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虚空禁锢 逾限之重(三)

    真实之域不会出现任何实物,有的只是法则的显化。

    所以这根“树芽”,纵然生长变化近似于植株的法度,也最多只是一种奇物在真实之域上的映现。

    值得庆幸的是,羽清玄迅速分辨出其中独有的特质,确定其来路,毫不迟疑,与之气机通连,刹那间虚空移换,把她和叶缤都给带了过去——两人本体其实是在不同的区域、位置,却是挪移到了同一方向,并且已经从真实之域脱离。

    至于邵天尊,在无量虚空神主和罗刹鬼王的刻意区隔之下,实实在在是寻不到了,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真实之域上,“树芽”回缩,只是周边黑潮翻涌,再次将其吞没,这次换了无量虚空神主锁定,以其不可思议的虚空神通,抓住了“树芽”的法则留痕,顺势就从真实之域倾压下去。

    也在此刻,洗玉湖底,四方八天各个区域,都能看到,无边黑暗降临。

    其与之前大黑天佛母菩萨“生死轮回”化现之时,呈现的威能大不相同,黑暗覆盖之处,众修士的立身所在,也变得虚缈不实,整个人就像是被抛进了域外真实里去,又像被人揪着,在几个不同的虚空世界中来回切换。

    就算这里全部都是长生真人级别以上的修士,可在虚空压力激烈变化中,修为弱一点儿的,甚至连界域都维持不住,形神受创,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无量虚空神主的目标还不是他们。

    黑暗从从四方八天的各个区域聚合,像是涨潮的海水,攻向中央的孤岛。

    本来被四方八天的广阔分布,弄得不知东南西北的一些人,此时倒是被强行梳理清楚,此间的地形结构,但已经没什么意义了。

    倒是离中央区域比较近的修士,还能看到在黑潮倾压之下,那一层已经凹凸扭曲“孤岛”。

    那里深透宽宏、气象浑茫,且自具法度,此时虽已被黑潮压迫渗透了很多,但依旧强韧。偶尔在黑潮起伏之时,还能看到深处未遭渗透之地,还比较‘清净’,显示出内部的法度,并没有因为强大的压力而发生混乱。

    那儿究竟是什么地方,各路修士自然是心中有数。

    太霄神庭……三清、大罗核心之地!

    此时的罗刹鬼王,并没有再动手,她的意念在真实之域中流动,找到了无量虚空神主驾临之后,完全被排斥到战场之外的大黑天佛母菩萨。

    “黑天吾友,良机稍纵即逝,还不动手!”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应该是醒悟了过来,一言不发,自真实之域投落。

    做了提醒之后,罗刹鬼王神意缥缈,又来到无量虚空神主虚空黑潮倾压的正锋之前,看被黑潮碾碎的虚空屏障,还有内里层次分明、法度森严的天地界域,当然,也不会忽略在各处天域若隐若现的云楼树根系、枝叶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,罗刹鬼王就知道,想一鼓作气攻入,可能性并不大。

    “大罗周覆,清浊分判,法度严谨,又有云楼枝为栋梁骨架,还有太霄神庭核心提供的几不枯竭的雄浑元气,渊虚天君倒经营得好地方。吾友……良机确是一去不复返啊!”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不可能听到罗刹鬼王的心语,对她来说,眼下无量虚空神主堵住了余慈的自辟天地以及太霄神庭核心区域,等于是为她封绝了一切外在影响,确实是难得的良机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明白,罗刹鬼王是怎么让无量虚空神主甘为前驱,联手压制余慈一方的,里面是否又有触犯她利益之处,但这种时候,想也无用。

    她自真实之域投落,心神自然分化两地。

    第一处是龙变梵度天,她寄生转世的巫胎所在。

    原本是想着根基稳固之后,再行夺胎之事,如今自然谈不上了,只是她吞噬了花娘子之后,明理见性,即便多有阻碍,可事到临头,却是心神安定,只将这里落实了,便将全副精力,转到第二处地方。

    所谓第二处,就是烛龙王。

    在大黑天佛母菩萨心念移转之际,烛龙王这里,也有些莫名感应,那是血脉深处的警醒。

    由于他在同叶缤交手的时候,有些伤损,之前借用大黑天佛母菩萨“生死轮回”时,不可避免污了自家真意,对真实之域上的对峙、冲突就不怎么上心,一直默运气机,调理伤势。

    受心头感应刺激,他睁开眼睛,发现不知何时,这片地域空荡荡的只剩他一人,叶缤、诸阳、罗刹鬼王尽都不见,也感应不到……

    唔,也不对,还有大黑天佛母菩萨。

    这位来历莫测的所谓神主,气息始终在侧,却又混化不明,靠得太近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能够突破血脉退化的樊篱,成就地仙尊位,很大程度上有《未来星宿劫经》的功劳,刚刚更是借用了对方的“生死轮回”真意,抵御叶缤的剑势,可这不代表他们“亲近”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如此距离,也已经超出了他的忍受范围——任何一个修士,都必须有自己**、安全的空间。

