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太玄之动 一切唯心

    与西方佛国联系,将六道轮回真意“送返”,正是大黑天佛母菩萨为自己找到的后路。

    虽然她借六道轮回真意成就“生死轮回”的法则控制,但道基并不在此,完全可以舍弃,若真能作为交换,并借佛国严密精妙的体系,成就“大转世”,洗脱一切因果,获得肉胎,形神交融,对修行而言,反而是赚到了。

    之前作为备选方案,一是罗刹鬼王提出的“人神共主”的设想更让人动心;二来就是西方佛国那边,也不值得她冒险托附信任。

    毕竟佛国自成体系,坐拥西方广大世界,就算是五劫之前元气大伤,两边的实力也严重不平衡,若被坑了,真没地方说理去。

    如今形势所迫,不得不为,大黑天佛母菩萨自然要尽力求一个万全之策。

    之前复杂的“转世”计划,就是为了祛除一切不稳定因素。

    十方慈光佛魔灵与她相处三劫时光,彼此参照互鉴,形同一体,是绝对可以信任的对象,而因为其出身,对西方佛国的戒慎,比她还要多出许多,正是最好的护法人选。

    当然,最让大黑天佛母菩萨心动的,还是西方佛国仿佛巫门“绝地天通”式的决绝构想。

    一个随时可能掩杀过来的西方佛国1,ww♂w.,和一个高高在上的极乐世界,她毫无疑问要选择后者!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在罗刹鬼王与西方佛国“勾勾搭搭”的时候,她也与那边半真半假地达成了协议,以为“后路”之用。

    当时也只是“预防万一”,哪想到如今已沦落到要这“后路”来保命的地步。

    为了达成协议,大黑天佛母菩萨也是底牌尽出。

    就像目前所在的碧落天阙,自无量虚空神主遭人夺舍以后,就一直是大黑天佛母菩萨的私有物,如今为了转世,她也“贡献”出来,做了什么“灵山下院”。

    其实就是利用无量虚空神主积攒的北荒亿万生灵信力,使“六道轮回真意”深植其间要知道当年十方慈光佛利用缘觉法界打造,也是目前世上仅存的“饿鬼”、“地狱”两个“六道轮回”本体,可都在北荒,论根基之深厚,东方修行界再无可比拟者。

    这也是除了“六道轮回真意”之外,大黑天佛母菩萨最大的资本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她还得不到那个“承诺”。

    法慧神情从容,与大黑天佛母菩萨和十方魔灵分说:

    “一应约定,均以咒誓为本。贫僧代表佛国六位古佛,与二位结誓。当助二位转世功成,宿慧觉醒,神通复现,若不尔者,各位古佛,当永坠三涂,遍尝五苦,不得出离;亦当六道破碎,法界永沦,难再成就。至于两位……”

    法慧说话之时,身上灵光层层加持,真实之域波荡,当真有六道恢宏光明之意念驾临,随法辉语,结成印契,投射出来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与十方魔灵对视一眼,前者身上六道灵光抖落,在身后盘结如轮,将“印契”接纳,刹那间,“六道轮回真意”之中,便衍化出种种灵异,各道之中,有情众生依序化生,无始无终,神妙非凡。

    仅从这一点看,结成“印契”的,确实是佛陀级别的大能无疑。

    每一尊佛陀,都将一个“印契”,打入相应的六道之中,与之气机相通、真意融合。也只有这样,才能隔着千山万水,以后甚至是两界之隔,发动“六道轮回”的无上神通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违逆誓愿,这六位佛陀就要被斩去根基,打入六道轮回之中,永世沉沦,不得起复。

    到这种时候,大黑天佛母菩萨与十方魔灵也不迟疑,同声道:“依循前言,必当归还六道,传法真界,若不尔者,不取正觉。”

    这不是一个特别对等的咒誓,不但体现在立誓者的数量上,也体现在两边的代价上。但就“约束力”而言,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既然承载了咒誓印契,此时的“六道轮回真意”,就已经不再是大黑天佛母菩萨一人之物,想再收纳入体,已不可能,便在她脑后缓缓转动,显化出种种神通异相。

    按照议定的流程,此时就可以将其交到法慧手上。

    不过也不用急,此时的天地法则体系动荡未休,鼎革尚未完成,太早轮回转世,说不定就要在劫数之下灰灰去了。

    按照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想法,她必须要躲过这个风头,为此等上一年半截、甚至十年八载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西方佛国应该也不着急,虽然做出的咒誓代价非常之大,可那几位佛陀,也是借此在东方修行界投射了印记,只要大黑天佛母菩萨同意,随时可以发动神通,自然是要寻找一个最合适的时机。

    誓愿完成,三人之间的氛围也变得和缓许多,

    甚至有闲情讨论交流一些各自的情报。

    十方慈光佛魔灵就对法慧的弟子很感兴趣:“我观胜慧,年纪轻轻,就将‘无作戒体’修炼到‘恒常相续’的上善之境,灵觉神妙至不可思议,如今又周游天下,所为之事,似乎与我那前身有关?”

