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无量之祭 天倾之变(上)

    隐晦的领域,形成的干扰倒是越发地清晰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所言的“紫极争鸣”,已经确确实实地开始了。

    为此,大黑天佛母菩萨毫不留情地讥讽:“掌控?我在明处、人在暗处,徒生变数,此时此境又哪有我掌控局面的余地?”

    “何来明处暗处之分?吾友,难道你还不清楚,论剑轩究竟是与魔门的哪一派结盟吗?”

    “魔门东支?”

    “魔门东支又信奉哪位魔主?”

    “无量虚空神主……”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意念突然凝滞,但这只是交流上的障碍而已。

    事实上,当她骤然领悟到,这位纵横真界数十劫之久的强者、她曾经的造物主,很可能就是此时的对手,大黑天佛母菩萨的心念冷静到让她自己都觉得惊奇。

    由于缺乏自在天魔的战力,自魔门分裂之后,魔门东支绝对是敬奉无量虚空神主最为虔诚的魔门宗派,就是地火魔宫,相形之下也是逊色。

    魔门东支的做法是非常聪明的,所以,他们能够以一个没有自在天魔镇压的宗派,成为魔门最强大的势力之一,占据拦海山外那边资源丰富的海域,宗门亦是人才济济,后劲无穷。

    顺着这个思路走下去,无疑可以得到以下的答案:

    这是一次祭祀,一次要瞒过元始魔主的祭祀,也是一次让无量虚空神主跨越天堑,进入到困锁多年,未曾触及领域的祭祀。

    祭品就是巫神。

    魔门东支要通过献祭巫神灵性,使他们倚为仗恃的无量虚空神主,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论剑轩在里面是什么作用、要得到什么好处,大黑天佛母菩萨一时还猜不到。

    但罗刹鬼王显然是捕捉到这个机遇,凑进去借了把力。

    由此可以推断出……

    “无量虚空神主已经在域外布局完毕?”

    面对大黑天佛母菩萨的问询,罗刹鬼王坦然承认:

    “那位么,不只是真界魔门祭礼的共主之一,就是在域外,其‘无量虚空’的神通加持,也是很有基础的。而且这几劫来,他和参罗利那翻脸成仇,各支天魔族群可是相当希望能有一个钳制、平衡的力量……”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淡淡应道:“是吗?”

    以她的根脚,真的不适合去域外,所以那边向来都是由罗刹鬼王主持,相关情报都经了一道手,再加上太阿魔含这样的“掩护”,要想瞒过她,确实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又开始蛊惑:“你曾亲身经历无量虚空神主强盛而至衰弱,再失踪、复起的过程,也是被他制造、利用、遗弃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那镜子。”

    “啊,失言了,但毫无疑问你是直接的经历者!黑天吾友,虽然你已经改换了根基,可是某些本质还是存在的,那也不过是对方某种片断的映像而已,也许,那也正是你根基缺陷的根源之一。如果你想通过一场‘紫极争鸣’,获得进一步益处,此人或许是最适宜的选择了!”

    “紫极争鸣是你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强调了这个事实,而且她还有另一个疑惑未解:

    真的是无量虚空神主?

    如果是,她为什么对其所涉及的领域这么陌生?

    就算不提两边的“渊源”,她都是精通太虚法则,此时更是勾住了烛龙王,连光阴秘术都能利用,对太虚法则的理解力和控制力,都上了一个台阶,可她没有从魔纹的显化中,看出任何有关于“无量虚空”之类的信息。

    如果无量虚空神主为了躲避元始魔主,连自己最根本的神通都要抛舍掉,就是收获了巫神这样的祭品,又能如何?

    还是说,这不过是罗刹鬼王又一个谎言?

    罗刹鬼王的意念及时传来:“黑天吾友,我不会肆意挥霍我们之间仅存的那点儿信任,与其花费精力在猜疑中,不如仔细考虑,如何应对我们这位强大的盟友和对头!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的描述确实是非常精到。

    在“三界天通”的计划中,接收祭品的,不管是不是无量虚空神主,一旦成功,都将是对现有真界根基的严重打击。站在罗刹鬼王的立场上,说是“盟友”,一点儿不为过。

    只是,一个已经开始和她争压水世界控制权、甚至作用在紫极之上,争鸣相斗的强者,现在已经是生死对头!

    在此与罗刹鬼王计较,某种意义上确实是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不过,大黑天佛母菩萨也从来没有一刻失去对水世界中变化的关注。

    经过一段时间的琢磨,她倒是大概明白魔纹的指向了。

    原来是灵昧……

    众所周知,天魔体系,灵昧的作用是非常弱的,自家的神主都没有的东西,想无中生有造出来,谈何容易?故而除了作为实验品的十三外道,部分具备灵昧之力外,其余的大部分天魔族群,都是以“他化”为本。

    在魔门体系中,与灵昧相关的法门,毫无疑问也是晦涩难见的了,一时间没有分辨出来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至于无量虚空神主,本是真界中古时代一位强者,后来成为魔门大兴的奠基者,因其出身的缘故,灵昧修持并不缺乏,魔门东支以巫神为祭品,在灵昧上用功,确实是合乎情理的。

    至于论剑轩的剑修,可说是灵昧修行的行家里手,在这一点上,两家大有可联手的余地。

    造化剑仙执掌论剑轩后,手段凌厉,思路却是飘忽不定,眼下又想做什么?

    一时想不通,大黑天佛母菩萨就将注意力集中到魔纹中,将种种可能的变化思虑一番,又道:

    “总不会是要在这里,把九天外域砸下来?”

    就算三方虚空已经成形,可在湖上还有三元秘阵的限制,法则环境也不是太理想,想来罗刹鬼王不会如此不智。

    “按照他们的计划,这里只是献祭之地,天倾之地,自然还是在天倾之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拦海山?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笑吟吟地道:“不错,恰好也试一试羽清玄的补天之术,究竟能否如她所言一般。”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立刻就明白,羽清玄要难过了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这一记回马枪杀过来,可是阴毒得很!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还是晚上补更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