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极祖入场 地裂天崩(中)

    突然被这么招呼一声,小九也是愕然,可扭头看到湖面上,不知何时出现,半边脸颊焦枯,丑陋到极点的黑袍修士,却是露出和其他人截然不同的喜色,禁不住欢声道:

    “师傅!”

    “师傅?”

    此时船上的董剡等人,都已被收进自辟天地里去,免得遭了池鱼之殃。但周围湖面上,留下的修士依然不少。他们对小九是很熟悉的,可对这位与她完全不相称的黑袍老人,就有些让人惊愕了。

    “记得九姑娘应该是天法灵宗的?”

    “那个边陲门派,恐怕连人阶宗门的实力都欠奉,有什么可提的?倒是这位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有点儿眼熟呢?瞧那半边脸……”

    对周围的窃窃私语,船上这几位都懒得理会。

    小五和玄黄也是头一会见到小九的这位师尊,之前对此人,小九一直是讳莫如深的,虽然余慈等都有确切的猜测,也没有刻意相询。

    白衣却不管里面的微妙情况,哑然笑道:

    “役灵你还有闲情抛头露面?”

    “离死不远,不过总要看徒儿成材才是。”

    是的,这位丑陋的黑袍修士,就是当年在万鬼地窟开宗立派,堪称一代宗师的役灵老祖。这位老祖,向来以控役灵禽异兽知名,当年虽是惨败在东阳正教三魔君的合击之下,断了道途,然而虽败犹荣,在真界也是有数的强者。

    小九正是拜在此人门下,成了嫡传弟子,才会在短短数十年间,有了长足的进步——这一点,天法灵宗是万万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当初余慈以鬼厌的身份,在东海九宫魔域行事,便曾与这位打过交道。

    那时得到的消息,就是役灵老祖已经投入了罗刹鬼王麾下,至少是给罗刹鬼王办事。小九也是知道这一点,才有些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只是此刻,役灵老祖现身,并没有表现出对罗刹鬼王特别恭敬的样子。

    如果那白衣,确如他所言,是罗刹鬼王的话。

    役灵老祖一步步走上船来,自然而然站在小九之前,与白衣相对,便似讨论般开口:“神主所言,正是修行精义。极祖固然是了悟其中奥妙,可叹那洗玉盟,却是充做了注脚——世人修行,当为此戒!”

    想那最初的洗玉盟,其实是在巫门的强势压迫下,形成修行宗门的松散联盟,渐渐成形。而在剑巫大战、剑仙西征之后,没有了巫门的挤迫,没有了剑仙的威压,迅速坐大。

    五劫以来,盟中章程条规越发严谨,也越发板滞,条条框框,阶级森严。

    后进宗门想要上进,必须依附上位宗门;而上位宗门要想保持特权,又要利用规则不断压榨排挤后进宗门,而所有的一切,又都埋藏在看似正大光明的条规之后,使得组织越严密、内部越是暗流涌动、修行人的本心越是缺失。

    以前这些情况,不是没有人察觉,可是洗玉盟这个庞然大物,雄踞北地三湖,占据绝大多数优质的修行资源,当真是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,在压倒性的实力面前,又有几个人能做出准确的判断。

    直至今日,被极祖化身的刘太衡蛀空泡烂之后,显露出已经**的内质,才让人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役灵老祖也只是为人嗟呀两声而已,他有自己的事情,很快转向小九:

    “我在这洗玉湖下做了几年教头,也算公私两便,降伏了几头湖底妖兽,它们几个本来有灵智之望,却被我以秘法控制,以宗门秘法相继,就是极强的战力。远行之前,我就转交给你——罗刹神主折腾的好大场面,不好好准备,恐怕咱们役灵宗就要绝门绝户了。”

    小九啐了一声,想笑,眼中却又是泪盈盈的:

    “师傅你要去哪儿,我陪你去……拉着鱼刺哥哥一块儿去帮忙!”

    役灵老祖哈哈一笑,面上更显丑陋:“我本欲将此残生交给罗刹神主,请她为我报仇,可惜她耐性太好,我命不久矣,等不及了,自去北地,寻人战死去球!”

    白衣在旁,哑然失笑:“如此倒显得我没气度了。这几年,你做湖底妖国的总教头,对灵昧的研究、运用,使得烛龙王和幽灿入瓮,我还没奖励你,你就要离开……别说我不考虑到你的功劳,之前一直对你家徒儿,可是一直和颜悦色来着。”

    役灵老祖向白衣拱拱手:“不敢,其实是他们对一个老朽将死的破落户,都有轻视罢了。神主谋算,没有我这将死之辈,也依然不会有什么影响。”

    经由这么一来二去,小九已经是彻底搞清楚,白衣究竟是怎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又是发愣,又是恐惧,还有些莫名地好笑。

    之前那一摊子烂事儿,又该怎么算?

