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大势之战 变数迭生(中)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手段确实是非常激烈,在幽煌这边,变化就是立竿见影的。

    特别是在法则体系层面,大黑天佛母菩萨的强行压制,直接碾碎了水世界法则体系的模式,幽煌身上燃烧似的强光,随即聚合于身后,仿佛腾起了一道日轮虚影。

    初时光芒夺目,随即内敛,轮转中光芒热力不再往外扩,而是内聚盘转,充盈着可怖的张力。

    如此法度,倾注了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意志,把刚有点儿“复苏”势头的巫神灵性,压得不见了踪影。但细究起来,又绝不是简单粗暴、“你死我活”的替换,倒是在强横之中还有微妙的妥协

    余慈见过大黑天佛母菩萨的生死轮回真意,主要是将太虚法则与生死法则糅合在一起,象征着三界天通、生灵轮转化生的法理,也算是佛门六道轮回的异化。

    现在幽煌身后的大日虚影,同样是抽取生命力加以运化的法理特征,不过,余慈发现,在与真界法则体系的扭曲碰撞中,那边却是借来了一份大日真意。

    真界大日的创造者是谁?

    巫神!

    正是巫神施展了绝大神通,移来这样一颗庞大的燃烧火球,将其“嵌”在九天外域之中,并按照一定的法理规则绕着真界运转。

    如此迥异于无尽星空深处,绝大多数星体系统的法度,就是巫神对“大日”的理解或曰“要求”。

    这是巫神的“遗产”,也是真界生灵最习以为常的存在之一,历次勘天定元都不可能在这上面动大的手脚,同样的上清体系也不会搞什么偷天换日的无用功,所以,照耀真界的那一轮太阳,真的有可能是和九劫之前,差距最小的实物。

    由它引导出来的真意,也必然更贴近于巫神的原旨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大黑天佛母菩萨在三方体系之中找出来的切入点和平衡点,其巧思简直让人拍案叫绝。

    但对现在的余慈来说,可绝不是什么好消息。

    幽煌再次咆哮,远远看去,他整个人已经合入了“大日”之中,只留下轻淡的人影。

    虽然这一道真意与幽氏“沉寒入渊”的血脉特性不是太合拍,可在整体大势之下也就不算什么了,况且也不是真要僵硬地拿出大日真意来使唤,而是在这个介质之下,寻求生命流转的蓬勃之力——是一次精彩绝伦的异化。

    幽煌速度激增。

    因为他不用再负担体系的份量,而是获取了一份惊人力量的加持。

    从体系而至个体,大黑天佛母菩萨思路整个地翻转过去。

    但必须承认,这种以小见大的手段,远比之前求大求全的模式来得有效得多。

    便如海上的冰山,露出水面的永远都是一小部分,但谁也不能无视水面下更恐怖的主体。

    现在,“冰山主体”或许还不能完全为大黑天佛母菩萨所用,但当她不再寻找玄虚的体系基础、不再专注于某个局部结构,而是寻求整体的平衡点,从全局来考虑的时候,她和余慈就站在了同一高度,余慈跳出“三方虚空体系结构”,转而谋取全局的思维,就此再无优势可言。

    是反应得快呢,还是早先逗我玩儿吗?

    余慈不免腹诽,可现实层面的麻烦也是回避不掉的,幽煌现在仍是一个载体或曰容器,但不再“求大求全”,里面运转的力量要比之前高效太多。

    很快,他和余慈的距离就拉近了。

    影鬼跟着余慈跑了一路,现在也有些烦躁了,见幽煌这模样倒有些见猎心喜的意思,当下便道:

    “我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影鬼形如幽魂,又似被狂风吹飞的落叶,向后飞卷。其形虚缈不实,剑意却是犀利至极。

    一前趋、一后退,两边瞬间交错,然后就是几次几乎一模一样、让人眼花缭乱的前后位移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影鬼毫无疑问掌握着主动,所有的交错位移,都由他发起,忽焉在前,忽焉在后,相较于他,幽煌显得有点儿笨拙,然而气势煊赫的日轮,却依然维持着稳定的力量输出,几乎没有任何大起大落。

    也是这几次位移之间,影鬼出了四剑。

    其实只第一剑斩落,影鬼便绝不会再把幽煌视为一个纯粹的“载体”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家伙除了确实已经没了人形、也没有相应的气魄以外,分明就是一个将某中神通法门发挥到极致的强者,其所放射出来的力量以及相应的排布,都深具法度。

