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极祖入场 地裂天崩(下)

    罗刹鬼王确实没有遮掩的意思,不过都说她喜怒无常了,也就没有那么容易回应。白衣的视线就往一边去,因碧水府尊与伯阳天尊的对冲,以至于水浪翻卷的湖面上,其实看不到“刘太衡”的身影,可是锁定其方位,并不困难:

    “极寒你迫不及待地跳出来,又意欲何为?其实这‘不倒翁’的身份,还可以再折腾一段时间嘛,洗玉三湖早晚让你睡个……不,魔染个遍。”

    “实不敢抢鬼王您的风头。其实这腥臊不堪的地方,连精进魔种都渐难得到,更不用说自在魔种,不是什么善地啊。”

    极祖仿佛忘掉,这种情况,其实是他一手造就,抱怨一声,又道:“如今既然已经无用,时不我待,再不跳出,真要被鬼王抢了先手,那时岂不就是井底的王八,眼界只有窟窿大小?”

    两位绝顶强者随意交谈,可不是用“传音入秘”、“神意交流”之类的手段,而是真真正正一湖皆闻,听得湖上修士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很多人直到这个时候,才明白究竟是怎样的存在驾临洗玉湖,也依稀听出了一些前因后果,那简直就让人绝望了。

    从这一刻开始,洗玉湖上的修士,当真是作鸟兽散,拼了命地往外逃离。

    本来围在原宜cv,ww▽w.水居前的那些人,几乎也在转眼间散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这都不算他们胆小,没看到么,随着两位绝顶大能的交谈,湖面之上,被指认为“极祖”的“刘太衡”,已经飘然而至。

    谁敢再留,那不叫勇气,叫蠢驴!

    看“刘太衡”现在的状态,白衣也是啧啧称奇,也不乏调侃;

    “极寒你几乎是一手挖空了洗玉盟的修行根基,如此通天手段,十余劫来,无人能及,这些,还不够取悦你们家魔主吗?”

    “鬼王何必明知故问?”

    此时,“刘太衡”离之前议事的岛屿已经很远了,阵禁早就不再支持,可投影的变化,并不以外界因素的制约而受影响。

    “刘太衡”的面目身形变得模糊,不再是洗玉盟修士所熟悉的“不倒翁”模样,而是一个面色苍白的清瘦男子,非常年轻,一眼看去也非常普通,只有瞳孔中,不见丝毫杂色,仿佛高山冰雪的妖异雪瞳,才显示出不凡之处。

    这是极祖的真身形象。

    能达到这种效果,至少是将部分神通投送到刘太衡那边,移质换性,显化出本来面目,再投影过来……甚至可能是他本体投影,但可能性不大,毕竟离得太远了。

    随着极祖投影显化,名动天下的“冻寂魔国”自然发动,刹那间,白衣这边目光所及,洗玉湖仿佛被极地积蓄盘旋无数劫时光的寒潮抹过,波浪冰封,厚逾数尺。

    同样被封起的,还有湖上一直动荡变化的水脉、地脉及相关天地元气,包括以亿万计的三元秘阵窍眼、阵禁分形等等。

    环湖而立的安期、洪崖、浮丘这“三真仙城”,此刻有无数灵光迸发,散乱无章,安置在城中的控制阵禁,不知有多少就此崩解。

    刹那之间,三元秘阵的根基就有动摇之厄。

    驻世九劫,几乎全盘参与了三元秘阵后期建设、完善、修改全过程的刘太衡,自然是理解三元秘阵其中奥妙的不二人选,尤其后面还有一个极祖。

    这波冰封之力,纵然不至于将三元秘阵整个打翻,却也是给已经乱成一团的洗玉盟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短时间内,洗玉盟中还真没几个人敢在缺乏三元秘阵支持的情况下,与极祖、罗刹鬼王、无量虚空神主这等大能正面对抗。

    只能是眼看着这几位,在盟中腹心之地,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使完这番手段,极祖在冰封的湖面上,迈步而来,几步间已到了同样被冰封的船上。

    小九当真是鼓起了好大的勇气,才不至于在扑面而来的寒意中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极祖竟还冲她微笑一下,才转而对白衣道:

    “不管如何打算,看得出,鬼王已经志不在此界,此界之物,便没了意义。我这边也学役灵老弟,向鬼王厚颜讨个人情,太霄神庭、上清体系,鬼王就给了我,如何?”

    白衣哑然失笑:“我不用,难道自家人不用?极寒你现在想贴上来,未免太迟。”

    极祖也不恼:“若真如此,鬼王岂会坐视大黑天佛母菩萨折腾那些时间?咱们就划下道儿来吧。各取所需不好么?我要太霄神庭、已经部分架设了上清体系的洗玉盟的地盘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要求倒是水涨船高起来。

    白衣笑容不改:“不是说腥臊不堪吗?孤雏腐鼠,也能下饭?”

