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大劫终至 持金过市(四)

    也许是碧水府尊的说法过于出格,有意念插入进来: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上清道统,紫微帝御从哪儿来?万古云霄从哪儿来?”

    碧水府尊知道,插言的是清妙宗的尤云真,一个非常低调,风评也很好的老牌地仙大能。

    由于八景宫和清妙宗的特殊关系,一般有八景宫强者在场的时候,尤云真是绝不会开口抢话的,如今这反应,其实不是出于义愤,而是帮助连山表明态度,或者是模糊局面。

    对此,碧水府尊意念徐徐,从容不迫:

    “不知云真道友是否听说过一个门派,叫思定院的?”

    “不曾听过。”

    “几日前,我也没有听说过。不过经过一番了解,倒是发现,这个宗门是几十年前,刚在南国立起的小门户,门中修为最高的,也不过就是步虚境界,还不成气候。不过其修行的法门,我们应该都是耳熟能详。

    稍稍顿了下,碧水府尊给出答案:“比如,《五斗三元真一经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比如,《太微灵书紫文上经》。”

    有人就奇道:“上清遗脉?”

    “是的,这就是上清宗的一支遗脉,当年大劫之时侥幸逃脱,在南国立下道统。宗门之中,现在共有三支传承,有典籍香火,有法箓信物,每一支都清楚明白,也齐整完备,颇是罕见……我以为,这才算道统。”

    六阴天尊冷笑:“你让渊虚天君拿出朱太乙的信物,包管也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何人观礼?何人见证?玄门传道,定有宝箓信物,以为盟誓,就算是心传神授,根本的法度也不会变。此言正是我想问渊虚天君的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碧水府尊的意念愈发沉凝森冷:“据可靠情报,在渊虚天君成就长生真人,自环带湖现身之前,从来没有与思定院上下有任何联系,包括思定院的仅在院首之下的二号人物张妙林,也不曾知晓任何有关事项。

    “可是,渊虚天君就这么与思定院首无羽,相交莫逆,在北地声名雀起之后,只一书相召,那无羽就力排众议,使思定院举宗北上,前来投靠,毫不迟疑……这是何故啊?”

    六阴天尊不由失笑:“谁不想攀附高枝儿?别说是同出一门,道统相合,就是拐八道弯儿的亲族、老乡,有这机会,不也照样靠上去?”

    对六阴天尊的辩驳,碧水府尊不予正面回应,只道:“这一行乘坐移山云舟,如今已经到了沧江北岸。本府身为洗玉盟南部边界的宗派,守土有责,故而做了一番了解,意外发现,其中倒还掺了一位有趣的人物……与思定院相熟,一身‘天蛇真意’的修持好生精湛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六阴.道友,不如你解释一番,在魔门也算颇为高明的《天蛇法解》,为何会由一个上清遗脉的朋友修持,且是见怪不怪的样子?既然如此,上一劫末那场劫数,究竟还有什么意义呢?”

    碧水府尊的意念当空扫了一圈,就此宣告:“为此,我将派出府兵,将这一行人扣下,仔细了解里面的门道,也希望渊虚天君能给一个完备的解释。若能做到,自然最好;反之,他要给的,就是‘交待’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既出,各方大能都有些皱眉。

    思定院一行人的底细、遭遇不算什么,可由此延伸开来的种种可能,以及相应的“大义名份”变化,却是让人很头痛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碧水府尊的意思很明白,他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任何本质性的问题,其实就是明指,余慈的紫微帝御、万古云霄的无上神通,就是来自于传承典籍相当齐全的思定院。

    而获取的方法,也因为一个修炼魔功的修士出现,而变得不那么让人信服。

    所谓“大义名份”听来好笑,实际上在各方互相牵制的复杂局面下,这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整合手段,也是体现了“道德之法”的微妙作用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渊虚天君在此,大可指斥碧水府尊捕风捉影,拿出几十条理由来辩驳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现在他不在;也没有任何一个足以代表他的人物在这儿。

    碧水府尊单方面的指责,很快就化为了实质的行动:

    “伯阳兄,我在这儿提一句,事关上清道统,事关三十六天,同样也是关系着一界体系存续,亿兆黎民安危,盟中应该尽快议事,定一个章程出来。这样我也好有所依据,仔细查访思定院一行人的根底,探一探渊虚天君的本来面目,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六阴天尊也好,尤云真也罢,都是静默下去。

    因为碧水府尊此时所依据的的,是洗玉盟内部的议事制度。

    只要“三天九地十五人宗”这二十七家核心宗派,有任意两家的地仙大能,或者是五家的大劫法宗师,同意提出一项议程,就可以要求召开一次高层会议,且必须在规定时限内解决,每年每宗只有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这本来是“三大天门”为了强化自己的权威所做的盘算,却不想碧水府尊成就地仙尊位,将这个权利分润过去。

    伯阳天尊当然可以拒绝,他也在想,此时洗玉盟各宗,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,保有地仙战力的也许还有几家,但真正合格的地仙大能,除了碧波水府,也就是清虚道德宗一处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釜底抽薪的事情,当此非常时期,做来未免过于生硬,而且要清虚道德宗去卖力维护渊虚天君,也颇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不如在会上见机行事。

    在这件事上,二十七家核心宗派,伯阳天尊有信心拿到近乎三分之二的多数,足够辗转腾挪。

    唔,等等,他好像漏了一件事……

    “碧水府尊所言极是,此事我赞成。”

    突然透出来的意念,绝不是之前已经聚在此处的任何一人。

    一念扫过,仿佛是从地底深渊中吹上来的寒风,使得各位大能都是心头微凛。

    这毫无疑问是地仙大能的水准,而且那独特的意念和存在方式,也使得此人身份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“幽灿……城主?”

    伯阳天尊一语既出,各方忽尔哑然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