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宝鉴魔影 人心之极(中)

    五劫之前,快两万年前的事儿,也亏夏夫人能提得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当年那场迁移,确实是刘太衡的得意之举。

    当时的飞羽堡,位于洗玉三湖的东北角,其实就是拦海山地界,千宗百派汇聚之地,经过刘太衡多年经营,已经一步步走到人阶宗门,虽然排名最末,也是有了固定根基,开始进入核心宗门的序列,不知引得多少人称羡。

    然而刘太衡却“突发奇想”,要带整个宗门南迁,当时宗门内群起反对,他则赌上了自家的声望,力排众议,也通过在洗玉盟的种种安排,举宗迁移到五链湖,重新圈地筑基。

    这一次迁移,将飞羽堡进阶地阶宗门的时间,推后了一劫之久,却是夯实了根基,且在八景宫和清虚道德宗的遮挡下,避让过了多次大劫冲击,纵然也因此扩张困难,很难再升上天阶,可仅以守成论,实是第一等的高远眼光。

    这些名人轶事,在座的各宗首脑或多或少都是知道一些的。

    不过,夏夫人的目的显然不止于此:

    “论眼光之长远,见事之敏锐,盟中无人可及。只是我有一事不明,刘翁长年与八景宫比邻而居,消息应该比我们灵通得多,日前,湖下邵天尊和渊虚天君交流,商议上清三十六天之事,有谋求四方八天之意,此事刘翁知否?”

    “……略有耳闻。”

    有关四方八天之事,连碧水府尊都能听到风声,刘太衡没可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八景宫‘互通有无’的行事风格,更不用提,刘翁也该清楚了。那么真如刘翁所言,洗玉盟分占四方八天,八景宫会以何者之有,通何者之无呢?”

    夏夫人的说来客气,其实就是明指刘太衡,明知八景宫会谋取上清三十六天,却推动洗玉盟早一步下手,一旦四方八天归属确定,八景宫“退而求其次”,再提出什么要求,自然是以被架空的上清宗,最难逃过。

    刘太衡淡淡道:“若依八景宫所想,倒也能成,我们洗玉盟,大半还是东方、北方区域的主力,抵挡天魔的正锋;只是渊虚天君,真乐意将太霄神庭核心之地出让吗?”

    只从话里听,两边的立场有些乱套了。

    对此,夏夫人倒是同样淡定:“上清三十六天,一体同根,不管是拆解开来,还是交到别人手上,怎么发挥功用?”

    这时候,碧水府尊终于插进话来,冷笑道:“也就是死扣着不松手吧,放在别人手里不行,交给渊虚天君这一位真人级别的‘大能’,也未必就有用处。”

    夏夫人欲待反驳,忽而一怔,几乎就在同时,一波莫以名状的冲击,瞬间扫过议事厅,各方宗门首脑将头扭向了不同的方向,实是本体那边,也感应到了冲击,各自感应察探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真界上空,显化出千百宝刹,拥簇灵山胜地,阿罗汉、菩萨、佛陀层层端坐,环列如轮,同声禅唱,更有祥光瑞气,无上光明,洒播四方。

    佛国禅唱!

    这是与八景宫的叩心钟、论剑轩的碧霄剑鸣、北地魔门的天魔心鼓相提并论的“定星之宝”,除了作为礼仪、祭器之外,是在天地大劫末端,梳理、扳正法则体系时才会用到。

    如今显化出各佛国大能神通法身,更是最高级别。

    近数劫以来,也只有论剑轩剑西征,逼得十三古佛涅槃、六道轮回粉碎,打开永沦之地的时候,才有那么一回。

    各宗首脑都是知道其中厉害的,不免发怔。

    西方佛国在搞什么鬼?

    也许魔劫肆虐,到了西方?佛国修行,都在“心上”着力,从来都是天魔侵蚀的重灾区,这么想来,也不能为错,但在此刻,让人心中愈发沉重。

    倒是很应景的,真界再次动荡。

    这与“佛国禅唱”平扫过来的灵压不同,各宗门首脑投影不同幅度波动,显示出源头不尽相同,是本体那边出了状况。

    他们都在不同地域,却同受影响,可见震荡范围之大、影响之巨。

    偏偏一时间还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,只能互以眼光相询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杨朱冷冷道了一声:“二三十家坐在一起,还不是照样晃荡!”

    说得俗,却也形象,实是明讽各宗首脑在真界危急之时,再怎么稳坐钓鱼台,也没有这份“稳重”的份量和资格。

    倒是一旁的夏夫人,大概是受震荡波及,反应有所迟滞,半晌,才又有了动作,却是深吸口气,以看似没有什么变化的语气道:

    “不管是刘翁的设计,还是碧水府尊所言,姑且不论对错,然而一切都建立在太霄神庭还在渊虚天君手中这一前提之下。如今罗刹鬼王和无量虚空神主合攻而来,诸位又是怎么个章程?”

