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天师法相 诡影魔踪

    那人正是玄门服饰,着九色之服,山水袖帔,佩元始宝冠,环佩执板,身外灵气飞卷如云,飘飘然如凭虚御风,站在一位离尘弟子身侧,唯面目模糊,其余一如真人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远近修士都是怔然,一半是因为符法神通的奇妙效果,一方面也是刚刚才看清楚,动手的是哪位。

    乔天尊便道:“果然是天师法相……那位是谁?”

    到这种时候,他们都能看出来符法加持的源头,却因距离过远,感应模糊。

    乔天尊辨不清人,解良这次又是主动答道:“我的一位子侄辈,宝光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来其实有些古怪,严格来讲,离尘宗的四代弟子,哪个不是他的子侄辈?但解良偏要这么说,而且说完了又往方回处瞥了一眼,后者容色平淡,波纹不生。

    乔天尊只当看不见这边的复杂氛围,就事论事:

    “用符用得及时啊!”

    “也多亏天尊点醒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主要还是统御得当。”

    乔天尊可没有客套的意思。

    天师法相,是天垣本命金符所能凝就的九大符法神通里面,“四神”之一。

    这一门符法神通,门槛不高也不低。

    在组构天垣本命金符的诸飞天星之法中,天河祈禳咒与玄上返照内明咒同一条符法脉络,真身如意三宝咒则与八会交真五德秘符是同一脉络,两条脉络,四道加持灵符交汇,才形成“天师”这门符法神通。

    看似攻击力不大,其实最是紧要,奥妙非常。

    两条符法脉络,除了天河祈禳咒是九曜级别的之处,其余的不是二十八宿,就是天罡星数,想要一气呵成、通窍贯脉,就算早早将天垣本命金符修炼到大成,起码也要步虚境界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那位宝光,乔天尊也看出来,修为还在还丹上阶,在出战的离尘宗弟子中,是比较弱的一批,一人之力有极限,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聚起这路符法神通。

    不过,他前后施展的顺序很是得当。

    天河祈禳咒辟邪除秽,也使各修士气机相通,随后没有接上同一脉络的“玄上返照内明咒”,而是用了“真身如意三宝咒”,施以内壮之法,再由玄上返照内明咒聚起合力。

    那玄上返照内明咒不愧是最适合在大规模战场上运用的符法,有效统御,分合自如,如此,是将他自身的修为发挥到极致,又因势利导,集合众人之力,将这一路符法神通使出,也顺势统合在“天师”的加持之下。

    不管是自家的手段,还是什么引导之类,都是将资源利用到极致,可圈可点。

    作为“四神”之一,“天师”本身的攻击力最不起眼,却专精于加持辅助,中枢统御等。

    上清加持之妙就在于,更多依托本身根基,少有外力强加于身,拔升修为境界的。但在实际应用中,却是妙用无穷,有“不增而增”之能。

    几十个离尘弟子,与“天师”气机互通,受其加持,一个个外坚内固,诸邪不侵,甚至能借此感应到同门的动向,前后左右,再无死角可言,最大限度地削减了秽灵浊海以及纷乱元气造成的影响。

    不但比乔天尊和方回的加持,动静要小得多,更重要的是,再没有了距离的限制,只要结了战阵,便是前冲后突,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接下来变得非常顺利,一行人且战且退,引秽灵浊海的潮水进入山川谷地之中,轰然流泄。

    如此借着地形收束,其实浊流前锋更难抵挡,但肆虐范围变窄,战线同样收窄,离尘宗这般更好形成合力。

    纳入山川地势之中的这部分秽灵浊海,更像是一条奔涌的大江,离尘弟子只需在大江两岸来回,封锁外出猎食的“浮尸”即可。

    情况似乎往好的方向转化。

    可是,方回和乔天尊等人却没有轻松多久,心思又都是一沉。

    天裂谷上空,一直在兜圈子的无岸,再次移动之时,忽然锁定了方向,任头顶妖府灵旗招展,却全然不顾,就是往东而来。

    速度还说不上快,可它身躯庞大,秽灵浊海更是随之潮涌波荡,挪上一点儿,就不得了。

    最直观的就是刚纳入群山“河道”之中的浊流大江水位,猛涨了十多丈,已经淹没了七八个小山头,再这么下去,漫过千丈高峰,溢出河道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天裂谷上,无岸还没完,又一声“挽”,天地间就是浊浪排空,山间的大江也发出咆哮似的轰鸣声,内蕴的恐怖的力量,甚至轰垮了部分山体,江面在扩大,浮尸往外扑击更甚,倒是让离尘弟子又是一波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“这个频次是不是太高了?”

