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虚空禁锢 逾限之重(四)

    掌控之时,正常状态下还好,一旦各方产生冲突,就有波荡。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控制力,就像是一层细薄的鱼鳔,里面裹着太多东西,不时因为里面的动荡撞击而变形,随时可能给划破、撑爆。

    这本不是大黑天佛母菩萨预想中结果,在她看来,进入巫胎转生阶段,就该一股作气,所有的体系冲突,应该在巫胎之外就结束掉。

    可现实如此,罗刹鬼王的“节奏感”,逼得她不得不把这份儿夹生饭吞掉,并一直坚持下去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也必须承认,罗刹鬼王的判断非常精准。

    目前为止,她所掌控的这些元素,就是她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就算吞掉了花娘子,利用其源自黄泉夫人的思维特质,整合了她一惯的分离混乱状态,但也终究有一个承载的限度。眼下必须要把这些都消化掉,才能考虑以后。

    讽刺的是,现在她仅有的一点儿“余裕”,还是无量虚空神主带来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那边全面压制住了太霄神庭,暂时消除了一系列变数,她现在恐怕连抱怨的心思都生不出来……

    一念未绝,“鱼鳔”式的控制圈子又有动荡,却不是现有的几个因素,而是来自于外部的新的刺激。

    方位在东,极度遥远,却不是拦海山……

    “碧潮上师,诸事齐备。”

    天妄城中,无定向的风吹动发丝,拂过眼角,让碧潮微眯起眼睛

    高阁之上,视线所及,街巷格局依旧熟悉,只是人流稀少,有陌生的滋味儿掺在里面,竟让她微有些失神,恍惚中几乎是忽略了属下的报告。

    半晌不见回应,属下只能壮起胆子,再说一遍,末了还加了句:

    “请您示下。”

    “按主上旨意办理。”

    数劫以来,口述朱批不知多少万次的言语,顺理成章地出口,也没让属下产生任何疑惑,应声而去。

    仿佛这就是天经地义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然而,不久之后,这份“天经地义”应该就不存在了。到那时候,面对这样的属下,她还能承载得起这座被人弃若蔽履的坚城吗?

    思绪就像那无定向的风儿,盘旋良久,很快就受到四面强横元气冲击的影响,也让她回醒过来,转身换了一个角度,正好看到从天妄城一角,冲天而起的血光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天妄城中央之地,也就是供奉罗刹鬼王法身的殿堂群落之间,三千名最为虔诚的信众,如割下的麦茬般,齐齐矮了一截,口颂神主真名,顶礼膜拜。

    天妄城中,血光接连冲起,初时三五道,随后数十道、上百道,来自城中的各个方位,最终掀起了一波逆向的血雨,成千上万道血光直冲天穹,投入那不真幻虚实的天光深处。

    每一道血光,都是一位信众全身气血所化,蕴含着纯化到极致的生机,以及不染他念的信力。

    也在血色的涂染下,天空中,渐渐显出另一重世界的轮廓。

    离幻天!

    虽然还只是介于虚实之间的轮廓,对城中的生灵而言,无疑是最为强烈的刺激,血光的密度瞬间又上了一个层级,也恰在此时,逆行的血雨之中,有人长笑声起:

    “碧潮上师,他年再见,不要忘了故人。”

    伴此话音,整个天妄城都是微颤,便在中央宫殿之中,一道堪称为绚丽的虹彩冲霄而起,连通天地,其上有一个近于虚幻的人影,宽袍博带,信步而行,径直往天上而去。

    碧潮微微一笑,抬起手臂,对这位与她共事多年,此时又舍身为祭的挚友,挥手告别。

    虽是微笑,眸中却是悲意。

    便是再见……终究难逃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也在此刻,中央宫殿群中,三千虔诚信众,就像是沙子堆砌的模具,元气潮汐扫过,齐齐崩解,却又有三千道细密的灵光,随那通天虹彩,往离幻天而去。

    碧潮闭上眼睛,再睁开的时候,离幻天已然隐没,天妄城再没有一个站着的人。

    不是死了,就是跪着。

    十二劫来,代代培养的十万最虔诚的信众,已经血祭,消耗一空。

    当然,也可以说是移转到了承启天中,得享至乐。

    如今剩下的这一批人,实力也不差,里面更不乏强者,但在此刻,之前遮掩在纯粹的信力洪流中的芜杂情绪和意念,像是落潮后的礁盘,零零落落,又连成一片。

    羡慕、恐惧、迷茫、窃喜……万千人的情绪汇聚成洪流,又呈现出变化无端的姿态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罗刹鬼王最喜欢的,只不过,现在她将这些都扔到了碧潮手里。

