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灵变阴阳 谁主沉浮(下)

    幽灿盯着造化剑仙看。

    飞魂城和论剑轩是世仇,又在东海边上做“邻居”,可造化剑仙这种老牌大能,当年锋芒被曲无劫遮掩,近年来又很少对外出手,所听都是传言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“剑仙”这个描述,当真大有商榷的余地。

    哪有半分剑仙的模样?

    这时,罗刹鬼王却做了纠正:“七祭五柱可不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意念轻松自然,听不出任何恳切郑重的味道,不过接下来的话,却是有一种特殊的直白味道:

    “如今主持中枢的,是黄泉夫人……黄泉,要不要打声招呼?”

    理所当然无人回应。

    对这么一个突然爆出的消息,造化剑仙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幽灿和诸阳对视一眼,同样保持了沉默。

    湖底就有些冷场……

    其实,幽灿和诸阳对这个消息,并不是外表所表现的那么平静无波。

    黄泉夫人,这是一个传奇的名号,早年就是魔门智者的代称,特别是和陆沉联系在一起的时候,更是达到了一个巅峰。

    只不过陆沉身陨,东华山陷落之后,随着时间的流逝,天地大劫重来等等事件的冲击,此人此名已经在主流的修行界消失很久了。

    如今听来,虽是出奇不意,却没有震撼性的效果。

    幽灿和诸阳都是知道那个女人的厉害,却不明白罗刹鬼王为何要主动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费时间,因为对他们而言,这都不是重点。

    重点在于,造化剑仙和罗刹鬼王,分明是有默契的。

    更细节的问题不用关注,对他们来说,只要明白一点:

    幽灿叫罗刹鬼王过来,当真是弄巧成拙了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本体不知在何处,在与无量虚空神主联手围困太霄神庭之时,只在湖上有一个分身,这里只是心念垂顾而已,只是这样,已经给了他们足够的压力。

    早知道是干“驱虎吞狼”之事,可转眼变成腹背受敌,这局面又该如何收拾?

    相比之下,黄泉夫人的消息,又算得了什么呢?

    另一边,罗刹鬼王并不因为“遭受冷遇”而有什么芥蒂,很快问起诸阳:

    “诸宗主,怎么不告而别?”

    诸阳和罗刹鬼王打了很长时间的交道,应付起来就比面对造化剑仙来得自如一些,笑呵呵的,完全不像是世上最精暗杀之人:

    “如今身受重伤,局面混乱,不想成为鬼王的负担,给鬼王的大计添乱,所以想悄然远遁,失礼之处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哦,了解。那幽城主?”

    “我与诸宗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决然不同的吧。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直接打断他的话:“像幽城主这样,主动撕裂形神联系、将自身不坏之躯炼成巫毒傀儡的,世间也确实少见。我这儿还要感谢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唔?”

    “若非幽城主对‘七祭五柱’的体系深具信心,怎么会急着用这种决绝的手段?是不是想着日后转世重修呢?要不要我给黄泉说说情……生死轮回之事,只要渊虚天君不从中作梗,应该还是很有把握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这是在帮忙呢?还是在添乱?

    幽灿心中微怒,现在大家都知道,后圣是虚的,渊虚天君才是实,而这位走的就是神主之途,别的地方还好,这洗玉湖底、四方八天外侧边缘地带,直呼其名号,又说起“生死”之事,和刚刚幽灿直呼罗刹鬼王“神名”,又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真不能对罗刹鬼王的心思,抱有任何期待……

    还好,渊虚天君也没有应声而来,罗刹鬼王和无量虚空神主对太霄神庭的封锁,也算卓有成效。

    这是在吓唬他吗?

    幽灿已顾不得这些,眼前的威胁实是更直接,也不知道自己做的这一番“切割”,究竟是触碰到了罗刹鬼王哪根弦儿,竟是丝毫没有掩饰她的那份兴趣。

    虽然不理解,幽灿还是做了万一的准备:

    “鬼王解脱在即,还要沾染因果?”

    说话间,木然而立的巫毒傀儡之上,渐渐镀了一层微灰的膜,像是沾了风沙灰尘,无论水流怎么冲刷,都带不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巫毒。

    来自于背叛巫神的诅咒,只不过天地法则动乱,非但没有起到制约的效果,反而被幽灿顺势控制住,成为了一件“利器”。

    巫毒之中,就是巫神体系的负面之力。

    就算现在体系濒临破碎,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也算有一定的威慑力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形影不见,惟有笑声如影随形: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你看,我就是这份热心肠坏事儿……其实我是想说,幽城主不妨多问问人,黄泉夫人不行,渊虚天君不做,问问造化宗主也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又转变了“聊天”的对象:

    “灵变之法,已见雏形,造化你难道就不想看看效果?

