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中天钟鸣 湖底剑吟(上)

    阳印呆看着眼前一众弟子,除了解良和俞南以外,修为高的如华西峰,到步虚上阶;修为低的像宝光,不过是还丹高阶。

    正应该是受到动乱的法则体系影响的最核心群体,这样的情况,他来之前看了可不止一例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他现在看到的情况,怎么,怎么……

    俞南大概是一众人等中最敏锐的那个,略一思忖,便道:

    “此时河道中,秽灵浊海虽已后力不济,然而妖王浮尸有十多头,且已经躁动不安,冲击力极强,贵宗在下游的布置,可还稳妥么?”

    阳印的眼睛正盯着宝光看,闻言随口道:“稳妥个屁!现在也就我、洗罗、谢严还支得起架子,小辈之中,能站得住的都没几个……你们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有对比才有认识,看到阳印这模样,又听他描述,一众离尘弟子也都是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而等他们看到彼此身上,在黑暗中格外清晰的如水灵光之时,那答案也就格外明晰起来:

    “大约是……加持?”

    “加持?”

    阳印很快就了解了大概情况,脸色也变得古怪起来。

    他往天裂谷方向遥观一番,此时那边就像是一个大火炉,焰火冲霄,却又将绝大部分热力都收束起来,传导而至的,只有那相较于“大日坠落”,显得微之又微的震荡。

    此时,见机得快,躲过大日坠落正面冲击的方回和乔天尊,还在天裂谷就近勘验,不过一众离尘弟子的现状,肯定要传过去让他知道的。

    可这种变化……阳印都不忍心想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阳印师伯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咱们接下来怎么做法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做?加持既然管用,当然是快快做来……那个,宝光,你就跟我走一趟,先把那边给治治。”

    宝光应声而出,下巴都微微昂起。

    阳印伸手抓住他,刚要飞起,天地间的光色忽然发生改变,众人扭头去看,只见东南方向,一道青白光柱就此拔起,直冲霄汉。

    而在光柱顶端,一口在这边都能看清楚烙刻纹路的铜钟,嗡然敲响,震音响彻九天十地,而伴随着钟声,光柱周边虚空,显化出天书符篆,八角垂芒,精光乱眼,围钟绕柱,盘旋不息。

    说也奇怪,当众修士闻得钟声,见得符字,莫名就是心中熨贴,有清凉之气,灌顶而下,似乎还能与身中体外加持的上清灵光彼此共鸣,增益更多。

    “叩心钟,八景宫?”

    阳印愣了愣,暂时驻身观察,也和解良、俞南两人商量。

    没等弄出个所以然来,下游方向,精光飞来,是那边的冼罗真人飞剑传书,述及不久前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大有好转?这么灵验……”

    就站在阳印身边的宝光,听得此言,莫名心里头发急,正想开口,却听阳印真人呸了一声:“早干什么去了。”

    解良瞥了一眼过来:“师兄!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我知道,不造口孽……嘿,己人都没管我,你急个什么劲儿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是说,你还是快带宝光过去,同是玄门加持,不冲突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能彼此增益。”俞南简单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阳印嘿然一笑,扯着宝光就走,去得远了,还能听到他的问话声: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个法子,你说说看……”

    解良、俞南对视一笑,两人都不是多言之人,但性格、认知都很相近,确有一见如故之感。

    然而,俞南却又微微叹息。

    “俞兄?”

    “这时候可有点儿冷啊。”

    俞南所言,不是故弄玄虚,描述心理、形势,而是确确实实的肢体感受。

    这种混乱的法则环境,元气的流注运转,都在发生改变。

    真界已经很难回到从前的真界去了。

    “参罗利那造此恶孽,真界动荡。玄门还好,有八景宫、有渊虚天君;魔门求乱而不求治,影响应该也不大;剑宗心怀剑意,更是无碍。唯有巫门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师尊谷梁老祖,其实与巫门颇有些渊源,关系很深,所以既可执掌离魂鼎这巫门刑器,又可为他换来“血指心剑”这一巫门咒法杀伐神通。

    受师尊影响,俞南看待巫门,其实颇有不同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他却清楚地知道:

    巫门完了。

    巫门的修行体系,本就是建立在“古巫九变”的真界之上,当年剑巫大战后,天地鼎革,巫门体系的份量已经出现了大幅的衰退,现在则更要命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也许巫门应该感谢论剑轩,如果不是九劫之前,曲无劫等剑仙将他们从宝座上打落。今日这般冲击下来,剧烈反噬的力量,足以撕碎九成九的大巫,让几乎所有巫门血统的生灵,变成废人。

    “真该感谢啊!”

