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口发天宪 紫极争鸣(下)

    对此时的大黑天佛母菩萨而言,疑惑带来的并不是焦躁、混乱等负面情绪,而是拓展思维的契机,尤其是对方的举动是如此地明目张胆,几乎是用最粗暴放肆的行为来宣告他们的存在。

    即便这是剑修一贯的作风,可结合前后的变化,大黑天佛母菩萨又如何不知这其中的奥妙?

    一个已经被剥夺了自由、不知身受多少禁锢的囚犯,能够进入三方虚空她控制力最强的水世界中,直到事态激变才被她查觉,如果没有特殊力量的掩护,又怎么可能呢?

    事到如今,大黑天佛母菩萨的心情竟是出奇地宁静,就像是从久聚阴霾的天空中,迎接雨丝降下那么自然。

    她没有对水世界变化的因由做什么针对性的手段,仅仅是在真实之域,将平静而清晰的意念传递出去:

    “罗刹道友,这是何故?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同样平静温和,却决不类同她平常姿态的意念传回:“黑天吾友,三界天通,如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;且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,若是依序而行,你何年何月才能享那‘人神共主’之尊荣?

    “更不用提一年半载之后,八景宫二十余位地仙尽数赶回,在那之前若不能统合血狱鬼府、九天外域,成就无上神威,重现当年巫神灾劫,也是近在眼前。此中缘由,你不可不知。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仍是拿出了循循善诱的姿态,理由周全,正是这种方式,特别适合与现在的大黑天佛母菩萨交谈。

    这是纯粹理性的交流,纵然明知罗刹鬼王隐瞒了相当程度的信息,可理性的权衡,而非是情绪化的对抗,才是现在的大黑天佛母菩萨真正需要的。

    当然她必须要把罗刹鬼王隐瞒的东西全部挖出来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没有立刻追问,而是静待片刻,思虑琢磨,也看水世界中的局势变化,直至她对当前的局面有了一定的把握,这才低语道:

    “那么,现在插进来的又是哪处世界呢?需要论剑轩配合,魔门发力?”

    稍顿,她又道:“看苏双鹤身边根根魔纹,是哪位魔门大能动了手?”

    “吾友对水世界的观察如此清晰入微,可见掌控严密,又有何惧?至于此事,既然涉及魔门,当然是九天外域。血府鬼府不久之后也会发动,但那边的情况你已经尽数掌控,不过就是一个早晚罢了。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的意念稳定,又是轻描淡写:“至于九天外域这边,太阿魔含那个废物不顶用,还好能找到一个后手……”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意念沉静依旧:“罗刹道友,太阿魔含是不是废物姑且不说,拦海山天倾之役,你我虎头蛇尾,只因为羽清玄成就地仙,辛乙南下,就命令大军转向,错失了初次贯通三界的机会,是不是在等待今日?隔了这段时日,也是浪费得很哪。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笑吟吟的意念传回:“智者善省而不滞于过。黑天吾友,相较于追究前尘往事,我更乐于为你解释当前的局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解释如何让我套上绞索的?”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直接打断,意念森然:“罗刹道友,你一步步催逼上来,不留半点儿退路,且这些变故,涉及多门,便是事成又如何,难道我还能将玄门、魔门尽都斩绝?怎么看都像是要折损我日后成道之基,到时你飘然远去,独留我在此界,蹉跎岁月,挣扎难出,未免也太无情。”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意念述及“无情”,看似愤懑,其实心底却是前所未有地冷澈平静。只是理性的交流还不够,可以冷静有效地利用包括情绪情感在内的一切因素,才是真正“理智”的做法。

    这是之前的大黑天佛母菩萨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,因为她根本没有一个清晰、可感的情绪体验。偏偏此时做来,竟是顺理成章,且意绪波动,绝不是“随口说说”的模样,应用得近乎完美。

    由此大黑天佛母菩萨就知道,在吞噬了花娘子之后,她和以前,确实是大为不同了。

    可就算是有这种“水准”,也不过是勉强与罗刹鬼王平行罢了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不知在多少劫前,就是深谙此道的宗师人物,这些年来密切合作,却仍是把她瞒得好苦。

    “黑天吾友,你务必要相信,我种种做法,都是为你我之大计,以更有利于你,在紫极争鸣中占得先机。”

    “紫极争鸣?”

    突兀出现的信息,让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意念更是冷透:“……也就是说,你挑选的人神共主,不只我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三界天通,皆为猎场。狮虎熊狼,何止一家?若非如此,法则死物,焉可如我们设计那般,通灵变化?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说得坦然:“黑天吾友,你居于中央之位,掌控七祭五柱,这人神共主之位,不是你的,还能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七祭五柱……”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知道,这正是她目前的仗恃之一,也是没有与罗刹鬼王彻底翻脸的根本理由。

    以罗刹鬼王设计的新世界体系,她要想真正实现既定的目标,就万万脱离不了这个基本的架构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早早将这个中枢体系交给她,按其言论,就是“信任”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个个意外,又绝不是一个“信任”就能解释得了的。

    就像现在,论剑轩与魔门合作,就算之前共同击杀陆沉,可是涉及到神主层面,仍是让人感觉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更别说还要与罗刹鬼王合作,这种大场面——难道造化剑仙要帮助魔门,硬造出一位神主?或者干脆引得元始魔主降临?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明确感觉到,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魔门修行体系在当世也是一门“显学”,尤其是关系到元始魔主的威能,此界修士就算是为了防止心魔滋生,也要做极为详细的了解。

    更何况,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根脚,本就是由照神铜鉴而来,曾经亲身感受过元始魔主的无上神威。她能够看出、能够感应到,此刻水世界中,正源源不断从苏双鹤体内渗出来的魔纹,非但没有涉及根本层面,反而是尽可能地避过与元始魔主相关的领域。

    正因为那领域太过隐晦,以至于到目前为止,她都无法从此间魔纹变化上得知,究竟指向何处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