    咦,换话题了?终于退让了?

    想想也是,现在的情况,就是各方都有一定的底气,惟有渊虚天君,没有了上清后圣的招牌,又直面罗刹鬼王和无量虚空神主的合攻,很难一直硬下去。

    人心就是如此——越是这样,部分人越不着急,心思反而愈发地活跃起来。

    就是当年上清宗覆灭时的魔劫,也没有拿三元秘阵怎样,就算现在的危机更胜从前,一时半会儿还是能支撑下去的。

    不趁胜追击,拿到更多的好处,更待何时?

    碧水府尊微昂起下巴:“夏夫人,这话就不对了……”

    才开了口,又一波震荡袭来,几次三番受影响,各方首脑都是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,冲击范围有限,源头却比上次清晰得多。

    就是在洗玉湖底……三元秘阵?

    各方首脑很快都收到信息,碧水府尊面色骤变,怒喝道:“夏怀玉,你敢动湖中灵脉!”

    几十道目光齐刷刷盯在夏夫人身上,后者微微一笑:

    “不是湖底,而是祖巫牵引而来的那方世界。”

    水世界?

    是的,就在此刻,湖底水世界轰然动荡,以慕容轻烟、幽蕊两位灵巫为导引,以洗玉湖上巫门庄园为中转,通过地脉、水脉,径直与亿万里外的飞魂城相连。

    世上千宗万派,只有巫门能轻松做到这一点,可幽灿没有任何骄傲的情绪,他眼神冷厉如刀: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夏夫人直接截断他的话,冷冷道:“祖巫当此大劫,巫门中人,正该戮力同心,抵御劫数。不只是飞魂城,千山教也是如此,我已飞书传讯,要求世间巫门,不论宗门大小、血脉远近,共赴劫难!”

    幽灿冷冷看向千山教的掌教,后者此刻鼻观口,口观心,如泥雕木塑一般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刻,一个全然意外的人物开了口:

    “许家愿出一份力,不为巫神存亡,只为此时此刻,不应该如此结果。”

    众人移目视之,说话的正是百炼门许央。

    其一族巫门血统,世人知道的不少,不知道的更多,今日突然主动暴露,两相比较,等于是给了幽灿脸上重重一击。

    且不说是否是卖自家祖宗,只是这种“漠视”,也在世间道德允许的范畴之外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是虚的,真的让各方宗门首脑不能忽视的是,如此牵动水脉、地脉,等于是撼动了三元秘阵的根基。

    若是平日,早群起指责,甚至加以讨伐。可如今,严重点儿说,就是巫门生死存亡之际,不帮忙也就罢了,再阻止行事,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,也违犯了洗玉盟平衡的基础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浩然宗姬周沉声开口:“罗刹鬼王所谋,动摇本界之基,不可听之任之。如今正是唇亡齿寒,不知夏夫人是否需要,本宗浩然正气倾注,可有一刻‘圣临’,在真实之域,或可做一番牵制。”

    杨朱平静道:“四明宗鼓振余勇,尚可助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四明宗儒玄并重,与浩然宗以往也多有联手纪录,若真能“圣临”,就是一位地仙战力,而且受儒门特殊心法所至,与此界天地法则体系的冲突相对较小,可以发挥相当的实力。

    但这还有不足。

    四明、浩然一脉,毕竟是三大天门最弱的一枝,而有幽灿在,巫门中人再怎么同仇敌忾,也未必能整合起来,是他们的盟友,百叠门、五绝馆,也很难给面子。

    眼下是在角力的平衡点上,夏夫人声势虽振,其实还在下风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看清虚道德宗,可是没等那边决断,夏夫人又是一笑:

    “碧水府尊,我观尊驾与会,几乎全无迟滞,也听人讲,你自渡劫之后便已北来,如今怕是已到了洗玉湖地界。算来洗玉湖周边,未入战场的地仙有两位,尊驾,还有幽灿。

    “幽灿此人可以不论,当此时段,同为洗玉盟一脉,你不伸以援手吗?

    “其实府尊若能帮忙,渊虚天君送给你一个镇守南天的尊位,又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厅中各宗首脑又在交换眼色,他们之前也有发现,碧水府尊在这个议事阵禁中,确实反应极快,不像是远在亿万里开外的模样。

    而夏夫人能掌握一位地仙大能的行踪,这种情报手段着实惊人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