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虚空禁锢 逾限之重(中)

    “无量虚空神主驾临。”

    白衣仰头观看,轻声赞叹,一点儿也不在意她的言语,会在旁边众修士心中产生多么大的动荡。而且,这还没完:

    “羽清玄的判断是正确的,三界天通的一个重要节点就在拦海山外海,所以她在那里留下了一张‘补天之网’,一旦有变,就可以随时干预。当然我更相信这是为了及时发现、锁定太玄魔母的踪迹……

    “只是她终究还是冒了风险,如今就是被人顺着‘补天之网’锁定,在真实之域截杀。无量虚空神主的修为境界在她之上,更精通虚空神通,不好躲呢!”

    白衣的笑声里,小九也看向天空,良久,方把视线移到白衣身上,寒意深透。

    但她没有擅启战端,因为此刻,她完全把握不到白衣的虚实。

    湖面上气氛诡异,而在真实之域,事态的演化已经大幅超出了白衣讲述的阶段。因为洗玉湖上诸修士的感知时段,相较于冲击发生的真实时段,相差了至少五息时间。

    而当无量虚空神主意志驾临之时,真实之域上,已经进入到白热化阶段。

    现实问题在于,正在紧绷的对峙状态几位地仙大能,里面起码有一半,已经被排斥到了战局之外!

    无量虚空神主的冲击来得太突然了,那瞬间的感觉,就像是在已经因为对峙而堵塞的“河道”中,突然闯进来一头嗜血的怪兽,而这怪兽是从“水底的阴影”中杀出来的,其强大和凶横的压力,一瞬间甚至是盖过整个对峙的局面。

    “怪兽”早早就锁定了目标——羽清玄。

    对羽清玄来说,最糟糕的并不是这个。

    她既然敢在拦海山外留下补天之网,就有相应的布置,在无量虚空神主发动之初,就已经有所预警,也知道相较于后者倾压而来的沉重大势,她很难正面抵挡,就想着暂避其锋。

    然而,从一开始,无量虚空神主的目标就是她,相比之下,拦海山外的两界对接,倒是等而下之了。

    刹那间,羽清玄便被无量虚空神主锁定,千万重的神意冲击,与细密的虚空结构震荡一并扫来,与她在真实之域轰然对撞。

    此时羽清玄仍同邵天尊气机相连,法则相合,第一波冲击势头虽猛,但还是接下来了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在无量虚空神主恐怖的第一波冲击之下,除了两个当事人以外,最先反应过来、紧跟着变化节奏的,并不是和羽清玄保持同步的邵天尊,而是罗刹鬼王!

    八位地仙大能对峙的局面骤然打破,真实之域的冲击全面爆发。

    也在此一瞬间,真实之域上,几乎被罗刹鬼王和无量虚空神主的意志所充斥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两位大能意志的绝对强度怎样,而是法则区域,相应生灭,其轮转变化的节奏,一下子把其他人彻底甩开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自羽清玄以下,两方七位地仙是一个节奏;罗刹鬼王和刚刚驾临的无量虚空神主,是另一个节奏。

    作为精通天人九法的大神通之士,众修士都明白一个道理,“速度”就是一道天然的区隔与屏障。

    特别是到了他们这个阶段,可观的反应速度和相应的高速思维方式,比能够轰出的最大力量更有效。

    可同样在这个阶段,他们体会到的更多还是对别人的压制,却很难想象,跟不上别人的节奏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知道了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的真幻神通、无量虚空神主的虚空神通,交错纵横。转眼间,真实之域就被铺染成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。

    邵天尊在真实之域,本是与羽清玄气机互通,成联手之势。

    同为地仙大能,两人修为不同,但同出玄门,又同是比较冷静克制的性格,思维和反应其实相当同步,差别微乎其微,从法则结构、气机连结的角度看,完全是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可是作为无量虚空神主锁定的目标,羽清玄注定了不可能与他保持完全同步的状态。

    在这瞬间铺染的法则区域内,差异乍生,罗刹鬼王的真幻神通就将其千百倍地放大,无量虚空神主则随即将其变成了“天堑”!

    邵天尊完全不知道这一刻羽清玄的感觉是什么——这正是差异大到某种程度的表现!

    在邵天尊的感觉中,真实之域完全被漆黑沉寂的虚空吞没了,他几乎以为自己被投送到了域外,因为他感觉到了过去数劫来,已经将其锁定的几个末法主虚缈却实在的贪婪之意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虚空挪移,还是真幻变化?

    无数种可能衍生,又在瞬间逝去。

    当此界最顶尖的两个存在联起手来,真实与虚幻,遥远和近前,已经没有了障碍可言,随时可能来回转化,战场也开拓到了一个他无法分析和掌控的范围之外。

    多劫以来的魔染威胁,使得邵天尊本能做出应对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应对,使他和羽清玄的气机联系突兀断去,同时,邵天尊失去了对羽清玄的感应!

