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极祖入场 地裂天崩(上)

    长笑声中,刘太衡站起身来,也在这刹那间,议事厅冰封冻彻。

    厅中虽尽是投影,却有寒意循着阵禁,渗透过去。

    各路宗门首脑,一时间都觉得心中念头蹿动,偏偏心力都似给冻透了一般,驱使不得,无法降伏控制。

    如此手段,可谓是魔门正宗。

    究竟是、究竟是……

    各宗门首脑心里转动念头,有些猜测,却不敢相信,若真是如此,无疑就是洗玉盟成立十数劫来,最大的丑闻,最离谱的笑话!

    可惜,既定的事实,从来不因人们的意志而改变,他们心里头的翻涌的情绪,更像是毫无意义的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刘太衡环视厅中,各首脑投影显示出的情绪变化,都入得眼来,摇了摇头,又向碧水府尊笑道:

    “道友,便随我去吧!”

    碧水府尊仍是那整个人冻僵冻透的模样,无论投影还是本体,都是如此,而随着刘太衡一言而决,投影湮灭,本体处发生了什么,各宗门首脑都难再知晓,也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终于有人正视现实,确定若将“刘太衡”展现的魔门神通威能放大千百倍,像极了一种大名鼎鼎的无上神通——就算他们没有亲身经过,也早已是如雷贯耳。

    所以,厅中就响起一声不怎么确定的言语:

    “冻寂魔国?”

    “刘太衡”根本不予理睬,此时他的目标换成了议事厅中央的夏夫人。

    他离开席位,向夏夫人那边走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“不倒翁”式的面团团笑脸已经再难复现,分明还是那张脸,分明也在笑着,可脸上的纹路拼接在一起,莫名就是冷酷到让人心底发寒。

    越不回答,答案越是清晰明白。

    极祖!

    正所谓人的名儿、树的影儿,对各宗首脑来讲,魔门手段再怎么高明,由于距离过远,此波念头动荡,极微极小,影响其实也就是那回事儿。可是,由于“冻寂魔国”的鼎鼎大名,让人不得不怀疑,这样的躁动,或有可能仅仅是冰山之一角。

    不见“刘太衡”讲么?连静德天君都被种下了心魔,不管这种话有多么离奇,是否合理,现在的情况就是:

    只要是从“冻寂魔国”的施展者、从魔门“胁侍魔主”之下第一人的口中道出,就有足够的震慑力。

    这是极祖啊!

    此人的赫赫威名,是在蛊饲环境中的元始魔宗杀出来的;

    是数劫以来,败亡在他手下的各路英雄豪杰的尸骸堆起来的;

    也是妖诡阴沉、冷酷无情的行事风格衬出来的。

    便在这一刻,议事厅中的宗门首脑,不知有多少人脑际微眩。很多人都觉得灵台昏昧,怎么都不得劲,骇然之下,甚至有人直接截断了阵禁通联,保得一时安宁。

    一片混乱之时,浩然宗主姬周霍然起身,指向“刘太衡”投影,嗔目喝道:

    “知者不惑,仁者不忧,勇者不惧!”

    随他念颂圣人之言,身外正气如燃,扫荡寒意,又发黄钟大吕之声,湮灭魔念。

    他不是要现在诛杀魔头,而是要破坏接下来可能发生的糟糕情况。

    对此,“刘太衡”总算是半转过身,看他一眼,笑道:

    “浩然宗的呆子,还是有骨气的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湖上响起一声凄厉到极致的惨叫,几有破脑剜心之痛。

    那是碧水府尊。

    就算他的地仙之途,被极祖算计,所得不正,可如此轻易受制,难免让人有不真实的感觉。

    由此也可以看出来,碧水府尊离洗玉湖真的很近,瞬息之间,有如实质的强压扫过,水脉之力激增,导致湖上水浪滔天,布设通讯阵禁的小岛作为主要针对的对象,也很快被淹没。

    转眼间,议事厅成了废墟,没有了传递的渠道,刚积聚起的浩然正气被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投影寥落,如鸟兽散。

    一众投影中,留下寥寥无几,夏夫人则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不是她想留,而是走不脱。

    阵禁大半被破坏,但还有一部分,已经被“刘太衡”先一步控制,针对的就是她。

    只不过,当“刘太衡”开口之后,言语却指向另一人:

    “相山兄,别来无恙?”

