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心炼之锁 灵昧之火(上)

    “果然是不成啊。”

    星辰斜贯天际,绕行一周,又飞回到心内虚空,穿透数层天域,回到余慈手中,悬浮在手心之上,一应明光都是消去,还原成金属珠子的本相,嗡嗡旋转。缭绕在周边虚空的梵呗之声,也徐徐消散。

    此时,余慈正漫步在太霄神庭核心区域的“星空”中,倒是没有什么失望之感,这不过就是一次实验。

    验证了一个很微妙玄通的问题。

    答案早已确定,如今不过是附带着测了一下周边“形势”而已。

    外面发生的一切,其实余慈也有所感,但暂时不予关注。

    因为解决不了关键的“枷锁”,就是冲出去,也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这个“枷锁”,就是修为境界的极限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都是实力问题。

    之前,“杨祖”以接引的身份,给他指了两条路,都是上清宗败亡前后,宗门长辈依据太霄神庭的根基和威能,为后继者准备好的复兴手段,最大限度地给予后世弟子方便。

    余慈身怀“万古云霄”无上神通,更是继承这一切的最佳人选。

    虽然上清前辈们,也没有料到,余慈进入太霄神庭的时间节点,正好是真界开天辟地以来,前所未有的天地鼎革阶段,以至于预设的继承、消化过程,相对来说会比较漫长。可余慈还是有一定的信心,为自己争取到足够的时间。

    如果,没有咒誓限制的话……

    与十方慈光佛的宏愿相对应的咒誓,死死地将余慈的修为锁死在真人境界。

    相对于他的年龄,如此修为已经堪称奇迹。

    可这份修为,若与当前的局势联系起来,无异于象足下的蚂蚁,难有承载之力。

    所以,一切问题的关键在于“实力”,解放实力的关键则在于“咒誓”,而破解“咒誓”的关键……

    他的头绪还不怎么分明。

    十方慈光佛立下的咒誓为:

    我功成时,恒沙回炉,心火炼珠,六道现世。若不尔者,不能断惑。

    里面包含有三条要求,即恒沙回炉、心火炼珠、六道现世。

    讽刺的是,之前余慈只在前两条上用劲儿,进度反而是最缓慢的。

    倒是最后一条,颇些阴差阳错的荒唐意味儿。

    如今,把控着六道轮回真意的大黑天佛母菩萨现世,十方魔灵出手,相应神通,已经在真实之域上显化,他也有一道感应,远去西极,如今已经越过了天裂谷,可以说是万事俱备。

    只差恒沙回炉……惟有这一条,艰难啊!

    尤其是“三界天通”,像拦海山这般法则体系结构的“低洼地带”受到冲击,若真有缘觉法界碎片,说不定都要飞到域外去,想想都是绝望。

    所以,走这条路子,几乎注定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余慈必须换个思路。

    要换思路,就要把里面的内核搞清楚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在洗玉湖,余慈曾与辛乙探讨过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按照辛乙的看法,十方慈光佛咒誓,涉及人之三法与天人三法六道枷锁,余慈已经突破了生死之限,算是破解了一条,但还有五道,固锁不变,最好是利用勘天定元的机会,直接改易天地法则体系,撑开一片空间。

    这可谓是釜底抽薪的手段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想想,辛乙的眼力虽是精到,却因为不知前因后果,做出的判断有些相当然了,当然也不排除当时他的“说客”身份,带来的“夸大其辞”效果。

    此刻余慈沉下心来,不只是从“天人九法”,甚至还从佛门体系的角度去考虑,有不懂的地方,就问“杨祖”。

    这位虽然已经是不再是开派祖师,而只是一场幻梦所化的“接引”,但见识广博,一些概念性的东西,包括玄门、佛门最高层次的奥妙,简真是信手拈来,无所不知,以至于余慈都怀疑,是不是上清宗存在太霄神庭内部的经文典籍,都已经被这位给消化了。

    之前的一段时间,余慈就是这么潜心琢磨。

    现在,已经略有所得。

    十方慈光佛的宏誓大愿,作用于他身上,隐性的自然就是困锁住他修为境界的“枷锁”,而在明处的,就是平等珠和心炼法火。

    二者一为“平等”,一为“差异”,其实就是展现万劫不易的真性与千变万化的名相之间的相互作用。

    按照余慈现在的理解,粗略来讲,所谓“真性”,用天人九法的理论对照,就是灵昧。

    至于“名相”,则是世间万物的结构形态,类于造化法则。

    然而这不完全是客观的存在,而是耳之所闻,目之所见,心之所感,亦是经灵昧作用,与真幻相关,甚至与动静、阴阳、道德都有关系。

    看起来非常复杂,其实细究来,倒也简单。

    因为像是东方修行界区分天、人、天人这样的分类,在佛门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佛门体系中,一应根本之法,莫不由心而发,也就是万事万物的法则,都要从“心”中走一遭,讲求的是入得、出得,出入之间,就形成以“灵昧真性”为中心的复杂理论结构。

