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种液妖树 外道入界

    这种疯言讽语,理所当然,无人回应。

    柳观哈哈大笑:“这种事情,有什么大不了的,当年老子想占,还还没占到呢……你也确实不凡,都这时候了,还能想到这招。上清,不,玄门体系的覆盖,确实是有了喘息之机,不过想翻身,还是极难的。”

    他言语的跳跃性,当真是罕有人能及,不过后面这些话,毫无疑问乃是真知灼见。

    柳观可以说是一语点破了余慈现阶段的状况。

    那位渊虚天君,此时虽被罗刹鬼王、无量虚空神主堵在洗玉湖底,难以脱身。

    可是却能通过东方修行界几乎无所不在的玄门法则体系,徐图反制之机,且不说机会如何,至少这份坚韧,还是值得称许的。

    东方修行界,玄门兴盛,宗门以千计,然而真正能立下道统的,至多十余家。

    可再上溯归宗,不过八景、上清、正一、黄天四家,堪为“祖庭”。

    天下玄门宗派,更多的还是如离尘宗一般,以法立宗,按部就班修行,多数时间不会在“阐经”和“玄理”等“务虚”的事上用功。

    实证部在离尘宗大行其道,便是这种情况的体现。

    如此格局,保证了玄门在修行界的普遍性,但东方修行界,玄门大兴,却比不过西方佛国体系严密,内耗也是严重,这就是重要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可从另一个层面,一旦有妙法流传出来,传播速度之快,流布之广,其他各家都望尘莫及。

    这就是八景宫数劫以来,操持“勘天定元”,反对声浪都极其微弱的物质根基。而正是这种权柄,又持续强化了玄门体系的优势地位。

    柳观一直认为,佛祖道尊这两位,绝不是什么神主,人家从来都不靠信力过活,用“真传”来形容,更合适。

    只要有他们的法度在,有相应的哲理在,甚至是仅有相关的习俗、思维方式在,都没有失去根基的可能。

    某人很聪明地利用了这个基础,也利用了目前的混乱局面,将根系铺开,也像藤蔓一样,攀附在即有体系的参天大树之上,坐享其成。

    只要能经营出一定的基础,使“渊虚天君的上清加持”这一理念深入人心,余慈也就可以坐稳当下的地位,只要玄门还在真界占据一席之地,他就有东山再起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是不以“太霄神庭”的存灭与否为转移的。

    这般思路,倒是和黄泉那个贱人有点儿相像……

    对渊虚天君的死活,柳观不在乎,现在他要做的,是种起另一棵“参天大树”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就是要摽摽劲儿,给黄泉夫人添上一堆麻烦。

    然后找到她……捻死她!

    柳观想到得意处,又是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笑声中,乔天尊的真意压迫过来,厚重如山。

    乔天尊的神意攻伐之术,不像楚原湘、武元辰这种专精之士,如狂飙巨浪,气象万千,但每一点都是千锤百炼,倾压而来,没有任何弱点缺项,纯粹就是用地仙级别的实力压制。

    他想得很清楚,当前这局面,不可再完美控制了,还不如趁着柳观没有把无岸撩拨到发狂的时候,及时出手,灭掉这个不稳定因素。

    其实乔天尊不怎么清楚柳观的底细,他离开真界至少已经有四劫时光了,对柳观这种“后起之秀”并不熟悉。

    但他很清楚影虚空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类似于“自辟天地”,但并不走堂堂正道,而是专行偏诡之路的虚空神通。

    它更像是“血狱鬼府”、“永沦之地”这种,非星非界,而是由一处或几处虚空世界的“投影”组合而成的“阴影世界”。

    巧妙搭建的特殊的法则结构,足以闷杀、限制此界绝大多数的强者。

    但对于地仙级别的大能来说,已经自成一域,柳观奇诡莫测的手段,反而是失去了大部分作用。

    唯一可虑者,就是影魔法身,变化万端,甚至有临时切入虚空缝隙之能,想一举打灭,实在困难。

    眼下乔天尊就存了出奇不意的念头,上来就是全力以赴,看能不能一举建功。

    有些出乎意料,在他神意攻伐之际,柳观竟然没有躲避,依旧在那狂笑。

    真的疯了?

