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斩龙封神 碧血开道(三)

    今天只有两千字了……抱歉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斩龙台上的冲天血气,一dian儿也没有影响到符诏、青莲的质地,淡青的光泽,区隔了此外一切颜色。倒是与台上道人水烟似的神光,颇是契合。

    青莲飘落,就落在道人脑后神光之上,载浮载沉。

    説也奇怪,随青莲落下,道人脑后神光便是节节下挫,倒是青莲花瓣之上,渐渗水珠,愈地莹洁明透,而符诏之上,真文道韵也是盘空流转,不只是向外投放,也随着流转,内敛收拢。

    收放之间,道人神光便被逐渐剥夺抽取,都化作“养份”,投入万古云霄所化的道境之中。

    到得最后,他脑后神光,只剩下微不可察的一丝,实际上,已经是完全不受道人控制,只是作为青莲寄托的根基留存。

    余慈等于是把青莲“种”在了道人的道基之上,以真文道韵的力量,强行将其镇压、收摄。

    漫长修行岁月,道基一朝易手,道人非但不怒,反而大见喜悦。虽还在断龙石上伏着,却是长笑道:

    “上清杨氏,有不肖后人如此,吾辈斩之,又迎起复之机,道灭而无愧矣。”

    应着他的话音,斩龙台龙影凄厉,仰天长嗥,冲天血气没有了压制,化为刀锋,又与断龙石上那一道深痕所透毫光相应,一落而下。

    杨氏道人头颅落地,断头处血液飞溅,初时其血如墨,挣扎化形,欲将复起,却一直被仍锁在道人胸腹间的血色锁链力量压制,又被符诏青光牢牢照住,栽种下来的青莲,更是化有“出污泥而不染”的清净法门。

    几下合在一处,使得那飞溅的墨血始终不能化出确切形状,也无法展现神通,一滴滴化烟泯灭,终至于无。

    余慈暂松口气,他种下青莲,决不是要夺人道基为己用,而是代替那位杨氏道人,镇压其中跃跃欲动的魔头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他的神通使得恰如其分。

    不真正接触,余慈也很难想象,杨姓道人体内,竟然是“污浊”至此。

    至少有十道以上的凶横魔意盘踞其间,虽也有彼此吞噬对抗,却也是基本统合在一起,衍化天魔根本法,形成了几不可抵御的染化之力。

    余慈估计,就是寻常长生真人染上一丝,除了走火入魔,就是化为眷属。

    杨氏道人能以一己之力镇压多年,其玄门正宗修为,固然是到了余慈必须仰望的至境,也是如道人所言,利用了封神台的力量,扭曲时光长河,将此地的时间节dian“锚”在了道人压制住所有魔意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这正是光阴秘术,而且比之烛龙王暂时“扭曲折叠”虚空变化的天赋神通,更是远胜。

    余慈所见者,唯有当年曲无劫截取时间长河中某一节dian,化为“灵纲剑图”之事,在精妙上可堪比拟。

    可要论所耗之巨,代价之大,依然是瞠乎其后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有封神台乃至于太霄神庭为后盾,才能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道人身殒斩龙台,通天法力都归入道境,封神台上的道法神通自然消减。

    余慈形神微震,分明又“听”到了时光长河的咆哮,这一处凝滞千百年的淤塞,转眼便给冲开,一切的一切,都在短暂的漩涡混乱之后,回归干流。

    余慈本就是“外来人”,又有自辟天地神通加持,受到的影响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然而封神台上,修罗场似的惨景,却是在光阴乱流中,扭曲变化。

    虽然最终是要赶上时光长河的主干,但在短时间内,反倒出现了“回溯”的现象。

    余慈眼前光影迷离,恍惚中看到,那杨氏道人,身化清光,落在封神台上,身畔天魔、眷属疯狂围杀,都被他反手击灭,举手投足间,大xiao神通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其实余慈都看不清他的面目,因为魔影重重,再加上神通所化的冲天光芒遮蔽,只能从那始终不改的水烟神光上辨认出来。

    此时,杨氏道人分明已经身遭魔染,一边杀敌,一边还要自画符箓,通神变化,成就血色锁链,一根根穿胸透腹,自损修为,镇压体内魔意。

    而且,在他左手上,分明还提着一个人,不管形势如何艰难,都不曾放下。

    一看便知,那人也是身遭魔染,状况反复,一时狰狞挣扎,一时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样,杨氏道人都是无动于衷,就这么在封神台上,往复冲杀,直至将所提之人,扔在斩龙台上,唤起残缺龙影,化刀斩落,一击断头。

    是的,那就是余慈初见杨氏道人时,他脚边那颗。

    承启天那边,赵相山深吸口气:

    “杨端明!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任紫微帝御。”

    余慈哑然,回头看封神台边缘,那颗依稀熟悉的头颅,不正是他从多位上清英灵记忆中看到的那个“罪魁祸”吗?只是在此刻,随着光阴之力冲刷,那颗头颅正迅**、化骨,终又成飞灰,再不见痕迹。

    余慈一回头的功夫,时光乱流已经渐渐平复,封神台上的魔头,也被杨氏道人杀尽,一时清净,终于显出他清朗面目。

    果然,与余慈最初所见大不相同,这次倒愈眼熟了。

    余慈也看到杨氏道人,试图唤起斩龙台化刀斩落,却始终不能如愿,最后只有摇摇头,再施禁锢,镇压魔意,又走到台前,行步间已经变化面目……

    而这时候,不只是赵相山,连影鬼、血府老祖都惊叹出声:

    “朝阳先生!”

    “杨和子!”

    余慈也终于是反应过来,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杨和子?不正是上清开派……的那位吗?

    他急回头,此时再看斩龙台上的头颅,此时也已经变化面目,本是道体不朽,可斩龙之威,破基毁根,终不能维持,同样朽坏,已不可辨。

    但仍被血链禁锢的身躯,却还是没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余慈心中骤生警兆,也在此刻,几己贴在道人颈口处的青莲摇摆,竟被反冲上尺余,有一道血色烟气冲出来,又化为诡异虚影,形如蜘蛛,却是十七长足,其诡谲凶陋的魔睛往这边冷冷一瞥,望空便走。

    余慈眼神更冰、更寒,从牙缝里挤出音来:

    “参罗利那!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