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虚空禁锢 逾限之重(上)

    小九低声叹了口气,望向东方,那边有半边光圈,在日头不是太好的情况下,非常醒目。

    那是拦海山外的“孔洞”,直径已经超过千里,还在不断地扩大之中。且异相纷呈,以至于亿万里开外,都能见到一些变化,等同于“星象”之属。

    想到这种变故,心里就不开心。

    因为她还没忘记,不只是拦海山,天裂谷一线也是危险区域,老家绝壁城,距离天裂谷并不远,在动辙以百万、千万里计数的距离单位下,可说是近在咫尺,有什么变故,躲都躲不及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通过各种渠道传讯过去,但她还是担心。

    回头往西边看,暂时还见不出什么异样,脚下忽地微微晃动,船只摇摆。

    这种震荡两天里几乎没断过,毕竟湖底有那样的大场面,漏出一些来也正常。

    可是这次的震荡不但没有消减,还有加剧的趋势。

    很快,洗玉湖上就翻起波浪,浪花甚至拍上了船舷。此时此刻,湖上每个人都觉得身上发沉,呼吸也受限,显示出元气流转已经超出了正常水平,以至于三元秘阵也发动起来。

    吴景等人都是惊了下:“怎么回事?难不成这轮打得特别激烈?”

    正◇↖,w$ww.说话间,本来喝得有些微醺的董剡,有些茫然地四处打量,视线无意间越过对面小九的肩头,忽地就直勾勾地僵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宜水居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小九猛回身,只见已经在洗玉湖畔立了快一年的宜水居,已经非常熟悉的水榭楼台等景致,便像是在一层蒸腾的火烟后面,有些扭曲变形。

    不只是宜水居,小九还伸手捂住右边上臂,贴身放着的灵兽圈,竟然也在发颤。

    此圈是师尊交给她的一件已经单轮祭炼圆满,只差一步就能进入法宝阶段的虚空法器,材质上乘,祭炼也很用心,此时却不知怎地,有些不稳。

    这可不得了,灵兽圈里,还有师尊交给她的几头驯养完善的灵禽异兽的真灵,这是师门秘传的圈养之法,她大半战力都在其中,万不可有失,忙用师门秘传的心法控制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稳定下来,身畔多人惊呼,随即爆裂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只听得吴景破口大骂:“我的储物指环!”

    “我的袋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啊!”

    宜水居外瞬间变得混乱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,视野范围内所有修士,没有一个能保持淡定。就是一眨眼的功夫,他们身上几乎所有的储物法器,都被某种不可思议的力量扫中,随即崩溃。

    里面的收藏,部分崩溅出来,洒得船上、湖中到处都是,还有的干脆就湮灭在虚空乱流中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身家,瞬间缩水了至少一半以上……平均。

    甚至被失控的虚空乱流绞碎了手指的倒霉蛋,也有那么几个。

    哀嚎怒骂声起,但谁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儿,而紧接着,他们眼前的宜水居,便似被某个无形之手攥住,骤然扭曲,随即崩毁。

    这下,有人就反应过来,这分明是所有的虚空法器都遭了殃啊!

    崩溃的宜水居很快湮灭在虚空乱流中,但在此之前,五彩光华升腾,漫空一卷,随即收束,投落到小九身边。

    小五拍着胸口,也是吓了一跳的样子,玄黄无声无息跟在后面,两个“孩子”都是粉雕玉琢的模样,仿佛金童玉女一般,可明白他们底细的小九,自然不会真当孩子应付,她也是惊魂甫定,还要请教:

    “究竟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小五挠头:“正帮阿闪他们应敌,突然就是虚空神通打压,我以为被发现了呢……好像是被余波擦到了。”

    就是这两句话的功夫,洗玉湖上,三元秘阵进一步发动,镇压虚空异变,整个湖面上都是嗡嗡作响,这音波跨越的层次极广,又与三元秘阵合为一处,当真是穿心透脑,许多修为略低一些的,就是开了护体罡煞都承受不住,捂着耳朵四下躲避。

    有的甚至是钻进了水底,却没有用处,可谓是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宜水居外留下的这些修士,虽然有些居心不良的,但绝大多数都是希望拜入上清宗的,也多数都响应了余慈的“外道神明”之召,小九看他们这么挣扎,心里也不得劲,便问小五和玄黄:

    “能不能帮啊?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玄黄倒也干脆,一声剑吟,将周围三元秘阵的压迫力荡开一些,效果倒是立竿见影。不过这种冲击压迫是持续性的,也只能解一时之困。

    倒是吴景脑子转得快,跳起身叫道:“你们这‘外道神明’算是白加持了,这时候都不会用?”

