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无量之祭 天倾之变(下)

    千百条魔纹环绕组合,又迅速衍生变化,形成一座仿佛是嵌在水中的祭台。

    苏双鹤的双脚便陷在里面,魔纹还在盘旋上升,像是一条条藤蔓,苏双鹤就是它们依附的树干,被密密麻麻地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此人虽然神智昏沉,但还是有基本反应的,所以就咆哮挣扎。

    观其面相,分明受着极大的痛苦。

    万腾山注意到,其被魔纹包裹的那些肢体,很可能正在消融,至少最先陷进去的双脚,已经没了……

    “魔门蜡融活祭!”

    万腾山眼角抽搐两下,以前碰到这种事情,定是一剑斩过去,可如今却是一手造就,真他妈的……

    他终究还是沉稳的性格,纵然心中翻澜,但愈发警惕,免得临时出现意外。

    苏双鹤再次咆哮,魔纹已经到了他的胸口,且不说“蜡融”的进程是否还在继续,倒是他的头颅,反常地涨大一圈,头盖骨吱吱作响,仿佛是巫神灵水直接注了进去。

    但事情应该不会如此简单。

    万腾山回眸看自家那位天才师弟,得到的是稍安勿躁的指示。

    李伯才眸光凝注,看魔纹闪烁,虽然隐晦断续,却是尽得灵昧演化之妙。不由得缓缓点头:

    “灵昧方是根本,思路很对,就看那位能不能把握住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水世界倏然动荡。

    各位剑修表现出了超高的素养,剑阵蓄势待发,丝毫不乱。

    这不是水世界本身出了问题,而是目前与之紧密的其他虚空世界动荡,将余波传递进来。

    但又不能说是完全没有干系,因为异变的源头就是这边已经成型的魔纹结构。

    当然更重要的还是从中献祭、抽离的巫神精元灵气。

    此时,这特殊而又关键的奇物,正通过缠绕化形的魔纹祭坛,源源不断地异化、转出,投放到缈不可测的虚空深处。

    亿万里开外的拦海山,胜慧仰头,看高空中陡然折射开来的混乱光芒,映得天穹显出一个绝不应出现的弧度。

    不由双手合什,叹一声:“苦海无边!”

    叹声将落,光芒尽去,黑暗已经在天空急速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伴之而生的,是让人唇齿发麻的细密震荡。

    身后不远处,俱净坊三十六根金属长柱之上,瞬间迸发出乌沉沉的光芒,彼此交错成网,形成了强大的防护阵势,但是否能够抵御住这一场虚空交迸的大劫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况且,像胜慧这样,仍在海面上的修士,也不只一个。

    视野所及,正有几十个修士疯狂地向这边冲过来,那是离得不远又反应迅速的人们,想躲入俱净坊的防御圈。

    可是看到三十六根金属长柱所呈现的异象,他们脸上都是惊恐、乃至于绝望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俱净坊万万不可能中止禁制形成过程,将他们放进去。

    “坊外修士,且往海中暂避,尽可能往深处去!”

    胜慧发狮子吼,声音响彻千里,在此大劫突至,人心涣散之时,这一声提醒,且不说效果如何,至少也给人一个思路。当下那些修士便有绝大多数都潜入水中,但还有几个一门心思想冲到俱净坊里面去的,速度不降反增。

    胜慧垂目静立,并不理会。

    佛法殊胜,却只渡有缘之人。

    也就是他一吼的时间,天空中不断扩张的黑暗,已如垂落的幕布,拂过海面之上,也拂过千万里方圆的广阔空间。

    胜慧身形如梦幻泡影,倏然而逝,让过了黑暗吞噬的正锋。

    临去前回眸,只见得俱净坊三十六根金属长柱,就像是火焰中的蜡烛,瞬间融化,至少那些强撑着在海面上的修士,更是痕迹全无。

    而更远处,拦海山脉高耸的阴影,不知是否光线的缘故,也在刹那间抹去一截。

    沉郁轰鸣的声响,像是天神驾驭的战车,从海面上隆隆碾过。

    也许绝大部分修士听到的只是“车走雷音”的威煞,可挡在“车辙”之前的那批倒霉鬼,却注定无法跳过被碾碎的命运。

    这是一次蓄谋已久的破界之举。

    九天外域和真界之间的屏障,包括羽清玄仍保留在拦海山外的补天之网,在九天外域倾压而至的大势之前,瞬间粉碎。

    谋划之人更展现出了令人叹为观止的虚空神通以及掌控能力,从天穹折射的光芒看,受到影响的范围,足有千万里方圆,如此广大区域,至少在胜慧所在的这片海域,虚空对冲的影响,已经是给降到了最低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巨象再怎么小心,轻拿轻放的象足还是会压死蚂蚁。

    谋划出九天外域和真界互通的大能,也不可能具备“妇人之仁”,这控制起来的冲击力,其实也不过就是两处巨大的虚空世界,天地法则彼此缠绕、化生的副产品。

    两边的天地法则体系,就是在这种极端的“克制”的情况下,迅速融合。

    域内域外,都是当年巫神创世所成,本就同出一源,可在千万年演化的过程中,差异其实是在不断拉大,谋划之人能够如此顺利地实现“融合”,其对两边法则体系的理解程度,恐怕已经到了几近于巫神的无上境界。

    破坏性的力量越是收敛,转化出来的“新体系”就越是完备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在北荒肆虐的大梵妖王,完全可以把自家脸面全埋回到无天焦狱里,免得再丢人现眼。

    可在这种情况下,藏在禁制中、躲在深海里的修士,注定还是逃不过冲击的洗礼,只不过换了一种形式……

    “娘的,身上好痒!”

    “海里是不是有火山爆了?这么热?”

    “热?老子的血都快冻起来了!”

    刚刚依胜慧所言,躲入海底的修士们,已经有人敏感地察觉到问题,而每一个人的感受、反应,也不尽相同,这不过是他们所无法感知的变化的法则体系带来的初步影响,真人境界以上的修士,完全可以免疫。

    可是,胜慧的神意感应范围尽头,那纯净到令人心悸的幽暗虚空深处,分明就是魔影幢幢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