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宝鉴魔影 人心之极(上)

    静德天君心里还有一点儿期待。

    三个长期中立的地阶宗门,碧波水府不提,刘太衡那老狐狸也不用想,八极宗的话,如今碧水府尊成就地仙尊位,恐怕那边也是如芒在背,是敌是友,表态就是立场,也都在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孟长友也是当代英杰,不知会做怎样的选择。

    当然,更有可能还是继续沉默下去,尽可能将事态拖长。

    果然,会场内一片静默。

    静德天君心中微沉,哪知此时,厅中忽有人道:“虽然敝宗不算在地阶宗门之列,不过盟中也有条规,人阶宗门以四抵一,我们就做第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众修士扭头,只见灵辰宗主王太恒唇噙冷笑,不咸不淡地开口:“灵辰宗附议。”

    各方宗门首脑都是微怔,确实,按照条规,若人阶宗门排出四个,也可算有一票,只是刚刚就算把四明、浩然一脉的百炼门、崇柏宫都算进去,也还差了半数,他们也不觉哪个人阶宗门还有插手的勇气,故而没有人往这上面想。

    谁也没料到,王太恒会突然发力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在碧霄清谈上被针对,也被扫出核心圈子的灵辰宗,这段时间过得非常狼狈,对包括清虚道德宗、四明宗、浩然宗在内的各方,都不会有什么好感,不过,在当前的局势下,破罐破摔,当一根搅屎棍子,还是可以胜任的,

    灵辰宗这个变数一出,百炼门、崇柏宫当即响应,转眼间就造出了声势,如今只差一个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人阶宗门的话……

    静德天君略一沉吟,此时他不能去逼迫澹水观、龙门宗,却是将视线往纯阳门的位置一瞥。

    纯阳门主钟汉阳面色沉凝,心中不悦,可是作为人阶宗门,纯阳门和清虚道德宗牵系太深,完全就是附庸的地位,有些事情也是不得不为。

    故而,片刻之后,他也是平平淡淡开口:“当初渊虚天君曾助本宗击退了武元辰那魔头,这个人情我们是要还的……纯阳门附议。”

    在座的都清楚,什么“击退武元辰”,纯粹就是个由头,但不管怎么,纯阳门这么做,面上还是做足了,至此,杨朱的提议就拿到了足够的票数。

    使得清虚道德宗和象山宗,至少在表面上维持住了平和姿态,也不至于影响到清虚道德宗的一贯立场。

    有这个变数,静德天君也是意外之喜,转眼却又略有自惭,闹得这么复杂,其实大半都是他私心作祟了。这些年他在俗务上用心太多,心性修为看来是有所倒退,大劫当头,还需谨慎啊!

    心中念一声“无上天尊”,他当即拍板: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便要请渊虚天君到场申辩。”

    哪知话音方落,碧水府尊又是冷笑:“渊虚天君正在湖下,不知搞什么鬼,难道还要我们把他救出来不成?”

    对此静德天君从容应对:“如今局势特殊,若有人可全权代表,自然也可以。眼下当遣人通知,我们可以进行第二个议程。有关幽灿城主……

    话至此处,突然断去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各方首脑先后感应到,周围布置的阵禁发生了波动,细究其根源,竟是在各方人员已经到齐的情况下,又有人插入进来,且还并不是强行切入,而是确有这份特权。

    很快,新的投影切入,没有落在任何一个坐榻上,就站在厅中,吸聚了所有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夏夫人?”

    有人低呼出声。

    夏夫人此时还是湖祭时的打扮,身披黑色祭袍,如瀑青丝大半披在肩后,只有数缕,落在颊侧,既有神秘幽艳之气质,又见从容不迫的气场。

    这不算是一个典型的夏夫人,至少以前的夏夫人从来不会赤膊上阵,顶在最前线。可如今,她用这种方式切入进来,在二十四个宗门首脑面前,盯着曾经是她世上最亲密之人,冷喝道:

    “幽灿,你将祖巫卖给了罗刹鬼王,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代表飞魂城议事?”

    刹那间满场死寂。

    都知道幽灿和夏夫人之间,肯定是出了问题,却很少有人会相信,两边竟然到了自曝家丑的地步。而且,夏夫人所言“出卖祖巫”云云,也着实让人心惊

    上首三天门的主位上,幽灿面容如铁,端坐不动,嗓音则寒意深透:

    “我倒奇怪,你还有脸出现在我眼前,你现在又是什么立场?”

