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由内而外 以我为主(上)

    幽灿?

    这一位当然是如雷贯耳,不过这两日,他的偌大名声,却是因为潜在湖底多年,和罗刹鬼王、大黑天佛母菩萨暗中勾结,险些将太霄神庭转手卖给那两位。

    即使最后还是反戈一击,可这种经历,又怎么让人信任?

    身处在这域内域外贯通的巨大孔洞之下,各路大能还没有健忘到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究竟是哪个。

    对此,幽灿定然是心知肚明,不过仅就法理而言,以他飞魂城城主的身份,也只需要赞成一句,这场专门的高层会议就注定要召开了。

    伯阳天尊不会在这上面再浪费心思,却也不想让幽灿轻易过关,对此,他毫不掩饰:“既然府尊和城主都赞同,我也附议便是。不过,我倒想问一问,幽城还主在湖底这些年,究竟和罗刹鬼王做出什么事来?”

    幽灿也非常干脆:“如果伯阳天尊想知道,可以提,我这边也是附议的,正好借议事之机,详细解释一番。”

    他们洗玉盟的高层在那儿勾心斗角,连山的念头也在转动。

    碧水府尊和幽灿骤然合流,让他油然生出警惕之心。

    碧水府尊的碧波水府也还罢了,虽是地阶宗门,一贯是在沧江两岸占地为王,和绝大多数宗门走得也不是太近。

    可幽灿不同,飞魂城能够在近两三劫中,重登天阶宗门之列,第一份功劳就是幽灿的,夏夫人经营得再如何鲜花着锦,也是在幽灿打下的基础上。像百叠门、五绝馆这样的地阶宗派,夏夫人只能以权术控制,幽灿却完全不需要。

    本来夏夫人与渊虚天君交情不错,就算出了金幢教这档子事儿,也能维持得住,可如今幽煌、幽灿兄弟先后发难,飞魂城变了天,路数也要变了。

    之前在洗玉盟接近达成的共识,是不是也要变?

    连山便与伯阳天尊暗中连线,要他小心。

    伯阳天尊也在考虑问题,但角度有所不同:三天九地十五人宗,二十七个核心宗门,近些年来,已经有四明宗、赤霄天、金幢教等六七个宗派遭受重创,像是玉景门甚至已经绝灭,使得原有的稳定格局,激烈变化。

    清虚道德宗这一脉,除了当年倒霉地被玄黄杀剑重创的乱云宗以外,倒还维持得不错,最大限度保存了实力,也借着魔劫冲击,从四明、浩然一脉中,把这些年过得非常辛苦的象山宗挖了过来,议事的话语权更是无以伦比。

    可是,飞魂城、碧波水府两个具备地仙战力的宗派联手,气势也不弱。

    况且利益当头,瓜分上清三十六天的说法,向来都是很有分量的,尤其对玄门宗派来说,更难拒绝,这种事情,不是清虚道德宗凭着拳头大,就能乾纲独断的,他们也必须考虑盟友的想法。

    伯阳天尊甚至怀疑,碧水府尊事先已经做了功课,因为在“后圣子虚乌有”的传闻后不久,就有人上门来探口风。

    显然,面对上清三十六天的诱惑,已经有一些人,心思躁动。

    理想状态下,八景宫的计划也不是不能推行下去,只要能够给出相应的好处,谁也不想得罪人不是?

    可与其这样,还真不如瓜分了上清三十六天了事,反正在渊虚天君横空出世之前,大家都是这么打算的,且对八景宫来说,结果似乎也没有太大差别。

    不过就是变个方式而已。

    据伯阳天尊的了解,持有这个念头的修士、宗门,不是一个两个。

    如此来看,八景宫面临的局面其实和自家很相似。

    这还只是洗玉盟,别忘了还有南国三大玄门,以及已经被罗刹鬼王弄的心惊胆颤的千宗百派,这同样是不可忽略的力量。

    人心一乱,再想统合起来,就非常困难了。

    莫非……这一手就是针对的八景宫?

    一念动处,忽然想到,宗门之内也有一种声音,如果按照八景宫目前透露出的计划,未来就是八景宫和上清宗一主一辅的格局,清虚道德宗的位置在哪里?洗玉盟的位置在哪里?

    之前有后圣在时,还要忌惮三分,如今又是何必?

