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秘法心象 三宝加持

    “妖府灵旗效果不如前几次显著,无岸应该也是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也没有办法。辛苦贤侄了。”

    方回对俞南很和气。

    作为谷梁老祖的大弟子,正在西南游历的俞南,适逢其会,加入抵御浊海王兽的队伍,也不是全然的巧合,

    上一次,无岸与真界发生“关系”,正是通过谷梁老祖之手。

    当时,正值谷梁老祖出手拦下横贯北地三湖的玄黄杀剑,以“妖府灵旗”为介质,召唤出无岸的分身,借此压迫玄黄杀剑的血杀之气。

    虽是最终没有达到预定目标,但在此期间,还是采集了无岸的“妖魔种子”。

    也因此和无岸之间,颇有一些玄妙的感应,能够穿透真界与血狱鬼府的虚空屏障,感应其动向。

    某种意义上讲,谷梁老祖才是此界最早察知无岸目标的修士。

    只不过,当时血狱鬼府和真界,完全不在一个虚空层面上,很难彼此映照,无岸在血狱鬼府中的动向,谷梁老祖也难以理解其意义。

    直至最后阶段,无岸挟“秽灵浊海”,进入不论在真界,还是血狱鬼府都是大名鼎鼎的“浑蒙太古”破界撞击区域,

    谷梁老祖才惊觉其目标,派正在附近游历的大弟子俞南,过来勘验,也给附近宗门提个醒儿。

    对此,离尘宗自然是绕不过去的。

    方回和谷梁老祖同为此界久享盛名的大劫法宗师,彼此也是有一定交往。

    前者得了信息,又通过特殊渠道做了交流,得以及早准备——说是及早,其实只比无岸发难之时,提前了一日不到的时间。

    对迁移民众之事,几乎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可有这大半日时间,足够离尘宗精英在无岸发动之际,赶到天裂谷前,布下第一道防线,并与八景宫、洗玉盟互通声气,这就是有备和无备的差别。

    而且,谷梁老祖一脉也确实是出了大力,俞南在长生真人中,强横犀利是出了名的,是很合用的战力,尤其身具“大还心镜”神通,。

    谷梁老祖虽远在北地,却是花费巨大代价,将“妖府灵旗”投影至此,有这件曾召引无岸分身的法器,虽不能说控制,却也是带着无岸,在天裂谷中,兜了几十个圈子,再次争取了宝贵时间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看出来,谷梁老祖一脉,投入得有些“过分”,不是帮忙,倒有点儿补偿,乃至于赎罪的意思。

    如方回、解良等人,都联想到早年的某个传闻,大约明白,也不准备深究。

    现在的离尘宗,没有资格计较这些。

    这两日,他们领着无岸在天裂谷上下兜了几圈儿,除了那个麻烦的大家伙以外,对秽灵浊海里的情况,也大致摸排清楚。

    那片污秽之海中,共有妖王级别的尸身二十余具,都是无数劫来,无岸猎食的成果。

    里面有一部分,早已在漫长的时光中被抽干了一切养份,只余下一具残尸。

    但还有一部分,还保持着一定的修为和行动能力,以及强大的战斗本能,受无岸的混沌之性影响,随秽灵浊海,四下觅食,相当于无岸的手下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刚刚被秽灵浊海吞没的天裂谷的诸多猛禽、异兽、妖魔之属,也是不能忽略的力量。

    它们生前很多都有还丹级别的实力,还有小部分,能达到步虚水平,在秽灵浊海中当了滔尸,被无岸吞噬元气,修为境界或许会下降,威胁性却在提升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这些“浮尸”偶尔会离开秽灵浊海,外出觅食,带回给无岸享用。

    它们带起的浊流,污秽至极,所过之处,寸草不生,没个几十上百年,都恢复不过来。

    经了天裂谷这场剧变,离尘宗一处稳定的药材产地,等于是毁掉了。

    损失之大,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此时,方回却顾不得检视损失,从俞南处得来了最新消息,他还要再与另一方讨论:

    “无岸跨界而来,受法界体系所限,消耗很大,这些浮尸,其实就是它的养份,最要紧的是挡住前几个波峰,等到锐气丧尽,便是我们不杀,无岸也会把他们的精气吞噬干净,以供本身所需,如此会省去很多心力。”

    “方道友的安排甚是合理,我在周围走了一圈儿,山川地势最是相宜,仅有几处,我做了微调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有人仿佛从地下冒出来一般,出现在三人旁边,解良和俞南都是躬身行礼,以表敬意。

    “乔天尊。”

