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天授加持 九符权柄

    俞南的呼喝,并没有得到余慈立刻回应。

    倒是在滚滚熔岩之中,有一人影刚刚走出,眼前就是光芒照影,乃是“天师”隔空以宝镜在他眼前一晃,虚空错落,颠倒天地。

    这是幻术。

    再怎么精妙,没有足够的修为支撑,也没有意义。很快就被蔓延到此地的熔岩界域烧毁,最多就是阻敌半息左右时间。

    在暗红的熔岩之上,黑袍依旧是连帽厚袍罩住全身,信步而来。

    漫溢的地底熔岩,有一部分,是直接从天裂谷附近地域深层抽出来,还有一部分,则是以神通连贯无天焦狱,引来部分力量,跨空所化。

    成就劫法宗师之后,由于修炼的法门缘故,他和大梵妖王的关系倒是愈发密切,在真界魔门也是异类,当前魔门东支举宗祭礼无量虚空神主,他更不能多呆,干脆和叔父一起,到天裂谷这边做一番大事。

    或许是随着事态进展,与无天焦狱的实质距离越发接近,不久之前,他突然悟得妙诣,借当下天地大劫的机遇,一举轰破关障,将修为境界再往上推了一层。

    大劫法宗师的境界,当年他叛出魔门东支之时,后来又依靠叔父,重返东支之时,何曾想过,会是这么迅速得来?

    境界提升的同时,更有层层玄机秘法,奇思妙想,一一化现,神通变化,几无穷尽。

    这就是大劫法宗师的境界?

    黑袍一时间意气风发,又见当年与他颇有些龃龉的余慈,展现出“神游一界,授法加持”的手段,更是技痒,柳观那边指令一到,他便掀起这恢宏界域,将数千里方圆的区域,都化为熔岩世界。

    随着运转气机,愈发地圆融如意,熔核焦狱功所化的界域,也在吞吐扩张,焚心真意聚其威煞,横亘天地之间,仿佛世间再无可催折之力。

    对刚才幻术的些微影响,黑袍并不在意,继续走向预定的目标。

    对那些最高不过是步虚修为的小辈,他的兴趣还真的不大,但如果能通过这些人,让余慈进退失据,那感觉还是相当不错的。

    可再走两步,前方却是映现清光,仿佛是插落一根茎枝,栽种在熔岩之上。

    转瞬间,一朵青莲绽开,下方就是汹涌火流,热风飞卷,偏偏其每片莲瓣,都仿佛滚动着水珠一般,清凉微寒。

    而其略微倾斜的角度,也是极妙,怎么看都觉得有一层锋锐之意,横亘前方。

    “青莲法剑!”

    黑袍哈了一声,脚步不停。

    这一道玄门剑意所化的青莲,确实不俗,似乎已经脱出了符法神通的窠臼,有更深层的奥妙之处。

    然而不管这些法门,在渊虚天君手里,会是怎样地凌厉,如今相隔数亿里之遥,都会给削弱到极微弱的程度,帮着几个小辈壮一壮胆子也还罢了,还能有怎样的杀伤?

    事实就是如此,黑袍大步前行带起的滚滚热风,在熔岩界域中,便有熔肌销骨之威,一带而过,便吹得青莲花瓣片片凋落,些许剑吟,也都湮灭在隆隆的熔岩流动声里。

    见黑袍一路碾压过来,一直混在离尘弟子群中,施以加持的“天师”主动脱离,转向迎上。

    看那仿佛永远隐藏在迷雾中的面孔,黑袍就是不喜:

    “故弄玄虚!”

    说罢一指,已经磨炼得炉火纯青的焚心真意贯穿,以之统驭熔岩火力威能,随手一击,也等若是一道大神通。

    “天师”身形剧颤,组构法相的元气轰声燃烧,顷刻间化为虚无。

    火力依旧不减,还通过之前加持的气机脉络,指向各离尘弟子。

    看渊虚天君这么维护离尘旧识,一旦灭杀,包管立生嗔恚之心,难再圆满。

    黑袍莫名很想看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不过在此刻,他看到的却是离尘弟子之中,那个一直作为符法加持中介的道士,面颊上肌肉抽动,分明已受劫法宗师的威压镇慑,却是强提气机,戟指向他,灵光激发。

    “这群小虫子……”

    黑袍眉头微皱,心里不是太爽利,这不是情绪,而是某种力量演化,形成的压力。

    他一抬头,只见被秽灵浊海的水光和厚重劫云遮盖的天穹之上,倒像是映射地面上的熔岩流浆,现出一片火红云气,最可怪的是内里有一颗星辰,白日闪现。

    火云之中,便有一线紫气吞吐,如红花之蕊,却是杀伐之意。

    下一刻,天际紫红光芒飞降,半空已经见出,是一具披甲神人之形,甲胄冷寒,肩覆披风,直落在黑袍身后。

    那边突地“锵”声鸣吟,已经凋落的青莲法剑,又生变化。

    黑袍没有回头,但在界域之中,他可谓是脑后长眼,“看”得清楚,那披甲神人伸手一抄,便从已经燃烧了根茎的“青莲”上,拔出一柄四尺神兵。

    真意化形,直指他背心——所谓如芒在背,也就是这样了。

    这是‘四神’里的“神将”吧。

    渊虚天君这是让他们轮番出场?

