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前世今生 灵光一点(下)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此时思维敏锐,一眼就看到这一场战事的关键:

    叶缤自由来去的本事固然厉害,承载这份“自由”的载体,可是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她换剑了?”

    “人剑相宜,交相辉映,不,应该是‘气韵相合’。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的意念倒是好生惊喜、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:“正应如此,可是不少年头,没看到太初无形剑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干脆地给这场战事下了断言:“没有足够的气魄,想仅凭借神通法力与纯化剑仙对战,就是取死之道。这条泥鳅憋在水塘里太久了,真以为凭借那点儿血脉,就是烛龙再世吗?”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看目前的局面,也不免摇头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说得刻薄,但也是一针见血。烛龙王修为境界都是毫无疑问的地仙水准,可是长年在洗玉湖底盘踞,一家独大,没有真正与强人交战,未免就有些经验不足,尤其是与叶缤在生死中磨练出来的气魄对上,更是相形见绌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就对她讲:“这就是渊虚天君给添上的麻烦,诸阳也还罢了,总不能让烛龙王现在就死掉。要不然,七祭五柱提前发动?反正你现三际归一,应该能实现控制。”

    这是开玩笑吧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也有些无奈:“罗刹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意念依旧轻松自然:“好吧,这种事情还是以你为主。不过渊虚天君送来的麻烦可不只这一处……幻荣哪,烛龙王也足够烦躁了,你就不必再算计她,我们一块儿去喝茶可好?顺顺聊聊,你是怎么被那个小神棍骗到手的?”

    被一语道破行藏,隐身在侧的幻荣夫人也不做什么伪饰,其实在代余慈送剑之后,她的存在就不可能瞒过罗刹鬼王。

    “幻荣见过黑天佛母。”

    幻荣夫人先和大黑天佛母菩萨打了招呼,才回应罗刹鬼王的调侃:“罗刹大人不沾烟火气,妾身作为天君手下,却是要尽职任事。若要饮茶闲聊,不妨此事过后,由幻荣作东可好?”

    “勇于任事……我就喜欢这样的属下。也罢,为了全你所愿,就给你找点事儿做吧。”

    听罗刹鬼王这么一说,幻荣夫人再不多言,当下几度位移,做出戒备。

    面对罗刹鬼王这样的大能,偶尔调侃几句还好,当真要拿出所谓的“气度”,就是故意寻死了。

    不过,幻荣夫人注定是做了无用功,因为罗刹鬼王话是这么说,却很莫名其妙地没有下一步的动作,又倒回来和大黑天佛母菩萨聊天。

    “看,黑天吾友,渊虚天君本人很讨厌,身边也有幻荣这样的爪牙,真要给我们招麻烦,还是很让人头痛的。”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淡淡回应:“所以,要先把他处置掉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这么想的……也对,你一直这么想。这样,相识三劫,大计将成,吾等即将鼎革天地,此时此刻,我倒想再给你一份建议,唔,便称之为忠告吧。”

    不等大黑天佛母菩萨表态,她意念紧随:“还记得,我曾对你讲,‘取法于上,仅得为中;取法于中,故为其下’。你答我曰:‘大处着眼,小处入手’,今日三际归一,仍为此念么?”

    见事情又绕回去,大黑天佛母菩萨就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又问:“我等从水世界着手,所为何来?”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必须要说了:“用以巫神。”

    “巫神何用?”