    乔天尊不会被外在的表现所迷惑,他敏锐的感觉到,柳观此人虽是疯疯癫癫,心志亦是走偏,可是核心意志始终坚定,还要超过这个层次的许多人。

    造成其疯癫表相的,应该是“心魔精进”一类的秘术。

    能够用此法,维持住本心的,都是第一等的英才,便是在魔门,也有王道正途,稳步修行,自有成就之日,而如今这模样,委实可叹。

    一些心绪如轻风浮云,转瞬既散,不萦于心。

    神意攻伐之时,自然法度运化,盘空结印,直落柳观心头。

    这是覆地印,印法威势无俦,又随心所欲,如果柳观想来个“祸水东引”,借机再撩拨无岸,可就打错主意了。

    覆地印既成,就已经将柳观牢牢锁定,现在逃也逃不掉。

    可是,柳观从来就没有逃的意思,面对虚空中压落的致命冲击,他张开双手,斗篷飞扬,无数的枝桠从他身下扩散开来,瞬间生长到数丈、数十丈,血红色的叶片形成了茂密的“树冠”,而身下的无岸则发出惨嚎之声。

    因为,那些粗壮的枝桠,茂密的叶片,都是从它体内生长出来的。

    不死不坏的妖躯,竟然被这些看似粗钝的树枝,连连穿透。且体内“埋下”的,恐怕比外界所显示的,还要庞大的得多。

    覆地印轰在枝桠树冠之上。

    神意层面的冲击,带动了物质层面震荡,只是这一个“转化”,就使得覆地印的威能挫消一半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七劫地仙的威能,依旧可怖。

    那血红之树、柳观,还有承载这一切的无岸,身躯都是剧震。

    而这又是超出乔天尊的预料。

    柳观真的用上了“祸水东引”的法子,使无岸和他一起承受了覆地印的冲击,而将无岸和柳观“连接”在一起的,就是那一件突兀生出来的血红之树。

    乔天尊瞳孔微缩:

    “血精源木?”

    某种深镌在记忆中的寒意,顶破心防,倏然袭来。

    血精源木,这是一种理论上只存在于十三外道之“葬星”上的寄生体,同样也是十三外道之一。

    乔天尊曾花了一劫多的时间,观察一处葬星从无到有的全过程。

    首先是由一位天魔大能植入“种液”,这是十三外道最为神秘的原初之物,据说只有从最接近于元始魔主的天魔大能手里,才能得到,甚至只有元始魔主才会发派。

    需要某个大能,花费巨大代价,种在一颗星辰之上,吞噬能量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血精源木生发,其根系迅速蔓延到整个星辰。

    “种液”是种子,血精源木是种子长成后的直接作物。

    然后,才是百箭藤依附,类似于“花朵”的葵阴魔巢渐渐生成,然后才有噬原虫、火瘟、玄阴血影、千毒龙、刀蚁、皮魔、金刚魔俑这些“果实”,一类一类地出现,这时候,葬星才大致成形。

    莽星形成之后,可算是一个“十三外道”体系的完满形态。

    以这一个“葬星”为中心,巨量的十三外道种群四面扩张,像刀蚁、火瘟这样的种群很快会**出去,然后还会有更多的凶物填补进来。

    葬星也会获得移动的能力,就算是自然形成的星辰,也会脱离惯常的轨道,在星空中流浪。

    此时的血精源木,则将一个贪婪无尽的“汲取者”,变成一个“贡献者”,其发达的根系不断地吸收无尽星空中的能源,供葬星上的十三外道吸收,也生长出更多的种群。

    多余的能量则压入葬星核心,使之获得不可思议的“虚空大挪移”神通,将“十三外道”的凶名,洒播到更广阔的星域里去。

    乔天尊所了解的过程,也仅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当然,这还不是“终极”。

    所谓“终极”,自然是要有“破神蛊”,十个、百个葬星,都未必会生成一只破神蛊,一旦生成,就是横跨多个星域,当之无愧的霸主。

    乔天尊没有亲见,亲见恐怕就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而他更知道,一处葬星完全成型的时间,动辙以“劫”计算,十劫八劫是极寻常,就是血精源木,需要的时间,也差不多要五千年以上的时光。

    眼下这种生长程度,怕不是已有三千年以上?

    无论如何都说不通,那么,就有一种可能——哪个外道魔主,要将他的领域迁移吗?

    外域星空中,偶尔会有一些拥有“葬星”的强横魔主,在漫长的岁月中,寻找到了一处远比自家之前的“基业”更佳的地点;也有些时候,是对自己调制的“外道结构”不太满意。

    那时,他就会施展“返本归源”的手段,将大部分手下的烙印抹杀,只留下极少一部分真正值得保留的,化入一份新的“种液”之中,重新栽种、培育、生发。

    这一过程肯定会比“无中生有”的迅速许多。

    如果有巨量的能源补充,比如说,曾经有魔主为了快速培育自家的“葬星”,直接将其投入外域太阳星辰核心……

    那种大手笔,让道心坚定如乔天尊,也是冷汗津津。

    眼下这位魔主大能,没有选择太阳,而是选择了无岸。

    想想也对,血狱鬼府的法则体系,意外堆砌出这等妖物,虽然灵智昏蒙,总有一定的价值,其惊人的体积和几尽无穷的元气力量,用来培育特殊的“作物”,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,凭什么?