    辛乙认为“枷锁”是在人之三法与天人三法上,正凸显了佛门体系的这门特性。

    从这上面看,十方慈光佛的加持也好、禁锢也罢,最终落脚点,肯定、也必然是在“灵昧”之上。

    如果余慈是剑仙,倒好办了,心剑一发,斩枷落锁,量十方慈光佛也拿捏不住。

    可惜,承了这宏愿,余慈想把剑意纯化到那种境界,根本就不可能做到。

    至于请人帮忙,就算曲无劫复生,面对他变幻万千,与灵昧浑化一处所谓“枷锁”,最大的可能还是连人带锁一块儿斩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“心锁”,深藏灵昧之中,外力难入,除非……

    除非“述之于理,显之以象”——说明白点儿,就是要把隐性的束缚显化出来,并进一步稳定住,形成可以感知、描述、触碰的“外象”,才有那么一点儿可能。

    是的,这就是余慈现阶段的打算。

    若是其他修士,面对浑茫不明的所谓“心锁”,九成九都不知该如何入手。

    就是那些专注于心神修为的大能,就算心知肚明,想要述之以法理,显之以外象,岂不闻“言不及义”?

    错非是“真文道韵”级别的无上神通,谁能将其描化出来?

    可是,对余慈来讲,最精于物象、心象之辨的心内虚空,就是专门做这种事的。

    如果还不行,“真文道韵”的无上神通,不正是蕴含在“万古云霄”之中么?

    借一下总可以吧。

    简单想来,余慈确实有这个条件,可真正施行,就要弄明白“心锁”的法理根本,这又谈何容易?

    余慈心念微动,平等珠回归到平常温养的位置,他随即心神沉淀,观想目标。

    那是一截微屈的指骨,乃是从十方慈光佛法身上取下,可曰“佛指熔炉”,心炼法火便存于其中,平等珠则在里面翻滚,蓄积力量。

    余慈一直在琢磨其中的法理依据。

    他以前祭出平等珠,不管对方是法器、法宝,都能在瞬间夺了控制权过来,且有机会激发出最完整的力量,反制对手。

    如今想来,其实就是置换了灵昧根本,灵昧一失,对方多年的祭炼也就全然无效。

    按照余慈的推衍,这其实就是缘觉法界的作用。

    那缘觉法界,为西方佛国“十法界”的重要组成部分,按照当年影鬼所述,乃是佛门中人,为了“困锁”东方修行界地仙一流的人物而设计的笼子,能对一切“外道”形成压制,又以佛法洗炼,诱人归化。

    余慈以前见识不到,如今想来,禁锢地仙,且不说是否真能做到,只要是做,就必然要在“灵昧”上做文章。

    只不过缘觉法界被陆沉击碎,十方慈光佛为了最大限度利用仅有的一点儿资源,利用愿力做了限制,只针对法器、法宝,也就是修士祭炼之时,“移转”过去的那一道灵昧连线。

    可是随着余慈收集到的碎片渐多,其威能其实是逐步上升的,当年余慈被困于东华虚空内的九真仙宫,急了眼的时候,甚至连东华虚空都砸过。

    即便当时的东华虚空,统合于黄泉夫人的设计之下,更像是一个巨大的法宝,可那界限,显然不是多么分明。

    余慈相信,如果真的继续恢复其威能,拿着去砸人,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唔……这事儿他也干过。

    问题就来了,根据余慈的亲身经历,已经粉碎的缘觉法界碎片,其实是有重新恢复的功能的,十方慈光佛多加了心炼法火这一道“手续”,按照其记忆,是不想再看到缘觉法界为佛门所用,积累与各方修士的的仇怨,故而将其重新洗炼,易形换质。

    这么做,究竟是对是错,有没有效果,姑且不论。

    从中已能看清楚,促使缘觉法界“变化”的关键,是在心炼法火中。

    对心炼法火,承愿的余慈,就是把手指放在火焰中,也不会受伤,运用起来,更是如臂使指,比还要每日补充能量的平等珠,可要强出太多。

    这也进一步证明了,二者相比,心炼法火和余慈的联系,要比平等珠更密切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