剑仙的“灵变之法”铺开,天人相交、阴阳妙化的层次弱化了,天与人之间,距离在“缩短”。

    在神意感应层面,差别还不明显;可当意念真正作用于外界,情况却是迥然不同。

    如果非要形容,大概就是更有力度,更有深度。

    念力强度,相较于人的其他层面的力量,换算起来,差不多永远是最弱的,也因此,如果能够通过锤炼,使之快增长,形成优势,也差不多就是“压倒性”的。

    楚原湘、武元辰之类精通神意攻伐的强者,同级别下,往往得到高人一头的评价,原因就在于此。

    这里所谓的“力度增长”,并不是说本来连头丝都动不了的念力,现在就可以隔空移物之类。而是对于物性的影响力,明显要更直接。

    意念动处,就可以直接切入,作用在物性之上——“念”与“物”之间,像是有一层“磁性”,可以彼此作用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意念与物质之间,与物质构成的天地之间,要通过元气、通过法则,消长之间,才有相互作用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种传导之法,前人总结其规律,称之为“阴阳”。

    现在,这一切都给打破,“念”与“物”的关系,直白得让人心惊。

    这是剑修希望的世界吗——或者是造化剑仙这样的“剑修”所希望的?

    幽灿和诸阳都是灵昧修持到了一定阶段的强者,根本也不在阴阳之上。

    特别是幽灿形神分离、诸阳更算至少十分之七个剑修,都是很快适应过来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很轻松地打灭了追袭而至的“水龙”,理所当然地也提供了相关的信息,让造化剑仙知晓。

    实话实说,他们倒觉得这个体系不像估计的那般难以适应,比想象中的要好许多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是对他们这些修行有成的强者,对寻常人又怎样呢?

    这种现象拓展开来,又会对整个法则体系、对生灵群体产生什么后续影响?

    恐怕……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就是最从最简单的情况看:作用永远是相互的。

    无所不在的物质世界的压力,没有了元气、法则的缓冲,直接作用在意念上,那种“磁性”的力量,会导致人的心念常有流散、同化之厄。

    需要不停地锻造心念,确保稳固纯粹,也就是需要灵昧修持之术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一个适合“剑修”的体系。

    只不过,如此一来,世间那些“运化元气”、“运转阴阳”的技巧,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呢?

    只从这一项看,造化剑仙的设想,绝不可能为大多数人所接受。

    其他更具体的东西,现在已经没那些心思去想了。

    幽灿和诸阳都很无奈,造化剑仙明显是把他们当成试验品,层层加码,早晚要折腾死。怎么才能逃得掉?

    水世界与真界屏障的崩溃,还影响到了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四方八天的龙变梵度天,已经彻底枯死的菩提树下,已经无人去管的妙相,便在此刻醒来,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龙变梵度天的金红光芒,透过扭曲干枯的树枝,在她光赤无遮,又肚腹鼓涨的躯体上,烙下妖异古怪的阴影痕迹。

    妙相眨眨眼,便在此刻,已经足月的腹部,以可以目见的度平复,完全成形,已经可谓“瓜熟蒂落”的巫胎重化为精血,充实全身,使得她的肢体都泛出微微的光华。

    巫胎是最优的选择,不过母体却是最便捷的选择。

    现在的局势下,选一个有相当根底的母体,自然比一个牙牙学语的婴儿,更有用处。

    为了孕育巫胎,尽可能断绝外界影响,妙相的修为一直被压制在步虚上阶,如今却是轻轻巧巧破限,连天劫都没一个,就已经成就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是没有,上清故地,四方八天,还是相关的机制的。

    只是相关的权柄,都在太霄神庭中枢之地,现在里面明显没有这个闲情。

    妙相光赤着身子,缓缓坐起,又伸出一只手,仔细观察。

    手臂慢慢变得透明,肌骨血脉都清晰可辨,若刚刚在湖底妖国的任何一人在此,都能看出,眼下这情形,和烛龙王身上显化的体征高度一致。

    不过,她终究也没有做什么,又抬头,看遥远天际涌动的黑潮——那是无量虚空神主神通法力的体现。

    各方信息聚合,她依旧默默无语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她转而看向另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那是一座恢宏垂立的天门,悬于空中,虚实莫辨,其上神明异兽,有序排列。