    方回有些拿捏不准。

    照常理而言,浮尸就是浮尸,只是靠着污秽浊气支撑,没有什么活不活的问题。

    它们的扑击,无非是遵循着本能,功能上则是在为无岸觅食,而那位却又是个生冷不忌的主儿,天裂谷何其广大,深不可测,上下几如一界,还不够消化几天的?

    乔天尊便沉吟道:“是不是它发现了我们的气息?”

    像无岸这种无灵智的妖物,对抗危机的本能,就是宣示自己的强大。

    可细究起来,这个理由也说不过去,至少他和方回都没有感应到无岸的凶戾恶意锁定。

    然而不多时,一侧的俞南通过妖府灵旗,又有新发现。

    “确实是有些焦躁……但气机起伏得太剧烈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乔天尊道一声“有劳”,伸手按在俞南肩上,“借道”感应,很快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:

    “不错,起伏过大。”

    无岸现在的情况比较怪,其一贯狂暴混乱是没错,可堪比地仙大能的层次摆在那里,气息上下起伏总会在一定的区间内,不过高过,也不会低过。

    而如今的幅度,着实太大,而且总体是“下行”的,像是出了状况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受了伤?”

    无岸毕竟不是浑蒙太古,硬生生撞到真界来,撕裂两界,天摇地动之际,受到反震是很正常的,也因此,很可能需要吸收更多的元气,也变得更加贪婪。

    方回和乔天尊对视一眼,都有些心动。

    如果能趁机将此妖物斩杀在天裂谷附近,当真是功莫大焉,更可能一劳永逸。

    可是,再深想一层,方回沉声道:“西岸较东岸,其实环境更好。”

    乔天尊听出了他的意思,眉头再皱。

    当初罗刹鬼王和太玄魔母大战,天裂谷动荡,主要影响的是天裂谷东岸,西岸那边,在落日谷治下,虽然也受到冲击,程度却要小得多。

    落日谷是个比较特殊的宗门,地理上算是在西方,法理上却算是东方修行界的一支,和两边都保持着比较良好的关系,天裂谷西岸这部分区域,一直掌控在手里,经营得好生兴旺,

    当年妖魔动乱时,落日谷跨过天裂谷,卖力帮忙,也是想把影响限制在东边,不至于糜烂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无岸没有灵智,但有本能,便是一头蠢羊,一边是肥美的草场,一边是贫瘠的沙地,也知道该往哪边拐。

    所以,如果它确实是“饿”了,往东来,就是违逆了它的本能。

    本来就是灵智全无,如果连本能都出错,这个大家伙也没有什么存在的意义了。

    乔天尊没有多说话,在东岸这些修士中,他的神意感应无疑最是敏锐,虽然透不过秽灵浊海,可仔细勘验之下,却从其流经的山川“河道”中发现端倪。

    “那边温度挺低啊。”

    让他说“低”,就证明出现了异常。

    秽灵浊海质性不同于寻常之水,很可能过了相应的界限,也不会结冰,只是愈发寒彻。

    之前倒是忽略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方回想了想,方道:“天裂谷底,传闻是通往八苦寒狱,或许那边的妖魔也不堪重负,向上逼迫……不过,往东这个选择,还是殊为可怪。”

    他的言下之意就是:有什么因素干扰了它的本能判断。

    显然,“温度”是达不到这种效果的。

    乔天尊笑得有些苦,说话却是一针见血:“其实,只要东海那位目标不变,早晚都是如此。只不过,咱们没料到,她会这么没耐心吧!”

    方回如何不知这其中的道理。

    浊海王兽本来就是罗刹鬼王引过来,那位就是要利用它达到冲断真界,破坏法则体系的作用。

    如今眼看就要达成目标,自然不会吝于再施加一些“引导”。

    至于“引导之人”,不管是真界的、血狱鬼府的,还是其他什么地方的,能在其中生存并施展手段,必定也是强者无疑。

    想要让无岸始终在天裂谷上兜圈子,未免太过理想化了。

    可方回没那么容易死心。

    乔天尊可以谈“大势”,说“困难”,尽力打一场大战,然后飘然而退。

    可在方回背后,就是离尘宗的山门,是数万年以来的基业。

    他要把使坏的家伙找出来。没有那人,以离尘宗一宗之力,也完全可以再领着无岸绕几天圈子,给后方的布置争取宝贵的时间。

    就算大势如洪水,沛然难御,可多扎一条筏子,也能多活几个人不是?