    赵相山之前一直和夏夫人讨论应对之法,此时却沉默不语,一应心念,尽都敛伏。

    “刘太衡”看着是打招呼,其实也是以魔门锁魂秘术,层层剥离阵禁、天地元气、虚空屏障的掩护,确定他的位置、状态,还有其他更微妙的信息。

    一旦被锁定,以极祖之威,用“犁庭扫**”这类词儿形容固然不太妥当,可实际结果也是差不多的。

    如今正是关键时段,万万不容有失。

    可是,作为介质的夏夫人,也未必就能撑多久。

    陡然间,剑意鸣震,横空而来,发无端,去无踪,一剑抹过,议事厅残垣中的那部分阵禁,除了支撑“刘太衡”的那部分,确实不好触动以外,其他的所有,都给斩灭,夏夫人投影就此消失,两边联系断裂。

    “刘太衡”微扬起眉毛,“哦”了一声,倒并不太在乎。

    刚刚的秘术搜检,已经助他锁定了大概方位,也了解了一些情况。

    洗玉湖才多大,如果有必要,整个地过来也没什么大不了。

    正要有所动作,他却是停了下来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虚空中,意念切入,那是罗刹鬼王笑吟吟开口:“极寒啊,何来太迟?”

    “刘太衡”呵呵一笑,又显出“不倒翁”的风采,很谦虚地回应:“起个早市,赶个晚集。比不得鬼王雷厉风行。”

    对话刚刚展开,寰宇中响起一声清罄之音,伯阳天尊冰冷的意念降下:

    “极祖绝大手笔,以洗玉盟为祭,哪有迟来一说?”

    作为清虚道德宗的地仙战力之一,伯阳天尊这段时间神游亿万里,其实本体一直往洗玉盟而来,为的就是镇住这片事态多发的洗玉盟核心之地,如今已经非常接近。

    哪知道,陡然间出了“刘太衡”这档子事儿,静德天君甚至被说成是“种了心魔”。

    不管后一条消息是真是假,这数百年间,一直主持洗玉盟大小事务,迅速扩大影响力的清虚道德宗,等于是挨了当头一棒,又被极祖一个耳光扇在脸上,当即沦为万世笑柄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局面,伯阳天尊自然是怒意深沉,还在万里开外,冷森森言罢,就是出手。

    这可不只是泄愤,而是与浩然宗主姬周的作法一脉相承。

    虽说已经挡不住碧水府尊被染化,可如今极祖还不是本体到此,如果给他时间,送来神通法力,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伯阳天尊必须加以限制。

    至于罗刹鬼王、无量虚空神主这些大能又该怎么应付,一时却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对挟怒而来的地仙大能,“刘太衡”依旧没有太在意:

    “请碧水道友出手吧。”

    湖上又是一声尖啸,碧水府尊强横却有些散乱的意念冲天而起,与伯阳天尊对撞在一处。

    “碧水!”

    伯阳天尊这一声,用的是玄门道唱之法,试图将碧水府尊唤醒。

    然而转瞬便知,极祖的手段实在可畏可怖,碧水府尊看似刚刚入魔,其实早已魔性深种,外力的冲击非但不会有效果,反而会形成压迫、捶击的力量,进一步锻造魔性,“帮助”他彻底陷入“天魔傀儡”的深渊里去。

    如此手段,让人憎恶到的极致,偏偏没有选择的余地。

    伯阳天尊几次试图突破碧水府尊的封锁,都以失败告终,反而是被缠得更紧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只能再发道唱之音,这次对的却是湖上湖下,洗玉盟的各位骨干,让他们速速发动三元秘阵,将“刘太衡”这一条传输力量的路径截断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明白,湖上的,也不过就是一个投影罢了。

    “刘太衡”本体在何处,谁也不知。

    可如今,还有别的选择吗?

    洗玉盟这般一通忙乱,倒是让罗刹鬼王被无视掉。

    这位倒也不恼,只笑吟吟地观战,还有分析。

    当然,她也是有听众的,不是对始终缄默不语的无量虚空神主,也不是对已经快被她卖光的几个“盟友”,而是对湖上几位很可能听不太懂的“小家伙”。

    白衣轻掠鬓发,示意小九、小五、玄黄等,往震荡最激烈的方向去看:

    “你们肯定知道里面的种种干系。要说起来,极寒的修为,确实是在五劫之前,开始了突飞猛进,当是与刘太衡此人不无干系。

    “两边的行事风格截然不同,刘太衡圆融老辣,精于权谋;极寒手段冷酷,极端心性。一个稳重,一个极致,就如同放飞的风筝,看着高飙天外,其实总有根坚韧的丝线,牢牢绑定。

    “确实是好心法、好盘算——旁人都道极祖极端,实是被他前面的名头骗了,让人不自觉忽略,数万年下来,他早有改变。修行之道就是如此,孤高的剑仙,也要寻朋觅友,彼此参照,像极祖这样追求圆满极致的强人,到最后还是要回到龙虎交汇、阴极阳生的道路上来。这一点,日后修行,可不要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小九、小五面面相觑,弄不清白衣究竟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也在此刻,波翻浪涌的湖面上,有人低声一笑:

    “罗刹神主谆谆教导,九儿你还不谢过?”

    4月最后一天,要保住前二十啊,请大伙儿火力支援!i640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