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斩龙封神 碧血开道(五)

    “杨祖”一步跨出,与之同时,地上溅落的碧血都摄回他手中,随即轻弹,滴滴碧血,就此蒸腾,化为一道虚淡的虹光,投向茫茫云雾之中。

    此时“杨祖”又侧身引臂,笑道:“圣人,请。”

    碧血化虹,余慈万万不能再以辇车代步,他上前几步,向杨祖,也是向他足下的虹桥郑重施礼,这才步上虹桥,踏虹而行。

    两位神将都随侍在侧,“杨祖”则大袖飘飘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余慈想了想,尝试着问道:“敢问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试探的结果让他失望,回应他的只是“杨祖”朗朗的笑声。

    虹桥所经之处,云雾深层隐约可见层层铺开的建筑群落,然而此处再怎么壮观,也比不过“梦中”所化道境,况且细看去,大都也是破败。

    当年的魔劫也严重破坏了太霄神庭中枢,唯一可值得庆幸的,大概是这里再没有魔头留存——那些魔头都已被杨祖在封神台上斩杀殆尽,留下的末法主级别的强者,刚刚也在斩龙台上与杨祖的生机一道破灭,只留下一个参罗利那。

    对那位,余慈绝不会忘。

    虹光定有缩地成寸的神通,几个念头转过之后,就已经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这里光线陡暗,却有星辰列布,余慈一时以为自己是来到了外域星空。

    但很快他就发现,星辰依稀可见三垣四象法度,却又糅合四季变化,其形如球,有些像天垣本命金符,但其形状,更像是一个孕育生命的胚胎。在其外围,还缀着长长的散星河流,以“胚胎”为中心缓缓旋转,在虚空中罗列出虚实不等的线条。

    脚下虹桥无声消散,“杨祖”和余慈都悬在半空。

    余慈继续观察,发现无数星辰流转的痕迹,大半周行不悖,偶尔交错,其实构成了一处似祭坛又似宫殿的整体结构,其范围之广大,已经超出了视野的极限,只有用感应才能勉强测出边际。

    太霄神庭核心区绝没有这么广阔,想也知道,这必然有虚空神通作用。

    “杨祖”介绍道:“此处是中天紫微之位。”

    然后看似随意地伸手指点:“那是玉皇之位、勾陈之位、后土之位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哪个位置,余慈其实都看不到,但随着“杨祖”的指点,自然就在感应中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。

    于是明白,四御之方位并无定数,依天时而动,以道法为规,聚合无常。

    恐怕上清宗的前辈也早有被人攻到核心之地的准备,布下这等局面,只要来人不通上清法度,连位置都摸不到,只会在这星空大殿之中迷失掉,说不定什么时候,就要死于四御合击之下。

    当年实是紫微帝御遭受魔染,干扰了法度运转,被从内部攻破,方有此劫。

    余慈正嗟呀之时,又听“杨祖”道:

    “圣人奉道尊符诏而来,有一事不可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请讲!”

    “杨祖”引着余慈绕过星空大殿中央的“胚胎”,到了另一侧:

    “当年魔劫起时,上清宗在域外共有四位地仙陆续赶回,然而众魔头在此间围住神庭虚空标识,设下杀局,其中有两位都在魔头围攻下殒落。第三位清净散人,则是破坏了虚空标识,使其他同门幸免于难。

    “此时域外上清地仙大约还有两三人,然而标识已毁,等他们寻到路径赶来,不知还有几千、几万年,有等于无。”

    余慈本来也没有指望再得到什么后援,对这个消息自然没什么感觉,倒是对那位清净散人的决断,颇是佩服,不过又有些疑惑:

    “那……您?我是说杨祖?”

    “杨祖乃是强行打破虚空而来,毕竟是开派祖师之一,道统存续自有感应。”

    “杨祖”说起“自己”的事完全没有任何情绪波动,根本就是说一位不相干的存在。

    余慈为之黯然。

    “杨祖”神色不动,只引导余慈目光去看:“这位便是清净散人。当年,他舍掉自己的清净法身,困锁参罗利那分身二百年有奇,终于等到杨祖回返。”

    余慈定睛去看,星光掩映下,有一具残缺骸骨,只余半边,尽是灰黑颜色,无论如何都看不出“清净”二字。

    但余慈愈发敬重,端端正正行礼。

    耳畔听得“杨祖”道:“太霄神庭能存续至今,清净散人当居首功。他本是最早提出神庭构想的上清修士之一,熟悉结构,虽不敌参罗利那,却是抵住魔染,将此前身殒的两位道友所遗道体,分别投入勾陈、后土之位,以上清体系法度磋磨,维持住了神庭元气运转,也维持住了神庭自我净化的功效。