    眼下的问题在于,就算可以猜出有一个引导之人,可那人必定也是大神通之士,只要打定主意不照面,想找出来,谈何容易?

    这边还没有想出办法,无岸带来的麻烦,已提前到达。

    七八多头妖王级别的浮尸先一步涌至,里面保持原有战力的一个也没有,可都保留着不死不灭的躯壳,吞吐秽气,完全就是毒素瘟疫的传染源,便是步虚修士,只要真形法体没有修炼到极致,沾上也是麻烦。

    对离尘弟子来讲,有“天师”加持,毒素瘟疫之类并不可怕,甚至还顺势净化了许多,然而那些不死不灭的躯壳,却是完全无处下手,只能是眼睁睁放过去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下游的压力必然加大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‘回流’的河道建好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李佑在宝光身后嘟囔,自从宝光“唤出天师”之后,他就比之前护持得还要周密,简直如影随形,寸步不离。

    如果按照最理想的情况,“下游”的几位真人境界的师长、同门,会联手施展“移山填海”的神通,强行改变山势走向,导引秽灵浊海,形成一个“回环”的结构,使之与北部流泄而出的那部分浊流“会合”。

    也就是临时搭建一个圈养无岸的“池子”,将秽灵浊海的毁灭性力量,尽可能地收拢在天裂谷沿岸的这片区域之内。

    等无岸不耐烦了,便再做导引,如此级级而下,拖上个三五日,若是十天八天,就更加理想了。

    可惜,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,眼看这局面,大大地不妙啊。

    一众弟子都暂时停了手,等待下一个指令。

    可是李佑注意到,宝光身侧的“天师”没有停,这位特殊的“人物”,始终以它独有的加持之法,统御数十位离尘弟子,做着气机交换组合的工作。

    众弟子中,里面有一大半都是步虚境界的,包括李佑在内。

    “天师”似乎就是借着众人之力,往来周转,也更为高效地利用周边天地元气,做着永无止歇的加持。

    也一直保持着惊人的平衡,不会因为损耗而中断,也不会为了加持而影响各人的气机运转。

    如今一众离尘弟子停下来,“天师”积蓄的力量倒是变得更多了。

    按照它那种绝妙的“平衡理念”,多余的就要利用起来。

    故而,李佑这样的就看到,“天师”手中一道又一道符纹分形凝就,给他们进一步加持的同时,似乎又顺势凝成了一道符法神通。

    “这个应该不是辟邪、防御之类的吧?”

    图日伦问得有些小心翼翼,其实更多还是有些郝然之意。

    像他这样的修士,这边颇有不少。

    “应该也不是提升攻击的。”

    李佑挥了挥手中的长剑,之前对那些浮尸完全无处下手的感觉,着实让人讨厌。

    宝光鼻翼上都冒了汗。

    他在一众离尘弟子中,毫无疑问是最年轻的,修为也比较逊色,这次能够跟着,其实就是解良了解了一些有关这些符法加持的事情后,硬塞过来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是战战兢兢,却又不是“畏缩”的那种,而是担心万一发挥不了作用,会给那位远在亿万里之外的兄长丢脸。

    可形势的变化,终究是让他,不,是让他的兄长大出风头!

    宝光现在是加持的中枢,一应符法变化,都在心中流过,只是受限于修为见识,终究理解得不深——他对符法也只是略谙而己,专精的还是剑术。

    到得后来,连华西峰都凑热闹:

    “这一波应该是助力飞遁变化的,几位还丹修为的师弟,现在都是自发悬空……当然还要谨慎些,不要轻易撤了飞遁法器。唔,又变了?”

    宝光满面红光,强按住心中兴奋,沉声道:

    “是,刚刚那一脉已经加持好了,按照符法特性,开始确实是加持飞遁之力,不过后来质性变化,若碰到不可抵御的力量,可以借‘天师’化解一次必死的危机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这是替死符!”

    离尘弟子不免都是惊叹,更是欣喜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要说谁不担心无岸发狂,那就是虚伪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就像是大象脚底的蚂蚁,看着穿进穿出很自由,其实真碰到“象足”踩下,直接就要给砸成渣子。

    可有了这替死符,心里莫名就是一松。

    “好像还在加持吧。”

    紧张的战斗间隙,难得有这种说话聊天的机会,每个人都很珍惜。

    洪千秋也挤进圈子,看“天师”掌指间灵光闪耀,奇道:“这次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宝光也有点儿迷惑:“好像是幻术……哎呀,闪开!”