    “掌控真界。”

    “真界凭一巫神,可得之乎?不可得也!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干脆自问自答:“九劫沉眠,沧海桑田,便是巫神九变创世,眼下也已是面目全非,巫门法统困于一域,幽灿这等一宗之主,都有自立之心。巫门体系,难有意义。你我取之,不过就是为了省一把力,多几分成算而已,若因而自缚手足,未免不美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是罗刹鬼王吗?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很是疑惑,以她现在的思维,能够分辨出来,罗刹鬼王所说的话,是很靠谱的。这样条理分明,就事论事、极其理性的态度,换一个人说来,会非常有说服力。可是,对反复无常惯了的罗刹鬼王来讲,这就是绝不正常的表现。

    事有反常必为妖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从未如现在这般理智,她还是想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,所以她干脆直接相询:

    “你究竟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倒是拿出了很惊讶的语气:“我以为我说得够明确了。你看啊,渊虚天君现在,当真是拿出了大气魄,将这个小水塘与真界联系在一起,打破内外壁垒,直接趋向体系终极。一旦成功,就是彻底站稳脚跟,对这样的气魄,我们要学那小泥鳅,被压到抬不起头来?”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理解了,其实她也只是确认而已:

    “你认为我应该与他正面角逐?”

    她没有说“胜算”之类的话,因为罗刹鬼王考虑的,从来也不是什么胜算。稍顿,她又补充道:“你要再加入变数?”

    对正“讨论”的两边来说,这一个“再”字用得实是可圈可点。

    在罗刹鬼王与大黑天佛母菩萨形成的计划中,也是分节点、分步骤的。

    对这处计划来讲,最理想的状态当然是前一阶段顺利圆满完成,然后进入下一个阶段,将前一阶段得到的成果和优势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。

    可世事岂能尽如人意?

    正如大黑天佛母菩萨自己所说,她们的计划碰到余慈,仿佛注定就要出意外。

    天裂谷、北荒还好,她们的重心从来不在那里,只不过是虚晃一枪,没有本质上的冲突。

    但让人始料未及的是,就是因为这连续的小冲突,使得余慈和她们结结实实地耗上了。而且其成长的速度,远远超出想象,相应的其坏事儿的能力也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可以说,从陆素华之事起,余慈连续给了她们以强劲的干扰、破坏。

    陆素华、生死法则、所谓的后圣,一个接一个的环节出现瑕疵,使庞大的计划推进得跌跌撞撞。

    若按照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性子,必是举全教之力,不将余慈这个变数诛杀,誓不罢休,就是为此大幅延后计划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也就是罗刹鬼王,总说是从大处着眼,更重视时机节点,主导着真界大势,按照既定计划前进,看似忽略细节,但总能够实现计划中的效果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果然还是大势最为重要,罗刹鬼王的战略非常正确,她正是用大势碾过了余慈等人造成的种种意外,完全证实了她的判断。对此,大黑天佛母菩萨是很佩服的,也因此一直愿意听从罗刹鬼王的“建议”。

    可现在,事态变得不同了。

    以前的环节还好,毕竟绝大部分都是外在的形势推进,也没有真正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。可从当前的环节开始,几乎每一步都关涉到她的道基根本。

    根基的重要性,无须多说,沉眠在水世界的巫神就是前车之鉴。

    差之毫厘,谬以千里已经不足以形容其风险;而应该说是一步之差,便是成败分判。

    此时再如罗刹鬼王所说的那般,全力推进,抢占大势潮头,一旦出了岔子,罗刹鬼王的大势还在继续,她未来漫长的时间里又该如何修补这时节留下的要命瑕疵?

    至此,大黑天佛母菩萨已经明白,她与罗刹鬼王之间,出现了一个极其重大的分歧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要的是天地变革的大势,越激烈越好,越奔放越合她的意;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则需要完美无瑕的根本道基,在关键时段就要稳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激进和保守的差别,但说白了就是:

    是继续保持大势推进的节奏,助罗刹鬼王破开束缚,跃入星空呢?

    还是步步为营,确保她还要在真界打磨数十劫之久的未来修行呢?

    说到底,就是以谁为主,以谁为先的问题

    为人,为己?

    这个答案,根本没有不需要任何犹豫。

    所以,这便是两人稳固的利益联系中,出现的致命裂痕。

    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大黑天佛母菩萨意外发现,自己竟然能够冷静地面对这一切,没有任何心理波动,甚至有闲去考虑罗刹鬼王为什么会在此时表态、会如此表态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的心思太难猜,她仅从利益考虑,是否是她求稳的节奏,已经影响到了后续的大势?

