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剑鸣谁应 日落天渊(下)

    余慈法相在天裂谷之上,凭虚御风,感受着与记忆中迥然不同的污浊空气,目视已经不远,尤其显得巨大的浊海王兽,一段时间里,安安静静,却从来不掩饰他的“恶意”。

    可另一方面,当他的神意重新主宰“无面法相”之后,一身气机流转,其强度实在很难让人生出警觉之心。

    特别是无岸这种毫无灵智可言的混沌妖魔,数十根人面触手对着虚空狂舞,逼得乔天尊、方回四处位移,却连正眼也不往这边瞅一下。

    倒是在无岸头顶的柳观,对余慈的一举一动都很敏感,此时看乔天尊和方回被大发魔威的无岸挡在外圈,便抽出空,斜睨看来:

    “乍地,要交流一下对那贱婢的感觉?”

    余慈呵地一声笑,却懒得回答,继续观察。

    不过,在附近所有人都无法察觉的特殊层面,他的意念却是远远传出:

    “喂,在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和你说话呢,躲什么躲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懂个屁,老子正憋着劲儿呢!”

    想拿架子,却又脱不了烦躁之情的一缕意念,隔空和余慈搭上了线。

    果然是这个“层面”没错,剑园之后数十年,余慈还担心自家的记忆出错呢。

    “刑天前辈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三五十年,你还客气了!”

    刑天嘲讽一句,但意念颇有些萧索:“我还是这样,你却彻底变了模样……要么感觉好久呢?”

    余慈不准备在刑天最耿耿于怀的事情上多做纠缠,他笑道:

    “前辈还在憋着吗?憋出病来就不好了,看那位,手指头屈伸了也有七八回的,没有一次做到位的,你在这儿等着,不觉得累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刑天噎了半晌,终于回应:“你小子,出去几十年,胆儿肥了啊!”

    “不敢,我还要谢过前辈屡次救命之恩,对了,也代玄黄向你问好。”

    “玄黄……嘿,没有血杀之气的乖乖儿,也叫玄黄吗?”

    刑天话是这么说,但余慈一听便知,这位应该是一直在关心关注着玄黄的变化。

    也就笑笑,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倒是刑天忍不住了:“别说这些有的没的,你叫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余慈也没必要兜圈子,直白道:“某人当局者迷,判断起来不容易,我代他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刑天一个怔愣间,忽地失笑,然后再停不下来,以至于这特殊的交流层面,都响彻殷殷剑鸣:

    “成,你来!”

    那不是大度,而是想看热闹的捉狭,以及宣泄式的恣意。

    余慈只是平静道:“还要前辈配合。”

    说着,透过意念交流,与刑天气机互通,顺手就一个加持送上。

    “用不着!”

    剑道中,纯化法门确实无需外力之助,否则很难保证其“纯粹”。

    可是,当余慈“加持”中更实际的东西表现出来,刑天立马就不做声了。

    “加持”本身是无所谓的,但里面还有一层信息,却是某个“乖乖儿”这段时间以来,在修行上的种种感受、理解。

    玄黄好读书,也要做笔记,这些收获,此时此时都被余慈转过来,一股脑儿地塞给刑天。要不是现在玄黄面对罗刹鬼王和极祖,正紧张的时候,说不定还会引过意念,让他们哥俩儿好好聊聊。

    刑天与玄黄的情况虽然颇有些不同,但这种剑器塑灵的经验,实在是大有可参照之处,若能从中得到玄黄塑灵的关键信息,为己所用,刑天挣脱咒誓束缚,便又多了几分把握。

    “施恩示惠……”

    嘴上说得难听,可这一刻,刑天已经有些失了神。

    “喂,机会!”

    “啊?呃,抱歉,等下回!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,那边刚刚叫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刑天一个恍神的功夫,战场那边,一个很不错的机会已经错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更重要的是,刚刚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召请它相助的,是方回!

    看着那边,错过好不容易寻到的绝好机会,更因意外失算,险些把自个儿陷进去的方回,余慈没有笑,现在他没有闲情关注这个,倒是刑天有些不好意思,暂时按捺住埋头深研玄黄精义的冲动,先胡乱扯个理由,安抚了方回那边,全神贯注盯上战局。

    其实,纯论“机会”的话,现在已经不多了。

    现在每时每刻,都有新的火瘟生成,一波就是成千上万,一旦火瘟数目超过亿,就是大劫法宗师的级数,与柳观联手,依托于无岸,就是攻不破的堡垒。

    情势正往对乔天尊、方回不利的一面滑落。

    可就余慈看来,这也无所谓,当一位最精擅攻伐的剑仙在这儿,很多不是机会的机会也能有所斩获,何况别的?