    她的心绪,自然瞒不过深谙情绪变化的罗刹鬼王,也因此对小姑娘的胆色很是赞赏:

    “是个有趣儿的小家伙,无怪乎役灵你会这般维护。”

    役灵老祖呵呵一笑:“宗门之道,传承第一,如今我膝下就这一个徒儿,今日过来,就是想请神主高抬贵手……

    “按照计划,我这老朽应该已经北上,趁此界乱局,与三魔君一战,不论胜负,都是埋骨北地,然而神主谋划太深,役灵不惧死,惟惧无意义而死,因而临行前过来,一是向神主讨个人情,二来也想询问,神主与无量联手,对我此行,利或不利?”

    白衣笑吟吟答道:“我不测休咎,不管福祸,然而观你如今的状态,实在平平,还有,你应该是把大半家当都给了徒弟吧,那万分之一的可能也不见。我与无量联不联手,与你又有什么干系?”

    她说得毫不客气,役灵老祖却似大有所得,微笑致谢。

    这边却惹恼了小九,猛地冲前,抱住役灵老祖:“师傅,你这情况又不是无药可治。鱼刺哥哥掌生控死,让师傅你重塑道基,完全做得到……”

    小姑娘话中有不少臆测之辞,旁边白衣却是颔首:“渊虚天君确有此能。不过除非如巫神一般,虚空放诸穹苍九地,无所不至,否则便是移转灵枢,也不过拘于方寸之地,等日后转生罢了,过不过得了胎迷,还在两可之间——搏一搏还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役灵老祖摇摇头,正要说话,却见白衣仰头看天,神思缈然,莫名就是住了嘴。

    虽然是艳阳高照,白衣却能看到强烈光芒的遮掩下,不可尽数的星辰。

    她悠然道:“无尽星空深处,有从来没有见过的世界,从来不曾交流的生灵,当然也有你役灵最擅长处置的灵禽异兽之属……无穷无尽的精彩,永不可测的机遇,你都没有触动吗?

    “我一直认为,役灵你在灵昧修持上,在真界可谓另辟蹊径,不类凡俗,为一时一地之失,赔上大好时光,身家性命,何其愚也。”

    役灵老祖微微失神,随即笑道:“神主所言,当是日后行止吧,当年在外域修行、游历之时,确实见过几个威能卓著的异兽,可惜未曾入手,至今思来,尚觉扼腕。可惜,我乃将死之人,在这儿惟有先祝一路顺风了。”

    白衣点点头:“这话要对你徒儿讲,她比你更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役灵老祖微愕,但很快就悟出一层意思,笑道:“托神主口彩。其实仅从斩脱法则束缚这一条而言,神主对一界生灵功莫大焉。”

    有句话,役灵老祖没提,却是每个人心里都有谱。

    若罗刹鬼王的谋划真的成功了,这份“善举”,最后能享受到的,恐怕也是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小九倒是依稀听出了另一层意思,直接开口询问:“为什么说会比师傅的机会多呢?”

    她又开始装天真,扳着指头数:“就算我青出于蓝,修炼到师傅这等境界,也要一两劫时间,还要光复宗门,还要教授弟子,说不定也要和魔门开战,肯定比师傅还要忙上几分,域外修行、游历什么的,恐怕也跑不了多远,白衣,嗯,罗刹姐姐你是金口玉言呢,还是信口开河?”

    役灵老祖: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衣却是笑眯眯地回应道:“怎么会是信口开河呢?如果你舍了那个轻薄的所谓兄长,投到我门下,包括你过得比现在快活百倍,而且注定会随我一起,看遍无尽星空、亿万世界。怎么样,我正想多找几个伴儿呢。”

    看小九发红又发白的俏脸,白衣又笑:“这种事情,我们可以等你师傅不在的时候再详谈,至于机会,肯定会更多的……啧,极寒你不专心致志动手出招,在这儿听壁角,算什么英雄好汉!”

    旁枝侧出的一句,又引来了“刘太衡”的笑声:

    “其实我更想听一听,鬼王你妙口生花,要许给人家小孩子怎么个前程!”

    极祖的关注之心,大家都明白,因为不管是针对也好、避让也罢,这都是了解罗刹鬼王谋划核心的现成机会。

    这么一位喜怒无常的绝代强者,究竟想做什么,又想把真界变成什么模样,此界中人,谁不想知道呢?i752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