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大劫终至 持金过市(中)

    八景宫有二十来位地仙,已经雄踞真界,用都用不完。

    而域外天魔那边,不提无尽虚空深处,只论九天外域之中及附近有来往的,真要认认真真筛一遍,拉出二百个末法主……也不是做不到!

    只不过这些天魔一族的强者,平时都分布在广袤无边的外域星空中,就算是最擅于飞遁的修士,也要花上几十、几百甚至上千年,其所属的族群,大半老死不相往来,就是碰了面,更多还是彼此厮杀吞并。

    可随着域内域外体系的对接,相应影响的扩散,此后的真界,就像是在黑暗中点燃了一处篝火,自然会吸引蚊虫,嗡然而至。

    纵然域外广阔,距离漫长,可只要是那些天魔群落得到消息、有所感应,必然是蜂拥而至,将这里化为它们的猎场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但千年、万年,甚至永无休止。

    只要认真想一想今后的那些变故劫难,便是两位地仙大能,都有不寒而栗之感。

    两人说话间,对拦海山这边“域内域外交接”做出反应的,已经多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里可不是情况微妙,并已经堆满了地仙强者,随时可能爆开的洗玉湖底。仿佛是天然张开的“孔洞”,找不到“幕后黑手”的局面下,北地相关宗门,大可任意往来,就像当日渊虚天君搭建“神台”时一般。

    便在这个格外不一样的清晨时分,从域内扑来的各路大能意念齐聚盘旋。他们都是各自宗派,乃至真界中的佼佼者,彼此也都熟悉,寒喧什么的就不必了,很快就进了正题:

    “魔门的没来?”

    “这种大手笔,固然延续了东海那位的思路,可能做到域内域外,无声无息对接的,也只有无量虚空神主吧……他们两个合流了?”

    “自从当年与大梵妖王一战后,已经多年不见踪迹,这一下倒是‘多年不鸣,一鸣惊人’,他们两个胁侍魔主,究竟是冤家对头呢,还是默契十足?”

    “我倒觉得,魔门东支难脱嫌疑,近在咫尺,装聋作哑,未免太过诡谲。”

    各路大能,有人口无遮拦,也有人深怀心机。

    在这种形势下,找不到下手的,难道还找不到背锅的?

    天地剧变之下,若能以雷霆万钧之势,一举扫灭周边宗派,说不定就能趁乱多占些便宜。尤其现在除了魔门以外,北地各大势力都派出了代表在此,八景宫、洗玉盟、阴山派、清妙宗,一个不漏,能借力的话,自然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只可惜,未等多少人响应,便在遥远的外海,大日升腾之地,忽有虚空扭曲,仿佛是在煌煌日轮之中,凸显了一块黑斑。

    将意念驾临此处的,都是地仙大能,在真实之域感应,分明就是之前议论的魔门东支总坛之地,其周边矿区、地脉、海眼,并亿万钧海水,就在这突兀的扭曲中,凭空隐没,任他们如何再探,都再无痕迹。

    众大能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魔门东支此举,简直就是摆明车马:就是我做的,你们又能如何?

    “这等另辟天地的神通,似乎就是贵宗云外清虚之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是洞天福地,自是差相仿佛,不过那边是借域内域外对冲的法则体系变动,一举功成,比敝宗数劫升举变化,可要干脆利落得多!”

    连山不由发出感慨。

    以诸位大能的眼力,已经辨识出来,魔门东支此举,确确实实是借用了无量虚空神主的威能,而且是以一种“加持”的方式,一举作用在魔门东支的根本之地。

    由于其位置正好是魔门东支的总坛,是宗门的根本重地,由此辐射开来的影响,将会作用到每一个魔门东支弟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如此高调的“加持”,简直就是传说中的神恩。

    自巫神以后,事实上,是自巫神持续衰弱的近二十劫以来,真界再不见这等场面。

    就算罗刹鬼王,也不曾高调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连山心头不免浮动阴霾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都还没想好怎么应付,魔门东支干脆扯来资格更在罗刹鬼王之上的无量虚空神主当后盾,你想怎样?又能怎样?

    正心念转动之际,忽有人与他沟通:“连山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府尊安好,恭喜府尊,成就地仙尊位!”