    “千载以来,虽然封召神明死伤殆尽,魔劫也终未得竟全功。”

    余慈明白,此时“杨祖”所述,恐怕已经不是他“本人”的记忆,而是包括他在内,清净散人等上清英灵在此间留下的印痕,非如此,不能这般脉络清晰,有如目见。

    只听“杨祖”又道:“圣人当知,此时勾阵、后土帝御之位已有地仙遗蜕镇压,千年以下,浑然一体,不可分割。有益之处在于,其自发运转,常规状态下无须费力……尤其是后土帝御在位,才有如今这般浓郁灵气。

    “不利之处在于,若圣人日后想要聚合全力,层次境界的要求将再度拔高,不可承其重,焉可用其能?”

    余慈不由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其实只要余慈是一位地仙大能,以万古云霄统驭,这些都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可是他毕竟只是一位长生真人,想要带动这么一个庞然大物,而且是加了份量的,无论如何都不够看。

    此事不解决,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就注定不可能发挥全力。

    且不说与罗刹鬼王等大能相斗这种“遥远”的事,就是近前,也有一个难关在等着他。

    目前余慈在“三方虚空”的控制上固然是以“整体”为主,但最终目标肯定还是要将太霄神庭重新打入整体之中,不说立刻替代真界法则体系,至少也要找到一处位置。

    可如今,太霄神庭核心区域只能自行运转,其实也是一种自我封闭。

    现在三方虚空结构的“妥协”工作,其实都是由余慈的心内虚空代替,也是有万古云霄加持,“高层”法则上还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但体系的碰撞、融合,终究不可能永远都是高来高去,早晚都有轮到更实际层面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顽固”地依循旧例的太霄神庭中枢之地,显然是达不成这个目标的

    况且,此时中枢之地对外围四方八天都控制不起来,同样也是个麻烦。

    四方八天的外围结构,是当年上清宗与洗玉盟乃至于天下各宗各派共议,形成的各方都勉可接受的方案,较之八景三十六天仿于佛门的垂直结构,最大的好处就在于其“开放”。

    无论是人、灵、鬼、妖之修士;玄、儒、巫、杂之诸门,都有一份利益在里面,严谨性虽是逊色,包容性却是极强。

    但也因此,在缺少了核心之地的统驭后,被幽灿轻易剥离、摊开。

    四方八天不是核心,却是一个缓冲的区域。没有四方八天,太霄神庭核心区域将直接暴露在体系冲击的正锋之前,由于余慈无法全盘控制调度,最后结果必将是硬碰硬,什么体系融合、整体把握更无从谈起。

    所以,四方八天也是必须要重新控制起来的,它会大幅减少余慈面临的体系融合、整体控制的压力,不至于让他去和两位地仙大能去掰手腕。

    控制中枢,控制四方八天——两个“控制”形成了一个螺旋上升,彼此影响、增益的关联环节。

    任何一面的进步,都会给另一面带来好处;反之,任何一面的滞碍,都会给另一面的进度带来沉重的压力。

    整体来讲,这是好事,余慈不至于用“死力”去强行推动,可以来回借力,形成一整个有章可循的过程。

    可这种往来牵系的环节却需要用极长的时间去适应、梳理。

    关键的问题是:时间在哪儿?

    “杨祖”似乎也能体会到他的为难,这正是余慈心中意念的真实反映,不过,此时的他,是绝不会有什么建议的,仅仅是拱手行礼:

    “请圣人决断。”

    “圣人,请立下决断!”

    缈不可测的云外清虚之天深处,允星站在一处八角亭前,沉声说话。

    由于罗刹鬼王在太霄神庭超出常理的布局,他之前利用上清三十六天的总体设计,霎那间崩塌重要一角,但允星不是轻易就受打击的人,他不顽固,但也有自己的坚持。

    “圣人,弟子明白,是某些人用东华真君,给我们做了警告。真界经不起八位以上的地仙大能全力开战……是的,那边的意思或许是说,这样的真界到了必须变革的时候,但这种变革的方式,此界生灵如何承受?”

    亭中,萧森的视线从书卷上移开,目注爱徒,微微笑道:“所以,我们就要阻止那边,以强破强,把局面弄得更糟?”

    允星垂首道:“弟子在时机的把握上,与圣人有些差异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