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无量之祭 天倾之变(中)

    当日羽清玄以“补天”之力,强行扭转域内域外的虚空结构,震慑八方,也是对罗刹鬼王提出了直白的警告。

    作为以动静法则为根本的地仙大能,羽清玄确实有破坏一切“重塑法则体系计划”的能力。

    此时,她那张“补天之网”还在拦海山上空,没有了太阿魔含这样的末法主为矛头,想破坏掉,谈何容易?

    然而谁能想到,罗刹鬼王转眼又请出了无量虚空神主,比太阿魔含的份量还要重得多。当这位强人域外突然发动,其磅礴之力,将会通过那张“补天之网”,和羽清玄发生接触。

    在当前这三方虚空的环境下,已经最大限度地制约了羽清玄“动静之法”对真界的影响,这就等于是抹去了羽清玄的先手优势,后续还不知有多大的冲击在等着她!

    眼下这蓄势待发的一幕,正如拦海山之事后,罗刹鬼王所说的那样:

    师傅拦路,封了师傅;徒儿拦路,碾死徒儿……如此而已。

    现在的大黑天佛母菩萨,算不算“拦路”之人呢?

    “罗刹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大概理解你的想法了,不如现在你就透露一下,血狱鬼府也要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何时切入?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要看各方的配合,而且黑天吾友,就算你已经弥补了自身的缺陷,但极限差不多也到了,所以我肯定不会再给你添乱,血狱鬼府只会按照原计划,从天裂谷一线发动,你请放心便是……也请专心应对。”

    伴随罗刹鬼王意念而来的,就是罗刹鬼王当年与巫神”紫极争鸣”时的种种经验。以大黑天佛母菩萨的眼光,一看便知,确凿无疑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一边吸收经验,一边在想:

    如果现在不顾一切,将作为祭品重要核心的苏双鹤绞杀会怎样?

    她始终没有放弃这个念头……

    “黑天吾友,可不要浪费了机会。巫神之灵,虽然已经大半昏昧,可在水世界体系中,在大巫血脉的刺激下,还是能恢复一定的活性的。如果此时不充分利用,下次激发,还不知是何年何月。”

    对罗刹鬼王的蛊惑或曰警告,大黑天佛母菩萨没有回应,但她的神意还是自龙变梵度天掠过。

    菩提树下,妙相仍在昏迷之中,巨量的精气流经树脉,又通过她,输入到小腹处。

    腹中巫胎已经开始微微搏动,仿佛随时都能撕开皮肉跳出来。

    这证明了罗刹鬼王的说法,确是事实。

    巫神灵水再好也是死物,其形成的法则体系也是死的,只能显现部分的玄理。可一旦具备了自我灵性,自然有相应的变化,将是“死物”阶段无法比拟的。

    巫门的巫胎就是要通过生命脉动这一生灵独有的存在方式,唤起这份灵性。

    此时算上苏双鹤的刺激,果然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之前幽煌也是个好机会,但大黑天佛母菩萨当时是想着按部就班,不走捷径,打牢基础。

    现实形势骤变,要抢占先机,就不能再把着之前的想法不放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的意思说白了,就是让她尽快转世重生,那个时候才是计划真正的开端,否则七祭五柱都无从谈起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也必须承认,现在是个好时机。

    灵性复苏,巫胎就不是一团死物,但更多还是本能,夺舍并不困难;

    而且现在夺舍,将极大程度地提升对水世界的控制力,以助她在与无量虚空神主的比拼中占得上风。

    将巫神献祭,这个想法罗刹鬼王可能是出了把力;但将整个巫神都献祭给无量虚空神主,除非是罗刹鬼王彻底疯了……

    而且恐怕就是无量虚空神主自己,也不会认为能够将其完全吞下。

    某种意义上,这甚至算是一种“良性竞争”。

    还有很重要的一点,就是渊虚天君正被三方虚空限制,又因太霄神庭分神旁顾,世间最有可能影响生死法则的危险人物等于是被隔开了。

    从罗刹鬼王的角度看,一切的时机都已经成熟,至于大黑天佛母菩萨的道基……

    不是说过不提了吗?

    对此,大黑天佛母菩萨冷然一笑,简单回应:“好!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意念传回:“那么我们只需等待。”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心领神会。

    “伯才师弟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正观察周边魔纹演化的李伯才应了一声,随意得很。

    在论剑轩几位剑仙中,李伯才是年龄辈分最小的,甚至一些真人剑修都比他入门的时间早,他的性格也随和,大家彼此还是以师兄弟相称。

    万腾山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在同辈中人里,李伯才掌控剑阵的本事毫无疑问首屈一指,万腾山则是除他以外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此时实际掌控剑阵的就是万腾山,以便于解放李伯才,随时应对突发事件。

    这样的设计比较周全,可人心却不会因为“理性”上的周全,就能彻底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就像万腾山,此时他宁愿在域外星空中战个轰轰烈烈,也不想在这一片魔纹边缘发呆。

    历史上,论剑轩与魔门的仇怨,当然比不过与巫门与西方佛国。

    但在现实意义上,巫门已经衰微,计较起来也没什么意思;

    与佛国是大道之争,堂堂正正,岂不见前段时日还和西边那两个和尚有所合作?

    唯有魔门,真真正正是修士之公敌,一时的合作也还罢了,此时涉及神主这样的根本层面,想转过思维,实在困难。

    所以万腾山最终还是叹了口气:“世事无常啊!”

    对他的感慨,李伯才给予正面回应,却又是轻描淡写:“世事无常而人心有定,方向确认了,一路走下去就好,至于后面会如何,万师兄你操哪门子心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道理是没错,可让李伯才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讲出来,味道怎么这么怪?

    这应该是宗门里,那些纯化剑修前辈最奉行的行事原则才对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这些人所谓的“造化派”,绝大多数也觉得这种原则没什么错谬,颇有认同感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他不自觉视线偏移,目注一侧彭索腰间悬着的龙川剑。

    彭索默默听着两人的对话,手掌放在剑柄上,轻轻摩挲。

    李伯才的视线同样投射过来,忽尔一笑:“龙川祖师是纯粹的剑修,你们嘛,其实也是,所以按照他老人家的原则走下去,没什么不好。我呢……”

    至此声音忽然断去,恰是此时,苏双鹤身外魔纹真正成形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季度总结马上开始,明天加班写材料,周末大章恐怕很难。明天我要么一章三千,要么早晚两更四千,先把这段时间撑过去,请诸位谅解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