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无日之地 启航之舟(下)

    ……你在乎?

    极祖一时哑然,但他知道罗刹鬼王为什么否认。

    之前罗刹鬼王的种种动作,还能说是改天换地,摆脱巫神桎梏,还能哄住几个野心之辈,供她驱役。可此时此事此景一出,谁敢与之沾边儿,说是此界公敌,也绝不为过。

    然而罗刹鬼王的胆色终究是了得,她很快就忍不住赞道:

    “参罗利那虽然粗鲁,可手段气魄,倒比域内之人更胜数筹。”

    极祖嘿嘿两声,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远方横亘天际的霞光,视线近乎贪婪。

    多看一眼吧,以后的日子,恐怕再也没得看了!

    参罗利那也真敢做!

    天地万物生息,哪个不靠太阳?

    之前十多年魔劫,劫云蔽日,已经是哀鸿遍野;如今倒好,直接把太阳给砸下来——难道是要让整个真界永沦黑暗吗?

    劫云蔽日,只能算是“劫”,是磨难;而大日坠落,毫无疑问就是“绝望”了。

    极祖正琢磨接下来的种种变局,又听得耳畔剑鸣。

    玄黄剑意昂扬,有些压制不住,可能是与亿万里外渊虚天君动作相关,极祖一直在关注。

    得知渊虚天君现身,他也很是惊讶。不过现在,他的注意力很快又转移:

    “天地变革,大日坠渊……只是个开头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日月五星这七曜,本就是巫神天地法则体系的重要支点,而且与外域星空真实法则格格不入,自然没有存在的必要。

    自然,哪里自然了?

    罗刹鬼王当真是没有太多遮掩的意思,几句话的功夫,就露了“马脚”。

    极祖一直以为自家的气魄、格局,当世少有人能及,可碰到罗刹鬼王,才发现,颇有些小巫见大巫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日月五星?你这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洗玉湖正在暗下来。

    极远的天边,还有一点儿血红色的光边,但也在迅速湮灭,本应是下午时段的日头,转眼就落入了幽暗的夜晚。

    微微的震荡传回来,轻得让人心里发颤。

    可与之相应的,是狂乱的气机,还有整个在崩溃的天地法则结构。

    “大日如刀……斩得漂亮!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的低笑声,就是这躁动的黑暗中,最合适的配音。

    因黑暗降临,在漆黑天幕上,星辰现踪,明灭不定。

    以前人们知道这不过是暂时的,故而会有闲情去欣赏、颂星夜情境。

    可当他们知道,这一切的一切,将永远绑在身边,再无变化之际,又会如何呢?

    回到刚刚罗刹鬼王透露出的信息上来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说得没错,真界日月以及水金火木土,亦即辰、太白、荧惑、岁、镇五星,是当初巫神九变创世之初,就“嵌入”外域的星辰,合为“七曜”。

    每一颗星辰都担负着调理外域法则体系的任务。

    在真界之中,几乎不可能看到“七曜”同现之景,眼下除了坠落的大日之外,极祖也只寻到了“荧惑”和“镇星”。

    也许是得到了罗刹鬼王的“暗示”,极祖就觉得,这两颗星分明也在摇动,不安其位。

    而目前还在真界背面,没有冒头的其他星辰,恐怕也不会例外。

    日月五星,乃是巫神镇压九天外域的七个窍眼,牵一发而动全身,更何况是占据了最重要地位的大日?

    参罗利那击坠大日,域内域外法则体系便不可逆转地走向崩溃,窍眼的相对稳定也就随之崩解。

    当然,世上不可能没有法则支撑,真界这边出问题,之前一直被严密法则体系隔绝在外的真实星空法则,顺理成章就漫过来,罗刹鬼王使真界“合入其中”的愿望,已经开始实现。

    按照域外星空的法理,横跨数亿里,庞大到极致的真界,将对周边星辰产生巨大的牵引之力。

    日月五星,已经坠下来一个,距离真界最近的月亮,也终究难逃。

    恐怕此界生灵,再也看到不到月亮升起了。

    至于五星之属,现在还有一段距离,但最终恐怕会坠下来,至少,也会围绕真界,形成新的运行轨迹。

    极祖是真正的大能,法理上的认知极其全面,感应也非常明晰,他闭上眼睛,片刻,才开口:

    “动了。”

