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一分为二 五有其四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看到,“虚空洞隙”深处,是滚滚红尘,十方浊世。

    西方佛国确实是开启六道轮回,助她“转世”,可这种时候,真要投身轮回,那后果想想就觉得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她再不管气机如何混乱,拼尽全力,抵御太玄魔母造成的法则体系动荡,更要将法慧打灭,但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六位佛陀舍弃一切,以神通加持,就算隔着千山万水,就算此时的法慧也是老朽不堪,迸发出来的力量、层次,对此时的大黑天佛母菩萨而言,还是全面碾压。

    更何况,六道转轮之上,还留着她和十方魔灵的印契,就算此时佛门实质上已经卑鄙地违逆了咒誓,可就像法慧所言,这依旧是帮助她转生,还有束缚之力。

    法慧浑浊的目光所指,她好不容易聚起的一应神通法力,都是消融。

    一侧十方魔灵也在挣扎,此刻帮不上忙。

    她还指望“黑天教”数劫经营下来的信力支撑,可这个渠道也被六道轮回切断。

    此时她完全成了暴风雨中飘摇的小舟,在所有的依仗都不可恃之时,心思倒是讽刺地愈发清明起来。

    她在想:佛国那些秃驴如此狠绝,其实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就算她交出■↘,ww⌒w.了六道轮回真意,佛国那边还要经过不知多少劫时光,才算真正入手,而就算入手了,也不过就是回返原点,那时天地变革已过,谁还知道是什么模样?

    怎如一步到位?

    如今就算西方佛国舍下了六位佛陀,可如今“绝地天通”,六道轮回架设在真界之中,又等于横亘于真界、佛国之间,有如天堑,安全有保证,还能立成完整架构。

    此后只需依序添补,就有可能在此基础上,重新搭建起十法界来。

    从时机、收获等方面考虑,两边的计划完全没有可比性。

    只要能过得“佛陀舍身”这一关,她也要选择后者。

    心思越是清明,感觉越是苦涩:

    若早有此眼光,也不至于沦落至此,难道以我的真实根基,只能支撑这么一点儿东西吗?

    无可抵御的疲惫袭来,低回的心志再难复振。

    就是这一念之别,“虚空洞隙”中的吸力便是强大到了不可抗拒的地步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再也维持不住身形,就此崩解,身化虹光,投入虚空洞隙内的莽莽红尘里去。

    十方魔灵本来还与大黑天佛母菩萨合击,见到此景,一时怔然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“虚空裂隙”竟是封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叔莫要表错了情。”

    法慧漏风的嘴巴,说不出太好听的话来,几乎挂不住骨头的松驰皮肉,便是微笑,也是绝为可怖:“

    “我与我那徒儿不同,一生不作口戒,十句话中,九句是假,早已预定了地狱道的位置,故而称大士、称师叔,也不要当真。我若称师叔,也是当是对那位发大宏愿、承大因果的十方慈光佛,而不是对你这凄凄鬼影、浑浑魔相。

    “至于关闭轮回,实是法界初成,送大黑天转世已经比较吃力,接下来还要温养大段时间,故而就到此为止只不过,似乎也不须贫僧相送。”

    直面十方魔灵复杂到无以言表的面孔,法慧颤巍巍举手当胸:

    “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!”

    “你这贼秃!”

    一贯冷静的十方魔灵,此时也终于破功,愤怒、绝望等种种负面念头不过是刚刚翻起,别处感应已如潮水般涌来。

    那是来自于“七祭五柱”的体系感应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只是搭起简陋骨架的体系,又拼接上了一块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,让十方魔灵脑际都是空白了半晌,心神恍惚之中,忽然外扩,看到冥冥虚空之中,撑开了一片区域,内里有无数法则纹路排布,形成纵横交错,疏密结合的复杂网络。

    而在这网络之中添充天地元气,就自然形成了一座恢宏仙宫群落。

    依稀与碧落天阙很是相似。

    其上根据法则结构不同,划分为五个区块,各区块法则塑形后,建筑风格都不尽相同,却出奇谐和。

    而在仙宫群落中央处,有一座大殿,以元气化为砖瓦梁柱,如云堆砌,雷霆游动其中。

    殿中本是空无一人,可就在十方魔灵投注意念之时,雷霆迸发,云气翻卷,凭空凝就一个人影,且是好生熟悉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!

