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心炼之锁 灵昧之火(下)

    洗玉湖中,特别布置的一处小岛上,预先铺设的阵禁次第发动,将千里万里、甚至百万、千万里外的信息,传送到此地,汇聚起来。

    岛上唯一一处庭院正厅之中,排列着二十七席坐榻,代表了三天九地十五人宗二十七个核心宗派。本来都是空空如也,随着时间的流逝,正有一个接一个的人影显现,当然,这些都只是通过特殊阵禁传输过来的投影。

    洗玉盟最高层级的议事,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召开。

    这样的会议,洗玉盟各核心宗门,理论上都有一次机会,但由于议事规则限制,一年开两次已经算多的了。与会者,必须是宗门首脑,如果首脑闭关,则必须是镇宗地仙或第一顺位的主事者。

    由于覆盖的距离太广,各方投影想要完全同步是根本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从第一个人进场,到最后一人投影显现,就花了足足半个时辰,而在具体议事之事,只能不计代价地利用虚空法门等特殊手段,减少各方反应时间的差额,将其控制在一息之内,也使得会议节奏显得分外冗长。

    厅中大部分时间都是静默,很少有人寒喧,只有阵禁气机流转的嗡嗡低音流淌,提醒在座的各位,这里每句话的成本,都可以抵一件祭炼六七重天的法器。

    出乎很多人意料的,第一个投影在此的,从头到尾静静等待的,是已经有百多年没有正式现于人前的飞魂城主幽灿,也是本次议题的一个焦点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有所耳闻,可幽灿明确而坚定的态度,还是让很多人都吃不准轻重。

    尤其是百叠门、五绝馆这样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幽灿的存在,才与飞魂城结盟的宗门,不得不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就是千山教,别看现在的掌教是夏夫人的族叔,碰到幽灿,其投影过来的脸色,虽是一直不好看,却还真不敢拿大。

    这就是幽灿的积威所至。

    不过大伙儿都明白,此次会上,态度最积极的肯定还是碧水府尊。

    宗门三大支柱之一的左辅死在洗玉湖底,他和余慈的矛盾已经是没有化解的可能,便在这次会谈开始之前,很多人都知道,碧水府尊已经通过各种渠道,游说部分“有意向”的宗门,希望能在会上支持他的意见,达到对太霄神庭实现占有的目标。

    所以,碧水府尊来得也是极早,会前有限的几次“对话寒喧”,倒有大半,是与他有关。

    他已经是地仙级别的大能,正是如日中天之时,在以实力为尊的修行界,各宗多少都要表示敬意,特别是现在,他态度如此明确,与幽灿互为表里,若说与他交流之人不受影响,当事人自己都不信。

    只不过,碧水府尊再怎么合纵连横,总还有人不给他面子。

    眼看来得齐了,便有人悠然开口,满室皆闻:

    “我曾听过一个笑话,老虎和狮子商量怎么猎杀一头牛,野狗听到了,就说:看,那牛快死了,我们今天有肉吃了……!”

    说罢就是长笑,众人视之,正是四明宗主杨朱。

    言语极损,笑得也狂放,正有当年“小杨君”随心恣意的风采。

    笑声里,幽灿冷冷开口:“已经被嚼了半边的将死之辈,安心挺尸就好,再挣扎也注定活不够日头,又是何苦来由!”

    杨朱微笑:“野狗是自不量力,家犬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会议还没有正始开始,气氛就已经是剑拔弩张,直白露骨,且是没有半点儿情面好讲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形式本身,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到了幽灿、杨朱这种层次,当各自的立场都已明确,再无转圜余地的时候,比的就不是道理,而是拳头了。

    可谓是返璞归真。

    只是目前也没法开战,嘴上发狠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对这种冲突,大部分宗门首脑,只能是装聋作哑,又或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直到有人将氛围撞破:“宗门二十七,应到二十四,实到二十四……那么,诸位,既然到齐了,我们就讨论正事吧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清虚道德宗的掌门,静德天君。

    其人身形高大,须发如墨,面如婴孩,手持如意,闲适而坐,确是有道之士的风采。

    作为一位执掌天下有数大宗的掌门,有大劫法宗师的修为,算是足够了,可纯论战力,静德天君只算是及格。

    不过他精于俗务,处事圆融又隐露锋芒,宗门内外,威望颇高。

    担着主持会议的角色,一旦开口,各方都要给几分颜面,厅中便又恢复了静默。

    待各方都拿出了“冷静”的姿态,静德天君方道:

    “之前的争执,其实都在议程之内,我等无须做口舌之争,依照章程行事便好。此议会商,有两项议程:一个是碧水府尊提议的,需明确渊虚天君的上清弟子的身份,以确认太霄神庭的归属,幽灿城主附议;二是敝宗伯阳天尊提议的,幽灿城主需申辩与罗刹鬼王一脉的关系,幽灿城主附议……对此,诸位可有补充的?”