    “从今以后,这就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这不是什么恩赐,就是一种丢弃。

    包括碧潮在内,罗刹教这边,十二劫经营的一切,就这样,被罗刹鬼王扔掉了。

    碧潮忽尔一笑,此时暗流涌动的天妄城,相对于天下大势,只是细枝末节,从这一刻起,东海天妄城,当是在举世漩涡之外。

    至于漩涡中心的那些人物,与她再没有什么干系。

    碧潮的想法虽是如此,可在此刻的东海之上,恐怕很难有人会附和。

    东海海面之上,海啸骤发,高逾数十丈的毁灭性大潮,前后相叠,从外海一路推涌而来,所过之处,什么岛屿、坊市都要给淹没掉。而若拍到海岸线上,也足够毁灭沿海大半聚居区域。

    而造成这场海啸的,无疑正是天妄城血祭。

    由于血祭使离幻天府显化,等于是将血狱鬼府与真界贯通,由此产生的强大冲击,被天妄城完全移转到东海之上,形成了毁灭性的海啸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拦海山外九天外域和真界的扩散式影响尚是方兴未艾,这边再次出现了两界贯通的“孔洞”,即使远不如拦海山那般规模,可结合着北部、中部的种种变故,偌大的真界,怎么就给人以“千疮百孔”的印象?

    一时间,许多强人大能,都通过各自方式,勘验查看。

    而不等他们真正搞明白来龙去脉,便见一道血光,轰开了东海波涛,径直射向天穹,很快隐没。

    也就在东海血光现而复隐的刹那,龙变梵度天之内,妙相身形剧震,甚至反向带动了菩提树,枝叶摇动,枯叶败叶落了一圈儿。

    而在她鼓起的光洁肚皮上,细密的青络微微跳动,原本绽开的灵光也是抖动,刚刚凝结成的一串神文,竟然又消褪掉,使得前面小半刻钟的成果,全都白费。

    便是已经成型的“神轮”也是微滞,险些就失了“无休无止”的真意。

    本已将心神透入巫胎,进入空明之境的大黑天佛母菩萨,猛然惊醒,一时间还不知究竟,但她很快将几个关键之处,检视一遍。

    细看之下,心神便是颤动:不知何时,在她本人、水世界、烛龙王三方错杂的体系结构之内,竟然无声无息缠上了一道“血线”,而且分明是与她本人的气机联系紧密。

    随她意念抵至,血线的颜色迅速转淡,像是沁入了当前的复杂结构中,但其本身特质却更加清楚。

    所以,大黑天佛母菩萨很快搞清楚了“血线”的来历。

    七祭五柱,真幻之祭!

    罗刹,你……

    由于是在“七祭五柱”的体系中,又是罗刹鬼王“允诺”的那部分,这条“血线”脉络,对大黑天佛母菩萨来讲,当真是如臂使指……

    可即便是手臂,也是有重量的,遑论一个支撑新世界的“体系构件”?

    多了这一重变数,大黑天佛母菩萨掌控力的“鱼鳔”,刹那间被撑得严重扭曲变形,到极濒临崩溃的边缘。还好无量虚空神主压制太霄神庭,留了些余裕,此时尽都用上,她还能……

    偏在此时,对太霄神庭核心之地的数轮狂攻未曾见效,无量虚空神主的黑潮竟是退却,没有任何先兆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还好心地提醒一句:

    “黑天吾友,还是抓紧时间为好,按物性法理,对面可能会有一次反冲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大黑天佛母菩萨真的连报怨的力气也没了,连续承载了四处重要的体系构件,还要将它们融合在一起,化为本人的道基,这种压力,已经实实在在地超出了她的极限。

    自从吞掉了花娘子之后,已经许久不曾出现的混乱思维,就像是美玉深处绽开的裂纹,虽然微小,却在不断地扩张,本已经整合在一起的“碎片”又有分化趋势。

    而且,此时的大黑天佛母菩萨,已经半入胎儿的浑蒙状态,更多的需要靠惯性来操作,控制力等于不升反降。

    她都没力气去和罗刹鬼王争执,只是就近呼唤助力:

    “白莲,白莲?”

    竟无人应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先是惊愕,既而明悟:

    “你背叛我!”

    是指白莲,还是罗刹鬼王?都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以她现在的状态,任何多余的情绪、多余的念头,都是不堪的重负。

    一念既生,本是严谨周密的思维模式刹那崩溃。

    妙相的身体剧烈颤抖,肚腹上的“神轮”,被一节一节地“擦去”,代之而起的,是细密复杂到极致的纹路,完全没有任何规律可言,唯一可以辨识的,是围绕肚脐处,一片还算规整的“空白”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