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由内而外 以我为主(下)

    对这种理论性的东西,允星答得流利:

    “便如吾等修持,感悟天人九法,灵昧居中,诸法环绕贯穿,是寻一个内在的核心。神道不只是自己,还利用信众,求一个最贴近的均数,也就是借此映射寻找天地宇宙的中心,从那儿向‘外’看……就目前而言,自巫神以下,只能求真界的解。”

    连山也没想到,允星会说得这么深入,显然是真的做了一番研究的。

    一怔的功夫,旁边的掌教圣人已颔首笑道:

    “吾辈一中心,天地一中心,两边重叠,不是合道,就是人神共主。

    “若说真界的‘解’,巫神已经知道,所以通过他是捷径。然而数次勘天定元,便是有那个核心,也已经偏移,而野心之辈,也不想局限于真界一域之地,所以才有‘三界天通’,大黑天佛母菩萨是要走这条路的。”

    连山又看紫极之上,罗刹鬼王已经模糊不清的名号,沉吟道:“罗刹鬼王……”

    “罗刹鬼王是要避免这条路,至于刚撞出来的无量虚空神主,则莫测高深。至于渊虚天君,有后圣时且不说,师兄觉得,此时他会学哪个?”

    连山微微皱眉,与萧森这位掌教圣人同门数劫之久,有竞争,有交情,可说是最了解萧森的人之一,听他言外之意,不免要深想一层:

    “渊虚天君年岁不长,行事也多是随心所欲,意气为多,性情上是有偏颇的。圣人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圣人的意思,是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随着话音响起,有人大步走上峰顶。连山见了也是一奇:“辛师弟,你从蕊珠宫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天裂谷一线大撤退,我留在哪儿干嘛?逗猫玩儿吗?”

    辛乙哈哈一笑,旁的也不多说,直接就接入了正题:“我和渊虚天君打了几次交道,对他还算了解一些。那种性格,有‘后圣’的架子支在后面,什么都好说,可如今被人掀了底,还不知要做出什么事儿来。可不管做什么,有一件事他注定是做不好的……神主这买卖,他做不得。”

    连山结合各方信息,其实也比较同意辛乙的话,不是说随心所欲做不得神主,像罗刹鬼王,照样是走到了巅峰,然而神主之位,牵涉因果,最戒意气,若没有深沉的谋算,厚重或淡漠的心性,就是坐上去,早晚也要出乱子。

    别看渊虚天君已经是神主之资,可据连山所知,他的信众圈子一直在比较狭小的范围内,相对真界亿万黎民,不值一提。完全是支了个神主的架子,得了相应的神通,却始终走的是“个人修行”的路子。

    此类“无视因果,轻意重形”的做法,绝不是神主正统,倒有点儿魔门习性。

    以前有“后圣”在,还不是太突出,可在此时,就比较让人担心了。

    不过,辛乙说起此事,又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辛乙没给他弄那些弯弯绕绕,径直便道:“别人指望不得,就由我们自己来,咱们扯一个神主出去,岂不诸事顺遂?你觉得,我老辛怎么样?”

    就算连山有数劫修持,也被辛乙这天外一语震得目瞪口呆,旁边允星也是失声叫道:

    “辛师叔!”

    显然,事先允星也不知情,那么……

    “圣人!”

    连山转头盯住萧森,别人不知,难道他也不知?在玄门,尤其是八景宫这样,承继道尊道统之宗,‘神主’一词,可绝不是什么好听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那不是尊崇,而是无可解脱的代价!

    只是,萧森此刻,却是仰观紫极,神思缈然。

    “用四方八天的架构,允星这个想法是极好的。但丑话都要说在前头,以咱们宗门一贯的路数,三清境、大罗天这样的核心之地,还是放在自家手里最放心。以前有‘后圣’在时,这话不好说,现在,连山你是不是已经开始琢磨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我说,不必。以我那世侄的个性,说了也是自取其辱。还不如和他做这么一笔交易,他自可去接续他的上清道统,自由来去,因果之事,我们八景宫承担,我老辛承担,但他必须放弃对四方八天的所有权……”

    连山冷冷道:“现在四方八天不在他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认为在就好,既然是交易,总要给人点儿本钱。你不用拿这眼神儿看我,咱们图谋上清搭建好的体系,难道还有理了?”

    “嘿,别忘了现在渊虚天君在哪儿!人心**,无边无际,他恐怕正做着人神共主的美梦,你这一番好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心在哪儿?”