    法慧微笑道:“十方师叔所觉不差,胜慧初到东方来,业感缘起,对师叔前身所持的‘缘觉法界’生出感应,不忍前人心血,就此化为尘埃,故而发下宏愿,不管‘缘觉法界’变成何种面目,都要将其收拢在一处。为此已经花费十多年光阴,只是所获了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那前身,取‘缘觉法界’的一部分,化为地狱、饿鬼两道,如今都在大梵妖王手中,还有那亿万沙尘,遍布此界,要想如愿,煞是艰难啊……不过是我的错觉吗?你我之咒誓,似乎与什么愿力相牵,刚刚佛国禅唱,也有此感。”

    “法慧亦有所感,却不甚清楚。之前在此东方修行界,亦有高僧大德发下宏愿,嵌入天人体系之中么?”

    十方魔灵“哼”了一声,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法慧却是“极没眼色”,又道:“十方师叔前身,圆寂之前,或有所愿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若师叔都不知晓,弟子又如何猜估?只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法慧沉吟了下,方道:“来此之前,贫僧接到佛国消息,道是你我双方会面之际,在天裂谷以西的一处边陲小国,有一位僧侣,疑是佛门外道弟子,投胎转世。这也还罢了,让人奇怪的是,那僧侣转生留下的遗骸,竟是是一件用玄门符法构建的傀儡,专用来承载魂魄。

    “正是这具符法傀儡,内蕴信息,正是有关六道轮回之事,被移入国中寺院后,化光冲霄,明白昭示,以至于佛国震动……此事或许正与师叔前身许下的宏愿相关。”

    这下不只是十方魔灵,就是大黑天佛母菩萨也来了兴趣:

    “还愿?”

    “灵山之上,亦作如此想。”

    此时,十方魔灵再不能等闲视之,若真是与他的“前身”有关,谁知道到后头,会不会砍到他头上?

    他也沉吟:“若真如此,要看当年黄泉秘府……玄门法度,还与我那前身有过接触,最大的可能,莫不是渊虚天君?当年,黄泉夫人心思百变,也有可能,但观这手段简单粗陋,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些。”

    “师叔是否可以进一步猜测,您的前身,所想所为?”

    “呵,这种事情,不外乎与六道轮回、缘觉法界相关……让你那弟子小心些吧,不要给别人做了嫁衣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十方魔灵与大黑天佛母菩萨又交换个眼色,其实若渊虚天君真的有“承愿还愿”这一出,又因此得了好处,就目前而言,其实是有益无害。

    能够给罗刹鬼王添堵,自然是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可若换了黄泉夫人,就拿捏不定了。能够和这人撇开干系,才是最好不过……

    两人心意相通,可陡然间齐齐心悸,生出莫名的感应。

    “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甚至顾不得法慧,同时移步,往某处宫殿行去。

    法慧看二人神态,微微摇头,也是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前去之处,也是在碧落天阙建筑群的中轴线上,位于正殿之后,匾额上书“含光”二字,以这两字为中心,无数有形无形的气机纹路镌刻在殿内殿外,形成了密不透风的封禁阵势。

    这阵势当然不会拦阻大黑天佛母菩萨,她当先步入殿内。

    这里空荡荡的,仿佛是整个地搬空了,只在殿内最中央,摆放了一个床榻,榻上正平躺一人,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到了近前,可以看到,榻上之人是位女修,身披紫袍,容颜姣好,因微抿唇线,在颊侧形成浅浅的纹路,即使瞑目沉睡,亦给人以成熟雍容之感。

    她青碧颜色的发幕铺开,几乎占了半个床榻,其间正有丝丝寒气腾起,早在身外结了一层透明薄冰,看似一触即碎,其实就是地仙大能过来,三五击之下,能否破开,还在两可之间。

    正是这层薄冰,将这位女修与外界隔绝。

    不过,此时这层薄冰之上,还种了一株“莲花”。花有碗口大小,而本应是块状的根茎,此时不过是刚有枣核大小,只小半沉入冰层之中,就已经探底,显得“头大身小”,倒是其上细须显得颇为发达,在薄冰层中密密织起、延伸。

    殿外,法慧却是进不去了,只能在殿门口远观,也是惊叹道:

    “这就是太玄魔母吗?”