    此时的大黑天佛母菩萨,仿佛就该位于仙宫云殿的核心,乍一现身便居于中央主位之上,巍然而坐,自然运化气机,吐纳风雷,自具威严。

    十方魔灵还察觉到,之前被六道轮回切断的信力渠道,重又移转倾注过去。

    各方力量集聚,“大黑天佛母菩萨”又发生了微妙的变化,之前还略有些“僵硬”的细微处,变得灵动起来,不再是一个雕像,而是一个活生生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十方魔灵又一个恍惚,便在此刻,对方一直低垂的眼帘抬起,牢牢锁定他投射过去的意念,移转方向,四目交投。

    刹那间,十方魔灵心神剧震,本来就在急剧变化的法则体系动荡中艰难挣扎,此时愈发地把持不住,法身更有崩解之势。

    他已经看明白了。

    正与他对接的,就是“七祭五柱”体系的显化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被强行转世,其实就等于是被投进了这体系之中,循着既定的章程,变成了这威严神明,就此上位。

    如此手段,类似于上清体系的封召之法,只是其多劫以来,好不容易聚合而成的灵性,便在“封召”的过程中重洗一遍,就此抹去。

    如今,煌煌威严之下,属于修行人的那份根本之物,已经空空荡荡,只有不可抗拒的法则力量,隔空刷下。

    十方魔灵现在明白了,为什么法慧要“关闭”六道轮回,

    确实,在大黑天佛母菩萨归位之后,“七祭五柱”中,已有“五祭三柱”在位,生死、灵昧、真幻、超拨、阴阳均有所本,不计入“道德”的话,天与天人,共计五类根本法则已经齐备,新体系隐约成形,反过来对其余部分,就形成了更大的“引力”。

    再加上太玄魔母等于是半边身子嵌进去,只待对真界天地法则体系的催化到了一定程度,就要合入新体系之中,思来算去,竟然只剩下他一个,大势倾压,分外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十方魔灵知道,他的大限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其实,决定成为“五柱”之一,所设想的结局,与现在也没什么差别,不是吗?

    一念既动,十方魔灵最后一点儿抵抗的力量也就此崩解,魔躯法身燃烧化虹,顺着早已经搭建起来的“甬道”,投向冥冥不可知的虚空深处。

    虹光映空,一切归无。

    北荒区域,此时乱成了一锅粥,天地法则体系的激烈动荡,已经覆盖了这里,本就因为无天焦狱撞击、八景宫、阴山派强攻地狱道波及,死伤惨重的各路修士,连修养的机会也没了。

    这里懂得天人九法,感应法则体系的修士,寥寥无几,可是天地元气的激烈变化,恨不能顷刻冬夏,一瞬春秋,再加上普遍心性修为不足,试图修行、疗伤的修士,转眼就死了一批。

    当这个消息迅速风传开来,一时北荒震怖,各堂口、宗派严令属下修士静默、深藏,像是乌龟般藏到了泥涂里去。

    而那些个本就不知生死为何物的蠹修们,则迎来了狂欢的节日。

    他们失去了堂口、宗派的约束,又没有生死的顾忌,当下欢呼着冲上街头,一边抽食着鬼狱散,一边对着自己顺眼、不顺眼的一切,发泄着连他们自己都不明白狂乱情绪。

    半日之间,北荒十城,有小半都爆发了骚乱,甚至连三家坊的坊市,都受到冲击,坊市内外,铺满了冲击与被冲击者的死尸,其中又有一半以上,都是在剧烈元气潮汐的冲刷下,气机倒错,走火入魔而死的。

    不管北荒究竟是怎么一番乱象,在大能者眼中,也不过就是蝼蚁的争食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他们关注的要比这个“高级”得多。

    寻常的修士,只看到元气潮汐的影响;已经接触到法则体系层面的修士,却是看到了最为“直接”的变化。

    在北荒,就是无天焦狱和真界对撞后,法则体系的交融进程。

    随着法则体系的急剧变化,这个进程快了何止十倍!

    在此之前,无天焦狱和北荒区域,就像是“真界”和“血狱鬼府”两对公牛的犄角,两边是彻底杀红了眼,你的角刺入我的胸口,我的角扎进你的脑颅,各自都是血液迸溅,也形成了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的复杂局面。

    如果这时候,还有一位“大力士”,是完全可以凭借蛮力,将两头“公牛”强行分开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的情况就是,两边的“犄角”,在法则体系激烈动荡的催化下,迅速与对方的血肉生长在一起,甚至两边的身子都在溶解,彼此交融。

    真界北荒,血狱鬼府的无天焦狱,已经是联成了一个整体。

    想要撇开吗?那就将这一处“混合区”彻底打碎吧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这已经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    至此,大梵妖王的“入侵真界计划”,已经等于是成功了大半。

    可是,十方大尊作为大梵妖王在真界的重要手下之一,却是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年,十方大尊进步神速,已经有劫法宗师的修为,又有饿鬼道的一应神通加持,说是个大劫法宗师战力,并不为过。在大梵妖王的诸多手下还没有完全适应真界“气候”的时段里,他和已经在主持地狱道的赵子曰,就是当之无愧“前锋主将”。

    法则体系激烈动荡的影响,自然也波及到了十方大尊,他也在努力平复纷乱的气机。

    由于“饿鬼道”身为法界,自具虚空,只要能将外部气机收拢,他会比绝大多数人都更早地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他却碰到了一个极为棘手的问题。

    在他心神沉入“饿鬼道”法界之际,却是见到了一个胖大和尚,对他微笑。

    外魔?心魔?