    来人是碧波水府的碧水府尊,为人有些阴柔,一向和声细语,不过就连山所知,此人有枭雄之姿,一旦发难,便如沧江中要命的暗流漩涡,害人性命。听说前段时日他甘冒奇险,在天地大劫之下,成就地仙,站在了此界最顶端。如今想来是根本已固,开始出头了。

    碧水府尊意念沉凝,思路清晰,又直指要害:“如此局面,真界天地法则体系已不足恃,我们还是要早做打算才好。”

    到了地仙境界,碧水府尊毫无疑问就是此界最顶端的存在,而且身为一宗之主,话语权也相当了得,他虽然只是与连山说话,却是代表了碧波水府与八景宫的交涉,也代表了洗玉盟一部分宗门的意见,故而引得其他几位都凝神关注。

    “真界天地法则体系,不过就是巫神九变创世之时,立下的规矩。与无尽星空之中,真实宇宙的法理,还是颇有差别。这十几年来,已渐渐糜烂,今日一变,眼看外域法则体系侵蚀,还有某些人物在腹心之地作乱,更是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“吾等生于斯、长于斯,自成法度,不可能与外域保持同步,更不能任由某些人为一己私利,随意拿捏。故而我以为,最明智之举,就是在当前法则体系变动之时,‘以我为主’,及早另起炉灶……

    “伯阳兄,这个章程,咱们盟里前几日可是已经有了磋商,记得当时贵宗是同意的,倒是本府当日预见不及,没有及时决断,思来甚是惭愧。”

    伯阳天尊没想到碧水府尊竟然“顺口”就把洗玉盟核心议事的内容泄露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说白了,这里理论上的“外人”,就只有阴山派的“六阴天尊”一位,可有些事情,“有默契”和“点透了”,那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儿。

    伯阳天尊心中不悦,却更明白,这种事情越说越乱,干脆不予置评。

    碧水府尊浑若不觉,意念不疾不徐,依旧是和连山交流:

    “若真要如此行事,八景宫无疑是最合适的领头人。想那巫神沉眠之后,是贵宗近十劫以来,为此界辛苦谋划,我等都是看在眼中。虽然敝府根基,仅是旁门左道,但也要承认,真要另作谋算,仍以玄门体系为优,我记得,贵宗是有现成选择的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他心意陡转,甚至带着点儿无奈的情绪:“不过贵宗的三十六天体系,我肯定是受不了的。垂直排布,上下分明,大家都是修行中人,谁上谁下?谁尊谁贱?便是跟着我的那些弟兄,世间旁门外道,也不想被人踩在脚下,平白低上一头。此事殊为难办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连山已经知道碧水府尊想要说什么,不过他还是安静地听下去。

    作为八景宫的主事者之一,他没有必要急于表明自己的立场。

    不出连山所料,碧水府尊慢声细语地讲道:“所以细想一番,对贵宗的认可是不变的,但就体系选择而言,当年敝盟会商共议的另一个玄门三十六天体系,似乎要更合理一些。”

    此时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碧水府尊这里。

    不只是连山,就算是外人的“六阴天尊”,也大概能猜出来,碧水府尊究竟是怎么个想法了。

    便在人人心中都有一番计较的时候,碧水府尊继续他的发言:

    “想来诸位也知道我所说的是哪个。这都是五六劫以前的旧事了,我也只是从宗门的记载中得来。那个体系,实是玄门与各方道统达成的最佳方案,数劫以下,再没有能比它更完备、更妥当的。

    “当年洗玉盟各宗合议讨论之时,我尚未出世,若此时再续,我必定是第一个赞成,不使当年各宗各派的心血付诸东流。”

    听他说了这么多,其义微妙,性情一向古怪的六阴天尊就把戏谑的意念传递过来:

    “我比碧水你痴长一劫有多,却还险些让你给绕糊涂了。你且等等,让我猜一猜,你所说的玄门体系,是指上清三十六天?”

    碧水府尊笑道:“六阴.道友所说,对也不对。此体系名为上清三十六天,实是天下诸宗,尤其是北地宗门合议的结果,当年贵宗似乎也参加了的。

    “其实上清宗凭着首倡之功,硬将其冠以‘上清’之名,器量实是有些不足,以我之见,若当时真能够舍弃这一点儿虚名、浮利,真正将此体系取于天下,用于天下,共建共享,才是功德无量,吾等所居世界,如今恐怕将是另一番模样。

    “可惜,当年上清宗雄踞北地,目空一切,夺天下人之善果为私有,用来搭建所谓的‘太霄神庭’,好端端一个玄门体系,成了上清私有之物,如今思来,亦觉扼腕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