    幽灿在湖底冷笑,也在咯血。

    天地法则体系的崩坏,对地仙的影响其实不大,但巫门的修士除外。

    与碧水府尊的合作,毫无疑问是他复出以来最大的败笔,但这不会影响他的计划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那场失败、甚至可称之为耻辱的会议之前,当所有人的视线,都集中在太霄神庭、罗刹鬼王、无量虚空神主等焦点之上的时候,幽灿已经做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比如,他已经寻到葛秋娘,以巫门秘法,抽离出她腹中胎儿血脉,这是苏、唐两家的。

    而他曾与夏氏夫妻一场,都是有心人,其血脉也早已到手。

    如此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四脉集聚。

    可是,这些血脉有的是从母体剥离,尚属先天;有的却是后天性质,混在一起,其实效果很差,想成就“巫胎”,不啻于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可是,在现在这种情形下,不管是“巫胎”,还是“巫神”本身,才真是梦呓一般的存在吧。

    幽灿从来没想过走“巫胎”这条路,他选择的是等而下之……甚至历代巫门先辈,想都没有去想的“蹊径”,或曰“邪门歪道”。

    此时,他已经重新进入洗玉湖底,甚至还在已经成为敏感区域的水世界中转了一圈出来。托已经被他卖了个干净的“巫神”之福,没有人发现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得以将那边的情况了解通透。

    此时,无量虚空神主的祭阵已成,这位魔门大能,分明就是在试图魔染巫神,以此作为再进一步的凭依。

    可巫神沉眠状态下,灵识封闭,这法子绝不可行。

    只有先唤醒部分,逐一浸染渗透……或许那些剑修的作用就是如此?

    里面颇有学问,可幽灿现在没闲情去理会。

    与罗刹鬼王“合作”,最大的好处就是明白了天地变革的走势——即使像今日这般的混帐变化,不可能事先得知,但已经足够他做出判断,又怎么可能吊死在巫神这一颗树上。

    现在最重要的,应该是和巫神切割才对!

    若在平常时段,“切割”之法,绝不可行。

    巫门中人,自小灵昧与血脉根基就是紧密关联,修炼到步虚境界时,阳神与真形法体就浑然如一,再难分离。

    生是巫门的人,死是巫门的鬼……要么就是像“巫鬼”怀琛那样,从一个牢笼,跳入另一个牢笼。

    可现在,情况不同了。

    天地法则体系的崩解,使巫神的血脉束缚出现了破绽。

    特别是对他这样的地仙大能来讲,他的血脉源于巫神,可“灵昧”修持,已形成了“天人相搏,自成一域”的格局。

    “灵昧”的修为就是自己的,这点毫无疑问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他其实已经部分脱离了巫神的钳制。

    现在要做的,就是继续推动这个进程——短时间内,他的修为不可能出现大幅进步,那么,让血脉“退步”,甚至更激烈一些,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   幽灿就这么低声笑着,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刻,他的灵昧核心,正一点点地与肉身脱钩,类似玄门出阴神、成阳神的步骤,可在巫门体系中,却是十足十的大逆不道、不知死活!

    此时的幽灿,就像中古时代,那些被投入离魂鼎,遭受刑决的巫门大能。

    可他却是完全自愿,而且还增加了更决绝的步骤:

    每一部分的血脉剥离,相应的就是那部分的肢体丧失活性,浓郁的死气盘踞,形成了“巫毒”式的元素,逐层浸染,自成符纹,也将那部分肉身炼化成类似于“傀儡”的死物。

    是的,就是巫毒傀儡——此时的真界,恐怕没有比他的本体更为高端的材料了。

    幽灿知道这是疯狂的赌博,可他别无选择,这是唯一的机会。

    太早挣脱不出,太晚则道基毁坏。

    而且也只有在这个时候,才能瞒过各路大能的感应,安然渡过之后虚弱期。

    一旦渡过,就将彻底脱离巫神的束缚,前面就是海阔天空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专门藏入湖底妖国——因水世界和四方天八的的存在,湖底妖国已经是在夹缝里,足够混乱,足够隐蔽。

    事态的非常顺利,顺利得简直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他潜心控制之下,已经实现了“灵昧”与物性血脉的分离,也将他的不坏之身,初步炼制成巫毒傀儡。

    在巫毒傀儡的保护下,抵御一般的风险,应该是足够了。

    暗松口气……这运道,算是祖宗保佑吗?

    一念至此,就是冷笑。对他这悖逆之人,又保佑什么,是自己决断正确才真!

    也在刻,感应外围区域,忽生波动,一个巨大的阴影,循着水流飘过来。

    幽灿心中一动:

    烛龙王?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想更大章,但现在实在做不到了,先这么更着吧,到周末再调整。现在其实是欠了三千字的,大伙儿见谅。不想遗漏,结尾不易啊。

    明天早上还有一更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