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心有灵犀 争入棋局(上)

    作为末法主级别的大能,太阿魔含在天劫区域游荡,可不只是单纯地捕捉战机而已。

    在天地法则意志的视角,余慈很清楚地看到,太阿魔含正与雷劫之后,另一波暗潮融合在一处,毫无疑问,那是天劫总难避免的魔劫之属。

    余慈呸了一声,太阿魔含这厮,倒是懂得借力——也对,域外天魔之流,做这种事情,也算是轻车熟路了吧。

    这样却是苦了度劫之人,尤其是天劫的压制攻伐,还在不断地加力,牵扯了越来越多的天地法则,封锁了一切天地元气的输送,不给那位任何借力的机会,说是“举世皆敌”,一点儿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包括余慈身边的妙夫人,也在大势之下,缓缓坐起。

    此时,妙夫人的每一个动作,都与天地法则意志息息相关,而的影响辐射范围,更是远远超出了九真仙宫的范围,借着天劫之势,几乎无损地加持到天劫核心区域。

    余慈看着模具,又看“真人”,不知道她要做什么,一时间没有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他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妙夫人端坐在锦榻上,便在身形摆正的刹那,眼恍若星辰迷雾的真幻法则投影,便以前所未有的激烈势子运转开来,其身外七色霞光愈发夺目,直接将余慈和陆雅覆盖进去。

    吃这霞光一照,余慈隐然觉得身上发凉,似乎一切的遮蔽、伪装,包括身上披的乌蒙蝉蜕的外壳,都要被照得透了。也就是他心内虚空法域,含蕴着三方元气的特质,终于还是没有被霞光穿透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天地法则的作用效果,而与之同步的,就是天劫核心区域。

    在炽烈如火的电光之上,忽有千丈霞光,当空刷下,所过之处,光线分明是发生了诡异的发应,聚合的电光刹那间变得全然透明,显露出央模糊的影子,而下一刻,影子周围难以勘透的迷雾,却是被霞光一洗而净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虚空净澈,电光明透,似乎一切都归于虚幻,唯有最央,那一个正自转身的纤瘦身形,裙袂微旋,青丝如幕,半遮容颜,却是实实在在,再无一丝模糊、虚妄之处。

    霞光照射之下,她身外剑光同样明透,运转轨迹也是清晰可见,但剑锋所至,虚空结壁,便是无穷无尽的电光浪潮,也半分也透不进去。

    洗去一切颜色的明光之,可见她一对眸子,清若平湖,无波无痕。

    余慈心头便似挨了重重一锤,神意波动之下,就连模具都颤了两颤。

    妙夫人还在投射霞光,照彻一切虚幻,使之归于真实,如此手段,当真是对幻法的极大克制,且若发挥到极处,照射范围之内,一切气血运转,气机结构,包括体内体外,都是全然没了隐秘可言。

    理所当然的,央这一位的虚实,也就彻底暴露在天地法则意志之下。

    完全与之同步,天地法则意志开始了调整,可以想见,接下来的攻伐,必定是极具针对性,也会造成更多的麻烦。

    余慈咒骂一声,通过模具,毫不犹豫地发出了指令。

    效果立竿见影。

    锦榻之上,妙夫人神眸的星辰迷雾之漩流,刹那止息。

    清凉殿发出咯咯嚓嚓的怪声,似是在瞬间承受了远超之前的重压,殿内本来还在饮宴歌舞的仙真飞天等,真如梦幻泡影,一个个归于虚无。

    重压之下,殿堂瑟瑟抖颤,似乎随时都会倒塌,余慈却是懒得多看一眼,只是遥观天劫最核心处。

    然而未等他看清那边的具体情形,一直在外围游荡的太阿魔含终于抓住了机会,外围的暗潮轰然而起,诡异地与漫天雷火混在一处,向央聚合。

    暗潮见不到天魔,唯有滔天魔意,一浪高过一浪,看不出任何技巧,唯有纯然的大势碾压。

    太阿魔含最大化地利用了天地劫数的伟力,更化入本身高绝的境界和神通。要的就是抢夺大势,占尽先机,唯有如此,更深层的天魔变化,才有发挥的余地。

    而这一刻,恰是妙夫人神通消散,霞光收敛的瞬间。

    没有霞光照射,固然真幻虚实难辨,给了央那位喘息之机,可同样地没有了对天魔一族的限制,使其滔天魔意彻底爆发。天劫核心区域,刚刚从那明透的环境恢复,便被幽暗环拢,不见一丝光线。

    余慈抿住嘴唇,在天地法则意志的视角下,本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,可问题是,魔劫之,已经化入了太阿魔含的神通法力,使得魔劫产生了惊人的异变。

    不愧是末法主级数的大能,其利用天劫的手段,竟然比他还要娴熟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任何的犹豫都是致命的,余慈只能是凭借着对危险、时机的纯粹感应,第二个指令进入模具,作用到妙夫人身上。

    七彩霞光再起,但这次作用的目标,却是发生了绝大的转移。

    然而在将发未发之际,余慈狠狠咬牙,第三个指令发出,即将铺洒下去的霞光竟是猛地一窒。

    也在此刻,幽暗遮蔽的天劫心,一声恍若弓弦崩断的震音透出,声音落在余慈耳,却像是听到了天地法则意志负痛的“闷哼”。

    天地法则体系的一个“连线”,就这么崩断了。

    剑意所至,灭法破劫,正是剑修精进的正道。

    当天地法则意志肆无忌惮的围杀目标之时,也正是将其深层奥妙尽都展现的关键时刻。

    一剑断弦,便代表着天地法则体系的限制又弱一层。

    滔天魔意猛然一窒,炽烈电火从幽暗隐隐透出。

    而在千里开外,余慈嘿然一笑,指令再发,七色霞光就此刷下,极其精准地落在暗潮之下,一举洗了个通透。

    也在此刻,在在刹那间恢复绚烂的电光火花之,余慈又看到那对眸子,映着漫天光痕、魔影,依然是纯澈平静,不管是之前真实暴露,还是在在太阿魔含驾驭魔劫碾压,直至一剑逼退之时,都是如此,似可倒映天地间一切影像,既而洗却虚幻迷茫,直指真妙。

    崩音再起,又是一剑断弦,再开束缚。

    喀喇巨响,清凉殿被逆冲的天地法则伟力扫去半截,做了“叛徒”的余慈却是放声大笑,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这也是心有灵犀啊!

    正是同为剑手的默契!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最后一小时,能不能保住前二十啊?唯有呼唤各位书友护法加持了。呃,有点儿心虚的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