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剑鸣谁应 日落天渊(中)

    看到这情形,大梵妖王也是愣了下,然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:

    想逃?

    他借黑袍的视角,将余慈法相演化的全过程都收入眼底。知道最初的“天师法相”本来面目模糊,连续吸收了其余“三神五器”之后,也没有太多变化,直至余慈神意投射过来,才呈现出清晰的面貌。

    这正是余慈的灵性烙印与法相交融之故。

    如今“洗净”成一片空白,理所当然就是抽离之兆,分明就是看形势不对,想要脱身。

    可哪有这么容易!

    大梵妖王嘿嘿冷笑,心念动处,就以熔岩界域掌控周边数千里地域,相应的也是扭曲了天地法则,如此封禁虚空,勾锁体系,将这片区域做成了密不透风的绝地。

    黑魔法坛仍在将无天焦狱的毒火,源源不断地传送过来,与自地底深处抽吸上来的熔岩融合在一处,随着时间的推移,也经营出一片最适合他驻身的独特领域。

    只要这处领域达成了“生生不息”的条件,彻底摆脱周边天地法则体系的影响,一处最基本的“魔国”便是成就。

    他在真界所能施展的境界极限,也将跃升到“自在天魔”的层次。

    对不久之后,无天焦狱和秽灵浊海的“交汇”,以及在真界的再一次“对接”,都有实实在在的好处。

    如此可谓是“一方两便”了。

    “魔国”的搭建非常顺利,附近能够妨碍到他的,也就是那一位乔天尊了。可是那家伙面对着强韧至极的血精源木,伤透了脑筋,一时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,无法旁顾。

    可是,对余慈这边,大梵妖王真的是困惑了。

    由始至终,他没有发现任何神意回收的痕迹,而且,对相关上清加持体系的封锁,进展也并不理想。

    特别这边“浑敦无面目”的法相,静静站着,与相关法则体系的联系紧密程度、聚合运转法度,还有激发出来的玄之又玄的神通感应,和之前“余慈在时”,非但没有下降,反而在熔岩界域和黑魔法坛的全力封锁压制下,稳定而持续地上涨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已经提升了整整一个层级。

    而且,还不止……

    大梵妖王盯着那无面法相,心神微动,那些在重重火幕中挣扎欲出的无天焦狱妖魔投影,就真正撕裂了虚空屏障,也聚合起了这方界域独特的法则结构,就此化形成功。

    近百个熔岩妖魔,吞吐着毒火烟气,卷荡火幕,四面合围。

    这不是单纯的合击,妖魔凶横意念聚合,黑魔法坛也为之响应,无天焦狱独有的“赤火妖炎”由此而生,瞬间喷发,要以最强横的优势力量,将法相炼化。

    这是大梵妖王思路的转变。

    他这些年已经吃亏吃够了,心思不可避免变得有些保守。

    眼下情形诡谲,出乎意料,他不再指望一口吞个胖子,学参罗利那一般,隔空亿万里,直接杀入渊虚天君的根基之地去;而是先从眼前入手,通过摧毁这具无面法相,先看看对面在搞什么鬼。

    “无面法相”没有让他等太久。

    当赤火妖炎血红的焰火刺到法相身外尺余之地时,忽有浑茫煞气,平地而起,且上应星象,天接地引,迸起铮铮杀伐之音。

    如此迥异于寻常玄门的气象,使大梵妖王眉头一皱,还未分析出个所以然来,那“无面法相”身形不动,体外自然煞气流溢,如刀芒横断,一扩即收。

    也在这一刻,“黑袍”兜帽中,暴射出灼热炎光,几乎要烧透虚空,大梵妖王的情绪便在其中,几乎要沸腾开来。

    “无面法相”周围,百余妖众,转眼腰斩。

    有的还挣扎欲起,可又有巍然之力降下,将这些狰狞魔物,尽数压入熔岩和黑魔法坛的魔纹之中。

    “无面法相”依旧凝立不动,衣袍在热浪中猎猎作响,看不出半点儿由元气凝结的虚妄之相。

    而他手中,就此展开一幅丈八长卷。

    卷面底色不是寻常的素白,而是漆黑幽暗的颜色,仿佛是从域外星空裁下一截,上面还有密密星辰列布。

    细观之,却是三垣四象之法度。

    此等星空异景,仅仅维持了片刻,很快长卷之上,又恢复了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却有强横之力,自中而发,刷过熔岩中那些妖魔。

