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前世今生 灵光一点(中)

    先更四千,晚上还有四千,最后一天了,请大家支持,让我们钉在前十!

    菩提树下,静坐的白莲本是在默默颂经,当灵光飞入的刹那,她心里生出感应,随即便听到身后那青青菩提的沙沙之声。

    这一株菩提树,在大黑天佛母菩萨从北荒迁至六蛮山时,便已种下,数劫以来,一直在讲经道场之内,由一株幼苗,成长为枝叶扶疏,浓荫覆地的巨木。

    佛门视草木之属为“无情众生”,言其无有情识、不知八苦、不具喜怒,故而也不入轮回,不可渡化。

    然而既然为“众生”,便具生机,亦有气脉,具备了滋养灵性的基本条件,东方修行界,草木成精者,也颇有一些。对于大黑天佛母菩萨来讲,这样一具渐具灵性的巨木,培养成精怪,消耗的时间太多,这样灵性将生未生,倒是正好。

    就白莲所知,这株菩提树,其实就是大黑天佛母菩萨验证自家修行正谬,以及推衍体系存废的记录本,其根干枝叶,但凡存活至今的,无不是内蕴着黑天教修行体系的玄奥,也等于是大黑天佛母菩萨花费三劫时间,祭炼出的一件独门法宝。

    此次白莲东来,借大黑天佛母菩萨的神通法力,将菩提树移植到此,就是为了在梳理复杂扭曲的体系之时,有一个参照的模板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,这也是大黑天佛母菩萨转生之时,暂时寄存、保护魂魄灵机的关键枢纽,同时这里也储存了她多达七成的修为;此外有两成已经注入妙相体内,还有一成,刚刚随飞射而来的灵光,投入到菩提树中去。

    花娘子所化的那一道灵光,进入菩提树冠之后,明面上再无动静。

    不过昏沉沉平躺在树下的妙相,身躯却是微微一颤,那是菩提树的根系刺入她背脊后的形骸反应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妙相与菩提树的生机已经连成一片,

    也就等于是在大黑天佛母菩萨和妙相腹中巫胎之间,架起了稳定的交流渠道。

    至此,大黑天佛母菩萨夺胎转生之前,自己能够完成的一切前置条件都已经具备。如果一切顺利,大黑天佛母菩萨最终得以转生,将会在最短的时间内,将妙相、菩提树内的生机灵气席卷一空,用最快的速度渡过转生后的虚弱期。

    身为器灵的白莲,对于与她有些相似的“同类”,总有一些特殊的感触。

    花娘子还在莲花池昏昧听经的时候,白莲曾经照应过;至于菩提树,更是她一手栽种,早先黑天教未成气候时,教中人口稀少,浇水施肥、导引灵脉,都是她来做。

    而如今,这些似乎都要散尽了……

    可话又说回来,要形容如今事态的发展,可绝不包括“顺利”这个字眼儿。

    这不只是三方虚空的大势转变问题。

    白莲一直守在妙相身边,清楚地知道,妙相的状态变得很糟糕。

    巫神灵性的异动,已经反馈到巫门修士身上。此时的妙相,虽然早就叛门而出,而她如今身怀巫胎,大巫血脉重新显化,带来的却是“燃烧”式的折磨。

    也许,这算是巫神对于盗取他灵性的惩罚。

    “血脉燃烧”,损耗的就是生机元气,如果由此伤及巫胎,前功尽弃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白莲没有解决或控制的办法,之前只能听天由命,如今大黑天佛母菩萨过来,又会如何做法?

