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灵变阴阳 谁主沉浮(上)

    其实以烛龙王的脑骨厚度,三尺青锋,真未必能穿透进去。

    可接下来,造化仙剑就循着剑光撕裂的缝隙,飞身而下,就落在烛龙王庞大的头面上。

    这无疑是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外围的鱼妖看到自家雄霸一域的主君,被一剑贯脑,先是目瞪口呆,再见到一幕,都发出愤怒的嚎叫声。

    而这嘈杂的声响,很快就被烛龙王的嗥叫声彻底压过。

    因为落下来的造化剑仙,左脚正好踏在外凸的剑柄之上……

    顺势发力!

    烛龙王痛嚎之声震动千里,

    长身本能抖动,全身的鳞片都要倒竖起来,巨尾横扫,“轰”的一声就将附近那些所谓的手下、信众灭杀一片,血液喷溅,在照彻万物的剑光下,呈现出刺眼的血红。

    湖水激荡得越发厉害,周围本来还忠心护主的虾兵蟹将们,在生死的威胁下,也在地仙级别大能冲击的压迫下,终于是崩溃掉,一轰而散。

    可这时候,烛龙王的痛嗥反倒骤然断绝。

    仿佛燃着火的巨大瞳孔也有些涣散,嘴巴仍保持着大张的状态,却再没有声音发出来,外围的水流因此形成了漩涡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烛龙王庞大的身躯,僵硬得像一尊雕像。

    它身外的“神明宫殿”微微摇动,像是在聚合力量,又像是不堪重负。

    至于造化剑仙,就站在它额头上,四面动荡的水流,自然分划开来,起不到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而他脚下,什么剑柄、什么凸起,都给踩平。

    这还不止,他又抬脚轻跺两下,似是在确认自己的战果。

    旁边的幽灿和诸阳,同时头皮发紧,背脊都是凉森森的。

    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,就算造化剑仙神通广大,盖压一界,可再怎么说,烛龙王都是地仙大能,二者之间没有本质的差别。

    如今又是显化本体,又是自带“七祭五柱”的体系,怎么就全无还手之力似的?

    对两位“旁观者”,造化剑仙终于是正眼关注了。

    他半侧过身子,视线从二人脸上抹过,犀利眼神,可以直抵心神最深处,表情是他一贯的冷淡。

    脚下的烛龙王还是没有反应,好像真的被一击致命……

    挟此威煞,幽灿也好,诸阳也好,一时都给震慑,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造化剑仙倒是先一步开口,一一招呼:“幽城主、诸宗主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造化宗主安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话竟是出奇地同步。

    一语既出,都是有些窘迫,更觉得耻辱,如此情境,倒像是应声禀告的下人一般。

    但话已出口,想收都收不回来。

    造化剑仙才不管他们的心思,语气都绝少起伏:

    “你们现身在此,还在替罗刹做事?”

    不管刻意与否,这又是一记耳光煽过来。

    很明显,造化剑仙根本就没把他们两人视为平起平坐的对象,而是视为“罗刹的爪牙”之流。

    若眼前不是造化剑仙,两人大可反唇相讥,或者用更直白的“身体态度”回应,可被造化剑仙从头到尾,不可思议的手笔震慑,此刻,他们一时间竟都提不起那个勇气。

    其中的滋味,比受辱本身还要难以下咽。

    由于将肉身制成巫毒傀儡的缘故,幽灿的身体感应已经渐渐消失,可此时,其灵昧所本,都似是燃起了火。

    有生以来,他还未遭此奇耻大辱!

    “有鬼!”

    旁边诸阳忽然没头没脑低喝一声,就此潜行,不见影踪。

    幽灿微怔,却连愤怒诸阳借他当靶子的心思都起不来,骤然惊觉:

    “确实有鬼!”

    他心神一清,是了,如此动荡而又低人一头的情绪,无论如何不应该出现在已经自成一域,踏上“天人相搏”之路的自己身上。那几如实质的压力,太有针对性:

    所以造化剑仙不是无意为之,而是刻意经营而成。

    那位早就动手了!

    明白了里面的道理,幽灿非但没有解脱,反而更然凛然生寒。

    这位是要做大事,也许是不愿为人所知,要杀人灭口;也许是刚刚开始,不愿被人惊扰;也许两者皆是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样,造化剑仙的态度,已说明了问题。

    这无助于解决当前的麻烦,反而证明了形势愈发严峻。

    被人发现了,就不要怪人动手,真人级别就有的“猎场”,在地仙境界,照样可以存在。

    真正的麻烦是,他现已经是气沮神丧,先机尽失,似有一把“无形之剑”抵在他的咽喉上……

    真的是没有半点儿胜算!