    一器一神相合,威力却不是简单的相加。但黑袍依旧认为,这等层次的力量,不会给他造成威胁,所以头也不回,继续前行,口中则大笑道:

    “还有么?这个可远远不够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侧前方,一直向这里飞遁的俞南和解良身上,同时气机变异,灵光冲霄。

    与之相应的,却是在他前方熔岩之中,忽有火光冲起,铃音流转,百余符形刹那间组合变化,成就玄门帝钟形制,轻轻摇荡,整个熔岩界域都有所感。

    这是火行秘符神通,当初渊虚天君曾在碧霄清谈之会上,以棋局演示。

    这还没完,火光之中,再分出炽白光芒,一位威严天人,身披道袍,骑乘白虎,持莲花灯,便在帝钟之下现身。

    此为四神中的“灵官”,乍一成形,便将手中莲花灯接通出,合入帝钟之内,光焰暴涨。

    本就如赤金流火的帝钟,更显出恢宏正大的降魔之力。

    正无休止向前推进的熔岩,在这位天人座前,竟是受挫,不自主打起了旋儿。

    就算很快绕过,但那短时间内的异象,也非常了不得了。

    固然是符法神通精妙,可若没有足够的元气支持,焉能如此?

    这与之前的两位“神明”可不大一样。

    而且,这还没完。

    解良那边,忽地扬手,刹那间又是雷霆天降,但如雨而下的雷光,并没有轰在黑袍界域之上,而是当空盘结,化为一道雄壮身影。

    其人顶戴高冠,身披紫纹红袍,乘墨麒麟,脑后圆光如轮,其中有三座灯盏,其上燃烧的,都是雷霆光焰。

    这是雷君。

    三具神明法相先后现身,气息强弱不一,然而顷刻之间,便有亿万气机隔空联系,周流分润,转眼已是相差无几,且没有哪个有明显的下降。

    不只如此,刚刚分明被黑袍的焚心一指灭杀的“天师法相”,又在如水灵光之中凝形化现。

    之前灭杀法相之后,投向离尘弟子的余劲,也是一发地化解。

    天垣本命金符中的“四神”,就此到齐。

    其实远不止如此,四位神明中,除了雷君执掌雷霆枢机,则无需再有它物,其余三位神明,灵官持帝钟,神将持法剑,天师则手持宝镜,腰佩辟邪,头上还祭出甘露碗。

    “五器四神”,其实已经齐备。

    之前,俞南并不是真要去“品味”渊虚天君的加持,而是已经看出,再好的“加持”,若要发挥出更强大的力量,还需要一定的元气需求,这才主动招呼。

    果然有他和解良这两位长生中人,甘为外道神明,也是架起了一条足够“稳定宽阔”的通道,更顺势在他们所触及的法则体系层面,搭建起了相应的结构。

    五器四神,一举功成。

    天地虚空中,法则体系结构正发生着微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对此,黑袍不是不知道,但最后吐出口的却是一声:

    “乌合之众!”

    如此睥睨姿态,实是他具备这个本钱。

    不管俞南、解良如何配合,搭建起的法则结构有多么精奥,也别管这四位符法凝就的所谓“神明”如何玄妙,大劫法宗师对于天地法则体系的扭曲作用,都还是占据了绝对优势。

    不过,他没有依照本来性情,将其一举扫灭,而是用兜帽下血红的双瞳逐一打量。

    虚空中气机交错,偶尔会爆出细密的电火。

    眼光高明如俞南、解良,都看出来,黑袍这是在解析渊虚天君的加持脉络和相应的法则结构,所谋颇是不小。

    “确实所谋远大。”

    乔天尊和方回,已经拉近到距离无岸两千里左右的位置,对于地仙级别的大能来讲,已经非常接近了,都算不上是远攻,有时一个冲击,可能就会来个“脸对脸”,与贴身肉搏也没有太大差别。

    正是在这种情况下,他和方回连续几番冲击,终于是真切感应到了,那深藏在丑陋模样之后,森然紧密的体系结构,和不断穿出无岸身躯,又向四面八方延伸扩展的血精源木枝桠同步,贪婪而急切地,向真界已经混乱不堪的法则体系中渗透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应付乔天尊和方回的冲击,倒是等而下之。