    通过心念,她和大黑天佛母菩萨交流了相关信息。

    有些出乎意料的是,后者非常沉得住气,而且不是一般二般的那种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已经将后手处理干净,此时全身心投入到三方虚空的变局中来,能够投入的精力、实力相较之前,提升了至少两成。但她没有把这点儿实力急着添进去,而是一直在观察。

    白莲觉得,她甚至在给予“巫神灵性”方便,绝不打扰其复苏的进程。

    问题是,归根结底,巫神灵性不是真正具备了复苏的契机,它只是受到了强烈的刺激,就像是一个活死人,戳对了地方还有可能动动手脚,但距离恢复意识,还有一段不可逾越的障碍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所谓的“变动”,消耗的只有幽煌和妙相的生命力,暴露出来的,却是受巫神灵水深度侵蚀的水世界法则体系的运行法理。

    这部分法理,由太多的细枝末节拼接而成,毕竟只是一个临时性的刺激,是局部的、非核心的,很难把握。

    但大黑天佛母菩萨看得很用心,因为她看懂了。

    这是非常奇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细碎到让人烦躁的信息,在摄入进来的时候,自然而地会以一种特殊的编排方式,各入其位,直到拼接出一个大概的轮廓,显现出复杂琐碎的种种消息后面,那一条隐性的脉络。

    这就是条理。

    作为一位地仙级别的大能,大黑天佛母菩萨同样懂得几种解析的法门、神通,和罗刹鬼王合创出的“无歧妙解”推衍秘术,在真界也算得上是一流。

    可由于灵昧上的先天缺陷,她善于发现、收集而不精于统筹、判断,往往会造成许多不必要的精力损失,并不能将“无歧妙解”发挥到极致,甚至于花娘子这般格外优秀的“信众”,在相关领域上都要超过她。

    这种奇妙的编排方式,以及在其中显露出来的核心思路,正是罗刹鬼王一直对她讲解、示范,她却始终不能掌握的东西。

    当然,编排不是万能的,信息上的先天缺陷也不容易解决——毕竟不是完整的东西。

    但当思路明确之后,缺陷就是方向。

    她由此知道,想进一步解析,需要了解哪些有关信息,以添补空白;

    为此可能需要再增加哪方面的刺激;要做得恰到好处,又该如何出手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黄泉夫人的思维方式?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对这种看似简单而又奇妙绝伦的“经历”,都有些沉迷了。

    她发现,这不完全是理性的推衍,每到了关键环节,总有一个“光芒”在闪烁,随即就能做出判断。当然,“判断”不可能全对,但当“暂定答案”出现后,她的思维就可以迅速加以验证,以明确正误方向。

    以前,她就是在这里吃了亏。

    推衍的思路没有错误,却只能是笨拙地列出所有的可能性,然后一一核对,缺乏了这样一种迅捷、直观、大胆而又精准的灵性光辉。

    所以此刻,大黑天佛母菩萨只是在观察,做出了判断之后,更没有去进一步施为的意思。

    因为她已经确认,沿着这条思路走下去,其模式和方向本身就是错误的。

    就算把水世界法则体系啃透了,三方虚空的现状摆在那里,剧烈的扭曲变异将使之毫无意义,同样的情形也包括真界和太霄神庭。

    三方虚空的情境下,任何单一体系的研究、解析都将是无用功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大胆接入真界天地法则体系的渊虚天君,倒是可能已经走在了她的前面。

    摆在大黑天佛母菩萨眼前的有效路径已经不多了,现在她有两个选择:

    第一个选择是追赶渊虚天君的步伐。

    但问题是,渊虚天君如此敏锐的思路似乎有所依据、有所仗恃,客观上还有三清天、大罗天这样完全封闭的核心区,目前已经有逐步控制的趋势。

    三方虚空中所谓的太霄神庭,其实只是破损的四方八天,相较于核心区,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。这样,余慈等于是埋伏了一支生力军,双方比拼交战,就算她一时占了上风,最后也可能被一举翻盘。

    毕竟罗刹鬼王为了超脱,表示决不会再沾手与新体系、新世界相关的具体布置,以免沾染因果,她这边倒是缺少了一锤定音的后手。

    将目前相关因素计算进去,她的胜算不超过四成。

    第二个选择就是“等待”。

    因为真界法则体系的引入,三方虚空的范围在扩张,按照她的估计,不久之后,将会有一个变化的节点——就是占据绝对上风的真界体系,完全覆盖目前太霄神庭四方八天范围、乃至淹没湖底妖国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那时,三方虚空的大势将会彻底改变,从水世界占据压倒性优势,变成真界体系主导一切。