    说话这人道装打扮,然而身材粗壮,相貌憨厚,像一个农夫,更甚于一个道人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实是八景宫刚从域外回返的地仙大能,成名在七劫之前,资历、修为都是第一等的。

    八景宫的战略上,虽然是全面收缩,却不可能做得太过分。还是将乔天尊这位地仙大能留在天裂谷前。

    乔天尊为人沉稳持重,也极是务实,不多说那些虚话,随手虚画出图形,正是周围山川地势。

    几人所立的第二道防线,卡在地势由高转低、收束转窄之处,这不全是天然,还有施展移山添海、沧海桑田的大神通,强行移转的,里面乔天尊出力不少。

    从地势看,秽灵浊海途经此地,必然被收束方向,拐向西北,与数百里外,另一条漫溢出来的“河道”相汇。

    面对当前局面,如何击退无岸还在其次,最重要的是导引控制,给各处边城的平民转移留出时间。也让离尘宗山门的布置,更为完善。

    如果乔天尊、方回这样的强者大能过早出手,虽然很可能击败脑子不是太清楚的无岸,却绝没有可能将这个将无数劫来都死不掉的“祸害”灭杀。

    别看秽灵浊海阔达万里,被无岸携着飞天遁地,也不是头一回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真要发生在真界,所过之处,死伤何止亿万?

    也会给已经乱成一锅粥的真界法则体系,再带来沉重一击。

    所以,不到万不得己,乔天尊也好、方回也罢,都不会轻易出手。

    只是由低辈弟子出力,用各种方法,引着它溜弯儿。

    当然,谁都知道,就算无岸再怎么犯混,只要入界,早晚都有一战,如今不过是尽量推迟罢了。

    在解良眼中,倒是见出,八景宫的态度已经比较消极,或许是认为真界变化的大势,无力回天,干脆就是尽人事、听天命。

    如若不然,堂堂玄门领袖,和他们这个边陲门派一样思路、一样盘算,又算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“人力不足啊。”

    方回低叹一声,现在的问题是,绝不能让秽灵浊海继续吞噬下去,不但给无岸提供源源不绝的养份,也使它有机会进一步适应当前混乱的天地法则体系。

    可是,离尘宗人丁不旺,在真界也是出了名的。

    能够参与其中的精英弟子就那么些,有的还要两边跑,支撑得都很辛苦。

    偏偏现在天地元气暴.乱,那些不过步虚、还丹境界的年轻弟子,至少一半的精力,都要放在如何控制纷乱的气机上。

    离尘宗这样的名门大派,比北荒那些蠹修强,强就强在根基上,不至于一运气机,就要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可战斗激烈之时,损耗加剧,就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刚刚在贴近谷口的第一道防线,就有几位四代弟子,突然出了症状,有一位还殒身在秽灵浊海之中。

    如今战线后移,这个问题不解决,恐怕还是要一路败退,且凭添伤亡。

    “乔天尊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或可用加持之法。”

    乔天尊也是实战经验丰富之人,很快就想出了主意:

    “方道友的燃髓血河,世上独步;我也修了一门连天铁障之术,隔辟外邪。如此可谓攻防相宜,只是还需折中,以调整适应,避免你我气机冲突,反害了人。”

    “唔,若不然,就是各自加持一批,让他们配合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方回看向解良,似在征求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乔天尊在一旁看了,颇为诧异。

    这个解良,在外界不显山不露水,声名不彰。

    这两日到离尘宗来,才知道此人根基、心性都是上上之选,原本只是按部就班,登入长生境界,天地大劫复起之后,却是勇猛精进,连续冲关破劫,渡过了“大三灾”,成就劫法宗师。

    要说他提升境界不过一两年时间,却没有看到任何气机不稳定的征兆,北地三湖,以“大还心镜”而得享盛名的俞南,相比之下,倒是逊色了一筹。

    而如今再看,其在离尘宗的地位,恐怕比想象中的还要高出一些。

    绝不只是因为他是宗门内第四位劫法宗师。

    解良沉吟片刻,简单地回应:

    “弟子可以尝试中和。”

    看乔天尊不解,方回进一步解释道:

    “解良精擅符法,在加持上也有心得。前方的弟子,他也都熟悉,或可一试。”

    说得是很谦虚,可乔天尊何等样人,便知方回颇有几分自信。

    他心思持重,便微笑道:“如此就先找几个人试试,便选用那些根基厚实,尚有余力的……”

    解良微微点头,是一贯的木讷寡言。

    他别无动作,只往远处凝望,等了半晌,便在乔天尊和俞南都感觉奇怪的时候,蓦地伸手,隔空一抓,便攫来数团光芒——其实是在指缝间凭空化现的。

    这几团光芒颜色不同、质性不一,却又波荡不休,多角突峰,意欲化形。

    有的已经初见形貌轮廓,但言语难述其微妙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别人看得只会稀里糊涂,像乔天尊这种地仙大能,则很快反应过来:“难不成,是前面应战弟子的法门特质?好家伙,连着心性都有体现,这是怎么‘抓’来的?”