    “要测试是否完备,最好的办法,当然是看体系中的实物、特别是生灵之属,如何感通天地,天人相通……幽城主若想尽快转世,这可是捷径呢。也许你会成为‘天人灵变’体系里的头一号?”

    幽灿不知道为什么罗刹鬼王要针对他,可他分明感觉到了造化剑仙意蕴难明的视线,也落在自家身上。

    巫毒或许能让一门心思斩去牵累的罗刹鬼王有所忌惮,可对造化剑仙而言,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幽灿明白,现在他十成本事,只有三四成可用,如果造化剑仙真要动手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如果再给我一年时间……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,成了“待宰羔羊”之流!

    幽灿一时难免有“无力”之感,更有“龙困浅滩”的悲凉。

    未等他想出怎么个应对法,忽地又有话音介入:

    “嗬,这里好热闹。”

    独特的意念,便是带着笑意,也使周边湖水温度降了数层:“造化老兄,你我这些年在湖底常见,只是从未招呼,失礼之处,还望海涵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一位高瘦男子显形,虽微笑而雪瞳冰寒,正是极祖。

    他在湖上察觉到罗刹鬼王有所分心,而本人也在湖底多有布置,便花了点儿时间凑过来。正看到罗刹鬼王撺掇,造化剑仙有所心动,当下出言介入。

    修行之路上,立场最是鲜明。

    当年剑巫大战、剑仙西征,都是修行根本上的矛盾。

    极祖虽然不知此事前因,但只从现在烛龙王的状态上,以及罗刹鬼王的只言片语上,也可以想明白后果。

    他走的是天人九法的圆满之途,这一条是最艰难,但也最完备的修行之路,

    和他算是同类的,就是已经身殒的陆沉。

    只不过由于魔门体系的天生缺陷,以至于逊色了一筹,还没有达到“九法通达,无始无终”的圆满之境。

    九法还有强弱、根基还分主次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极祖最为精擅动静之法,在造化之法上深有造诣,造化又牵动阴阳,以灵昧贯通天人,如此浑然一体。

    若造化剑仙的谋划成功,改易阴阳之法,根本法则变革,不可避免要影响他的道基。

    他已经是自在天魔,类同于地仙,自成一域,怎么都还好些。

    可他麾下的冰雪魔宫,那些还远远没有到屏蔽天地法则体系影响的弟子又该怎么办?

    不只如此,世间一切制器师、炼丹师,所有玄门涉“阴阳”法理者,差不多都要完蛋。

    脸上是笑吟吟的,却是从“刘太衡”那里带来的习惯,心里难免惊愕:

    造化是得了失心疯吗?改易阴阳,就是彻底改变“天”与“人”的天然联系,除了一些旁门外道,不涉此法,此界有九成九的人都要坚决反对,这是要与天下人为敌啊!

    对造化剑仙这种强人,极祖也是颇有些忌惮的,如今太霄神庭他势在必得,如非必要,实不想节外生枝,所以,言语已经相当客气和委婉:

    “我原以为,鬼王奇思妙想,已经是世间罕有,然而造化老兄的谋划,竟然也逊色。只是此等大事,最好还是谨慎为之,此界修行之人,正是劫难临头之时,再经不起折腾了……”

    造化剑仙全无反应,极祖正要再说,也测一测那边的谋算和底线,忽尔停了口。

    这边数人,先后生出感应。

    看不到罗刹鬼王的表情,造化剑仙又是一贯的冷漠,只有极祖,暂时从造化剑仙谋划之事上跳出,微微一笑,雪瞳望向不远处,被无量虚空神主“黑潮”封锁四方八天。

    那里,正有一道清光透出,钟声鸣响,硬硬震开了层层黑雾,接引出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“像极寒你一样做事的,原来还有八景宫啊。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意念流转,讽刺之意煞是直白。

    此时湖面上、真界中的局势变化,他们都了然于心。

    知道这是八景宫的“叩心钟”直接隔空加持,但不像无量虚空神主和罗刹鬼王一般,强行撕裂三元秘阵的防御,而是通过“三元秘阵”某个特殊层面,切入进来,非但没有遇到阻拦,甚至还借用了部分力量。