    作为上清体系的主控者,余慈现在可谓是天厌地弃,之前他用似乎是用了自家的自辟天地去“包容”太霄神庭,控制住了局面,也是引入真界体系的前置条件。

    但这只是暂时的,如果不能在此节点之前与真界体系重新达成妥协,这位始作俑者无疑就将成为众矢之的,天地法则意志的报复将从那一刻彻底倾泄下来。

    相较于目前轰下来的劫雷,同样不在一个层面上。

    仍是真人境界的渊虚天君,不可能承受得住这样的反噬,那时她将不战而胜。

    但是,这里面也有问题。

    作为太霄神庭的核心区域,同样可以成为抵御天劫的堡垒。如果渊虚天君与其足够契合,完全有可能借力撑过去,直至与真界天地法则体系重新达成妥协。

    毕竟上一次勘天定元,仍然是八景宫这等玄门领袖主导,虽然裁去了天地法则体系中,原属于上清宗、太霄神庭的许多优势所在,但只要玄门根本不失,达成妥协也相对容易。

    那其实就相当于太霄神庭重新屹立在真界天地之中,不只是现在,后续的“三界天通”计划将也遭遇一个难以攻克的坚城。

    以渊虚天君一直以来的奇迹表现来看,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最明确的思路就成形了:

    不管是追赶还是等待,迟滞渊虚天君的脚步都势在必行!

    同时必须绕开太霄神庭核心区这个堡垒,那么其做法也不过就是那几样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心有定论,便主动联系罗刹鬼王。

    “罗刹道友,那些布置的后手,此时不用,更待何时?”

    她的意念特质,已经发生变化,不再是三方合股共鸣,而是单纯的一道,如果此时她开口发声,情形也将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倒是很快做出了回应:“哦,恭喜黑天你真正‘三际归一’……不过似乎比预计的早很多?”

    “正因如此,才需要道友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不还说,我那是东一榔头,西一棒槌?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,梳理起来也是很麻烦的。而且……啧!好剑!”

    罗刹鬼王语气忽转,大黑天佛母菩萨倒是感应到,那边陡然激烈起来的局势。

    未等相询,罗刹鬼王已是似笑似叹:“你想给那个小神棍添麻烦,有没有想过,他给别人添麻烦的本事,才是天下独步……要不然,你先来帮我?”

    在与罗刹鬼王交流之时,大黑天佛母菩萨终于将感应移转过去,有罗刹鬼王的牵引,倒也不费力,只是意念方至,便被虚空中穿梭的锋锐之气扫到,寒意森森,偏又不可捉摸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意念微凝,大黑天佛母菩萨不由得进行了一次小幅的跳变,才避免被剑意所伤。

    然而,烛龙王就没那么幸运了。

    他咆哮声起,暴燥的情绪之下,其一贯的自负根基,似乎都有所动摇。

    此时,烛龙王天台下独步的“光阴秘术”已经展开,太虚法则在周边区域的异化,更是逾过了某个界限,以至于虚空结构都有碎裂之相,随时都可能将其所承载的某个片断“折”进去,碾为虚无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一直以来,对这门天赋神通都是有很高评价的,更在她和罗刹鬼王计划所重的“阴阳”之上。

    当烛龙王全力运使这门神通之际,她也只有暂避其锋。

    可是,正与烛龙王对战的叶缤没有避让,而是身剑合一,切入了极不稳定的虚空结构里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注意到,叶缤已经将她“半山蜃楼”的雾化剑意运用到了极致,整个人都化为了虚实莫测的一缕元气,时而隐没,时而殒灭,随即又从新的方位生发出来。

    如此纯粹的剑意,几乎已经是随心所欲,也只有这样,才能视即将崩溃的区域虚空结构如无物,进出自如,也把烛龙王折磨得不轻。i640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