    他忽地一声低叫,周围各修士都是反应迅捷,齐齐后撤,李佑还不忘一把他带走。

    “天师”周围瞬间空了一块,而离尘弟子们都看到,这位手上不知何时,却是凝成了一面清气缭绕的镜子,往空一照,就是青光打闪。

    “这个听说过,好像是太虚宝鉴?”

    离尘弟子们还在议论,便见“天师”举起凭空化现的境子,光芒一闪,直接照到极远处,正徐徐而来的无岸身上去。

    “娘喂!”

    不知是谁叫了一声,然后尽是失声。

    “天师”身外光影乱闪,而镜面上则是显化出那头绝世妖魔的可怖身影。

    但见那妖魔,仿佛是一头巨大的海鱼,九目巨头正微微摇动,背脊之上,千百根林立的触手当空挥舞,触手前端却都是凝成了脸孔形状,有类于人者,但更多的还是妖魔之状。

    偶尔还能看到巨大的尾骨,完全没有任何鳞肉包裹,甩击间,当真浊浪滔天。

    众修士都是毛骨悚然,不只是因为无岸恐怖的形状,更是因为这一道光束过去,岂不是明摆着告诉那妖魔:

    我们在这里!

    方回正和乔天尊商议,见到这一束青光,面色变得更青十分,勃然大怒:

    “混账,他在搞什么鬼!”

    无岸果然是给惊动了,它仰天长嗥,“挽挽”之声,震天动地,速度更是激增。

    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方回、乔天尊都准备解开锁死的气机,要先把无岸引到这边,免得那些后辈弟子,被一窝端掉。

    可便在此时,俞南忽地开口发声: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他这一句,将两位大能即将放开的气机封了回去。

    也是在这瞬间,他们都感应到,无岸的巨躯之上,被青光一照,却是现出一圈极为模糊的阴影。

    气机密织,莫测其虚实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他们的感觉还是迟了一些,最早察觉不对的,其实是无岸。

    方回等人就看到,无岸虽是速度激增,却不往这边扑,而是在那边区域内大兜圈子,暴起一声声怒啸,也叫掀起一**巨浪,更有一层接一层的秽浊之气刷落,往自身身上刷落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方回也好、乔天尊也好、包括最早示警的俞南也好,都是惊愕。

    解良则略作沉吟,隔空一抓,手上灵光波荡,将欲成形之时,又是湮灭,还将他手上划出如刀割般的伤口,有极度负面的力量往伤口中渗进去。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,甩了甩手,道:

    “影虚空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?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远方长笑声起,那一圈朦胧的阴影,倏然收缩,沿着无岸庞大丑隔的巨躯,一路上行,最终在其头顶,聚拢人形。

    无岸愤怒的嚎叫声,掀起阵阵狂风,黑袍招展,吹翻了兜帽,露出的却是一片看不出面目的阴影聚合之物。

    影魔君,柳观。

    现在的柳观,已不具人形,无岸那足以劈山断海的人面触手切过,都像是直接挥斩到了空气里,没有半点儿作用。

    方回、乔天尊都愕然。

    任他们如何去想,也想不到柳观会横插进来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猜测的“导引”呢,还是别的什么缘故?

    看无岸这样子,可不是听话受引导的模样,而是仿佛存在着深仇大恨,难道柳观是想趁机猎杀了这头妖魔?

    可对魔门修士来讲,无岸绝不是什么好的猎物,虽然强横,却全无灵智,连六欲魔种都结不出来……

    方回眉头深皱,以神意透空,意欲和柳观交流。

    那知才切过去,那边就是一声巨吼:

    “闭嘴,我要安静!不如此,怎么能找出那贱人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方回等人无言以对,双方的思维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,完全无法交流。

    但严峻的问题更难解决,不管“导引”也好、“猎杀”也罢,被激怒的无岸,就不是之前那些小花招所能控制的。

    而柳观现身在此,更是不能不全力防备的变数。

    事态一下子复杂到了让人头皮发炸的地步。

    可这时候,柳观一边以虚实莫测的影魔之躯戏弄无岸,一边却是将视线指向了另一侧的“天师”法相之上,哈哈笑道:

    “虚天君,我听说,你干掉了那贱人和陆沉的孽种之后,又和她打过交道,还占了便宜?怎么样,她滋味如何?来来来,咱们仔细聊聊!”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恭贺允星掌门(無冕祇王)一举成就地仙尊位,感谢无上神通加持。

    现在是第2位了,对手确实很强,但我希望,至少这个月,我们不要输。

    拜托大家了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