    刑天不是剑仙,但在破坏力上,决不稍逊。

    倒是因为刚刚方回的瞬间失常,让他们看出了更多的东西。

    此时,方回和乔天尊又重新稳住了局面,倒是韧性十足。

    刑天就道:“姓乔的有保留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保留,是找不到一锤定音的机会。

    作为正牌的地仙大能,乔天尊的实力、境界在那儿摆着,只是本来对柳观的全方位碾压,受限于无岸,绕不过去,有投鼠忌器的情况,才一直不温不火。

    或许,与八景宫那边的战略对接,也占了部分原因吧……

    刑天和余慈就不用考虑这么多。

    可此时此刻,能像他们一般“化繁为简”的人物,当真不多。

    在余慈身后数千里外,大梵妖王此时就很伤脑筋。

    他和幻荣夫人的纠缠方兴未艾。

    大梵妖王几次想摆脱,再给余慈一记好看,可幻荣夫人面对她“缺失的一环”……嗯,是面对强敌,当真是抖擞精神,展现出自归入余慈麾下后,从未有过的积极一面。

    真实之域上,幻荣夫人的魔门秘技层出不穷;偶尔又身化幻影,在熔岩界域中进出盘旋。

    大梵妖王当然知道其目标所在,刚刚为了搭建“魔国”,颇是将自家底蕴掏出一些,里面还真的带出了点本源之力。由于已经化入魔国之中,现在可不是想抽就抽的,一旦抽出,这片魔国就要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可是,若真被幻荣夫人盗了去,那边的根基是否能补全也还罢了,真正麻烦的是后续的问题。

    无论是幻荣夫人,还是她的主子,都是有能耐折腾的,本源之力落到他们手里,可就麻烦大了。

    大梵妖王被幻荣逼得烦躁,偏偏又必须分出相当的心力,照顾无天焦狱那边。

    此时,在沿天裂谷北上的数万里外,无天焦狱再次破界的进程,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进展,

    浩浩荡荡的毒火洪流,正沿天裂谷南下,瞬息就是百里,所过之处,冲天大火,翻腾舞动,仿佛一群太古天龙,集合成阵,在虚空中奔行,几乎是以斩破真界的气势在突进,在天裂谷中斩云破雾,展现出无以伦比的威煞和冲击力。

    正因为是如此势头,目前火流最突前的一部分,已经与秽灵浊海向北蔓延的前锋“会合”。

    两边乍一接触,无岸这边,便是一声长嗥,巨躯抖颤。

    无天焦狱的毒火洪流“知道”到了地方,顺势下泄,那势头甚至比南下突进之时,还要更盛数分。

    此时的天裂谷下方,就是同样被两界对冲的伟力撕裂的八苦阴狱。

    由于“九地三十六层”的相对**性,八苦阴狱明明是血狱鬼府的组成部分,偏偏是几乎全盘消受了两界对冲的力量。此时,其与天裂谷之间,虚空结构紊乱,原本上万里的“深度”,都部分折叠了起来,忽远忽近,没有个定数。

    作为八夺阴狱的最高统治者,大阴狱王正是焦头烂额的时候,无天焦狱就抓着这个机会,席卷毒火熔岩,轰然而至,流泄进来,

    由于血狱鬼府独特的地理结构,此时八苦阴狱和无天焦狱的对撞,就像是两条争斗的巨蟒,彼此扭缠嘶咬,使血狱鬼府九地三十六层的结构,更加严重地扭曲。

    大阴狱王作为血狱鬼府最顶级的存在,修为境界绝不比大梵妖王逊色太多,这些年经营八苦阴狱,也是好生兴旺。

    可是他这次,真是遭了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先是无岸携秽灵浊海远道而来,这片正如临大敌之时,那位却一头撞上了天裂谷,当下就是天崩地裂,八苦阴狱一方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而这次无天焦狱通过真界“中转”,循天裂谷南下,大阴狱王也是知道的,可他正是自顾不瑕之时,也觉得大梵妖王为攀入真界“百折不挠”,正该一鼓作气冲上之时,怎么也不会再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他甚至还想过,如果八苦阴狱这边情况好转一些,可以抄大梵妖王的后路,夺取一些战果。

    哪知道,无天焦狱到了这关键区域,不往上去,竟往下行,毅然决然地杀奔过来,而且当真是精锐尽出,毫无保留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之下,三十六层的八苦阴狱,最上六层直接变成了一片废墟。

    这种“九地”之间的碰撞,虽然肯定没有血狱鬼府和真界之间的碰撞惊天动地,可在当前的形势下,却像是一个精准的凿击,将本就不稳的虚空结构和法则结构,进一步撕裂。

    大梵妖王的目的清晰显现——他的无天焦狱通过这个转折,反而没有受到太多的反震影响,最大限度保存了实力。大阴狱王由此知道,因为这些年,大梵妖王面对罗刹鬼王,屡战屡败,自己还是不自觉小瞧了他。