    俞南眸中闪动奇光,已经是运用了“大还心镜”的法门,将自己的观察结果,与解良概括式的“抓取”相比对,竟是严丝合缝。

    或许严格来讲,还是不如“大还心镜”直指堂奥,更精微通玄。

    可对乔天尊这种不怎么熟悉离尘宗弟子的“外人”而言,如此做法,却是一目了然

    “真是奇法!”

    乔天尊又是赞叹,暂时按下讶异,与方回先后将神通加持了。

    有了参照,处理起来自然水到渠成,那种形象直观的“概括”,甚至可以让加持之人,临时做出一些修正。

    而加持上去的咒法、神通,也是直接显现在各路修士身上,起了极大作用。

    等加持了几波,数十人,暂歇看变化趋势的当口,乔天尊终于是按捺不住,问道:

    “解道友这是什么神通?”

    方回代解良答道:“这是他琢磨出的一种物象、心象转化之法。”

    只是提出了些端倪,可乔天尊何等样人,已经有所领悟:

    “是从存神术上衍化而来的吧。”

    这次,解良必须回答了,仍只是简单说了声“是”。

    乔天尊已经看出解良的性情,不以为忤,反而更加欣赏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说得岔了,这可不是什么奇法——穷究物性、概括理性、仍旧不离心性,这是是修行正途,已经是卓然成家了!云中山上,能在修行中,得此妙诣者,诸小辈中,还未曾一见。”

    他这边赞叹不己,看解良的眼光,格外不同。

    方回微微一笑,很快又消失。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,比之早先虽有缓解,可还是摆脱不了被动的局面。

    原因是,不管是什么样的加持,都有距离限制,也受到敌方和外部环境的影响。

    无岸心神昏昧,是没有界域可言了,然而秽灵浊海就等于是它的界域,一应神通法术,都要受到此间污秽浊气的侵蚀,持续时间、极限距离都会大幅削减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,万一被浊浪扫到,什么加持都要给破掉,还需重新补充。

    乔天尊也好,方回也罢,神游之时,完全可至数万里外,但在秽灵浊海中,便给砍掉了三分之二还多,最多万余里,想纵贯秽灵浊海都办不到,更是在无岸感应范围的边缘。

    如此,才能保证加持的稳定。

    无岸是疯子,但不是瞎子,早晚要有察觉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无法解决,离尘弟子所冒的风险,就是十倍地增加。

    与无岸正面对抗的可能性,也是激增。

    怕什么来什么,正考虑这个新问题的时候,秽灵浊海上,忽然暴起一波尸潮,是从浊流中突然现身,应该是从深水区内潜行过来,到了离尘宗弟子身后,硬生生撞破了防御禁制,来了个两面夹击。