    他这几日一直在琢磨外道神明体系的微妙,感受余慈的加持,刚刚本能地用上了,效果竟然不错。他心思爽直,却也不傻,知道这是安定目前低落、散乱人心的最好机会,当下就叫嚷起来。

    殊不知这么嚷法,倒把小九给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,她可是知道,此时余慈的状态是不正常的,如今应付湖底,还有亿万里外思定院的事情,已经让影鬼、小五他们很捉襟见肘了,这边再加压的话,万一对这些人的请求反应不及,又该怎么办?

    可不等小九想出对策,已经有人连“渊虚天君救命”这样的话都喊出来了。

    没有人是傻子,现在湖底根本就是地仙的战场,任何一次冲击的余波,对他们这些靠得“极近”的修士,都是一次死亡威胁。人们本来就很容易联想过去,遑论下这强势而又诡谲的变故。

    之前还可以指望三元秘阵,可看这情势,三元秘阵都有些压制不住的兆头,当然是能求便求,能拜就拜。

    死亡威胁和破财的冲击之下,别说那些一心想拜入上清门下的,就是某些心里有鬼的,都表现出一定的虔诚。

    事态没有像小九担心的那样发展。

    事实上,那边当真是有“呼”就有“应”。

    刹那间加持点染,单个的或许还不明显,可几百号人加在一起,同时接受加持,彼此气机共鸣,就有一圈淡淡灵光扩散开来,所过之处,甚至还与“三元秘阵”法度互通,形成一片格外平稳的区域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小九、小五面面相觑,都是发现,那边的反应,似乎和之前有些不同了。

    她们的敏锐感应,湖上修士是没有的,这些人只看到“有求必应”的灵验,大多数人浮躁的心思,一下子就给安定住了。

    上清后圣也好、渊虚天君也罢,只要不是妄想一步登天,受了谁的加持,入了谁的门下,对他们这些散修来说,都是一次大的提升。

    至于高层的那些冲突,他们就是担心,又有什么意思?

    人心渐定,不管里面有怎样的古怪,小九都是松了口气的,让小五抓紧时间与影鬼沟通,弄清楚变化的原因,她则去考虑如何进一步稳住人心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一直在船头,旁若无人交谈的白衣和赤阴,都走过来。

    赤阴还好,冷淡的模样一如既往,就是白衣那意味不明的微笑,让小九很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问了一句之后,突然也是有所感应,直接问道:“这变故,你们怎么看?”

    白衣轻掠鬓发,意态闲适,言语也是轻描淡写:“至少一位精通虚空神通的大能,在三元秘阵范围内出手。现在这模样,看着起码也是两个,而且一人非常精通封禁之术,意图强行压制,在其控制范围内,扭曲了虚空法则,才有如此破坏力。”

    小九且不说,包括正与影鬼.交流的小五,长时间沉默的玄黄,还有船上那些不怎么熟悉白衣的吴景等人,甚至是一旁的赤阴,都把惊讶的目光移过来。

    白衣对此全不在意,又道:

    “结合情况,其中一人应是羽宫主,只有她才有如此封禁神通。至于另外一位,大约是无量虚空神主,也只有他,才会有具备这样的虚空共鸣之力。事实上,此界很大一部分储物法器的产出,都是魔门祭礼无量虚空神主后的零余,因此,分外受不得此类刺激。”

    绝大多数人都听得呆了,小九不动声色,往小五身边靠了靠。

    白衣是个极聪慧的人,不过这不等于她能具备这样的判断和见识。

    这局面……分明就是失控了。

    湖上再起震荡,三元秘阵连发“崩崩”、“嗡嗡”的异响,其中还掺杂着今日当值修士的示警声,一片忙乱。

    但在已经崩溃的宜水居这边,代之而起的,却是诡异的平静。

    玄黄向前迈了一步,挡在小五、小九身前,盯紧白衣。

    这无声的一幕,使得吴景、董剡等人都明确了敌我之辨,当下就往小九那边靠。转眼间,除了赤阴还在白衣身边,所有人都与她们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其实,赤阴现在是动也动不了。

    白衣眸光清亮,不紧不慢地从小九等人面上扫过,不知是否是错觉,倒是在吴景、董剡这些“外人”身上停留的时间更长一些。

    末了,她啧声赞叹:“气机结网,灵光如林……”

    话才半截,整个洗玉湖就一个剧震,就算是有灵光加持的这边,脚下船只也是出现了巨大的摆荡。

    不说白衣再“说明”什么,强绝的意志,如山如海,更如那深邃得让人绝望的星空,就此笼罩下来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