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口发天宪 紫极争鸣(上)

    不论计划成败,允星对当前局势,都有他自己的理解,同时也能大致猜到自家掌教圣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两人的基本思路应该是一致的,都是“法不可恃、守不可久”,都认同真界的法则体系必然会生极大变化,原有的以八景宫为主导的玄门法理,必然要相应做出改变。

    可是在“时机”上的理解,使得他们希望得到的效果,出现了不xiao的分歧。

    允星是将八景宫既有范围视为基础,以之为中心,扩及四方,也就是先掌握核心地盘,保住本钱,再求改变。

    所以,他选择了“上清三十六天”这么一个基本体系。

    只要能将这个体系建构起来,八景宫的“云外清虚之天”可以代替三清、大罗的核心区域,四方八天,有如天柱,分列四方,收扩自如,延展性、机动性都是可圈可dian。

    就算是一时失守了哪个方位,以八景宫的强横实力,都可以一击翻盘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,就算罗刹鬼王引来血狱鬼府、九天外域等各处虚空世界,只要基础还在,真界就是“新世界”的核心,不断吸收来自其他虚空世界的“养份”,当八景宫获得了最后的胜利,顺势就能将玄门法理外扩,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。

    允星认为,他的想法已经非常有突破性,只不过,和自家掌教圣人的比对,似乎还有不如。

    萧森对待自己最看重的弟子之一,也没有绕圈子:“维持真界的基本结构,我们确实有实力做到这一dian……如果罗刹鬼王的目标,是在巫神那一级,着眼同样在真界。可是,她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允星并不惧和掌教圣人争辩:“她确实不在乎,可我们也不能按照她的思路走。罗刹鬼王是天下第一流的乱战高手,人心乱局正是她所希望的!”

    “她最希望的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萧森不紧不慢地説话:“我也与她打过几劫的交道,因而知道,她也算是难得的表里如一之辈——喜怒无常,喜新厌旧,并不是没有长性,而是她追求的就是差异和变化,在这一dian的坚持上,没有人能比过她。

    “基业于她如浮云,因为她早就不再是被信众束缚的所谓神主;权势对她更无意义,只要她愿意随时都能再拿回来;至于七情六欲、人生百态,这些年来她也经得多了,不是哪位神主都有心思排出几百上千具分身,到红尘俗世沉浮的。”

    允星沉默。

    他也听説过,罗刹鬼王在离幻天中,专门建了一座殿堂,排列曾经用过的分身,説是成百上千,绝无问题。

    这种形势下,説是早玩得腻了,也没什么错误。

    “罗刹鬼王绝不在乎真界,相反,巫神所建的这一处真界,才是唯一能束缚她的。当年她为了摆脱血狱鬼府的先天局限,进入真界,其实也只是将真界做为一个跳板,若能跳出,自然越早越好,如今时机成熟,岂会再有留恋?“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们要明白她的目标和节奏。破坏永远最是容易,先机已失就不要想着再夺回来,现在我们只能被动应付,在她预设的战场上,在她已划下的边界上,和她讨价还价。”

    允星迟疑,想问些什么,又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萧森却是看出他的心思,微笑道:“你是想问,我早知这般,为何没有夺去先机?”

    允星垂道:“弟子已经想通了,罗刹鬼王要的就是变动,不管是怎样的变动都无所谓,先期我们唯有镇之以静,本来这样也没问题,可以后先至,以静制动。然而东华真君殒落,天地大劫短时间内二次复起,彻底打乱一切计划……”

    萧森便是哈哈大笑:“所以我要闭关,求一个眼不见为净吧。”

    笑声中,他站起身来,步出亭外:“罗刹鬼王,还有黄泉夫人,联手设了这么一个局,一举击破了宗门近十劫以来的布置。我们败得不冤,也不是输不起,既然如此,割地赔款就是理所应当……我看在你的计划里,似乎也没有将西边列进去?”

    允星赧然道:“最初是习惯性切割开来,然而后面觉得,怕是已经阻挡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挡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萧森笑道:“我们身在局中,尚且明白,西边又怎会不知?胜慧行者不涉妄语,可他那位师尊,却是大为不同……法慧尊者还在山上吗?”

