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大势之战 变数迭生(上)

    情绪不可恃,理性才具备改变局面的力量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心念退回龙变梵度天,与妙相体内巫胎略作交流,大致把握了现在的状况,又沉思片刻。随后,菩提树无风自动,提供给她强大的元气力量,催动神意,连续拔升层次,一举破入真实之域。

    真实之域中,仍在僵持的战局,因为大黑天佛母菩萨的到来,突然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包括正“脚踏两条船”的罗刹鬼王在内,也没有想到大黑天佛母菩萨会是这种做法,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,对此十分赞赏,专门转移了部分心念回归真实之域,为大黑天佛母菩萨掠阵。

    连续的强敌压境,使得羽清玄和邵天尊都要分神旁顾,对十方魔灵的压制不免就是一缓。

    便在这个空当,大黑天佛母菩萨意念直接与十方魔灵连线,一为黑天教的神主,一为黑天教的掌教,他们相处的时间,已经是三劫之久,既可以说是神主与信众的关系,也可以认为是某种互相影响的道侣,意念相接,气机相连,完全没有任何阻滞,十方魔灵便归入大黑天佛母菩萨铺开的法则轮廓之中。

    其已经搭建起来的完整法则区域,没有任何喧宾夺主的感觉,只是成为大黑天佛母菩萨法则轮廓里面,坚实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收纳十方魔灵的法则区域后,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法则轮廓也是快速显化,几乎没有给羽清玄和邵天尊以任何可趁之机。

    其实就算稍微慢一些也没关系,罗刹鬼王的“掠阵”非常到位,如果他们要动手,就要有被罗刹鬼王全面压制的准备。

    羽清玄和邵天尊达成了共识,暂时按兵不动。

    对大黑天佛母菩萨和十方魔灵的这种状态,羽清玄也算是比较熟悉的。

    余慈前段时间,把外道神明的手段,用得风生水起,大概就是这种模式。

    只不过,神主与信众之间,天然就能形成一个远比“外道神明”严谨完整的体系,大黑天佛母菩萨的神主体系大半建立在六蛮山、大雷泽妖众之上,这些妖物,除了那些延续了上古血脉的大妖,其余的大多是凭借其充沛强劲的生命力,硬生生磨出了灵性。

    虽然这种方式会使灵昧具备很多缺陷,有些偏颇,但那种勃勃的生命冲击力,却也是无以伦比。

    而且大概是六道轮回真意的缘故,本是野性的力量,却排布得森严周密,圆转如轮,别具一格。

    对羽清玄和邵天尊来说,十方魔灵已经不再与他们纠缠,但大黑天佛母菩萨和罗刹鬼王,隐成犄角之势,又把他们钳制住,但能够看出来,那两位主要的目标已经不是他们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正将那一轮如艳阳般的生命之轮祭起,普照大千。

    真实之域上的冲击,很快就作用在天地法则体系之上,这是真正毫无顾忌的出手,甚至于有些“漫无目的”。

    就近的洗玉湖、湖底妖国、太霄神庭、水世界等相关区域,刹那间都受真界之域中,铺开的法则区域影响,法则结构异动。

    受三元秘阵保护的洗玉湖还好一点儿,其余地方,可不管是不是在水底,是不是在别处虚空世界,骤然间就是明光大放,而这种“光明”决非是照明之用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是通过“光明”,将其独有的“条件”和“法度”,强行推开,但凡是光明照耀范围之内,原有的法则体系,都定向扭曲、变化,就像是长生中人的“界域”,范围却要更广,也更加强横霸道。

    太霄神庭的扭曲程度肯定要大些,其中残留的上清体系,转眼又被扫荡一遍,强横的“光明”大潮,一直冲到余慈心内虚空覆盖的边缘,也就是太霄神庭核心区之外,才真正受阻。

    不止是太霄神庭核心区,包括已经强势介入的真界法则体系,也不能置身事外,三方法则体系轰然碰撞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等于是和余慈正面交锋,来势凶横凌厉,却也要承担真界法则体系的反噬。

    不过,形势最微妙的区域还不是这里,而是在水世界法则体系相关之地。

    这处本来已经差不多“归化”的法则体系,在之前其实是大黑天佛母菩萨与巫神法统相互妥协的结果,通过对巫神灵性的炼化,双方“各让一步”,彼此趋近。

    所以大黑天佛母菩萨虽然实现了对水世界法则体系的控制,却还远远算不得一个“掌控者”,而只是一个“操作者”。

    所以,当巫神灵性受意外因素的强烈刺激,在某个区域有所“复苏”的时候,很快就把大黑天佛母菩萨排斥掉。

    按照大黑天佛母菩萨原来的计划,这种“操作”与“掌控”的差距,是要到夺胎转生之后,才能真正抹平的,可如今,她直接拿出了最强硬的手段,强行施以“猛火”,要把这份“夹生饭”煮熟吞下去。

    此时,余慈刚刚进入南方八天的太焕极瑶天,已经非常接近太霄神庭核心区域,后方的幽煌,依然还在追击。

    只是这位飞魂城的大巫,此时受法则侵蚀,也就是勉强还有一点儿人形罢。

    他健步如飞,然而每一步都甩出大量的“体液”,与周边水域中掺杂的巫神灵水发生“交换”,移质换性,整个身体都已经是半透明,能看他到骨骼、内脏都被消融干净。

    余慈正在琢磨如何甩脱这位,就在此时,心内虚空的动荡,还有身后幽煌的咆哮同时传来。

    心内虚空的变化,他如掌上观纹;但幽煌身上,骤然间爆开的强光火焰,却是让回眸观察的余慈眯起了眼睛:

    那是被大黑天佛母菩萨的“生死轮回”蒸发出的生命力,也是刚刚“复苏”的巫神灵性的最大凭依。

    如此可谓“毁基伐根”!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一击中的,瞬间就把这一场原因荒谬的“变乱”镇压下去,

    如此狠绝、刚硬,和之前似乎有点儿不太一样啊……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连更大章十多天,突然一放松,差点儿找不到感觉了,请大家允许我偷个小懒,发个小章缓冲一下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