    伯阳天尊一时也沉默了。

    但他却不是深思,而是直接撇开。作为镇宗地仙,这种利益交关的事情,不是他的职权范围,自有宗主、主事去考虑。

    舍了包袱,伯阳天尊的心境重归于净澈明透。

    一直与他联系的连山,感应何其敏锐,受伯阳天尊的影响,觉察到现在形势微妙,便道:

    “既然贵盟有事商议,便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切过碧水府尊、幽灿两人的意念,算是打声招呼,也是某种态度,随即便直接脱出洗玉盟的漩涡,退回云中山上去。

    说退就退,干脆得很。

    而意念回返之后,连山第一件事就是交待弟子:“把碧水府尊与幽灿交往的有关资料,统统整理了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想了一想,又道:“当年飞魂城与金幢教结盟的资料,也一并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今天碧水府尊和幽灿,就是专门来捣乱的。

    本来已经快要达成共识的玄门各派,被这么一搅,又是人心纷乱。

    各宗各派,绝不缺深具大局观的人物,可是当他们绞缠在一起,受利益、恩仇等旁的因素影响之时,混乱就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对这种局面,连山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现在的八景宫,确实是有些进退两难的,但与各宗各派无关。

    别看碧水府尊和幽灿配合得好,便是口吐莲花,也注定只是白费。

    说到底,八景宫需要的不只是一个体系,还需要一个货真价实的神主,这一点上,后圣的问题让人很失望,但更失望的,还是无法找到替代者。重立体系和勘天定元某种层次上是一致的,地仙与神主的差别就摆在那里,无法逾越。

    他们去哪找一位能代表玄门利益的神主出来?

    从这个角度看,堂堂的“上清后圣”纵然是变成了“渊虚天君”,可只要神主的本质不变,八景宫捏着鼻子也能忍下去。

    其实在连山看来,一个弱势的不合格的合作者,岂不正要胜过强势且毫无破绽的那一种?也许行事之时,会多出许多困难,但唯有如此,才能把主动权始终掌握在自己手上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连山也是这么做的。他又安排人关注思定院那边,碧水府尊既然说了,很可能已经动手,真出了人命,再于洗玉盟高层会商之时,拿出一个不利于渊虚天君的动议,今日各相关方,谁都脱不了干系,再做些手脚的话,自家的计划,差不多也就彻底崩了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……不愧是最擅于玩弄人心者。

    以前,八景宫曾利用人心的混乱,在勘天定元之时,用最小的代价,获取足量的好处。那时一直冷眼旁观的罗刹鬼王,此时就是拿出同样的办法,给八景宫添乱。

    是的,今日之事,连山就认准了罗刹鬼王。

    看起来,幽灿是从罗刹鬼王和大黑天佛母菩萨那边得了好处,随即又背叛,不过,只要是与罗刹鬼王相关,哪有这么容易?金幢教就是一个好例子,谁能想到,堂堂十五人宗之一,所有高层,都做了罗刹鬼王的忠犬?

    连山对自己的判断还是颇有几分信心的。

    因为在此局面下,依循所谓的“常理”,远不如去把握利益的关联。

    就算幽灿、碧水府尊与罗刹鬼王的关系,不像他所判断的那样。

    相近的利益区间,也注定会把他们捆绑在一起。

    一个广阔而缺乏既定规矩的新世界,就是野心家们的乐土。

    正思量之际,外间通传,却是允星专程前来。

    今日,允星一直陪在刚出关的掌教圣人身边,所为的,无疑也是与之相关:

    “连山师伯,师尊传请您去天极峰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紫极黄图之事?”

    虽然意念通过真实之域,跨越亿万里长途,但对宗门区域内的种种变化,连山还是能够做到心中有数的。掌教圣人不惜承受反噬,挥开了紫极黄图上的光雾,所图当是不小,莫不是有了明确的章程?

    连山自不会耽搁,挥袖一卷,直接带着允星,飞落天极峰。

    迎面就是那镌刻神文的紫石巨碑,此刻“紫极争鸣”的异象依然是持续不断。

    那跳动的纹路看得多了,仿佛这块紫石都要开裂了似的。

    正是这块紫石巨碑,体现了真界的神道体系,掌握了此物,可以帮助八景宫做出最准确的判断。

    此时连山的视线,就停在此中最模糊的神名之上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!

    在紫石巨碑之下,萧森盘膝坐着,对他露出笑容:“师兄,还是往这儿来。要说神道体系,其实质就是由‘从外向内看’,变成‘从内向外看’,你我都非此道中人,在外面看得再多,也没有用处。”

    连山哈哈一笑,也走过去盘膝坐下,紫金光芒扫过,一身气机都微微波动。

    他并不在意,扭头看侍立在侧的允星:

    “掌教圣人说的这些,你可明白?”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最近节奏一直比较乱,明天还是争取早上更。如果正点儿没有,大家就只能等到晚上了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