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剑鸣谁应 日落天渊(上)

    余慈的心里,并不像表面这么轻松,多少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刚刚参罗利那的一击,与不久之前,赵相山背叛它时,隔空感应的距离,明显要近得多……多到让人心悸的地步。

    相对于域外广袤的星空,如此大距离的跨越,也是让人惊愕的程度了。

    以同样的尺度来讲,参罗利那与真界的距离,已经是“近在咫尺”。

    然而,当参罗利那锁定了他的准确位置,透空一击,只是因为云楼树的屏障而未竟全功之时,他却没能找到参罗利那的准确位置。

    这位外域星空的霸主,似乎是借助了某种特殊的虚空环境,干扰了他的感应。

    不过,从刚刚那一击的情况看,参罗利那一时间也突不进心内虚空包围下的太霄神庭里去,开始等待时机。

    或者是这种“降临”非常消耗资源,现在它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。

    余慈视线指向天裂谷上空,那边的战斗方兴未艾。

    最可能的,只有是“妖树”那边。

    能够看出来,彼处的战局僵持得厉害,以柳观的修为境界,就算有无岸撑着,也不应该有这种效果。

    乔天尊面色凝重,他和方回刚才的一轮狂攻,不能说没有战果。

    他们斩断了百箭藤的幼枝,使这种无差别杀伤的可怖魔物,暂时不会生长出来,暂时保证了周边区域其他人的安全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从百箭藤的生长程度来看,在无岸的体内,葵阴魔巢已经成型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在又一次的冲击无功而返之后,第一批的“外道”战力出现。

    是火瘟。

    当“嗡嗡”如蚊蝇之声的怪音响起,密密麻麻的火红小点,就从无岸埋在秽灵浊海之中的身躯部位里飞出来。

    这种细若尘埃的小东西,堪称是疫病之源,而集聚了巨量污浊之气的秽灵浊海,毫无疑问就是大量繁育的最佳地点之一。

    而一旦有足够的数量聚合在一起,足够诞生出地仙级别的战力和意识,屠灭亿万生灵,也只在掌顾之间。

    当然,现阶段的火瘟数量,还远远没有到那个标准,对乔天尊这等地仙大能,包括对方回这种具有短时地仙战力的强者,还形不成威胁。

    可是这里还有一个柳观。

    火瘟集聚到一定数目之后,灵智的增长也非常迅速。

    它们没有冲到乔天尊和方回那里去送死,而是自觉地集结在柳观的界域之内。

    以万计的火瘟就此聚合,在柳观手中,随意变化。

    如果仅将它们视为一种特殊的“武器”,其威力已经非常可观。

    柳观一手影魔刀,一手火瘟洪流,和乔天尊、方回战得有声有色。

    他似乎掌握了激发火瘟病疫邪气的法门,火瘟似乎还对影虚空有一定的“加持”作用。

    自柳观身上辐射开来的暗影,也可以携带病疫邪气,运化甚是精微。

    冷不防的,还真能对乔天尊、方回造成干扰,而且,由于运使得巧妙,保证了火瘟的损失一直维持在某个限度内,远远低于火瘟增长的速度。

    火瘟明显是越聚越多,对乔天尊他们来讲,也是越来越棘手。

    如果火瘟的数目突破亿万关口,就相当于一位顶尖的大劫法宗师,在如此特殊的境况之下,乔天尊他们恐怕要更加尴尬。

    余慈观察得久了,也在综合各方情报信息,思路也越发清楚。

    那株不断伸展的“妖树”,是十三外道之一的“血精源木”,是培育出“外道魔国”的重要基础。

    几乎可以断定,里面必然含有参罗利那的部分灵性本源。

    柳观就是护法。

    一旦成形,参罗利那的外道魔国,或许就能将把真界化为新的葬星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乔天尊和方回才这般急迫。

    当然,或许参罗利那的想法没那么简单粗暴,可事态的结果是一回事儿,发展过程中的种种变化、影响,是另一回事儿。

    如今,参罗利那、柳观、无岸,这三位至少在血精源木这条线上,已经合为一体。

    随着参罗利那意志降临,暴躁的无岸也变老实了。

    霸主级别的大能,其灵性威压着实太强,虽然这可能是它最不擅长的领域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现阶段,那边“三位”已经有效整合了己方的乱局,并张开魔域——以柳观影虚空为本,不断生成的“外道”魔头,似乎都在将其特殊的质性映射在其中。