    态度明确而又直白,没有任何犹豫之处。

    乔天尊由此明悟,此时的真界,恐怕再没有单纯的对战,每一场战斗,都是大势对抗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天裂谷这里,也属于罗刹鬼王的战略布局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罗刹鬼王已经雄踞四围,正所谓“起手据边隅”,逸己攻人,占据主动,而八景宫空有此界最为雄厚的力量,却占于中央天元之位,对罗刹鬼王四面来攻的棋路,每一步都要花费力气拆解。

    八景宫不是不想着眼全局,可大势如此,受边界所限,不可能再来个“反包围”,只能徐图化解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也要注意,需要具备这个意识,才有可能一点点地扳回去。

    不过话又说回来,此时的柳观,或是因为血精源木渐成,与无岸的关系愈发紧密之故,倒是不如最初时候的兴奋。

    影魔刀随手挥洒,对乔天尊和方回也造不成太大威胁,倒是把更多的精力,都放到了远方另一个战场之上。

    很关注渊虚天君啊……

    乔天尊同样也在关注,天垣本命金符、五器四神符法神通,这些他都熟。

    当年在真界时,少不了与上清同道切磋,知道这路极致精妙的符法神通,在步虚境界应用,优势绝大,可在长生真人以上,如果不能及时辅修其他法门,或者更进一步,阐微通玄,优势将迅速缩小。

    所谓的“阐微通玄”,其实就是将各路神通组合,气机互通,以内之金符,显化神通,继而呼应外之天理星象,还是回到上清宗存神之道上。

    有旧友便说,此一路符法,上应三垣,执掌万星,说白了,就是代执天之权柄。

    可渊虚天君如今被封堵在洗玉湖底,即使另辟蹊径,以“加持”的渠道开辟新局面,但支撑起这样的神通法力……

    熔岩界域边缘,刚刚恢复过来的“天师”正一步步迈入,面目依旧模糊。只是这回,可不像之前那样一触即溃,太虚宝鉴、甘露碗、辟邪这三样符法神通凝就的宝物,都放出微微光华,定住外围涌动的火力。

    距离天师法相最近的是灵官,也是余慈当年用惯了的“降世天人”,其由一路降魔符箓贯脉而成,而在掌控火力上,在符法神通这个领域,堪称宇内独步。

    当初余慈在死星上,就曾经看到了供奉灵官的庙宇残垣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,“灵官”除了暂时阻挡住熔岩界域的扩张,并没有别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天师”到处,刚刚成形不久的“灵官”,就化为一团火光,扑上身去。

    天师本来就九色齐备的法衣,更灌入了一层莹红宝光,无风自动。

    事态不只如此而已,距离最近的离尘宗弟子,此时便觉得有一道热流,自天门贯顶而入,转瞬漫过全身,一些专精于火行神通的,感觉更是明显。

    比如刚刚才死里逃生的洪千秋,修炼的是一部“乌金火眼”的法门,虽说很适合他,但比较偏门,又涉及到“眼睛”这个重要关窍和脆弱部位,修炼起来也比较艰难。

    所以,在实证部,与他齐名的周钰、王九、黎洪,修为境界一直都高他一头,近年来,周钰更是登入长生,将其他人远远甩下,王九、黎洪也分别入了步虚上阶、中阶,唯有他,还在初阶徘徊,连李佑都赶了上来。

    如今火力入体,其实并没有提升他的修为,可其中运转的精微奥妙之处,却是发人之所未觉,将他久拖难定的几处疑难,一举贯通。

    眼中微热,又是反常地清凉。

    洪千秋深吸口气,移目到脚下因熔岩而沸腾的浊流中,竟是引动火力,瞬间将一头钢筋铁骨的妖尸,化为飞灰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受此影响,困锁他多年的境界关隘已然松动,只需回去闭关,定然就要有所成就,百多年的雄厚积累,也将使步虚境界的修行,化为一片坦途。

    “我的娘!”

    洪千秋从来都不是沉稳的性子,极度兴奋之下,望空重击一拳,又想到当年和余慈拍肩搭背的过往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天师”依旧向前迈步,前面就是黑袍,隔着他则是手持青莲法剑的“神将”。

    此尊神明法相,是由玄藏飞星大炼度术、紫庭丹霄截神法咒、太上混洞伐元正法一脉成就,都是无视虚空距离,直接破神攻伐之符,杀气最重,与玄门剑道所化青莲法剑相合,最是相宜。

    尤其那青莲法剑,余慈曾以真文道韵洗炼,威力格外不同。

    “四神”气息平均之后,对黑袍背后的刺激,也是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而当“天师”到来,神将并青莲法剑,却是化为一道青虹,切过黑袍身侧,融入天师身上。

    天师本是一片混沌的“面孔”,忽地就是开了眼窍,其中明光冷澈,威仪肃肃,凛然生寒。

    虚空中还发了一声剑吟,同样有相应的加持,打入与“天师”气机相关的离尘弟子身中。

    离尘弟子有精于剑术者,身中、剑器,都是锐气寒透。

    刚刚还想着杀伐力量不足,如今这算不算心想事成?

