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主客易位 天阙佛影(中)

    在真界因一声“黄泉夫人”而暗流涌动之际,大黑天佛母菩萨所化的虹光,已经在漫长的虚空穿梭中,层层消褪,最后仅余一线,循着预设的甬道,投入远在北荒,高蹈天外的宫殿群落之中。

    这是碧落天阙,是上一位无量虚空神主的遗留,也是大黑天佛母菩萨起家的地方。为万全计,她自然在此地留了一些根本,以备不测,此时就是用上了。

    中央大殿一侧,某处相对来说,不怎么起眼的偏殿中,原是供奉着某个神像的形制,此时神位上空空荡荡,却有一团虹彩凝聚、化形,最终化为大黑天佛母菩萨淄衣比丘尼的形貌,又过了片刻,才又显得生动起来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殿门打开,刚从真实之域脱身回来的十方慈光佛魔灵缓步走入。

    虽为魔灵,这些年修持下来,十方魔灵早已重新炼就金身,平日里就坐镇在此,看护这处根本之地,所以才能将其及时接应回来。

    神位上大黑天佛母菩萨重新塑形,十方魔灵就静静观看,直至成功,才合什感叹:

    “善哉,善哉。”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从神位上走下来,微微欠身还礼,却又冷笑:

    “损失惨重,伤了根本,善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有舍有得,得而后成,可曰‘善’。”

    十方魔灵语气和缓,一贯严肃的面容上,难得露出笑容:“贫僧倒觉得,自从与相见后,头一次见菩萨不借外力,神清气正,无有挂累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看来我还要感谢她们?”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嘴上如此说,其实她心中也明白,自己确实是有点儿因祸得福的味道。此时此刻,是她自从生就灵智以来,从未有过的虚弱,却又是从未有过的清灵。

    不管被动还是主动,她都做出了取舍,而且似乎方向没有错识

    对她这样的存在来讲,分外艰巨,也分外难得。

    但在此事上,她不愿多谈,径直出了偏殿,又往正殿而去。

    正殿较偏殿,宏大辉煌了十倍,魔纹勾勒出的图画,布满四壁,放射出灼灼灵光,自蕴神通,在此呆得时间长了,几乎连神智都要化掉。

    可基本的形制并没有变化,都是供奉神位,而神位之上,也同样是空空荡荡。

    在大黑天佛母菩萨看来,正殿中那几乎化为实质的灵光,都是无量虚空神主数十劫以来,雄浑的信力积累——身为元始魔主胁侍,他确实有分享信力的资格,然而这里的信力,却是他用不可思议的神通,“裁取”过来,完全与天魔体系脱勾。

    上一位无量虚空神主,正是利用这种力量,再以类似“天魔殿”的心法,凭空构造,化为这一处介于虚实之间的碧落天阙。

    这里也就等于是一处外放出来的“自辟天地”,对于无量虚空神主而言,自然是根本中的根本。

    按理说,只要此处不灭,无量虚空神主凭借这无穷无尽的信力,就可以如之前的大黑天佛母菩萨一般,重新化生出来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的相应法门,其实就是学自此处。

    可问题在于,上一任无量虚空神主招惹的祸事太大,先是与陆沉交战,自家神躯都被打碎、镇压,本源受损,而意图寻人夺舍重生之际,又被人反杀,对方凌厉通透的力量,甚至是循迹杀上门来。

    碧落天阙是有相应的防御、避让布置的,也确实是避让开来,没有被对方找到,可那力量的杀意实在可怖,简是“未发先中”,倒因为果,已经碾碎了无量虚空神主留在此处的本源之力,也断去了他最后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所以,大黑天佛母菩萨很早就知,如今的无量虚空神主,应该是已经换了人。

    具体是谁反杀、夺位,也有猜测。

    可就她所知,眼下这位无量虚空神主,已经重归天魔体系,受元始魔主根本加持,不管原来是谁,都没了意义。那么,罗刹鬼王又是用什么方法,联系上他,且又密切合作的呢?

    在正殿中默思半晌,不得要领,大黑天佛母菩萨也就抛开这个问题,回到与自己切身相关的领域上来:

    当前最重要的,是要将她,还有十方魔灵,从当前窘迫尴尬的境地中解放出来。虽然已经是留了后路,可对方是否应手,还在两可之间。

    “法慧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已至北荒。”

    “确定要来?”