    辛乙脸上一直不变的笑容收敛:“就算渊虚天君想做‘人神共主’,他也确确实实有这个资格,至于做成做不成,做成了会有什么后果,那且另说。咱们这是做‘帮他选择’的事儿,也不需要涂金搽粉,因为这就是八景宫的底线,是‘以我为主’,就是冷冰冰的交易。

    “而到最后,他同意也好,不同意也好,难道我们还会因为他的意见,中止自家的作为,转而去辅弼上清?”

    连山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也在此刻,沉默已久的萧森,微微而笑:

    “辛师弟有句话说得很好,‘八景宫的底线’,也是要让人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袍袖轻拂,便在众人眼前,浮现出一座色彩斑澜的真界全图。

    萧森手指轻划,以云中山脉为中心,北抵北荒,南跨沧江,西至断界山,东抵洗玉盟,偌大的区域,便蒙了一层淡淡青光。

    这片区域,对东方修行界而言,可为天下之中,也就是八景宫的传统势力范围。

    “此处正是三清境、大罗天最合适的架构之所。且不论日后如何,如今先有劳师弟。”

    辛乙哈哈一笑:“成。我便先留在这儿,仔细熟悉一番,尝试着练练手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便走到紫金石下,用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倚坐下来,正与萧森并列。

    萧森却是站起身,连山亦如是,两位地仙大能,与允星一起,端正站立,目视辛乙,看他头顶清光冲起,与“紫极黄图”所发紫金光芒交汇,随即寂然不动。

    由始至终,连山都不认可辛乙的判断和选择。但也从不认为,辛乙要转“神主”有什么难度,就是因为有“紫极黄图”在手,要想转入神道,甚至更进一步,完全是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可是,仅为了一个未知正误的判断,一个让人觉察不出的人情,一个增加宗门回旋余地的机会,就这么去做了……

    连山承认,这种事情,是要有人去做,可是,为什么又是辛乙呢?

    洗玉湖上,宜水居外,陡然间变得冷清许多。

    虽不至于到“作鸟兽散”的地步,可就是剩下的这些修士,也大都是茫然。

    后圣子虚乌有、渊虚天君被堵在湖底……此类的消息,没有一个明确的源头,却像是地底吹上来的阴风,不知不觉已经渗透极深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小九没有缩在宜水居里面,仍是如前些日子一般,出来和几个相熟的朋友饮酒聊天,也切身感受湖上的氛围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才能察出人的真实。

    董剡一口接一口地喝酒,看得出很有些郁闷,但这位曾经背叛过盟友的剑修,此时却没有再做一次的意思。

    吴景倒是很淡然,和人聊天的时候,就道:“我是从天君的符法中顿悟神通,和后圣有什么干系?一步登天的事儿,想想就好,哪有这么容易?”

    虽是这么说,他对“后圣子虚乌有”的消息,分明也是信了。

    相对来说,作为夏夫人客卿的林双木,倒是最稳重客观的一个,他环目四顾,低声对小九讲:“大伙儿为此事努力了几个月,肯定是会有人留下的,就是某些人怕是不怀好意,九娘子要小心,不如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小九冷笑:“给他们十个胆子……而且,里面也很忙。”

    说着就皱眉头。

    今天小九的心情确实不好。不只是因为湖上的事儿,还有就是那碧波水府,真叫一个不要脸,对着思定院突然发难。

    据小五讲,若不是思定院那边,通过全新的“神台”体系联系起来,多少可以获取加持、帮助,恐怕已经被人卷走了。现在只能依靠移山云舟的复杂禁制环境,还有“大通行”的颜面,死守在船上的某个区域。

    僵持已经有一个时辰,各方都在角力,但明显是往最不利于这边的形势发展下去了。

    对这种事情,她是真的帮不上忙,听得还憋屈,干脆出来透透气。

    再说了,某些人都能出来,她为什么不可以?

    就在几人说话的船头,白衣和赤阴两人都是男装打扮,阴柔俊秀,又站在一起,低语商谈,频频引来注目。

    究竟想搞什么鬼?

    小九也承认,她心中其实是很紧张的。

    余慈一行人入湖已经是第三日了,此时湖上各种负面的消息扩散得极快,就他们没有动作,感觉中像是被限制了一般。

    更让人紧张的是,从半日前开始,余慈对小五的“请示报告”都没了反应,若非心内虚空中还在,影鬼师兄也能主持大局,她们这边可能已经乱掉了。

    不是已经进去太霄神庭了?

    究竟是怎么了?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