    如果无岸这么容易着道儿,无数劫来,又是怎么活过来的?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是谁?是哪位外道魔主趁乱入界?

    乔天尊也注意到,血精源木看上去,和正常情况下有些不同,或许是从无岸体内栽种出来,吸收了太多污浊之气,发生了异变?

    一刹那间,乔天尊转过了不知多少念头,

    而覆地印正面撞击形成的震波压入,也将之前还显得迷蒙不清的局面详情,传导回来。

    再次验证了恶劣的形势。

    血精源木确实是栽种到了无岸体内,而且两者间紧密程度,还要超出最坏的估计,已经形成了某种共生体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有相当一段时间,无岸竟是懵然不觉。

    而且,柳观也掺在里面,属于共生体的一部分?

    至少,三者气机互通,所以那一记覆地印,等于是由无岸、血精源木、柳观分担,想绕开哪个都不成。

    至于中枢,无岸已经在不知不觉间,丧失了控制力,本能再强,也只能使一点儿绊子,其血肉精华,正源源不断地被血精源木吸收。

    乔天尊甚至已经看到了百箭藤的枝芽,与之同时,在更深处,葵阴魔巢也在孕育之中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个“外道魔国”的雏形,真的孕育出来,整个真界被扫平,恐怕也就在其魔主的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乔天尊苦笑一下,又长吁口气,再不做任何侥幸打算,他将警报传回云中山上,转而对方回道:

    “方道友,你我今日,难免一战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方回肯定是心不甘、情不愿,可眼下这局面,根本再没有转圜的余地。

    将这玩意儿的底细一一告知,他盯着方回僵冷的脸,道:

    “不用别的,只要血精源木升空,接通外域,百箭藤汲纳玄真成形,其覆盖范围内,方圆数十万里,绝大部分真人境界以下的修士,再没有活路可言……”

    乔天尊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,方回眼睛微瞌又睁,轻轻点头道: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但总要将弟子们撤下。”

    其实乔天尊很想说,有渊虚天君护持,一时应该无恙。

    可这种话,无论如何是不能出口的,略一思忖,便对俞南和解良道:

    “如今战局激变,我与方道友要尽力与柳观、无岸周旋,尝试破坏血精源木的生成。你们在这儿怕也帮不上忙,就带着弟子们先退,和下游安排的人手会合,这边造成的冲击,尽可能挡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笑了笑:“血精源木的生长环境较为苛刻,多少限制了柳观、无岸的动作,也许我们会缠住它更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解良、俞南都不多言,唯有答应而已。

    可这时,却有一道神意贯空而来,是来自于还在无岸头顶盘旋的妖府灵旗。

    那是谷梁老祖。

    “妖府灵旗投影,可放在方道友处……你我神交多年,今日联手一战,也是快事。”

    方回露出极淡的笑容,随即消逝,他信手一招,妖族灵旗化光来投,虽是投影,也几乎凝成了实质。

    随即方回气机外放,身外忽地血光滔天,一道血色长河,自天而降,在他身外一绕,部分探入七窍,洗涤脏腑,部分又延伸开去,探往远方污浊的昏黄水光之中,哧哧之声连起,那处秽灵浊海竟是给“烧”空了一块。

    还有部分“血河”与妖府灵旗相合,借着“妖魔种子”,隔空直接“加持”到无岸身上。

    这种破坏性的“加持”,就是在如厚厚油脂般的元气上,点了一把火。

    无岸当场就发了狂,咆哮如雷,“挽挽”的长嗥声里,脊背触手连甩,扯断了数根枝桠,万里元气都震动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他往众弟子所在瞥了一眼,见那边加持灵光泛起一道道涟漪,却是井然有序,便低嘿一声,拔身而起。

    更早一步,乔天尊已经动作,因之前两界洞穿,撕裂崩塌的天裂谷沿岸山壁,轰然拔起,内蕴灵光,勾勒符形,强行封堵无岸的去向,一撞就是山崩地裂,借机将封禁压下,要控制血精源木的生长。

    就算不成,能够破坏一两处葵阴魔巢,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柳观对夹击而来的两位大能,夷然不惧,就站在无岸头顶生出的枝桠丛中,大笑声里,当年凶名赫赫的影魔刀已持在手中,相隔千里,已是隔空一刀斩下。

    虚空幽暗,鬼影幢幢,依稀有些熟悉,有外道之形。

    影虚空里,果然是加入了哪位魔主的某些痕迹。

    这个柳观,难道是被哪个外道魔主收入了麾下?无量虚空神主乐意见到这一点?

