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前世今生 灵光一点(上)

    本来还想往下写,不过太晚更也不好,就先欠两千吧,明天就是八千字了……坚持到最后两天了,无论如何也要完成它。*********

    “菩萨!”

    花娘子低呼出声,自家神主的说法,着实是大大出乎她的预料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倒是坦然:“我先天不足,转世重修已是必然。若能借机献祭成功,便可以了断大半因果,此后的修行就是一片坦途。其中的凶险之处,倒又不算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花娘子身为司祭,在黑天教也算地位超然,对大黑天佛母菩萨与罗刹鬼王的关系,要比外人看得更清楚一些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大黑天佛母菩萨的选择,可谓深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教里教外一些人也有传言,自家神主能到现在这个程度,相当一部分是被罗刹鬼王拉拔起来,虽然同样是神主、地仙的境界水准,可相较于惊才绝艳,又有数十劫积累的罗刹鬼王而言,大黑天佛母菩萨还有相当的差距,在这个基础上,踏踏实实修行,才是最理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如果花娘子理解得没错,三界天通后的新世界,就是罗刹鬼王提供给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最好条件。

    至少理论上是这样。

    理论终究是理论,现实的障碍绝不容忽视。

    花娘子迟疑片刻,终于还是问道:“菩萨以一身祭三法,这……”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还是那样回应:“行此非常之事,不冒些风险怎么能成?无庸讳言,确实有些麻烦。当年,我本是想借陆素华独特的分神天赋,以及陆沉、黄泉夫人的血脉精华,夺舍修行,以为中转,增厚根基,为今日做准备,不想意外损折……”

    主持当年之事的花娘子闻言,当即跪伏在地:“弟子有罪。”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低低一笑:“此事多数还是天意。但凡我教之事,只要碰上那位天君,似乎总要出些岔子。便如今日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真界、水世界、太霄神庭三方虚空交错,太霄神庭被他镇着,难以攻破;巫神灵性不知为何,受了好大刺激,有些不稳;真界体系更受他牵引,大举入侵。局势动荡之下,若还要按计划强行融合,所耗的心力,远超出预想的极限……应该说,也已经超出了我现在的极限。”

    如此毫无遮掩的描述,让花娘子都不知该怎么回应,也伏在地上不敢起来。

    这回,大黑天佛母菩萨就不像前面那样“通达人情”,花娘子不说话,她也保持着沉默,似乎是在为眼前的事态苦思,又仿佛在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越是这般下去,花娘子越觉得心神不定,慎思一番,终于还是开口道:

    “弟子冒昧,敢问菩萨,若三方虚空融合不得,难道不能舍弃……弟子是说,若按照菩萨与罗刹大人的计划,最终目的,是搭建起一个立足于真界,可以承载‘三界天通’之新世界体系的基础,便如夯土建基。只是若细究起来,好像太霄神庭此处,不是太有必要?”

    “说得好!”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悠悠一笑,又夸奖道:“不愧是教中智者,眼光、判断都是敏锐迅捷。不错,现在看来,相较于巫神所在水世界、必不可少的真界,太霄神庭不过是个鸡肋,不说别的,便是幽灿这等人,都是说舍便舍。

    “只是,此一时也,彼一时也,在幽灿舍弃、暴露之前,谁能想到会是这种局面?若能一举并吞三方虚空,且包括了这玄门根本体系之一,后续计划中,天下玄门,起码也要有三四成立场动摇。这个好处,我与罗刹道友都是舍不得的。”

    花娘子渐渐入了状态:“可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确实不同,可惜啊,我却没有你这般机敏判断,鸡肋已经入喉,吞不下去,吐不出来,如之奈何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花娘子又不好回应了。今日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态度,实在不是神主对信众的那种味道,非常之态,定有非常之事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花娘子已经有了预感,大概到了要摊开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她能感觉到,自家神主的视线,落在她背脊上,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“我倒还有一法,需借重到你,这才召你到此。”

    花娘子暗吸口气,但她身为司祭,正是对大黑天佛母菩萨最虔诚的人之一,真正到了考验她的时候,心神反而迅速安定下来,直起腰身,直视自家神主:

    “弟子可助菩萨一臂之力吗?”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见她通透明澈的眼睛,微微点头,柔声道:“

    “罗刹道友早前就曾说起过,我灵昧天生缺陷,灵性浑杂,在解析推衍之术上,实有极大局限。为此,我曾专门设局,想通过一人,一劳永逸,解决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本来一切都很顺利,我将她引来碧落天阙,意图吞噬,虽未竟全功,却也斩下她一具分神,若能炼化,可以极大弥补,只是临到头来,忽然有绝大恐怖,生出心间,故又放弃。