    无论是大黑天佛母菩萨,还是十方魔灵,现在都没功夫搭理他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仔细观察,随她意念投注,花瓣之中,当生莲蓬之处,却是承托起一颗冰珠,滴溜溜打转。

    若按照原本的计划,它也是“七祭五柱”的接口,献祭之时便由此珠入手,一方面是掌握动静之法,另一方面也是作为稳定、控制法则体系的应急手段。

    这颗冰珠无疑是一件异宝,危急时候发动,足以冻结真界天地法则体系在一定时间内的动荡变化。

    造就此物殊为不易,自从大黑天佛母菩萨与罗刹鬼王联手,将太玄魔母禁锢之后,完全是把她当法器祭炼的。平日里都放置在六蛮山腹心之地,用“心莲”之术,长期祭炼,层层渗透,部分灵昧移转,才在压制太玄魔母灵昧的前提下,无中生有,塑成这一株莲花,凝结冰珠之形。

    在不久前,转移到这里,实是因为碧落天域也是无量虚空神主所设的中枢之地,类似于“天魔殿”,亦有虚空魔染之能,计划中侵占太霄神庭,鸠占鹊巢,多赖于此。

    将太玄魔母放置在此处,更容易发挥出效果。

    虽然这种“控制”,对大黑天佛母菩萨有效,对黄泉夫人则没有太大意义。可从另一个角度看,把太玄魔母留在她手中,真要像羽清玄那般做法,对罗刹鬼王的计划执行,也是一个很大的变数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败退至此后,曾担心招惹罗刹鬼王的关注,想过将这个“包袱”甩出去,可再深想一层,对她这种“丧家之犬”,罗刹鬼王会有怜悯之心,会因为她置身事外而不再理睬?真要找她的麻烦,用不着任何理由。

    将太玄魔母留在手中,还能做一番牵制。

    现在么……她又有些后悔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低估了罗刹鬼王的无耻程度,也低估了黄泉夫人缜密的思维。

    莲花承托的冰珠,相较于正常之时,已经有了些肉眼不可察的变化。

    也就是大黑天佛母菩萨百多年祭炼,才有所感。

    很显然,冰珠对于“七祭五柱”的接口功能,已经开始运作,在此期间,完全绕开了她这个祭炼者。

    若不是之前涉及到黄泉夫人的话题,使得她心血来潮,恐怕就是直到发动,也未必能有觉察。

    回想一下,说不定在她受罗刹鬼王的逼迫,开启“七祭五柱”的进程之时,黄泉夫人已经与混在她的意念中渗透进来。

    可这又能怪谁呢?

    若不是她引狼入室,吞掉了花娘子,此后又承受不住压力崩掉,许多灵昧特质都被黄泉夫人吸收,后者又岂能如此光明正大地“推门而入”?

    能够看出来,七祭五柱的体系,仍是罗刹鬼王必得之物。

    所谓的“控制”对黄泉夫人来说虽无意义,可多利用现有资源,大幅节省时间,又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不,还不只如此。

    对大黑天佛母菩萨而言,太玄魔母是改天换地时,防止一时冒进、情况失控的“缰绳”,可换个角度,从黄泉夫人的情况考虑……

    一念至此,大黑天佛母菩萨猛地战栗,她抢前一步,伸手就抓。

    可就在她的手指触碰到冰珠之时,莲花根须镇压、包裹之下的太玄魔母,倏地睁目!

    四目交投,大黑天佛母菩萨看不到其本应有的灵性光辉,然而那动静互化,神妙通玄的法则留痕,却是映现在瞳孔之中,再印入她的心头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心头一窒,本来就没有完全恢复的修为境界,在此时拖了后腿,整个人都是发僵,定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也在这刹那间,冰珠质性转化,色泽转向幽蓝。

    身后一声佛号,十方魔灵发觉了她的窘境,地仙级别的神通法力尽数激发,左手大拇指按出,也是与大殿之中,早已布置完成的封禁相合,拇指凝重如山岳,要将冰珠镇压。

    偏在此时,一直悬在大黑天佛母菩萨脑后的“六道轮回真意”,莫名微动。

    此时,其上承载着他们二人、六位佛陀还有法慧的印契,最是敏感。

    一动之下,大黑天佛母菩萨也好、十方魔灵也好,都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,更因为这处关键所在的异变,心神分化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个空当,已经尽都变成幽蓝颜色的“冰珠”之上,一层细密紧致的气机倏然激发。

    也在这一刻,大黑天佛母菩萨和十方魔灵,都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热浪!