    双方的距离在迅速接近。

    乔天尊一边思忖,一边以玄门降魔之法制之。

    方回挥动妖府灵旗,不求伤敌,却是尽力调动无岸的精气和相应本能,破坏三者之间的联系。

    可是就目前来看,血精源木深植无岸体内的程度,远比预料中要深得多。

    交战中,无岸形不成助力,却也无法给柳观添上多大乱子,只能是暴躁转圈,有时焦躁极了,足以开山分海的触手也是往乔天尊、方回处扫来,隔得虽远,却有秽灵浊海水光如刀,贯空而至,使得二人躲避不迭。

    交手两个照面,乔天尊便知道,柳观的实力则比他的境界所显示的高出一大截,已经隐约碰到了“自成一域”的边缘。

    而且,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处理的两位魔主的关系,依旧身获无量虚空神主加持。

    岂不见东阳三魔君、东支“四鬼”等,也能与那些拥有地仙大能的宗门相抗衡而毫不逊色。

    影虚空神通,更是无量虚空神主那边极是相宜,也使得他愈发难缠。

    柳观隔空两刀,分海破山,虽未命中,却是愈发兴奋,他“驾驾”叫着,踢了无岸两脚,其中一脚直接踢在外鼓的眼珠上,势大力沉,让无岸更加暴躁,可是身躯却是“听话”地往东岸冲来。

    这一冲,转瞬就是千里,整个虚空都被这种可怖的冲击力掀动,狂风大作,雷音郁郁。

    这就是挑衅。

    方回冷着脸,眼神更如尖针一般,钉死在柳观不成人形的虚影面孔上。

    指尖抖动两下,正琢磨着要不要发动,后面却是出了状况。

    以他们之前所立之地,与一众离尘弟子的距离,足有数千里,解良和俞南就是接应会合,也要花上一定的时间,便让弟子沿着“河道”先往东南方向退走。

    可半途忽地感觉不对。

    俞南先一步示警,“大还心镜”神通准确点出了目标位置,解良配合得天衣无缝,雷霆天降,就此出手。

    相隔千里,雷光贯落,而在那一片浊海之下,却有乌红颜色的熔岩轰然喷发,与雷光碰撞,形成了岩浆、雷光和巨量烟尘的混合体,仿佛是跨出虚空的巨大的妖魔,轰然咆哮。

    便在这其中,强大的气机反应从中迸发,绝对是大劫法宗师级数的界域铺开,转眼覆盖千里方圆。

    多亏解良出手及时,让来人发动得早了一步,距离还远,界域只是扫过一众人离尘弟子边缘,上万具浮尸燃烧,随即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余波扫过,断后的洪千秋头也不回向前窜出,身外加持上去的护体灵光一层层显化,又是崩解——面对这种级别的压力,他能不腿软,已经是极了不得的成就了!

    也在此时,“天师”手中太虚宝鉴一闪,照在洪千秋身上,使之人影一分为二,留下的人影反身扑过去,瞬间消融在火光之中,竟是将冲袭而至的余波扫了一挡。

    另一个人影,也就是洪千秋的本体,却是被青光摄着,腾云驾雾般飞入离尘弟子群中。

    “快走快走!”

    毫不羞愧地讲,李佑现在还真有点儿腿软,他一手拽着宝光,挥剑招呼着大家快快逃命。

    这时候谁再表现英雄气概,他就一剑扎在那小子屁股上!

    此时,在他们后方,高热的熔岩界域滚滚而来,混合着低沉的笑声:

    “渊虚天君,拿出你上清宗主的底气来!要不然,我们比一比‘加持’,看一看所谓‘后圣’的本事?”

    “你欺侮后辈的本事,我们已经看到了!”

    俞南面对一位与自家师尊平级的大劫法宗师,脸上依旧平静,开口讽刺的同时,却也是与解良进逼而至,两人抄的是近路,对方距离上的优势,很快就要抹平。

    两人也在密切交流:

    “此人应该是刚刚破关不久,气机起伏不定,比刚才的无岸还要激烈,或是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段,你我或有一战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俞兄高义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,其实是我想试一试,渊虚天君的加持,效果究竟怎样。”

    话落,俞南倏然高喝:

    “渊虚天君,这里!”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恭贺feihaotian书友成就盟主尊位,感谢神通加持。

    感谢gphone99、丁家小三、jzcczj1等书友捧场支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