    两人就像在两个不同的世界。

    已经与和羽清玄气机相连的邵天尊都是这般模样,还隔了一层、甚至一直游离在战局外围的幻荣夫人,更没有什么法子可想。事实上,从危急的程度来看,修为境界在这边并不出挑的她,似乎还要更麻烦一些。

    无量虚空神主意志驾临,她的感受远比任何人都要强烈。

    她都来不及考虑,为什么无量虚空神主会出现,又为什么会与罗刹鬼王一副“亲密战友”的模样。她只看到,黑暗的大潮漫过真实之域,吞没了一切,只有罗刹鬼王的真幻神通,才偶尔爆出一道迷离的光彩。

    如此大潮,带来的不只是真界魔门第一人的神通威煞,还包括域内域外数十劫来,无数信仰、祭拜这位胁侍魔主的天魔、外道,魔门修士海量的虔诚信念。

    真正的如山如海如无量虚空,不见其边,不见其底。

    被这恢宏的力量扫到,这些年她辛苦积蓄的一点儿信力,就像是海边苍白的泡沫,瞬间破碎。

    这一刻,幻荣夫人差点儿就被打落真实之域,这要是下去了,等于是修为境界一块儿崩掉,别说吞掉大梵妖王、欲染魔主修持大成,就是重修回当前的水准,也要花费以百年计的漫长时光。

    根基不全,强登境界,又碰到上位魔主,全盘受制,就是幻荣夫人现在的状况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就算对上罗刹鬼王,她也不会这般全然被动,毫无还手之力!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影鬼和她的心念基本同步,甚至还要再早一些,已经让她退却,不过也顺手将亿万里外思定堂的麻烦全扔给她,幻荣夫人没有异议,这无疑是最合理的安排了。

    可在远遁之前,她还是忍不住去想:

    羽清玄怎么办?

    一念未绝,炫目的剑光从黑暗的虚空深处透出,虽是乍闪即灭,然而始终以独有节奏流淌的黑暗大潮,却是蓦地一滞,动静分判。

    动静既分,蕊珠宫的掌门,再没有全然被动之理。

    但之后的变化,幻荣夫人已经看不得了,否则回过劲儿来的无量虚空神主,反手就能将她镇压。

    意念如潮水般退回,居中一个盘旋,就来到亿万里外的沧江之上,李闪就是最明显的坐标和借力点。

    不过,真实之域涵盖天地,就是在这里,她也有感应。

    羽清玄似乎从绝对被动的局面中挣扎出来,首功就是叶缤。

    正是叶缤的横空一剑,强行破坏了无量虚空神主和罗刹鬼王的联手节奏,就算只是一刹那,也足以让羽清玄捕捉到机会,从动静变化中,开辟出自己独有的一片法则区域。

    幻荣夫人心念沉郁,羽清玄、叶缤,相较于她,其实都算小字辈儿,可在当前的表现,即使是全然被动,此后也好不到哪儿去,可就是那瞬间的闪光,比她也是远远胜过。

    这多少有些挫伤她的自尊。

    但还有一点,不得不提:无量虚空神主所展现的无边法力神通也还罢了,那种上位魔主全面压制的“权柄”,怎么是如此强烈?

    魔门西支没有尊奉无量虚空神主的传统,不过本身也分出去没几年,元始魔宗还在时,两三劫来,几次大的祭祀活动,她都参加了,元始魔主与两位胁侍魔主的合祭且不说,独祭无量虚空神主之时,可从来没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细思来,倒像是把“合祭”时的感觉,移转到了当下。

    幻荣夫人心头悚然:是那位全力支持,还是……窃夺?

    真实之域的战况,不会因为幻荣夫人的思绪起伏而受影响。但在这短暂的时间里,局面确实又发生了奇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不算先行退却的幻荣夫人,仍留在真实之域的羽清玄、叶缤、邵天尊三人,本是被无量虚空神主和罗刹鬼王彻底分割开来,可叶缤的横空一剑,帮助羽清玄重新掌握了动静之机,也将两人绑定在一起,又搭起了一个联手的架子——即使随时都有崩解之厄。

    四面八方都是无边无际的黑潮,无量虚空神主的强绝意志,便在其中,隔绝内外,这种情况下,另一位盟友邵天尊何在,就确实不是她们现在所能掌握的了。

    现在她们只能固守一域,且不知还能撑上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也就在此刻,一道清光,就像是萌发的纤细树芽,破土而出,在黑潮中冒了个头,又被吞没。

    然而很快,这“树芽”就又坚韧地冒出来,甚至再抽出小半截,在黑潮中摇曳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