    他话音方落,碧水府尊已是笑道:“静德天君,我所提议的,不只是渊虚天君的上清弟子身份,还包括其与魔门勾结作假之事。”

    厅中静默片刻,又听杨朱冷笑:

    “且不论此中荒谬之处,照你这么说来,两件事有何差别?倒是幽灿城主所谓‘申辩’,当真贴心得很哪。碧水府尊提议、幽灿城主附议之时,可曾想过让渊虚天君也过来申辩?还是说,专等着别人抽不开身的时候,使劲儿地泼脏水呢?”

    说罢,他向静德天君拱手一礼:“在此,本宗希望请渊虚天君亦来申辩,以得公平之旨。”

    四下稍静,有人便道:“浩然宗附议。”

    开口的是浩然宗的宗主姬周。其人在儒门士、儒、贤、哲、圣五位中,距离圣位已经是半步之遥,其实就是巅峰的大劫法宗师境界,也曾是很有可能步入地仙的人选。

    可惜不像碧水府尊远在沧江边上,多年来一直站在抗魔一线,不能抽身出来,利用天劫精进,且传说已经受了暗伤,修为折损,不知还有没有再登入圣位的可能。

    但姬周为人威严持重,一言九鼎,素有声望,此外,浩然宗虽无地仙镇守,却是少数能以特殊手段,拿出地仙战力的宗门之一,他不开口则己,开口则沉甸甸的,谁都要好好思量。

    如此,会商刚刚开始,已经是泾渭分明的态势。

    那边仍是碧水府尊开口:“姬宗主、杨宗主,如今议题已定,各宗首脑齐至,你们这样提法,等于是要临时加上议题吧,按盟中规定,临时提议,需要三位地仙、或者三位天阶、地阶宗门首脑提议、附议,你们还差一位呢。”

    这就典型的不讲道理,只说规矩,但对洗玉盟的特殊生态而言,却是最适宜的。

    杨朱和姬周一时不语。

    此时,厅中不少人都将视线投往象山宗的位置,然而其宗主帝柏,双目微阖,全不理睬。

    至此谁都明白了,象山宗恐怕真如传言一般,不堪北地魔潮的重负,倒向了清虚道德宗,已经与四明、浩然一脉决裂。

    杨朱和姬周倒是神色平淡,显然早有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人们不免又把视线投向静德天君,此时面临选择的,倒是这一位——若是附议,等于是反手一巴掌把新投来的象山宗给抽了;若不附议,则等于是确定了立场,要拿渊虚天君下手。

    绕了一圈儿,事态更微妙了。

    静德天君此时,心中也略有愠怒,争取象山宗之事,是他这些年来一手主导,是稳步扩大清虚道德宗势力范围的总体思路的一部分,若一巴掌抽回去,也等于是抽在自己脸上,可太早表明立场,也绝不符合宗门一贯的宗旨。

    帝柏的极端反应,等于是把他架在火上烤,往轻了说,可谓不顾大局;往重了讲,就是居心叵测。

    静德天君总算也是心思渊深之辈,面上不动声色,平声道:

    “如今玉景门不幸罹难,难再与会;赤霄天勾结天魔外道、金幢教则甘为罗刹鬼王鹰犬,没有资格再参与其中。除此以外,各宗各派都在这儿,各位对此四明、浩然两宗的临时提议,有何看法?”

    静德天君自己不能表态,却在话中寓褒贬,其实就是一种暗示。

    他是希望有人能站出来“解围”的,只要再有一个地阶宗门出来支持,清虚道德宗就可以回到“持中”的一贯姿态上来,不动声色地破除掉帝柏造成的不良影响。

    可是,事情也不是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他自己不去得罪人,指望同属一脉澹水观、龙门宗出面,真的不太现实,有厚此薄彼之嫌;

    四明、浩然一脉,在地阶宗门上已经断档,有心无力;

    飞魂城一脉,有幽灿镇压,百叠门、五绝馆也不可能强行出头。

    至于一向“中立”的飞羽堡、碧波水府、八极宗……

    静德天君面色不动,往刘太衡处看了眼,这位出了名的不倒翁正拈须微笑。

    莫名的,静德天君心中微动,但些微感觉转瞬即逝,心思很快又回到当前头痛的事情上来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明早八点更,争取把前设布局全部结束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