    正要给大黑天佛母菩萨说明,脑中忽地一昏,意识浑蒙,容不得再想出了什么事,本能排斥这种状态,血脉神通发动,却如泥牛入海,几乎没有半点儿回应。

    烛龙王也不是傻子,当即醒悟过来:

    刚刚为了对抗叶缤,加入了大黑天佛母菩萨的体系,怎么融进去这么多?

    如今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气息,甚至已经渗透到他的血脉之中,究其细微之处,还是《未来星宿劫经》在起作用。

    这又怎么能够?

    他和幽灿同时获得《未来星宿劫经》,又一同参悟,彼此对照,另辟蹊径,以他们二人的境界、见识,敢于修炼,就是有相当的把握,可以避开里面祭礼神主的种种限制。

    可如今这情况,分明还是着了道儿,问题出在何处?

    疑惑难解,烛龙王更知道不妙,当下怒吼一声,天赋阴阳神通、光阴秘术全无保留,尽数发动,所在之处,明暗交替,一个轮转,与外界光阴流速,便会出现一段极微小的差距。

    层层推进之下,也等于是另辟一方世界……就算其只存在千分之一息的时间,却也足够他借此摆脱一切束缚。

    可是,大黑天佛母菩萨对其血脉的渗透,远超出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不管他怎么做,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气息,都是如影随形,从没有一刻稍离,甚至往他的血脉中渗透得更深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破口大骂,对方却没有任何回应——其实也是有的,就是那仿佛预知今日的经文,分明是化入了他全身激荡起伏的血脉之中,血液流动的汩汩节奏,都似在念颂赞礼:

    “他年劫来时,五阴烦恼,三毒炽盛,轮转生死,无有竟已;他年劫去后,三界天通,不设障锁,六道浑一,难分贵贱,混染泥中,挣扎无从。惟诸佛子、诸善信、善布施者,必得涅槃永离三涂生死之患……”

    便在这经文之中,烛龙王眼前迷离,似乎在无数虚空世界中翻转,奇象异景层涌不穷,最终凝定在他从来都是观测,却没进入过的水世界的清波之中。

    他身上所披重甲,本是密不透风,此时却有淡淡血光透出,跃跃欲动,几要离体而去。

    龙变梵度天,菩提树下,一直在昏迷中的妙相倏然睁目,但神智并未真正复苏,而是忍受不了当前的痛苦折磨,挣扎、呻吟,全身颤抖。

    这是巫胎灵智已生,开始夺取精气之兆。

    一侧的白莲,轻按住妙相顶门,口中低颂经文,助她缓解痛楚,更是保护巫胎的生长环境。

    此时,妙相腹部有一层光华透出,蕴着极大的热力,稍微扩散,便使她全身衣物尽都化灰,光赤无遮。而被撑得鼓胀的光洁肚皮上,却有道道神文,循着肌体纹理,一一书就。

    这些神文整体结构上呈弧形分布,最终成圆,又有流转之势。

    神轮既成,亦不休止,而是轮回往复,渐成无始无终之意。

    此道神轮成就,便等于是搭建起了大黑天佛母菩萨成道的根基骨架。

    白莲就此收手,亦不再颂经,默默坐在旁边,静候变化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二人身后这一株菩提树,自树冠顶端起,枯萎凋落,又层层向下蔓延,其中所蕴的巨量精气生机,都通过已经刺入妙相体内的根系,源源不断地输入过去。

    以妙相的修为境界,承载大黑天佛母菩萨的大半精气,一瞬间就该被撑爆。

    此时却是如同进了无底洞一般,在其腹部的神轮旋转中,消融干净。

    这一刻,大黑天佛母菩萨的体系结构、水世界法则体系、烛龙王的天赋神通也是通过已经架设好的结构,汇在一起,与巫胎建立起根本联系,并在已经成就的“神轮”基础上,继续形成新的神文,勾画新的结构。

    只不过,由于三者还没有真正被大黑天佛母菩萨整合,其中不免就有些交错冲突,需要及时消解控制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心神自然倾注,全力掌控。i752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