    李佑瞥了还在接受恭喜的洪千秋一眼,嘿然笑声里,拔剑便往浊流大江中虚斩一记。

    他胆子大,又被刺激得有些头脑发热,径直选择了一具妖王级别的尸骸。

    “锵”声大震,那妖王浮尸被一剑轰进浊流中去,又咆哮着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细看虽未一剑两段,却是破肌透骨,直接贯穿,和前面“无可奈何”的情况,自然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个厉害!”

    虽然这次的加持,不像对洪千秋那般,直接提升境界,可离尘弟子中,“洪千秋式”的火行修持者的终究是少数。

    相反,宗门有十大剑诀,精于剑道者,当真不少,从李佑的试验看,这一下子,就将众人的临战实力,猛地提升一大截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呢,谁修雷法?”

    李佑还要再说,却被华西峰一把揪着:“看你办的好事!”

    秽灵浊海一众妖尸,本来就在已经沸腾的“浊汤”里住不惯,李佑一剑重创妖王浮尸,等于是捅了马蜂窝,转眼间就是五六头妖王级别的,领着数百浮尸飞腾而起……

    没办法,一众离尘弟子只能再跑路。

    可此时的心情,与熔岩界域压来之时的惊恐,已经完全不是一码事儿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临去前,却又见天际雷霆,一轰而落,那是雷君飞降。

    沉沉重压,抵在每个人心头,无关情绪,只是人之本能。

    雷霆枢机,向来是天之权柄的象征,许为“四神”威能第一的雷君,更是做了极佳的阐释。

    与雷君相合,天师法相短时间内,倒不见有什么特殊变化,只有头顶元始宝冠,自顶而根,染就紫金颜色。

    再度向前,距离黑袍不过数十里,就能看出来,“天师”周围气机密织,法则结构变异,不类从前,硬是在黑袍的“熔岩界域”里,撑开了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如此形势,便是心有准备的俞南和解良,都有些没想到。

    黑袍眸中血光流转,透出兜帽阴影,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观察,所以能看出来了,此时余慈通过“四神”表现出来的,早已不是简简单单的符法,而是一整个上清、玄门体系的雏形。

    天师面目也不再模糊,而是平滑,除了最先开启的“眼窍”以外,整张脸一片空白,极显诡异。可随着灵气水波漫过,勾画出眉鼻唇耳的线条,又从平面化为正常的高低立体轮廓。

    此时再看,就是一张黑袍非常熟悉的面孔了。

    余慈!

    这是符法所蕴灵性的演化,还是更高一层透空投影化形?

    黑袍一时得不出明确的答案,只知道这具不知还能否称为“天师”的法相,已经成了余慈意志、或部分意志的载体。

    眨眼间,气机密织,形神交融,浑然一体。

    又有“四神”汇聚而外显的凌厉气机,一气冲霄,隐然与天外星空呼应,升降沉浮,都不失恢宏博大之意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,法相眸中也渐聚神采,不再是单纯的威煞聚合。

    他环视周围,见山体崩缺、浊流激荡、岩浆流淌,忽尔一叹:

    “与当年相比,面目全非!”

    这就是余慈了。

    他又移转视线,隐约看到极远处的天裂谷上空,越发庞大的妖树魔躯,更是惊奇。

    挺眼熟啊,当年在北荒无拓城,柳观好像就拿出了这东西。

    只不过应该已经殒灭在天劫之下……是了,想想也明白,柳观能搞出来第一次,就可以搞出第二次,而且这回是和别人一起,性质又有不同。

    他又扭头,看向后方正在妖王浮尸追杀下,呼啸离开的一干人等,不由失笑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不会忽略掉已经切过他和黑袍对峙的位置,向那些离尘弟子飞去的解良和俞南。

    对那二位,摇摇拱手致意,正想着是否要扬声招呼一回,身畔灼热的杀意层涌上来。

    哦……这边还有一位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感谢long_035、hitang、飘零星辰、kukulcan_123等一众书友的捧场。

    5月10号晚上,问镜贴吧,折腾我……呃,是问镜完本的活动,大伙儿可不要忘记了,具体事项请看书评区和贴吧置顶贴。

    我们不见不散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