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大劫终至 持金过市(三)

    真是体贴啊,连理由都帮着想好了。

    碧水府尊的想法,当真是昭然若揭,对准的就是上清三十六天、太霄神庭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话,人人都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。

    当年在东方修行界,各大宗门都因为震佛国十法界的设计而震动,不少宗门群起效仿,其中又以玄门为最。

    八景宫迅速拿出了自己的三十六天结构,却因为和十法界的过于相似而遭到不少攻击。

    那时的上清宗拿出“三十六天”的架构,当然不是为什么天下公义,也是存了和八景宫比一比的心思,可里面的主体思路,尤其是三千神明、道兵体系架构,确确实实是上清一脉的精华,上清宗也一直主导着整个讨论进程。

    若不是八景宫的影响力太强,勘天定元又占着主动,再加上如日中天的论剑轩实在不喜欢变着法子给自家身上套枷锁,后头还真说不准。

    碧水府尊倒好,几句话的功夫,直接把上清宗在体系中的作用彻底抹杀,所为何来,大家都懂。

    连山有些感慨,果然,一个秘密知道的多了,就绝对不会是秘密。

    八景宫准备部分放弃自家的体系结构,采用上清三十六天“四方八天”架构,确实是事实,但理论上真正知道此事的,不过二十余人,碧水府尊肯定是从这二十余人中得了风声。

    是啊,按理说这些人都是宫中高层,都知道议事的原则,可是谁没有个亲朋故旧?清妙宗、碧波水府这些与八景宫法统相近、或是地理位置接近的,更有千丝万缕的利益关联在里面。

    宫中也没有想过隐瞒此事,毕竟是改易天地大局的举措,提前放风还是必要的,可让别人抓着手尾,倒逼回来,就不是宫中所乐见的了。

    如今随着时间推移,洗玉湖底的局面、变化、细节,正一层层地剥开,通过各宗修士的渠道,只要是有心人,都能够及时接收内里的消息。

    连山也知道,碧波水府的左辅,因为愚蠢地介入到渊虚天君和大黑天佛母菩萨的争斗漩涡里,已经是形神俱灭,这对刚刚步入地仙尊位,正要在天地鼎革之时,做下一番事业的碧水府尊而言,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由此来看,碧水府尊提起上清三十六天体系的原因,也就呼之欲出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把前尘过往抹画了一遍之后,碧水府尊便是图穷匕现:

    “如今上清宗早已宗灭道绝,本来以为那位渊虚天君能承继上清香火,可如今看来,他分明就是个骗了羽清玄信任的无耻之徒,拿着上清宗的名义,一路招摇撞骗,还拿出‘后圣’的幌子,其实我们大家都给他蒙蔽……”

    “府尊!”

    “连山道友叫我碧水就好。”

    碧水府尊十分亲近的样子,事实上,作为萧森之下,掌管八景宫内外事务的第一人,连山平日里和碧水府尊打的交道不在少数,两人确是熟识。不过碧水府尊这等言论,等于是把为“后圣”扬名的萧森也牵连进去,连山无论如何,不能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“碧水老弟,后圣之事,内里情况复杂,我们不要轻下定论。”

    “连山道兄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碧水府尊称呼改换得迅速,而然话中内核却依然不变:“所谓的‘后圣’之事,确实复杂,不过我倒有一些愚见在里面,在此想请诸位品评一番——说起来,洗玉湖底,现在可是安静得很,刚刚险些就是第二回地仙混战,如今怎么都消停了?”

    他这话题移换速度,也是让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语气,也是在寻找一个“捧哏”的人。

    还别说,真有人响应。刚刚还阴阳怪气讽刺他的六阴天尊,就扮演了这个角色:“一个不小心,就能把真界给打崩掉,谁不戒惧?碧水你不怕,我怕,还怕得很!”

    “六阴.道友所言甚是,不过对这种局面,分析得深入仔细一些,也没什么坏处。诸位刚才没有接到消息吗?羽清玄因为这边的补天之网被毁,颇是受了一些冲击,好像伤势不轻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东海那位计高一筹,又把羽宫主的心气儿打落。”

    碧水府尊看似离题万里,至此却是话意再转:“我们都知道,羽宫主在拜太玄魔母为师之前,正是上清嫡脉,对上清宗是有感情的。

    “因为拜师另投,羽宫主脱离了上清宗,也逃脱了大难,可那香火、血脉是不断的,只是她已经不是上清的道统,就是想为上清出力,亦不可得。偏在数十年前,离尘宗出了个叛徒,之前在宗门内,还颇受在那边寄身的朱太乙的赏识……是了,我说的就是现在的渊虚天君。”

    碧水府尊从来都没掩饰他的想法,故而说到这儿,后续的那些话,也都被人猜出了七八成,有人就冷笑,碧水府尊则故作不知:

    “诸位可还记得朱太乙身死道消之时的异象么?他一个修为尽废、土埋脖子的老朽,死前要做出这等场面,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事。此事过后不久,羽清玄便以分身在北荒出现,与柳观战了一场,为什么?这里面很有些门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确切的消息,显示当年渊虚天君就在北荒,多次变化身份,行踪诡秘,恐怕那时候,他就已经和羽清玄搭上了线。此后十余年,渊虚天君销声匿迹,再现时已经是在洗玉盟范围内,却是一现即隐,与玄黄杀剑同时消失,等到再高调出现的时候,就是我们大伙儿都知道的情况了。”

    六阴天尊呵呵一笑:“所以,碧水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圣之事,羽清玄就在幕后。她有这个实力、有这个资源,调教出渊虚天君这么一位上清继承人,顺势夺取太霄神庭,重现上清荣光。可是,羽清玄早已被排除在上清道统之外,她虽有实力,却是没这个资格的。”

    “朱太乙……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朱太乙在离尘宗时,从来没有说过要把余慈,也就是所谓的渊虚天君,转为上清弟子。事实上,就是余慈叛门而出的时候,他也只是离尘宗的外门弟子……上清道统何在?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