    十方大尊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个,在大梵妖王手底下这么长时间,对于抵御魔头侵袭,他还是很有经验的。

    心念动处,法界中不可计数的饿鬼,便就近发动,扑击群噬而去。

    其中自然含蕴着清除“魔头”的心法奥妙。

    然而情况却有些不对,千百饿鬼扑食上身,撕扯肌体,那胖大和尚却不管不问,只双手舍什,盘坐在地,颂经曰:

    “我今为利诸众生故,证于最胜无上道故,大悲不动舍难舍故,为求菩提智所赞故,欲度三有诸众生故欲灭生死怖畏热恼故……”

    便在颂经声里,有饿鬼吞噬他的血肉,有饿鬼寻隙钻入口鼻、肺腑,有饿鬼直接切开其头颅,吸食脑髓,吱吱有声。

    可不管是怎样的遭遇,经文不断,禅音不减。

    是幻像吗?

    十方大尊目睹的是这一幕,与他心神融合的饿鬼道,传来的则是最直观的消息,可毕竟才执掌饿鬼道数十年,其中与佛理相关的深奥玄通之处,连他也不尽识,心中难免不安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大梵妖王隔空传讯:

    “小心佛国……退回来!”

    竟是要十方大尊遁入已经半与真界对接的无天焦狱,中间还要穿过地狱道。

    也就是当初八景宫、阴山派四位地仙联袂攻来之时,才有这般指令。

    十方大尊不敢怠慢,事实上一听到“佛国”这两个字,他就是莫名心虚。

    依大梵妖王指令,他想退走,且将这边情况传递过去,可心神忽地微痛。

    再看眼前,已经有饿鬼钻进胖大和尚内腑,又从腰腹穿出,应该是饱食一顿,懒洋洋趴在胖大和尚脚边,如一头养熟的大狗。

    等等,饿鬼道中的生灵,莫不是受业力所染,贪欲无尽,不得满足解脱,怎么会有吃饱这一说?

    而且,那头饿鬼,真的变成了狗……还懂摇尾巴呢!

    十方大尊眼珠都要突出来,如果他有眼珠的话。

    “善哉善哉!”

    胖大和尚停止颂经,开口说话,声音宏亮,震动一界:“轮转化生,无有终始,一切法界,由心而出。施主贪于神通法力,心化饿鬼,已至沦落,至今还不觉悟么?”

    十方大尊正要骂回去,心神陡地一激,莫名就是浑身颤抖,有饥饿贪婪之念,排山倒海而来,让他直想吞尽眼前所见的一切,

    包括那胖大和尚,包括所有同样饱受饥饿之苦的亿万饿鬼。

    “秃驴可恶!”

    他一声厉啸,身躯蓦地涨大,已经施展出鬼子母的胎生分化神通,无穷无尽的饿鬼浪潮铺开,瞬间将胖大和尚淹没。

    十方大尊一手制造这一幕,却是没有半点儿喜悦念头,有的还是如火烧一般的饥饿贪欲。

    还不够,还不够!

    正在心中咆哮之时,灰色的鬼物浪潮之中,那胖大和尚缓步而出。

    当然,此时已经万万当不得“胖大”之形容,其一身血肉,零零落落,便是脏腑,骨架,也是残缺,然而身边饿鬼,都现出饱食满足之状,或化为畜牲,或化为人形,虚化而逝。

    每消逝一个,便有一层佛光绽开,如此层层铺叠,最后化为一座九品莲台,承托佛骨,无上光明照见,重又化现法身,只是已是形销骨立,不见胖大之形。

    和尚微微一笑:

    “你我已是同类,我渡不得自己,还渡不得你吗?”

    十方大尊听不懂和尚的意思,却被和尚无边佛法惊得两眼发直,知道情况大大不妙,连贪欲饥渴之念都给压下,欲待翻身逃走,却莫名是全身乏力,鬼子母法身随即崩解,软跪在地上,眼看着那由胖变瘦的和尚足踏莲台,飘然而至。

    和尚手抚他顶门,微笑道:“今后,你仍以十方为名,可曰十方尊者。”

    又是颂偈曰:“渡人不渡我,业缘眼前过。他日寂灭时,当知功与果。”

    余音尚未散尽,大梵妖王已经感应到这边的变故,神意透空而来,两边瞬间对冲千万重,和尚锋芒不露,却守得如山岳一般,使得大梵妖王明白,他再没了插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秃驴可恶!”