    不管这是意外,还是哪个“浮尸”的猎食本能爆发,离尘宗弟子的反应都是很快,虽忙不乱,将这波冲击抵挡下来。

    但一来二去,部分阵线却是被往前推挤了数十里。

    在修士激烈交战中,数十里不过是几步的距离,可如此已经到了加持的极限距离。

    方回正一皱眉,便见一个四代弟子,不巧被一波掀起的浊浪扫到,身上加持地咒法、神通,都给扫灭,又被涌起的浮尸冲撞,断线风筝似的,直坠浊海深处。

    之前殒身的一位同门,差不多就是这样的死法,离尘宗弟子都是有了警觉。

    刹那间,战线前端,连续两个人影激闪。

    一个是华西峰,虽是浊浪排空,必须避让,然而他几个转折之下,不但没有迷失,还在狂飙巨浪中锁定目标,硬是在浮尸合围前抓着同门,向后飞退。

    另一个是王九。

    他比华西峰略慢一线,落在后面,然后见华西峰抓住同门之后,不言不语,一剑挥出,寒气纵横,连污浊的浪潮都给冻结了刹那。

    华西峰抓住时机,旋展一道玄门护体神光,不再转折,凭借精纯的修为,硬生生撞破冻结的浊浪,往己方战线中飞回去。

    若只是这样,离尘宗弟子的反应堪称完美。

    哪知,数千里外,无岸不知道突然发什么疯,“挽”声长嗥。

    便在天裂谷上空,昏黄的水波掀起万丈高,向天裂谷两岸横扫过来。

    这一波水势离得极远,可整个秽灵浊海,都是无岸的“附庸”。

    远处大浪,此处兴波。

    连续几个浪头掀起,浊气横空扫荡,突破了阵线的扼制,弥漫百十里方圆,不但是华西峰、王九,就是过于靠前的几名弟子身上,加持的咒法、神通也都齐齐扫灭。

    远方的方回、乔天尊都在第一时间反应,燃髓血河、连天铁障等手段,一个轮次全加了上去。

    然而,毕竟是极限距离,更因外间法则体系激变,以及秽灵浊海压迫,导致混乱冲刷的元气,硬是将加持隔绝,且便像是一条巨蟒,将华西峰等人缠住,身形滞涩。

    这片区域,众修士都是勃然变色。

    华西峰乃是宗门四代弟子中,与周钰并称的英杰,王九也是实证部第一等的俊才,若都失陷在此,对于离尘宗的传承,将是不可弥补的重创。

    方回眼射寒光,甚至顾不得既定战略,便要出手。

    可在此时,陷在浊流中的华西峰等人,身上忽然绽开一层灵光。

    虽然比之乔天尊、方回那等手段,灵光薄薄一层,显得分外脆弱,可那分明就是新的加持,而且极是对症。

    灵光如一条沧浪星河,由华西峰身上起,至王九身上止,瞬间绕行一周,一应秽灵浊气,都给排开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是灵光跃动。

    似乎是那一份加持,激发了华西峰等人身上某个关窍,一干人等体外,忽地就腾起一层熊熊燃烧的光焰,将混乱的气机烧得“噼剥”作响,本身倒是内坚外固,一举扭转颓势。

    乔天尊感应到那边情况,忽地一击掌:

    “精气如火,心神如意,真身不坏,这是真身如意三宝咒?”

    方回眼角蓦地一跳,又听乔天尊道:“那前面就是天河祈禳咒了,倾沧浪、洒星光,亘古长河绕天疆。方道友,原来朱太乙终究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此处,乔天尊忽有所悟,住口不言。

    方回此时倒是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反而是解良,突然开口:“接下来,又该是什么符咒,最为合适?”

    乔天尊感觉到当前古怪的气氛,只能以笑容缓解,答道,“若能有玄上返照内明咒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半截,他愕然远眺,只见天外星光耀动,有一颗大星,莫测虚实。

    虚则悬于高空,实则悬于各修士心头,如此虚实掉转,却有一道纯粹明透的真意拔起,悬照生明,护持神魂,外邪难侵。

    不但是华西峰等人,就是前方所有离尘宗弟子额头,也都是灵光微微,如夜间星辰照影,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此时秽灵浊海上,浪头连番打来。

    由于华西峰等一批人之前受困,阵线太过靠前,受的冲击相较之前,更为猛烈。

    一干人等,虽有灵光护持,可长此以往,依旧难言乐观。

    “快往后退!”

    乔天尊隔空神意提示,这里也只有他才能运化如意,在不惊动无岸的前提下,将些微神意穿透浊浪,送到前方各修士心间。

    华西峰当下发令,不顾一切,甚至拼着被浮尸伤到,也要杀回预设的位置去。

    数十名离尘弟子齐齐发力,身外数层灵光波荡,较之先前燃髓血河、连天铁障加持之时,虽是气力不如、防御不如,却能隔绝外界混乱气机困扰,充分发挥各自真实水平,运使起来,更是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一波冲击,硬生生杀灭了百十头浮尸,后撤近二十余里。

    可也在此时,远方高拔万丈的浑水巨浪重重拍下,虽然离得还远,却是让整个秽灵浊海都呻吟颤动,吐出浓烈的秽浊之气,一时黄雾弥温,天地失色。

    乔天尊神意都遭了侵蚀,一皱眉的当头,又见前方各修士头顶灵光摇动,显然支撑不住,忍不住脱口道:

    “八会交真五德秘符……该出手了!”

    说话未落,离尘弟子之中,忽有一人,身上层层灵光绽开。

    灵光所到之处,纷乱污浊的元气像是穿过针眼的丝线,又持在巧手的女子手中,往来穿梭,如织绣品,千丝万线,都排列整齐,最终盘结成一道玄奥符形。

    灵光如水,自符形中涌出,流泄而下,凝而成形,人影化现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恭贺dogo书友,成就盟主伟业,并施以神通加持。

    感谢wlsz0309、小天犬、长江水翻浪等铁杆书友捧场支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