    怪不得,诸阳那边,已经是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幽灿也不想死,他必须自救。

    刹那间心念百转,可最终仅有那么一个微渺的机会:

    “罗刹鬼王!”

    幽灿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一神名。

    就是以他现在的状态,也觉得脸上微微发烫。

    作为神主,被人刻意称呼神名,又是涉及到“七祭五柱”体系的关键环节,那位现在再怎么忙碌,总要来关注吧!

    若是两位强者就此冲突,就是他的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可出乎意料的是,罗刹鬼王完全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倒是造化剑仙微微摇头:

    “古巫虽暴虐凶横,犹是当之无愧的强者、前辈,不论胜败,风范不失。哪想到数代以降,倒是由尔等数典忘祖之人,了无担当之辈主掌巫门……剥离了血脉也好,或许还清净些。”

    这是造化剑仙现身以来,说的最长一句了。

    不过,幽灿倒是渐渐适应过来。大概物极必反,真被戳心透肺的言语伤到,反而不在乎了,就此长笑一声:

    “造化宗主攻伐异己的手段,我也是自叹弗如的,咱们是彼此彼此!”

    说出这话,幽灿已经做好拼命的准备了,哪知造化剑仙仍只是摇头,好似聊天一般:

    “异己……也对,我这辈子,总脱不了和‘异己’打交道。”

    这节奏古怪啊……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幽灿终究是人杰一流,没有再被造化剑仙的手段迷惑,心神凝实,由此注意到,周边“神明宫殿“的结构,应该是在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所谓的“神明宫殿”,可不只是个噱头,同样是法则体系的具象化。

    烛龙王在“七祭五柱”的体系中,负责的是“阴阳之法”一角,这边所有的法则结构,都应该是象征着天人交感,阴阳摩挲之妙。

    对此,幽灿也是有一定研究的,可现在……好陌生的样子!

    这绝不是一时之功!

    幽灿渐渐醒悟过来:就是在造化剑仙现身之初,剑光照彻万物之时,围绕在烛龙王周围的“阴阳之法”结构,已经被严重压制了。

    烛龙王承接上古“烛九阴”血脉,一旦血脉神通展开,睁目为日,瞌目为夜,直接影响着天地阴阳变化的大格局。这一点,要比靠着“两仪圈”才能勉强臻至类似层次的薛平治,强出不止一截,以它替代薛平治,确实是有见地的。

    可是,从造化剑仙现身的那刻起,这等惊天动的阴阳神通,包括绝大部分相关的法则,都已失灵。或曰异化。

    就像是亿万条坚韧的长索,把烛龙王牢牢捆缚,扭曲变形,且持续作用。

    怪不得呢,现在……造化剑仙现在恐怕抽不开身吧。

    幽灿和诸阳没有谁想趁虚而入,只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脱身机会。

    这次,是诸阳走在了前面.

    倒是罗刹鬼王,怎么一点儿反应没有?

    如此反常的情况,使得幽灿突地想到了一个可能。未等真正明晰,却见造化剑仙一指点出。

    湖底像是传出琉璃破碎的声音,刚刚匿形而遁的诸阳,就此闷哼一声,竟在海水中撞得七荤八素,无奈现身,定下身形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幽灿看那片水域,水波凝结,如晶体般闪着冰冷流灿的光芒——说什么都好,反正和周围的湖水,已经是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指地成钢!

    这种神通法门,也有俗气点儿,叫“点石成金”的,都是在短时间内,强行改变物性、变异法则结构的法门,是造化之法修炼到巅峰层面的体现。

    任何一位玄门大能使出来,幽灿都不会惊奇,可是,现在施展这门神通的,是造化剑仙!

    而且他还能看到,其改变物性的方式,绝对和玄门不同。

    好像、好像是直接用心念拨动了湖水的物性结构?

    这……怎么可能?

    心思百变之时,低低的笑声响起来,意念就此降临,却是罗刹鬼王姗姗来迟:

    “恭喜造化宗主,这一门‘灵变之法’,越发地纯熟精到了。只不过,要想替代阴阳之法,火候还不太够啊。”

    造化剑仙冷淡回应:

    “是我的火候不够,还是鬼王你的‘七祭五柱’,还有差池?我只是要把这条烛龙的环节变更一下,至于能否化入天地万物,是要看你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完全被扔在一边的幽灿则看到,此时的烛龙王,就像之前那些结阵的虾兵蟹将一般,整个身体都“照”得通透,骨骼肌肉结构,清晰可见,其中发生着剧烈的扭曲变化。

    其层次不只是体现在肢体结构上,而是包括肌骨的性质都在改变。

    造化剑仙分明是把“指地成钢”的手段,施放在烛龙王身上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