    确实与极祖利用“刘太衡”的身份所做之事,差相仿佛。

    不用说,这就是八景宫数劫以来,特别是上清宗倾覆之后,对洗玉盟不断施加影响,层层渗透的结果。

    极祖笑道:“清虚道德宗这时可能还舒一口长气吧,总算是个儿高的赶来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起,这边就有清光飞落,不出众人所料,是之前被无量虚空神主、罗刹鬼王联手,分割困锁的邵天尊。

    此时道冠都给打缺半边,衣袍微乱,显得颇是狼狈。

    然而这位以推衍秘术著称的地仙大能,是个遇事有静气的,依旧神色从容。

    只看他不但在绝对被动的情况下,硬是撑到宗门加持到来,形容虽是狼狈,却无伤无损,便知不俗。

    而且,从实际层面看,此时罗刹鬼王也好、极祖也好,都是分身在此,多少损折了一些战力,幽灿、诸阳更不用说。

    只有真身在此的造化剑仙;“虚空神通”当世第一,视距离如无物的无量虚空神主;还有现在的邵天尊,是真正保持了全盛战力之人。

    特别是后者,身受八景宫全力加持,一身神通法力较之前战时,提升了至少一个档次,真正如渊如海,谁也不知道其极限在何处。

    毕竟,八景宫架起叩心钟,震荡天地,举界加持,历史上似乎还是头一次。

    而身为八景宫的嫡脉地仙,邵天尊无疑是受益最大的人之一。

    轻视邵天尊,就等于是轻视八景宫,这里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做这种蠢事。

    实力就是话语权,邵天尊没有气势凌人,依旧是平平淡淡,直接就插入了极祖前面的话题:

    “愚意以为,极祖所说‘阴阳’之事,确是正理。”

    听他附和极祖发言,罗刹鬼王失笑:“你们八景宫什么时候,和极寒穿了一条裤子?”

    “就事论事罢了。”

    邵天尊当然知道是谁说话,虽然捕捉不到罗刹鬼王的真身,却依旧对着四面光怪陆离的水波宣告:

    “罗刹鬼王,你勾结参罗利那,坠日破法,祸乱一界,八景宫势不与你干休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,我以为早几个月就要入耳呢。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意念飘忽,其义却明:“如今,你们是要把天裂谷的太阳再升起来,还是要让坠下的五星重新归位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的言语又是正捅在人心口上。

    还好邵天尊也是非常人,稍一静默,便道:“亡羊补牢,堪为后来者戒。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笑吟吟地回应:

    “好像已经有底气了?那我可要事先告知,巫神所造之大日,本来就在剑巫大战之后急剧损耗,如今再被参罗利那这么一搞,接连砸穿无天焦狱、八苦阴狱,本身在世界对冲之下,也受了损伤,再想升起来,可能不大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还想要太阳的话,我倒想听一听,你们是准备怎么样,将最近也在二十万亿里以外的星辰捕获过来,重新给真界照明的呢?

    “要不就是挪过去?如今虽是无尽星空法则垂落,受到牵引,可要过去,百劫千劫时间恐怕也做不到,甚至连方向都控不好。

    “或者是学当年的巫神,花个万年功夫,找到合适的,撕裂虚空送过来,再点火?这个确实比较快……小圣人真舍得一条命的话,还是可以的。其实我觉得,造化宗主的设想若能成功,对此事帮助更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罗刹鬼王兴致勃勃的样子,周边一干人等都是表情微妙。

    且不说这些动辙以万年计的“谋划”,对失去太阳的真界有什么现实意义。

    只看后面的言语,这是要拉着论剑轩一起,成为众矢之的啊。

    摊上这么一个盟友,造化剑仙何其不智?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如此乱局,谁还能分辨“智”或“不智”呢?

    “多谢鬼王支持。”

    造化剑仙平平淡淡地回应,但随即话锋一转: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我倒想知道,鬼王在纠结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造化剑仙的说法像是在打哑谜,不过观罗刹鬼王的反应,似乎还真的戳到了某个痛处,罕见地沉吟了一下,方道:

    “造化宗主是怎么看我的呢?”

    “犹记得当年与鬼王商议天地变革之事,不管手段如何,鬼王层层推进的法度和气魄,便如东海大潮,沛然难御。如今大事将成,鬼王行事,怎么又拖泥带水起来?”