    “十有七八。”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微微点头,如今也只能是等待了。

    时间也不是太充裕,她还没有忘记,此时的碧落天阙中,可是还镇压着太玄魔母,原本是为了示以诚意,可如今什么“诚意”都成了笑话,罗刹鬼王会轻易放弃这个重要的存在?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回身走出正殿,信步在宫殿群落中徜徉,也是在适应这具刚刚凝就的法身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走到前庭位置,忽然觉得很是熟悉。

    回眸看一直随侍在侧的十方魔灵。

    后者会意,垂眸道:“正是黄泉夫人施以裂魂分身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儿啊。”大黑天佛母菩萨不免感慨。

    事态发展多么奇妙!从她三劫前得享自由,控制了无量虚空神主司祭一脉,历任至乎黄泉夫人,都在她掌控之中。哪想到,就是上一劫末,在此地的一次冲突,不经意间,就给自己下了套索。

    主客易位,胜负分明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没有去想如何报复,暂时来讲,她已经没了这份儿资格。

    最多也就是通过“亮出”其名号,提醒各方,尤其是可能已经深陷其中的渊虚天君注意,使一下绊子而已。

    唔,现在想来,这绊子下得好生容易,莫非……

    “黄泉夫人?”

    洗玉湖上,小九等人也是把大黑天佛母菩萨的咒骂声听个正着,都是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吴景、董剡等人也还罢了,最多就是不明白,那个震动千里,直抵心头的意念,为什么突然将一个如雷贯耳,又是完全不相干的人物给扯进来。

    可像小九、小五这样知道内情的,又是迷惑,又是惊悸:

    那个黄泉夫人,不是已经被师兄给制住了?怎么又出来做坏事?

    小九从没有与大黑天佛母菩萨接触过,不过从玄黄那里,尽可知道底细。但就算如此,她心念一转,却是指向白衣,老实不客气地问道:

    “喂,刚刚这个嚷嚷的家伙是谁?”

    白衣笑吟吟地道:“这位啊,应该是大黑天佛母菩萨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吧,怎么闹起内讧了?”

    连吴景都看出来,小姑娘现在纯粹是装天真,以便于套话。

    这点儿盘算,自然也瞒不过白衣,但她就是乐于逗趣儿:“既然都是坏蛋,黑吃黑什么的,岂不最是理所当然?看情况,应该是大黑天佛母菩萨吃了大亏吧。”

    小九直想翻白眼儿,还好这时候,心内虚空那边,影鬼和赵相山先后传来意念,教她变化内容:

    “好像大黑天佛母菩萨是在夺巫胎来着,看她的模样,难道是被抢了先手?”

    “小姑娘的心眼儿挺多……”

    白衣意有所指,但最终还是给了一个肯定的答案:“看样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大黑天佛母菩萨和罗刹鬼王联手不是吗?之前还有无量……”

    话才说了半截,却见白衣以指比唇,做出噤声的手势,随即微微一笑:“注意啊,你说的这些都是神主、魔主级别的人物,就算他们不和你一般见识,如此近距离之内,稍微的意念偏移,对你来说,可就是祸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小九给噎了一记,但也不愿轻易低头:“都是这种局面了,他们敢来,我就敢说!”

    白衣闻言失笑:“不愧是渊虚天君的妹妹呢,这份儿豪气当真不逊色。只不过,小姑娘现在真的还差了一点儿,渊虚天君却是确有那份儿本钱的。”

    她纤纤手指,自唇上滑落,微切入唇齿间,笑得好生妩媚:

    “我正等着他插进来,好好搅上一番呢!”

    小九脸上腾地红了,这种明显的双关,她自然能听得懂。

    但她也确认了,现在白衣的言行,已经切切实实地逾越了她应有的身份,必然是有所恃。

    别看这么妩媚妖艳,那种危险的气息,就深蕴在其中。

    这是要翻脸了吧!

    在心内虚空那边,影鬼也不敢怠慢,已经让小五随时准备发动虚空神通,将她们几个亲属朋友,都收纳进去,同时也让玄黄准备出手,试探一下。

    小五和玄黄,其一攻一防,在各自擅长的领域,完全能够与地仙大能比肩,甚至还有过之,只不过各有短板,余慈把他们配在一起,就是想形成互补。

    这几日形势紧张,他们也一直在做试验,本能气机相合,形成压迫。小五身畔彩光迸发,要卷走小九等,消除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可这时,白衣却是失笑:“别紧张啊,你们这些小家伙儿都挺可爱的,我也不会煞风景,出重手。这样,我只带她走,总没有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白衣挽住了赤阴的臂弯,以确认归属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