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斩龙封神 碧血开道(四)

    早上刚到家,还是两千字,明天起恢复三千字更新,周末会尝试大章补偿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

    承启天内,赵相山的反应无疑是最快的,他立刻就做出了判断:

    “分身,这是参罗利那的本命分身!”

    世间修行,但凡有“本命”二字,无不是蕴含着“精血”等根本之物,对大能来讲,就是“本源之力”。毫无疑问,对参罗利那这样的天魔外道绝代霸主来讲,一具本命分身,也是极端重要的部分了。

    所以,赵相山马上又叫道:“不要让他它逃掉!”

    见到参罗利那,许多事情一下子明晰起来。

    上一次魔劫,势头为何那般猛烈;上清宗为何应对得如此狼狈;为什么参罗利那对太霄神庭也很感兴趣;为什么自与无量虚空神主翻脸以后,参罗利那很长时间没有消息……

    原来,都在这儿侯着呢!

    若非有参罗利那压阵,以杨祖开派三祖师之一的神通法力,几十劫地仙的大能,就算是被有心算无心,也不至于落得这般结局。

    余慈也知道,他的思路不是特别稳妥,里面也不是那么丝丝入扣,可现在,不管有没有理由,参罗利那出现在这里,又是那般模样,他根本就不需要有任何考虑,直接动手就好!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其实就在赵相山提醒,他自己心头念头起伏之际,他的本能反应已经走到了前头。

    斩龙台上,两位掌刑神将齐齐迈前一步,刚刚被杨祖压制的困龙桩、断龙石等,面对参罗利那,可没有束手束脚的道理。能斩太古天龙的血气刀光,刹那凝实,隔空斩下。

    参罗利那名头再响,境界再高,此时也不过是一具分身,而且是被杨祖镇压在时光长河之中,之前又被斩龙台一刀伐去大半根基的分身。

    这时再来一刀,它便是有千般神通,也很难再有作为。

    一刀落下,分身虚影登时两段。

    不过分成两半的分身,依旧能够飞遁,各选了一个方向,速度不减反增。

    余慈面色不变,也一直没有别的动作,只有手持符诏的神将,又将符诏高举过头,灰蒙蒙的天空骤然间被青光照彻,不见任何死角。

    同样的青光也是铺遍了封神台及其周边云雾空间,不留半点缝隙。

    参罗利那的两半分身虽说是投往了不同方向,可再怎么逃,也不可能逃得过这样的天罗地网。

    两具分身先后撞上青光罗网,这次再没有挣扎的余地,沾了青光,便是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当然,在余慈眼中,参罗利那从来没有跑出视线,被青光摄走,其实就是被打入道境——对任何一位玄门修士来讲,得入道境,都是一份大机缘,是几世都修不来的福分,可是对参罗利那此类霸主级别的魔头而言,未免就是一场劫难了。

    这里整个世界,都对参罗利那有着天然的克制之力。其一旦栽入道境,就是随便哪处云气,对他来说,都是强酸一般。

    而此间仙真,若是见到此等魔物,更不会客气,都是瞋目怒喝,道法雷霆如雨洒下,轰得参罗利那分身不住萎缩,有时甚至湮灭无存。不过它也算是顽强的了,不管受到怎样的伤害,最后都能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如果还原成符箓法理的解释,这其实就是无数深具降魔功效的符法结构,一层层渗透进去,形成了强劲而又极有针对性的封禁,意图灭杀镇压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本命分身,内蕴末法主级别的本源之力,除非是本体被灭,或者主动生念,否则都是随灭随生,无有尽时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参罗利那恐怕是最希望本源之力湮灭的——如果它知道此时此地事态的话。

    余慈知道,这个消息也瞒不了太久了。

    本源之力那般重要,只要是在非密封的空间内,又或是被杨祖、太玄魔母这样的大能以特殊神通禁制,否则必然会与本体发生微妙的联系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余慈现在布下的心内虚空也好,道境也好,都不算是密封的。它与真界、水世界形成了三方虚空的结构,彼此影响之下,必然会有部分法则渗透进来,也会有部分法则延伸出去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参罗利那、大黑天佛母菩萨这等级别的强者,要寻隙杀入,可能性不大,但是做一次模糊的信息渗透,难度并不高。

    余慈想要阻止,不是不行,但又何必呢?

    他冷眼看参罗利那分身在道境中挣扎,最终封得如蚕茧一般,一路打落到万魔池中。

    此后再不关注,将注意力放到了此时的封神台上。

    参罗利那逃出之后,杨祖身躯遗蜕却并没有像头颅一般被光阴之力吞噬,依然如故,甚至还保持着活性。

    墨血流尽,继之以洁。

    余慈就看到,其颈间碧血溅出,莹然如玉,落地有声。

    只是,这数点碧血,也是仅仅留存的一些。

    刚刚镇压、剥夺水烟神光的青莲,倒是继续下挫,贴在了杨祖颈上,涌出的碧血尽被其所汲取,以至于毫光流转,更加不类凡物。

    余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模样,似乎是杨祖投入道境的根基神光与他的残躯遗蜕产生了某种反应。

    不多时,伏在断龙石上的残躯,竟是微微一动,继而缓缓坐直、起身、凝立不动。

    姿态依旧端正,只是颈种莲花,微微摇动,形态诡异至极。

    不只是余慈,就是承启天内影鬼、赵相山、血府老祖等人,也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青莲之上,忽有神光绽开,倒刷而下,瞬间洗炼全身,而青莲本身,则在神光之中虚化,为光幕所遮,顷刻又散,而此时,却是化出了头颅面目,分明是杨祖模样。

    承启天中,影鬼失声道: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鬼?”

    余慈先是一喜,但很快就发现,这一位“杨祖”的神态,固然栩栩如生,但这种生机,却是如现在两位神将、之前青衣童子那般,依循道礼法度,虽是仙气盈然,却再非血肉之情。

    斩龙台上,“杨祖”微微一笑,和声开口,温文尔雅:

    “圣人驾临封神台,当是上清起复之始……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余慈无言,是的,这就是接引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