    这未必是蓄谋已久的计划,但绝对是毒蛇噬人,入骨三分。

    大阴狱王本就在前面无岸破界冲击之时,受了些伤势,而在此界大变局之下,更不敢冒险冲阵,只能咬牙暂时忍下,如此大梵妖王算是暂时绝了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狂暴的岩浆世界开始迅速抬升。

    连续的虚空世界对撞,使得上方的秽灵浊海也不那么“好受”,面对汹涌抬升的岩浆洪流,也被逼得升举。

    秽灵浊海与无岸本为一体,当下产生了连锁反应。

    已经面目全非的天裂谷中,浑黄的浊水漫过谷口上千丈高,与无天焦狱碰撞产生的蒸腾水汽,化为透饥蚀骨的剧毒,又上腾化为云雾,慢慢向岸边飘荡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大梵妖王把把秽灵浊海作为两界对撞的缓冲,其实就是盾牌了。

    虽然都是“外来户”但先来的那个,真界应该已经比较适应了,通过一层“过滤”,受到的直接伤害自然要少得多。

    大梵妖王在附近已经搭建起了魔国的雏形,通过连续两次缓冲,完全可以安然挂钩,以此魔国为中心,向四面八方拓展。

    纯以地形论,这里似乎比北荒还要好些。

    北荒虽然背靠魔门,但那边形势复杂,有无量虚空神主、极祖这等大能,大梵妖王也没有绝对的把握,整合出稳固的地盘。

    而天裂谷这边,由于现在西方佛国意欲分裂,就等于是边角之地,只要解决了八苦阴狱,就是后顾无忧。

    就目前来看,显然是开了个好头。

    嗯,至于借无岸当挡箭牌,实是有得罪参罗利那的危险。

    不过,大梵妖王对参罗利那也比较了解,那位霸主级的大能,常年在域外星空飘荡,心胸气度还是可以,只要不触碰它的底线,也能有商有量。

    只是在他主动谋求与参罗利那交流时,却没有任何反应,

    柳观也没有……他现在正自顾不暇呢!

    血狱鬼府层面的动荡,余慈是看不出究竟的,不过大梵妖王粗鲁而狡狯的动作,着实给了他和刑天极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此时的秽灵浊海,由于已经被引流分散,覆盖面积大增,但厚度剧减,几乎在转眼前,就被无天焦狱的高热,烧成了一锅沸汤。

    就算现在无岸被压制,比较“乖巧”,也难免躁动。

    而且这种冲击,可能也会对血精源木造成影响。

    余慈就看到,在无天焦狱的热力蒸腾上来之际,连续两波火瘟的生长速度,都有所降低。

    他们也真是随时翻脸,毫无压力啊。

    余慈对大梵妖王和参罗利那的关系,不是太懂。可不管怎样,这就是好机会了。

    “前辈?”

    这算是一次提示,免得刑天再出刚刚的症状。

    刑天哼了声,也没拒绝这番“好意”,且很主动地探过来,两边意念相接。

    余慈也有剑道的底子在,再加上近来常与玄黄联手,无疑更好交流。

    刹那间,特殊的交流层面,剑意轻吟,彼此心意通透,气机契合,余慈心神微动,叫一声“中”,昏黄迷蒙的云雾中,便骤然嵌入一抹幽蓝。

    便在下一刻,云气中分,水光撕裂。

    现在天裂谷附近,真界、无天焦狱、八苦阴狱、秽灵浊海……大大小小的虚空世界、法则结构混在一起,扭结成了一团乱麻。

    可在这自天而降的锋芒之下,再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刑天法剑所到之处,简直就是波开浪裂,各方虚空元气,向两侧迸溅,如倒卷的海潮一般。

    这虹化还是雾化?

    已经没分别了。

    刑天这老货,自曲无劫与离尘宗达成协议,数劫以来都窝在离尘宗,被人摆在堂里供奉。

    其实它堂堂剑灵,要供奉做甚!

    剑气冲霄,万里纵横,无拘无束,任意往来,才是它心中所愿!

    离尘宗传承里,虽然也算是剑技出众,可真正的剑修,却是少得可怜,当年有一段时间,它竟然受何清驱役……

    娘的,何清啊!

    绝大多数时候,都是离尘宗弟子遇到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,就请他过来,一剑斩下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刑天,像是毁门拆屋的铁锤、像是咒法召唤的战斗傀儡,像是有求必应的神仙菩萨,唯独不像一柄最最上乘的剑器。

    坦白讲,它都要给憋疯了。

    而到了今日,终于有一个余慈。

    纵然也不是纯种的剑修,也不能为他解脱束缚,可是二者在特殊层面的剑意共鸣,那久未有过的斩绝一切、一往无前的决绝之势,当然,还有那熟悉得让它发颤的“十二玉楼天外音”……

    淋漓尽致,淋漓尽致啊!