    这话纯粹是故意恶心人的。

    极祖大笑:“真要有心培育,便是腐尸,也能长出花儿来。更何况,洗玉盟虽不值一提,太霄神庭及那一整套体系却是我多年所欲,还望鬼王成全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如果你能拿得到、护得住……”白衣的口风似乎有些变化。

    极祖则立刻响应:“在此界,本座还有那么点儿自信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会有挑战的。”

    “鬼王之意是,失了九天外域的保护,域外强者……”

    白衣微微摇头:“还要等吗?我们迎上去才好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在问我,要许给小姑娘什么前程?这就是了!”

    白衣忽然张开双臂,笑得恣意,似要将整个天地都拥进去:“往无尽星空去的,不只是我看吧,巫神当年创造、锚定的世界,我们要让它开动起来!”

    换了其他任何一人,此时此刻,都被会叫一声疯婆子。

    可面对这样的白衣,这样的罗刹鬼王,便是极祖,一时都是沉默。

    便在这诡异的沉默弥散之时,西方天空,骤然沉暗,黄浊颜色,弥漫天域。

    仿佛是一场突来的沙暴,又分明映着东极天空的阳光,闪耀着水波一样的颜色。

    小九惊愕: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役灵老祖叹息一声:“秽灵浊海……”

    直到这时候,地面、湖面的震荡才传导而至。

    湖上的冰层喀喇喇开裂,无数条裂痕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从那厚厚的冰层裂开的缝隙中,人们可以看到幽蓝的微光,也很自然地就能想到,此时真界天地的各个区域,是不是也像这冰层一般,已经千疮百孔?

    小九强按住动摇的心神,看向自家恩师:“师傅……”

    役灵老祖是知道罗刹鬼王部分计划的,继续给小九解惑:“这是浊海王兽无岸的冲击。天裂谷和万鬼地窟本就是真界最脆弱之地,无岸如今跨界而来,秽灵浊海份量足够,再加上大黑天佛母菩萨在六蛮山、大雷泽经营多年,也已经将关键地带挖空……当然,也有大梵妖王的‘配合’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等是真界与血狱鬼府的对撞,不比当年浑蒙太古那一撞逊色太多。”

    小九怔怔看他:“那结果是……”

    役灵老祖无言指向湖上的冰面,正好一处在刚刚强震中**出来的浮冰,结构上出了问题,在翻涌的湖水中,自中央断成两截!

    极祖“呵”地一声笑:“冲断真界!”

    “不如此,想把巫祖锚定的世界开动,可不容易呢!”

    白衣笑得开心:“当然这还不够,西方佛国也要出力。两边的法则体系一定要有一个比较大的变异和冲突,才能形成足够的冲击力。还好,十法界的设想虽被曲无劫等击破,那群大和尚却从来没有放弃过,甚至因此变得更加封闭。

    “这些年东西修行界的交流几乎断绝,法慧和胜慧这一对师徒过来,不是交流,而是为了进一步断绝交流……预先埋伏个后手罢了。黑天吾友,真是帮了大忙啊。”

    碧落天阙,大黑天佛母菩萨、十方慈光佛魔灵,还有远来到访,只为“进一步断绝交流”的法慧尊者,三人就在一处高阁之上,看西方天空的异变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冷然而笑:“一如她所愿……你们也真下得去手。”

    法慧尊者从容答道:“法界不覆真界,亦需覆盖佛国。天赐良机,不可错过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罗刹鬼王的算计,也没问题?”

    “大士不也明知如此,依然为之?”

    “我又哪来的选择机会?”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盯着法慧尊者:“现在我不关心你们和她存着什么联系,有什么默契,我只要一个明确的答复。”

    法慧应道:“如此我们便再确认一番,按照两方约定。佛国当助大士转生,十方师叔为护法之人,看护六道轮回真意;而大士寻回宿世法力之后,接管六道轮回真意,再由十方师叔转世;才者皆成,之后,六道轮回真意归佛国所有。

    “此外,十方师叔也好、大士也罢,都是我灵山下院之主,当在断裂后的真界,布设轮回,传播我教精义……”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又是冷笑:“你们倒是好盘算,以东方修行界为六道轮回之浊世,将西方佛国超脱于外,真正成了极乐世界。”

    法慧微微一笑:“是否可行,犹未可知。贫僧有幸,不过率先践行而已。没有大士这一处碧落天阙,以及北荒亿万信众,吾等亦难有作为。在整个过程中,贫僧就是装物的柜子、承载的托盘。两位为外道护法,日后还需多多照拂。”

    十方魔灵面露悲悯:“善哉,以心承载,既是永沦,亦当涅槃。”

    法慧又是微笑,三人之间,却没有半分温意,有的只是沉寒凉气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