    这二位……各宗首脑其实都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洗玉盟自成立以来,数万载时光,像这样一出戏码,还真是闻所未闻、见所未见。

    此事可说是家事,也可说是公事,着实不好把握分寸。

    别说他们,就是幽灿和夏夫人自个儿,在这种涉及尊严的问题上,什么智略、威仪都不顶用。

    其实,若真是巫神遭劫,且操作此事的,不是恶名昭著的罗刹鬼王和无量虚空神主,相当一部分宗门首脑心里是要拍手称快的,说不定巫神彻底死掉,真界的法则束缚也将切断?

    不止一人这么想,也因此,众人观望的心态也非常浓厚。

    眼看着幽灿和夏夫人要为飞魂城的代表权,发生更激烈的冲突,静德天君身为主持人,不得不出来调解。

    哪知才张开口,自与会起,便是做泥雕木塑的刘太衡,忽地长叹一声:

    “外劫日增,内火炽烈,这是内外交困之局啊!”

    “刘翁?”

    刘太衡目光扫视一圈,挟驻世九劫的资历,没有人会忽视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他也是难得收起面团团的笑脸,正色道:“当前罗刹鬼王和无量虚空神主进抵洗玉湖,整得天翻地覆,一记记抽洗玉盟的脸,我们却在这儿因为申辩、资格这些杂事,闹得不可开交,这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今儿出门没看日头吧,怎么事事都离奇古怪?

    难得见“不倒翁”勃然作色,各方首脑也是莫名其妙,便有人问:

    “以刘翁之见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今之世,连罗刹鬼王和无量虚空神主都要抱团,我们洗玉盟还要内讧,是寻死么?今日这两个议题,看似分辨清浊忠奸,实则彼此攻讦,除了浪费时间,还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“幽灿城主向来为盟中柱石,碧水府尊新晋地仙尊位,也正是应发挥长才之时;还有渊虚天君,不管后圣有无,如今率先抢进太霄神庭总不会错,前段时间连破魔潮,助盟中开辟西线战场总不会错。都是当世大才,何苦如此争拧?故而今日会商的主题就错了!”

    极难得的一番慷慨陈词之后,刘太衡又恢复了平日里笑呵呵的模样,轻拍了下自家面颊:

    “这样,今日我就舍下这张老脸,也提个议程,希望各位合计合计。”

    静德天尊心中莫名又是波动,眉头皱了皱,但还是按照章程相询:

    “刘翁请讲。”

    刘太衡伸出手,五指打开:“首先,我保举上清宗、碧波水府为天阶宗门,形成‘五天九地’结构……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厅中已经是微微骚动,刘太衡则全不理睬,继续道:

    “同时,请上清宗太霄神庭三清、大罗核心之地居中,四方八天铺开,清虚道德宗、浩然宗、飞魂城、碧波水府,领袖群伦,各镇一方,五大天门,灵脉往来,气机互通,无论如何,先将洗玉三湖打造成一座攻不破的堡垒,形成在此天地鼎革之时,能保证盟中根本不失的基础结构,这才是第一要务。”

    老狐狸!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不知有多少人在心中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本来看他起头慷慨激昂,还真以为要兴利除弊,可到后来,还是他一贯的作风。

    其实刘太衡的意思,和碧水府尊夺取太霄神庭控制权的想法,非常接近,只不过做得更圆滑一些。

    他保举上清宗为天阶宗门,其实就是交换条件,免去了上清宗复起,成就天阶宗门的漫长过程,在“上清后圣”确证为子虚乌有之后,对渊虚天君而言,应该还是颇有吸引力的。

    当然那代价就是,开放四方八天,供各宗进驻,尤其是“灵脉往来、气机互通”之语,就等于是伐去太霄神庭的根基,将上清宗高高架起。

    有天阶之实,难有天阶之力。

    当然,若渊虚天君能拿出自家地仙战力,还有扳回的机会。可像羽清玄、叶缤这种“外人”,就万万不成了。

    此法高明之处在于,完全按照洗玉盟的法度规矩,是历代各宗最为习惯的权谋方式,不是最好的,但肯定不是最差的。

    正是这种提议,立时就打在了大多数人的心坎儿上。

    各方都在权衡,厅中又是沉默,但这种“沉默”,却是往更细节的方向去思考,远比之前争拧名份、忠奸深入得多。

    然而,夏夫人却是冷笑开口:“清虚道德宗在西,抵御西线;浩然宗在北,接触的都是天魔正锋;飞魂城在东,要抵挡罗刹鬼王引动的妖魔狂潮,只有碧波水府……南国有什么战事?”

    “当然还有飞羽堡,躲在清虚道德宗和八景宫的夹缝里,不要太自在!”

    刘太衡沙哑着嗓子,苦笑分辨:“这是各宗原本的地理所限,难道不用这法子,就能避过不成?”

    这话很朴实,不过夏夫人却是不依不饶:“刘翁向来是稳重的,想法也比我们周全,或许正是如此,五劫之前,才迁移飞羽堡至五链湖吧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