    瞬间将整个计划线索都重新梳理一遍,却没有发现特别激烈的冲突。

    若强说有,按照她的做法,肯定是要先把余慈解决掉,把太霄神庭破坏掉,以余慈一贯的表现来看,这里面有太多的变数,可能会对大势的发展有所阻碍。

    这让她有些好笑:

    罗刹鬼王还说她没气魄,其本人对余慈,不也是这样?

    当然,也可以这么说:罗刹鬼王更相信大势的碾压,任何个体的影响,在大势面前都是渺小的。

    主控了时势节奏的罗刹鬼王确实有资格这么认为,可是,大黑天佛母菩萨想知道,她是否也同样被罗刹鬼王归入了“个体”之列?

    “黑天吾友。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的意念又至:“你力求完美的心思,我可以理解,然而,此时已不是巫神创世之时,世间英杰辈出,变数横生。便是灭掉了余慈,焉知不会有别的人跳出来?所以乘势而上,才是正理,只要你一直掌控大势,些许问题,总能够轻易抹平,便如我……”

    还是这样看似正常,又分明反常的劝说,这次却并没有打断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思绪,以她如今的心智,轻而易举地便能分神兼顾。

    从罗刹鬼王的话中来看,两人的思路,其实是很趋近的——这个思路,是指她们对彼此的了解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知道罗刹鬼王想要什么,

    罗刹鬼王同样知道大黑天佛母菩萨想保住什么。

    只不过,大黑天佛母菩萨之前虽然也有感应,甚至还有一些后手和准备,但如此明晰的思路,却是今天才成立,也大大低估了罗刹鬼王对大势大局的超强控制欲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她想过会有冲突,却没想到冲突来得这么急、这么快!

    罗刹鬼王却不知“明白”了多少年。

    两边信息、准备完全是不对等的,如果罗刹鬼王真有相应的设计,让她陷入到所谓的“大势”中,她能够脱身吗?

    答案非常明确:不可能!

    既然如此,就没必要再执拗下去……

    此时的大黑天佛母菩萨,正是理性主导一切,相关的情绪几乎掀不起波浪来。

    在沉吟了片刻之后,她做出了回应:

    “如果罗刹道友你确实认为,像渊虚天君那样,同步扩大‘战场’更符合大势的话,我可以考虑。‘三际归一’之后,我的推衍、控制之力,确实还没有到极限。可是,如今渊虚天君有太霄神庭压阵,我这边水世界都还在动荡不休,这不是修为境界上能解决的事。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当即投桃报李:“给那个小神棍添乱也容易,我这里不是还有一具分身么?让他占便占得久了,正好收点儿利息。”

    听到罗刹鬼王要动用那具分身,大黑天佛母菩萨倒是有些意外:

    “那种机缘巧合的事情,可是来不了第二遍,你不是要用她取得那人的本源之力么?如今……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低笑一声,不予作答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也不再问,她心里透亮,从这一刻起,她和罗刹鬼王长达三劫时间的情谊、合作,开始崩塌、破灭。

    来得突然,也是必然。

    便在两人交流之时,她已经暗中分出一缕心念,启动了已准备多年的后手。只是,当时琢磨的那个不成熟的想法,不管最后是否能实现,都注定了她在短时间内,不可能再有这样的机会,登上“人神共主”至尊高位。

    难道真的一点儿挽回的余地也没有了?

    在她决定来找罗刹鬼王帮忙的时候,她绝没有想到,会是这么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只是这份怅然和失落,很快就在理性统驭的层涌归流的巨量信息中,被淹没掉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

    连续十六天大章更新,虽然有些波折,但还算圆满完成。

    最后三个半小时,能不能保住前十,全靠诸位,拜托了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