    刑天一剑,天外飞来,最初还拿着架势,保留些应变之力。

    可催化到后来,剑意连鸣十转,意犹未尽、将出未出之时,它自家都忍不住了,在那特殊层片尖啸:

    “再转啊!”

    余慈是不可能再转上去了,他对“十二玉楼天外音”的理解,到此为止,确实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可是,刑天没有,玄黄没有!

    这时候,不打扰玄黄也不成了。

    远在亿万里之外的玄黄,是余慈所设的第一批外道神明,与他心意相通。

    刑天涌动的剑意,对它而言,则是陌生又熟悉。

    二者就在余慈搭建的上清体系**鸣。

    坦白讲,单纯一个上清体系,对这种斩破万物法则的剑意运化极致法门,硬要吞下的话,肯定是承载不起。

    可余慈早先对刑天的加持,当真是有先见之明,玄黄也是开了个好头,在共鸣之际,顺势就将刑天接入。

    不管暂时还是长久,都让刑天这桀骜不驯的家伙,受了外道神明加持。

    有了这一层“加持”,可活动的空间就扩大了许多。

    二者剑意齐振,依然还是上清体系难承之重,却是恰好卡在一条“要破不破”的边际线上,就这么浑化在一处,和余慈心意互通,循着早就锁定的路线、目标,顺势切入。

    且不提洗玉湖那边,玄黄剑意骤扬,如何搅动局势。

    余慈法相这边,刑天法剑已经彻底化去了本来形体,只有最纯粹的剑意,在虚空中连续回转攀升。

    十转、十一转……十二转!

    十二转的巅峰状态,维持了也许千分之一个刹那都没有。

    可余慈“生死一线”的战机捕捉能力,和刑天法剑纯粹明透的剑意结合,将这一刹那的巅峰,完美无误差地放在了与柳观的影魔刀相交的那一瞬。

    柳观明显愣了愣,而在下一刻,他手中这件已经传承十余劫之久的魔门至宝,无声两断。

    剑意顺势透入,斩伐道基,一举将他重创。

    幽暗的影虚空内部,生成了明显的裂痕。

    在此刹那间,柳观强大的本能救了他,施展了独门的“避劫”之法,用影虚空撕裂的代价,换了一条命回来。

    然而能够有这种结果,也是因为刑天法阵的锋芒,并不是完全落在他身上……

    还有一部分,在斩断影魔刀、斩伐柳观道基之后,势如破竹,一举穿透柳观脚下无岸庞大的脑宫,在顺便刺穿其一只巨眼之后,直刺入其巨躯深处、血精源木的根基所在。

    无岸再次剧震,发出了痛苦和愤恨交织的嚎叫,本来一直外扩的秽灵浊海,受其本能驱使,开始急剧内缩,回护周身。

    而此时,余慈一击得手,决不理会战果如何,引着刑天法剑远遁,此后,只要乔天尊“七劫地仙”的能耐不是吹嘘出来,自然知道该如何做法。

    他甚至还估计着节奏,逐次倒数:

    三、二……咦?

    乔天尊没有出手,事实上,包括方回,包括远方的大梵妖王、幻荣夫人在内,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们都抬头,呆呆往天上看。

    余慈同样生出感应,他也抬头。

    此时,交战、破界产生冲击波早冲开了厚重的劫云,只是在秽灵浊海影响下,像隔了一层昏黄的膜,看不出天空本来颜色。

    只能隐约知道,眼下日头偏西,正在天裂谷上空。

    可就在刚刚,无岸收回秽灵浊海自保,或许是光线折射的问题,日头似乎摇动,下降了一截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以为是错觉,可当他们盯着因浑浊水光收拢,逐步显出本来颜色的日头,却看到,那边再次摇了摇,然后……

    那红彤彤的日头,就像是一个失足坠崖的醉汉,一头栽下!

    随高度骤降,火红的日轮急剧扩大,灼目的火光瞬间铺满了整个天空。

    而余慈同时感应到,早先一直没有捕捉到的参罗利那的气机方位,就在这一刻,清晰呈现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还有勇气直视那坠落太阳的修士,都能够看到,在血红的“落日”之中,正有一头十七长足的“蜘蛛魔影”,摇动身躯,挥舞长足,跳动着诡异的舞蹈。

    似在欢庆、似在癫狂!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抱歉抱歉抱歉……晚上有事出去,而这一章还比我想象得更难写。

    很久没有更新这么晚了,给各位等更的书友致歉。

    还有,明天更新应该还是在晚上,我恐怕要调整好几天,才能再颠倒回来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