    糟透了……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此时的心境修持已经大有长进,可依然免不了沮丧、恐惧等等负面情绪的侵袭。

    由不得她不如此,因为她已经看透了,黄泉夫人重新启动“七祭五柱”的计划,别的可能没有太多改变,惟有在太玄魔母这边,将其作用,彻底掉转!

    太玄魔母在“七祭五柱”中的作用,已不再是“缰绳”,而是“鞭子”“三界天通”的进程,本来只是一匹小步快走的马儿,如今却是被黄泉夫人一记鞭子抽下去,放足狂奔。

    动静之法,可静,亦可动。

    静或有极,动则再无上限可言!

    此时此刻,太玄魔母的神通法力,绝大部分都被导引进入了“七祭五柱”的体系中,大黑天佛母菩萨和十方魔灵所感受到的,不过是一点儿微不足道的余波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,大殿之中,急剧变化、扭曲、湮灭的法则,也形成了一场灾难式的风暴。十方魔灵压过去的一指禅神通,任是重如山岳,也被瞬间“吹飞”。

    如此动荡的法则体系动荡中,几乎没有人能再安然控制体内体外的气机,在这场激变中,等于是形成了对所有真界修士的“禁锢”,谁敢在这时候强行发力,就要有走火入魔的觉悟。

    只有地仙级别的大能,还有部分长生剑修,才能完全免疫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这里面绝不包括已经预定为“七祭五柱”成员的那一批。

    此时,“七祭五柱”的架子已经搭建起来。除了作为灾难源头的太玄魔母,还有最初罗刹教已经献祭的那位之外,大黑天佛母菩萨、十方魔灵、烛龙王都给陷了进去,一身气机,乃至于精气神三宝,都是摇动,不克自制。

    十方魔灵已经控制不住周围的封禁,失控的力量将大殿彻底掀飞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心颂《三际劫经》,强行稳住浮动的根基,举起手来,试图将近在咫尺的祸乱源头打灭。

    这不可避免地牵动到了“六道轮回真意”,陡然间,某种深入心底的冰寒蓦然显现。

    她想到了“六道轮回真意”之上,绝不应该出现的“微动”。

    那是抹杀她和十方魔灵努力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脚步声起,法慧从已经不成模样的大殿之外走进来,口颂佛偈:

    “若人欲了知,三世一切佛;应观法界性,一切唯心造。”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和十方魔灵都是回头,便在此时,前者悬于脑后的六道转轮殷殷而鸣,一点又一点灵光亮起,其上天、人、阿修罗、畜牲、饿鬼、地狱各道显化,轮回不息。

    又是一声颤音,六道转轮径直脱离了大黑天佛母菩萨,中间没有任何停滞,直接投入法慧眉心轮处。

    法慧垂眸合什,刹那间,其已经到了金身不坏境界的法身,急剧衰老下去,身躯弯下,头皮都是丘壑纵横,牙齿掉落,眼神浑浊,那是六道转轮上的咒誓印契发动,造成的影响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和十方魔灵呆看着这一切,半晌,后者才道:

    “法慧,你失心疯了?”

    “师叔也曾是大觉者,弟子前头的偈语,便赠予师叔。”

    法慧张开无牙的嘴,微微而笑,就此盘坐下去,又颂道:

    “应观法界性,一切唯心造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代表六道轮回的六点灵光,重新在法慧脑后浮现,旋转不停,而大黑天佛母菩萨两人看得清楚,每一个法界之上,都映现有一尊佛陀,洗脱灵光,端坐于中央,受六道浊流冲刷,圆满无碍的根基,就此开始崩解。

    可就是如此绝怖的进程,却有无上恢宏光明之力阐发,也就此加持到法慧苍老近乎崩溃的身躯之上。

    “善哉,贫僧助大士转生!”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再也维持不住姿态,之前曾以为已经洗涤干净的种种负面情绪,如海如天,倾压而至,终于是忍不住厉叫道:

    “你等违逆誓愿,必当永沦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?”

    法慧如是说,六道轮回之上,六尊佛陀亦如是说。

    六道轮转,虚空开裂,幽暗深沉的洞隙就此呈现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《问镜》悠悠五载,本月当做一了结。鄙人有很多话,会在今后的日子里,一一与大伙分享,而在今日,只想说一句:

    各位书友,各位同道,各位铁杆,这个月,我们拼了吧!

    从今天开始,一直到本书结束,每天都是大章。

    红票、月票,捧场,更新,尽我们之所能就让我们在真界剧变的洪流中,和那璀璨如星辰的济济群英们一起,向着无上境界、无尽星空冲去吧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