    “説是要去实地勘察黄泉秘府‘地狱道’的情况,已往北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昔日剑仙七千,西击佛国,纵横来去,固然是绝ding气魄;如今法慧、胜慧师徒二人东来,要在这方天地中留痕留影、留声留名,也值得道一声‘佩服’。”

    萧森缓步走在庭园石径上,淡淡吩咐:

    “既然事有定数,北地及天裂谷一带,就往回收吧。记得给离尘宗、落日谷传一个消息,还有南国沿线诸宗,让辛乙负责通知。消息要详细周全,方方面面都要讲到。

    “也给他们説,若要内迁,此劫过后,宫中会帮助安排……其实到那时,天地面目全非,迁或不迁,又有什么意义呢?”

    允星应声,随即又想起自己到来的初衷:

    “上清三十六天……邵师叔祖那里?”

    “师叔他老人家自有决断,无须我们操心。相比之下,倒是宫中有些事情要办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请圣人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天地大劫已沿续十余年,真界亿兆黎民苦之久矣;然而一劫不止,一劫又来,当此天地大变局之际,天摇地动,几如末世之灾,人心必乱。仅以本宫一宗之力,势必难以顾得周全,故而当通告天下宗派,施以救济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应有之义。”

    “此外,亦当通告天下有志于神道者,劫生乱起,神道当兴。紫极黄图之会虽然是开不得了,可若能在大劫到来之时,护得一地一域安宁,便是功德,便是神道正途,黄图之上,必有名姓,此后神道绵延,万载不易!”

    允星闻言,骤然一惊,脱口道:“圣人!”

    萧森有“金科玉律”的无上神通,出口成宪,这几句话出来,甚至不需要允星通传,便化为无形有质的法度,散入天地四方。

    有他这几句话,几乎就等于是分封各路神道之士,包括山精海怪、灵魅妖鬼。

    不论释、玄、儒,但凡正统体系,都力戒淫祀,免得人心浮乱,毁了性灵种子。

    眼下固然是情况特殊,运用此法,可以有效利用各路神道法力,护持黎民众生,渡过灾劫,可劫数过后,却是后患无穷,此“天宪”的萧森,势必要受到因果反噬,説不定就要动摇根本!

    萧森却是若无其事:“我们去天极峰……天地法度崩坏,紫极黄图怕也是存不得了,在此之前,能多利用一些,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随他话音落下,场景倏然移换,再清晰起来的时候,已经是在天极峰上,也就是紫极黄图的存放之地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确认了紫极黄图之会不再举行,前不久才搭起的台子、布下的符禁都只完成了半截,一时也没有拆去,就搁在这里,显得有些混乱。

    不过紫极黄图的光芒依旧灿烂,紫金光芒如水如雾,流动不息。

    因为萧森刚刚“口天宪”的缘故,紫极黄图,尤其是“黄图”部分与他的气机很是纠缠,便如一团乱麻,捆在一起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允星心中更是担忧。

    萧森仍不在意,反是笑道:“之前一直忌惮神道法力侵蚀,敬而远之,上面的字迹也看不太分明,如今倒是清楚得多。”

    説话间,他轻轻松松步入紫金光芒下,这时候,允星已经是跟不下去了,只听得自家掌教圣人笑道:

    “黄图之上,目前共有各路神道中人一千七百余位,涉及各路生灵约有百亿;此劫过后,或可增长十倍,影响黎民百姓更要有亿兆之数……确实是神道大兴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紫金光芒中又传出一声叹息:

    “佛祖、道尊、元始、巫神,还有罗刹鬼王……但凡是在真界留下痕迹的神主之尊,必留名姓。可惜啊,不见后圣。”

    果然……日前刚刚从洗玉湖底传出来的“上清后圣莫须有”的消息,已经确证为了“上清后圣子虚乌有”。最奇特的是,在此过程中,自家掌教圣人在开头和结尾,分别扮演了“始作俑者”和“盖棺定论”的角色。

    世事之奇妙,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从这一刻起,渊虚天君的日子怕是要难过了。

    允星正神思怅惘之际,忽觉得不对,定睛再看,却见弥漫在峰ding的紫金光芒,正一层层地褪去,暴露出其中央区域,金石之质。

    尤其是最上方,那仿佛巨碑模样的紫石之上,一个个书以“神文”的名号,却是各显出奇妙光芒,几乎将他的魂魄都吸进去。

    佛祖、道尊并列最上,元始魔主紧随其后,巫神居于中央,一侧就是罗刹鬼王,只是若隐若现,不知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,还是在罗刹鬼王下方,无数道神纹脉络,光丝盘转,几欲成型,却总是差了一线,且争抢绞缠,恍若游龙互斗,未知是何道理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