    现在是火瘟,随着血精源木不断生长,影虚空的威力也极有可能不断变强。

    现在的关键就是柳观啊。

    这位是以护法的形式出现的,战不败他,就别想动摇“血精源木”的根基。

    余慈想去帮忙来着,可这时候,他所立身的熔岩界域之内,汹涌火流所刻画的黑魔法坛图景,又有了新变化。

    刚刚沉陷进去的黑袍,几乎是原样,又重现出来。

    一进一出,熔岩界域的掌控资格已经转移。

    黑袍出现的位置也有了变化,是余慈侧前方,无明魔主法相之下。

    二者气机相融,那百丈高的法相不再有如实质,而像是飘荡的虚影,把更多的力量都注入到黑袍体内,火流热力的传导,仿佛熔岩瀑布一般。

    相应的,无明魔主法相也在缩小,最终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此时,“黑袍”站在那里,平平常常,身外不再有什么异象。

    而熔岩界域因为大幅度的传导转化,层层火幕也不像之前那般狂暴肆虐。

    可是,其威胁性的提升却又是实实在在的。

    境界上,现在的“黑袍”,或曰大梵妖王分身,或许还没有跨过自在天魔那条线,可战力已经接近,比刚刚突破境界,连气机都不稳定的“前身”,可要强得多了。

    就是当年在剑园中的原道法体,似乎也没有这般契合。

    不只是余慈在观察评估,就是数千里外的天裂谷之上,激战间隙,柳观等人都不免关注,相应的,神意往来切换,想探出个究竟。

    或许是做得太明显了,“黑袍”冷笑一声,转眼间,虚空中便被灼热的意念充斥,将几股探测的气机烧毁。

    如此载体,果然更容易承载大梵妖王的神通威能,熔岩界域范围未变,整体上的运化层次,却是骤然提升。

    火幕中,重重魔影有的甚至已经挣扎着伸出手臂、半身,熔岩就是组构的材料,凝聚有如实质。

    余慈毫不怀疑,再给大梵妖王一点儿时间,在这里拉出一个妖魔军团,也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兜帽阴影中,赤红的光芒透出来,大梵妖王的意念随之而来:

    “多有交流,未曾谋面,今日得见……你还是那么讨人厌啊!”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,妖王扒拉三五回,总算有了个立身的地方,也是挺不容易的。”

    余慈一边信口回应,一边调整气机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“黑袍”,他不可能再用之前的手段。

    天空中,云层又是微亮,依旧很有“节制”,不见什么“白日星现”的异象。

    不过,在大梵妖王这个层次,还是能够感觉到大致的运化机理。

    “紫微垣……是紫微帝御啊。”

    大梵妖王做出判断,然后就笑:“听说当初罗刹都拿你没办法,如今不妨重现一回……试试看?”

    关注这边的乔天尊等人都明白,大梵妖王这是在说笑。

    如今无天焦狱已经与真界相通,虚空屏障有等于无,又有了黑袍这个契合无比的载体,远比当日以游紫梧为中转的罗刹鬼王来得方便。

    而余慈这边,以符法神通凝结的法相,比之当日本体的威能,差别也是不小。

    想也知道,此消彼长之下,要再摆出那般场面,会有多么困难。

    不打出一边倒的“场面”,就算余慈坚韧了!

    当然,大梵妖王也不只是要打破法相这么简单,由始至终,他都在感应余慈的上清加持体系。

    刚刚参罗利那的一击,其实也是在提示。

    大梵妖王心领神会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不管是参罗利那,还是大梵妖王,其最终目的,都是要摧毁余慈、上清的体系根基。

    生死大仇,斩草除根方是如此。

    余慈的体系确实铺开了,在各方忙着布置的时候,他也没有闲着,也在布局落子。

    倒没有罗刹鬼王那般深远的谋划,只是根据上清体系的要求,逐步拓展。

    搭乘玄门体系的顺风车,现在不能说完备,基本的骨架却已经搭建起来,以八荒九野为承载,自与单纯的太霄神庭不同。

    这是当年上清宗也没有做到的,因为他们没有一个神主,也没有一个可以肆无忌惮做事的环境。

    现在这些全都具备,却也要经过更为残酷的考验。

    大梵妖王的杀意锁定,就像是一把环绕炎流的长镰,向着虚空各个层面的相关法则斩下。

    偏在此时,余慈法相双目闭阖。

    本来栩栩如生的轮廓,随着眼帘合上,陡然间抹了个干干净净,变化为一片令人心悸的空白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感谢slam0504大盟,感谢jiangxinan、siege1852、我有矛盾、wjn665、zj71815、rayshen、水林鑫、神降之寒等书友的给力支持。

    昨天活动做得比较晚,今天裁开来更。下一更在晚八点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