    大梵妖王神意恨恨而回,直到无天焦狱,本体所在的黑魔法坛之上,怒气仍盛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疯了吗?”

    今天,大梵妖王丢掉的,可不只是一个饿鬼道,甚至黄泉秘府中的地狱道根基,也是被占了。用来十分顺手的赵子曰,同样是被自伐根基,降入六道的西方佛陀收了去。

    论修为,他比这几个自坠六道的佛陀强了不止一筹,可问题是,人家六道轮回,流转不息,齐齐过来六位,便是有几个没有法界依托,可纯以神意压制,也是可怖。

    他几次冲击,都被憋屈地打了回来,就算他也能纠集手下、帮手,可西方佛国那边,就都是呆子吗?

    至此已知,至少在一劫之内,六个佛陀修为没被六道浊流冲刷消磨之前,很难再有进展。

    经营了数十年,无数资源堆过来,本已为是固若金汤的前进根基,没有败在八景宫手上,却是被西方的秃驴打了个冷不防。

    真是活见鬼……

    大梵妖王发怒,与他“无明魔主”的本质相关,脑子其实还是清明的。

    他知道,在此局面下,北荒只能是作为一个衔接点了,若不想半途而废,只能将无天焦狱继续往西南方向,也就是天裂谷一带延伸。

    这岂不就是合了罗刹鬼王的意?

    这群秃驴,一定是早和罗刹鬼王有了勾搭!

    现在谁都能看出来,罗刹鬼王所经营的大势已成,真界将成为贯通血狱鬼府、九天外域的中枢,当然还有水世界等大大小小的虚空世界。

    日后若还要发展壮大,就必须要在这里占得一域,时间紧迫,他再没有别的选择。

    故而明知是罗刹鬼王的算计,他还必须咬牙吞下这枚苦果。

    “难道,我真不如她?”

    大梵妖王咬了咬牙,新的指令发出去:“就去天裂谷!”

    便在大梵妖王无奈吞下苦果,移转目标之际,佛国之人,也在品尝胜利的果实。

    “至此六道已定。”

    在碧落天阙,待大黑天佛母菩萨和十方魔灵归位之后,一直静坐等待的法慧,缓缓起身,看了眼重新恢复平静,躺在榻上的太玄魔母,一声佛号,慢慢走出宫殿废墟,到前面本是供是无量虚空神主的正殿之前。

    他步入其间,六道转轮从眉心轮放出,投往空无一物,却又是北荒及周边区域亿万生灵信力汇聚的神台上。

    刹那间,转轮冲高,又自压下,如是反复数次,终于稳定。

    由此,六道轮回真意,便渗入到碧落天阙的体系之中,也渗透到北荒亿万生灵的心念之内。

    到了此刻,碧落天阙存在与否,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他目光所不及的宫阙一角,已经开始崩溃。

    对此,法慧并不在意,又安然跌坐,默默颂经,一身骨肉,便在禅音之中,缓缓消融。

    此后等待他的,不是极乐世界,而是八寒八苦、近边孤独等十八地狱的永世折磨。

    可至少在此刻,他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“在那群和尚的设想中啊,东西修行界分离,以西方为上界,以东方为下界,分立四法界和六道轮回……是不是很有意思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呢,我的想法是,承载了血狱鬼府、九天外域的真界部分,体积庞大,份量足够,毫无疑问就是主体,佛国除非是彻底一刀两断,否则就要依循天地法理,围绕旋转。

    “法则体系上,很清楚了,就是类似于绝地天通,他们要超然,就超然去。真界这边,必须是多种元素混合,生冷不忌,现在是这样,以后甚至需要更多。如此才能真正对巫神搭建的法则体系形成冲击。

    “控制中枢上,当然是‘七祭五柱’,极寒你不会发白日梦,让我把冻寂魔国用上去吧,其实我欢迎啊。我们做的这个,类似于上清封召体系,最起码要有五个‘神明’主持,你要替哪个?”

    极祖哑然失笑:“既然鬼王都不去坐,我何必凑这个热闹?”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恭贺二十八楼书友一举成就盟主尊位,感谢无上神通加持!

    感谢七夜容颜、幽冥散仙、jqzhlin、rayshen、jzcczj1、良风百度、九月云、海大鱼等盟主、铁杆的支持。

    我们继续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