    真界广大,远超宇宙中绝大部分自然星体,但和无尽星空的总体结构相比,仍属于不足道的微尘。

    在“极大”的层面上,真界其实一直在动,严格遵循着宇宙的法理,和整个星空共舞。

    可在相对具体的层面,巫神的法则体系,使得真界内外广袤的区域,自成体系,相对**,不受周边任何星体的影响,也基本上不给那些星体施加影响。

    而此刻,真界和外域的法则体系崩溃,使得这个庞然大物,从一个孤立的体系结构中暴露出来,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星空无所不在的牵引之力的影响。

    所以,真界确实是动了,从之前相对静止的状态,被吸引着,投向星空深处。

    而星空深处,也有更多份量远远不及的星体,被吸引着,投往这边来。

    极祖花了一点儿时间,确认了这艘刚刚启航的“巨舟”的航向。

    但现在没有必要和罗刹鬼王讨论这些,还有更现实的东西在等着他们: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想过,真界这种特殊结构,如果没有巫神的法则体系支持,恐怕连自己的份量都无法支撑,很可能四分五裂、甚至彻底崩溃……”

    “拼拼凑凑,修修补补,应该还能用。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的回答当真没有半点儿责任心可言。

    极祖后半句也就不再出口了。

    其实,他想说的是:修行中人又该怎么办?

    那些长生真人级别的也还罢了,层次境界摆在那里,只要别在第一波的法则混乱中死掉,以后总能慢慢修正,最多加几次数罢了。

    可在此时,那些数目众多,去域外汲纳至粹玄真的步虚修士,有几个能回来的?

    别说域外,就是真界之内,以目前这种混乱的局面,不管大宗、小派,短时间内能理顺修行体系的,能有多少?

    未来一段时间,走火入魔的修士数目,可想而知会有一个大规模的跃升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最安全的方式就是好好呆在家里,隐匿平复气机,尽力与外界法则体系减少交流。

    可面对眼下复杂恶劣的局面,一个运气不好,遭遇变故,也就是待宰的羔羊。

    那时候,又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极祖开始替此界修士操心,不是别的,而是这事关一界生态、修行前路,这些不理顺,真界就没有前途可言,他的整个构想,都将成为无源之水、无根之木。

    同样的,还有一切如他一般野心之辈……等等!

    极祖忽然醒悟:

    七祭五柱的架构,具象神明的形式,这般绝望的环境……果然是早有准备对不对!

    天裂谷往东万里开外,一处高地之上,离尘弟子脚下就是已经来自于秽灵浊海,但流量急剧衰减的浊流。

    原本最大的威胁就这么削减,可所有人都是一片茫然。

    “刚刚,好像太阳掉下来了?”

    解良、俞南就在弟子们中间,都是神情凝重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知道,这一波人,刚刚从死亡线上转一圈儿回来。

    真界大日是当年巫神从星空深处牵引过来,据说原本并不是一颗合格的太阳,只是处在某个临界点上,是巫神以无上神通,为它“加力点火”,由此围绕真界运转,照耀四方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一个星体,根据真界中人的测算,其直径也将近四十万里,毫无疑问是一个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如果刚刚落下的时候,再靠近一些,或者运化的激烈程度再强一些……相对于它的尺度,仅是“一丝”,天裂谷东岸这里,恐怕就要直接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再没有人能活下来。

    可就是现在这样,周边天地元气也是彻底紊乱,难再收拾。

    幽暗的天空,和天裂谷方向的火光合在一起,让人心底焦躁.

    秽灵浊海的大潮,因为主体部分被“熬干”的缘故,虽然依旧在群山相夹的“河道”中奔涌,却已经没了声势,倒是其中的浮尸感受到无岸的情绪起落,都是躁动。

    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下,威胁性要比刚才大得多。

    解良和俞南正商议如何处理,宗门的传讯渠道,有消息过来,紧接着,人影闪动,在“河道下游”预备拦截的阳印真人飞掠而至。

    他见了解良等人,先是松了口气,又叫一声“乖乖不得了”,干脆是一屁股坐在地上,什么形象都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此时一众离尘弟子才发现,这位道德部数一数二的强者,已经是受了伤,气机起伏不定,比他们还要狼狈得多。

    阳印深具赤子之心,在宗门师长中,是最没有架子的一个,一向都甚得众弟子喜爱,见他这模样,当下就有不少人本能伸手去伏,乱糟糟地一片。

    阳印哈哈笑了两声:“不碍事,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确实还好,在他们这种境界,已经接触、感悟法则体系,正处在相合又相离的微妙状态,突然间天地剧变,一时转变不过来,就是这么个下场。

    不过后续的抗力倒是强得多,真正麻烦的还是眼前这些未入长生的低辈弟子,如何抵御,还是个未知……

    呃?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下一更在晚上,可能也会比较晚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