    没觉得……

    在场之人,除了极祖若有所思,其余还真没有从罗刹鬼王的行为中,找出“拖泥带水”的因素。

    而造化剑仙的言论,却是极其肯定:“鬼王向来喜怒无常,只是‘喜怒无常’和‘前后矛盾’终究不同。”

    造化剑仙站在烛龙王头顶,在所有人中,位于最高处,而他的言语,也是高来高去,能完全听懂的,实在没几个。

    还好,他终究没有故弄玄虚,很快点题破题:

    “‘七祭五柱’成形前后,鬼王行事,判若两人。大黑天佛母菩萨被卖掉以后,找不到……卖不掉下一位了吗?还是说,对大势的把控出了问题?”

    “啊啊,还真有点儿……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的意念,倒是恢复了无常变化的本性,一点儿都不带否认的,却还是理所当然:

    “造化宗主利眼如剑……呵呵,不愧是剑宗之主。”

    造化剑仙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,不等开口,罗刹鬼王就卡在前面:“都到这种程度了,大势变化,怎么可能还严丝合缝呢?

    “造化宗主你苦心孤诣,要改易阴阳;真界大日坠落,参罗利那要布开它那外道魔国;叩心钟鸣,八景宫举界加持;佛国重施故技,以六佛陀祭起六道,要收渔翁之利;还有北地魔门,无量不说,极寒也不说,其余人等最擅长人心动乱之时,混水摸鱼……

    “如今群雄并起,逐鹿一界,夺的是天地造化,夺的是人心所向。如果还是看了开头,就知结尾,因果明晰,丝丝入扣,我的解脱在哪里?

    “正是看‘谁主沉浮’的好戏之时,造化你又何必斤斤计较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记得给鬼王提过,不要再拿‘剑修’套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造化剑仙似乎完全忘了“论剑轩”的名号和根本,也不管这态度给其他人造成什么冲击,径直道:

    “一切都在鬼王把握之中也好,脱离了掌握也罢,我之行事,请鬼王、还有诸位不要再干扰。当前正是关键时候……走好,不送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每个人心头,都是锋锐寒意滋生,似有无形之剑透体而入。

    这里其实只是个投影的极祖,直接被斩成两半,第一时间被清了出去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了无声息。

    邵天尊竖掌当胸,意欲接下,造化剑仙冷厉的眼神直透过来,意思非常明白:

    “你们敢插手,论剑轩就敢杀过去!”

    邵天尊神色不变,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,多一个论剑轩,似乎也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刻,嗡嗡钟声鸣响,震动水域。

    邵天尊眉头也是皱起,但没有再说什么,化光而走,直扑湖面之上,竟就这么离开了。

    其实此时最想遁离的,肯定是幽灿和诸阳,之前罗刹鬼王纵论“群雄”,没有把他们算在里面,要么是别有所图,要么就是彻底忽略。

    显然,答案是是后者的可能更高些。

    他们却连消化耻辱的时间也没有,闷声不响,趁着造化剑仙赶人,与邵天尊发生冲突的机会,冲着不同方向,飞遁而走。

    可没有想到,那两位解决问题的速度如此之快,奔出不过十余里,两人都是心神寒彻,已经被造化剑仙的视线锁定。

    “鬼王如今虽是首鼠两端,说话却还靠谱。二位既然来了,何不助我完善这灵变之法。也为世人,多一种选择?”

    选你个头啊!

    纵然是心中大骂,也没有人分心回应,可是再闪掠出数十里水域,耳畔却是“喀嚓”一声响,如碎琉璃。

    虚空震荡轰然来袭。

    水世界与真界的屏障……碎了!

    两界对冲,撕碎了周边本已经混乱的法则体系,气浪澎湃,横扫过来。

    幽灿明白,其中缘由,十有七八是无量虚空神主魔染巫神之故

    隔空、隔界献祭,魔门时或有之;可像对巫神这种层次的,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两边涉及世间最玄妙、也是最根本层面的力量冲突、衍化,到了一定极限,终于是撕破了本已经脆弱不堪的屏障。

    当然,“七祭五柱”的体系,部分也是建立在水世界之上,已经在法则上先一步贯通交流,如此层层加码,终于逾过了极限,造成虚空屏障破碎——这也代表着又一个虚空世界,与真界实际对接。

    九天外域、血狱鬼府、水世界……未来还会有更多。

    一片混乱中,幽灿诸阳又各自飞掠了数十里,身后,烛龙王突发长嗥,巨躯迎接湖底迸发上来的冲击水浪,倒似在天空中腾云驾雾,聚云行雨一般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一刻,幽灿和诸阳心头,忽地被一层阴影覆盖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感谢这几日剑镜城心jpw、sunyiwenx、adgafhgsfdh、gphone99、oo死神镰刀oo等书友捧场支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