    这一击仿佛是千刀万剐,之前那些妖魔,就算被齐齐腰斩,又被压到熔岩之中,还在急剧吸收热力,挣扎欲出,可这刹那间,都是被绞成了迸溅的火流。

    而这还不算完,长卷力量所过之处,熔岩地面也开始扭曲变化、抽离塑型,数十个人影便从中凝就,然而不再是妖魔形状,而是化为威武雄壮的披甲之士,持戈横刀,又立有旌旗羽旄,在火海热浪中翻卷飞动,与巍然如山的阵列,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此时的界域中,别处依然是熔岩喧腾,魔纹密布,唯有这一队甲士所在,凝成钢铁似的冷硬地表,连个火星都迸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大梵妖王意念沉沉,更多还是疑惑。

    他一时只能辨出,余慈应该没有在里面作祟,这层层变化,纯粹是法则的构合作用。

    至于是什么结构、什么法度,又怎么激发出来,都还没搞清楚。

    况且,只是单纯的法则构合,凭什么接引煞气星象,异化界域,硬是在熔岩界域中,开辟出一方天地,甚至和他争夺控制权?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!

    此时,长幅画卷之上,忽有星辰显现。

    但如今已经不是单纯的星象,而是要眩目得多!

    每有一处星光闪耀,就有一位神明法相显现。

    与寻常飘逸往来,随性自然的感觉不同,这些神明都现出威严沉凝之态,或端坐,或肃立,煞气深透,分部罗列,群聚甲士。

    可细细来看,总体又是天上“三垣四象”的结构映现,让人怀疑,是不是每一颗星辰,都映射了星君过来,集于长卷之中。

    如此异象纷呈,又流畅自然,大梵妖王也就是一个恍神的空当,“无面法相”已是将那幅长卷卷起,纳入袖中。

    可让大梵妖王难以理解的是,煞气非但没有随之缓和,反而剧烈激荡,直冲霄汉。

    顷刻间,熔岩界域竟被硬生生撕裂一个口子……

    这是法则结构的角力,也是层次境界的碰撞。

    而角力和碰撞的结果是:

    大梵妖王败了……

    此时此刻,大梵妖王也是愣了。

    他倒是没有伤着,可冲突的结果,完全出乎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刚刚那一瞬间,煞气冲霄,上引星象,仿佛将是整个星空都扯了下来,且凌厉之势,如刀劈剑斩,山岳崩摧,让他猝不及防——可让他这种层次的强者“猝不及防”的冲击,又是怎样的层次呢?

    到现在为止,大梵妖王还是认定,“无面法相”是余慈拿出来的某种神通。

    不管什么神通,心法是否精妙,很重要;但真要看硬碰硬的成果,必须要有雄厚的根基为支撑。

    为什么余慈以后圣的名义,与罗刹鬼王大战,当时没人怀疑?

    因为那时候,他不但有那一份“真实之域”的层次境界,更因为他巧妙借用了羽清玄等多人的力量,给人以极度强横的“错觉”。

    由此一战成就“后圣”之名。

    可如今,“后圣”已经被证明,只是个高明的骗局,余慈的修为还在真人境界,他的那些后盾,也都被罗刹鬼王与无量虚空神主封锁在洗玉湖底,一时难出,只有他自己,才能凭着上清、玄门体系,游荡到天裂谷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现在冲破熔岩界域的神通法力,没有半分虚假,他又借了哪家的?

    而且,就算是最容易看出门道的“心法”特征,也和最早的判断出现了冲突。

    这种浑茫煞气,有先天之性,又合入世间人心之妙;是神主路数,偏又不具备灵昧核心,是上清体系的典型特征。

    紫微帝御?

    不,绝不是,但层次并不下于……

    大梵妖王思虑至此,忽地一怔,那个答案已是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大梵妖王的意念方动,刚刚还展现出强横威能的“无面法相”,就此仰头,也在此刻,那光滑的面孔上,五官重现。

    重新掌控法相的余慈,盯着熔岩界域被冲开后,急剧合拢的裂隙,忽尔一笑:

    “幻荣,这是你的!”

    一语既落,天外忽有缥缈意念受引而来,不多言,不多语,转眼就是诡谲莫测的情绪洪流袭来。

    刚要恢复完整法度的熔岩界域,由此被搅得一团乱。

    便在乱局中,余慈呵呵一笑,法相竟然就此消融。

    他已经通过离尘弟子、俞南等人,将上清体系架起在天裂谷边上,只有体系在,这种由符箓灵光、天地元气聚合起来的法相,自然就是随灭随生。

    之前大梵妖王还能凭借熔岩界域控制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大梵妖王的咆哮声起,余慈却是充耳不闻,此时的他,已经凭借体系架构的“助力”,聚拢八方元气,将那一具法相,重塑在天裂谷的正上方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话说,分章果然不利于控制思路和篇幅……

    感谢fa水瓶88、sugamoryou、gphone99、萧_杨等书友的捧场支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