    影鬼心念微动,并不与之纠缠,剑意虚化,避过日轮的“纠缠”,倒转而回。

    幽煌闷声不响追击,速度竟然不比影鬼逊色多少。

    哪知追击到半途,影鬼头也不回,又是刷刷两剑,第一剑没有建功,第二剑却在落在实处,虽没有直接命中幽煌,却是将一道相关法则脉络崩开,使幽煌高速前冲的身影骤然为之一窒。

    但不过半息,幽煌身后日轮虚影加速运转,涨缩变化,又将这道法则缺陷强行弥合,只在水域中留下了一片水雾蒸发的浑沌景象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便在后边水雾初起之时,影鬼一扯余慈,再度加速。

    余慈也不奇怪,只问道:“看出什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有点儿麻烦。”

    影鬼通过意念与他交流:“刚刚测了一下他法则控制的范围,百尺之内圆转如意,非要以强破强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第一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你眼还没瞎。至于第二剑建功,是因为百尺之外倒还能施点巧劲儿。最保守估计,这也是大劫法宗师级别的控制力……”

    “似乎没有超纲?”

    “问题是越往内层去越强硬,最初位移四剑,我测了天之三法及阴阳之法,除了最后是落空,前面三法的控制,都是可圈可点。至于极限,那个一时半会儿是测不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余慈明白影鬼的意思:

    现在可以确认,幽煌已经彻底丧失了本我意识,也不能再视之为人,故而象征“天人交感”的“阴阳之法”毫无用处。也因为如此,测试的结果,表明的就不是幽煌的实力,而是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控制力。

    从目前的结果来看确实比较麻烦。

    当大黑天佛母菩萨不再专注于体系建构、体系碰撞,用这种务实的手段发力时,威胁性明显更高,也更加绰有余裕。

    这还只是一个方向,心内虚空传过来的信息、真实之域那边的感应,都在表明,其他方向的局势同样有不太好的变化,余慈也必须要做出应对举措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大黑天佛母菩萨的做法给了他一定的启发……

    当然,现在最要紧的还是回到太霄神庭核心区,尽快摆脱这种和心内虚空“内外颠倒”的状态。不管是什么样的境界,一个精通自辟天地无上神通的修士,永远都是在他的天地轴心处,才能发挥最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和影鬼加速之时,二人所在的太焕极瑶天水域,亮度骤然变化,更有奇异声息,往来奔复,忽如妙音天籁,忽如鸡鸣犬吠,又似杀声汹涌,又似靡靡之音,层次分明,轮转不歇。

    每一次亮度、声音变化,虚空中法则结构也会相应改变,一步之中,便似从五六处截然不同的环境中穿行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大黑天佛母菩萨在真实之域的法则显化,生出的种种异象,也是踏入真实之域大能,才能拿出的神通。

    只要大黑天佛母菩萨能够建构起一个足够严谨的法则区域,理论上整个真界都可以化为她的界域。

    早前罗刹鬼王和余慈在东海大战时,因为被伤到,瞬间掀动天下亿兆人心波澜,又欺天瞒地,险些让余慈“天厌地弃”,就是这种神通法力的完美展现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未必能做到这一点,可在这片已经纠缠不清的三方虚空区域,区别也只是敢做和不敢做罢了。

    一个思路变得更明确,手段变得激烈的对手,想想也让人头痛。

    但暂时还不包括现在。

    余慈虽然还不能到真实之域去“寻死”,但并不代表他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毕竟,大黑天佛母菩萨的变化,还是有些迟了。

    便在余慈与“生死轮回”的界域相抗之际,前方不远处,渐现出一片山峦之影,山脚下则是火光冲霄,如此异象,其实乃是“门户”,是南方八天与三清、大罗之间虚空交错变化的表征。

    只要穿过火海、攀至山顶,便将步入太霄神庭的核心之地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应该也是察觉到了,“生死轮回”的法则重压猛提一个等级,而“幽煌”在这片区域内,却是如鱼得水,瞬间追了个首尾相及。

    然而此刻,余慈却忽地停下脚步,回转身形,看向“幽煌”仅余的一点儿虚影,似笑似叹,摇摇头,便在他身后,山势阴影忽地被湛青若天空的色彩吞没,火光随即止歇,倒是晴空万里,在此水域之中,突兀铺展开来,将明暗不定的“生死轮回”区域碾成粉碎。

    心内虚空扩张,模糊的虚空界限,整体上漫过了之前的边界,将余慈和影鬼包了进去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