    不久之前,白莲就是在那里,投影虚无越衡天,将“后圣”的传说击碎。

    门上这些雕刻,原本虽也算是栩栩如生,可终究是死物,只能从雕工上,看出其凛凛之势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,这些雕刻,仿佛是真正活了过来,细看去,甚至能看到上面微妙的表情动作。

    感受到她的注目,天门之上,一众守卫神明,竟也是投射视线,冷冷盯视着她。

    这让人不得不去想,天门之后,那处封闭已久的秘地,和之前确确实实不同了。

    默注半晌,妙相就这么起身,向着与天门相反的方向,缓步离开。

    三元秘阵覆盖下的洗玉湖,正呈现出光怪6离的色彩。

    西方大日坠落的余烬,还照映着一线血红霞光,中天八景宫祭起的“叩心钟”,青光透空,在这里也能清晰看到。

    如果扭头向东看,星辰列布,固然璀璨,对比之下,天空的背.景却是愈地沉暗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,又和三元秘阵本身闪烁的灵光交汇在一起,虽是已经“入夜”,但修行有成的人,在“光线”这一条上,并没有受太多影响。

    便在这焕彩交织的光雾中,白衣手挽赤阴,莫名长叹口气:

    “好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要携着赤阴离船。

    “不准走!”

    没有了牙尖嘴利的小九,旁边玄黄又是个闷葫芦,说不得只能由小五开口,可惜奶声奶气的,着实没有任何威势可言。

    白衣就笑起来:“你问问极寒,要是我离开,他是不是松一口气来着?要不,问问你那位师兄也成……怎么到你这儿,就倒过来了?”

    旁边极祖也不多言,冷眼看着。

    小五总算没被白衣绕晕,还保持着清醒:“你走可以,赤阴要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好啊。”

    白衣果断的回应,让小五一下就愣在那儿。

    下一刻,她就看到,白衣全身光化,实质的感觉已然不见,就像是一个光的幽灵。

    小五和玄黄都是戒备,可他们看到的,却是那“幽灵”的延伸变化。

    个头长了许多,身姿比例依旧完美,然而那眉目轮廓,已经与“白衣”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没等小五分辨出具体的差异,那边就笑了起来:

    “她就给你们留下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虚影手臂回环,竟是穿透赤阴小腹,在里面一搅,随即拿出。

    赤阴呆呆看着这一幕,衣物、肌体其实都没有什么伤损,可全身的力气却是转瞬失去,软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白衣”,现在说是“罗刹鬼王”或许更合适些,施施然道:

    “现在可以走了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步迈出,竟然就是从小五和玄黄中间穿越。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反应也不算慢了,小五先收了赤阴,玄黄则反手剑指,往罗刹鬼王背心戳去。

    只是他剑指所向,却是一层幕。

    长披散下来,又在湖面吹拂的夜风中飞舞,像是伸展开来的鸦翼,其上又分明流动着一层幽暗的血光。

    剑指剑意透出,却在血光中无声消融。

    随即千万重神意冲击倾覆下来,如九天飞瀑,与深潭相激,水烟激荡,人处其中,难辨方向。

    “小弟弟,不要迷路了!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同时力两边,对她来说,真不算难,却让玄黄的判断出现了混乱。

    纯化剑意圈斩一周,将神意攻伐所涉及的法则尽都斩断,可此时,罗刹鬼王的虚影,已经直上天穹,还对着他挥挥手。

    玄黄剑气再斩,甚至是切开了三元秘阵,直透于外,但对于罗刹鬼王,没起到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此时,玄黄还听到罗刹鬼王与极祖的对话:

    “先前的条件依旧有效,一个羽清玄,换一个太霄神庭,好便宜的!”

    极祖则是冷笑:“走好不送!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