    “至此仍不甘心,就将那具分神重新洗炼,使其转生,就近置于北荒,以红尘磨之,以测虚实……如今已有一千二百余年了。”

    花娘子越听越不对劲,刚刚才静下的心神,又是悸动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微笑不改:“你起来……且看池中。”

    在自家神主的指令下,花娘子本能依言而行,缓缓起身,又往莲花池中看去。

    池中水波之下,此时已经不是龙变梵度天的影像,而是在另一处宫阙之前,其景缥缈恢宏,不类凡世。她一眼就注意到,有位女修,在宫阙前方九间十柱的牌坊前略微逗留,忽有明光大放,女修便踏着光芒,步入此间。

    此人黄泉夫人?此地,碧落天阙?

    花娘子不止从一个渠道看到过黄泉夫人的留影,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,见之悸动,仿佛灵魂都要陷进去一般。

    这时只要用联想的方式,就能猜到,其所迈入的宫阙,便是大黑天佛母菩萨口中的碧落天阙无疑。

    “菩萨!”

    不可抑制的迷离乃至于恐惧之下,花娘子的呼声显得特别低弱。肩上微沉,却是大黑天佛母菩萨伸手按在她肩头,这个有违神主威严的动作,此时给花娘子带来的不是安定,而是更不真实的恍惚。

    “看下去!”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指令明确而坚定。

    所以,花娘子看着黄泉夫人漫步在宫殿回廊之中,心神一点点沉下去,视角也不知不觉间越贴越越近,直到有一刻,突然前路上现出一个人影,僧侣打扮,面色微黑,神情一贯的肃穆庄严。

    这一位,她熟的。

    “师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佛法无边,不渡无缘之人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一句狮子吼,花娘子呻吟出声,视角骤然再往前趋近。

    再近就真的到了……

    一念未绝,她的视角已经撞进了黄泉夫人体内,随即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她就像是遭遇了一场梦魇,好不容易挣扎出来,却发现这个梦的牢笼根本解脱不开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她本人的视角和黄泉夫人的视角,完全地重合了。

    巨大的信息流狂涌进来,纵然是条理分明,那数量却是可畏可怖,她平日自诩多智,却从未想过,要在瞬息之间,处理如此巨量的信息。

    偏偏这一刻,她还做成了!

    这是来自于她某种不自觉的本能,轻而易举地突破了极限,便如呼吸般自然。

    而接下来,黄泉夫人已经出手,应对的就是她的掌教师尊。

    某种意义上,出手的就等于是她本人!

    惊人的同步——包括驱动此刻黄泉夫人形神的本能意识,还有对于“敌方”的各种判断和反应。花娘子已经不知道,她是受这份不知何来的记忆影像驱使,还是她真的在里面有所发挥。

    一个比较有说服力的理由时:

    通过那种惊人的计算模式,黄泉夫人的每一种反应,都是最优的选择,不可能再有别的;而运用同样方式的花娘子,也就自然而然只有这一种模式。

    是计算,还是本能?

    这一刻,花娘子更混淆了其中的差别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样,当年的黄泉夫人,与掌教的修为,差距都是极大,再正确的反应,都无法弥补。

    不多时,便遭重创,眼看要被擒拿……视角分离!

    剧痛传导过来,花娘子瞬间被闷在那儿,只茫然看着,黄泉夫人飞遁不见,而掌教师尊的袖口在眼前急剧放大,黑洞洞的仿佛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入口。

    她被吸了进去,心神一阵恍惚,却又明白了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按照大黑天佛母菩萨的说法,“现在”她就是黄泉夫人在危机关头,切割下来的分神。

    等这个念头明确之时,已经换了情境。

    这里是一处密室模样的地方,在她面前有三个虚无的影子,似乎各有形貌,却又起伏不定,随时都变化轮廓。三个影子都开启了眼眸,里面均是一片混沌,分不清差异。

    花娘子却是很熟悉,因为这就是大黑天佛母菩萨的“过去”态,是在经义中明明白白写着的。

    同时被三对眸子照住,花娘子意识都发了僵,浑不知时光流逝。

    直到三个影子,生出变化,彼此交融、多角突峰,扭曲化形……

    再然后,大黑天佛母菩萨从中步出。

    花娘子终于可以确认,她看到了教中最隐秘的一段事情: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竟然是观照了黄泉夫人的分神之后,从“过去”三相之身,合而为一,成就如今道业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就在她“身边”,不过池内池外,都是如此。相隔千载的场景,越来越有融合在一起的趋势。

    花娘子心神激荡,本能在抗拒。但她从来都是理智派,思考得出的答案,才是她一直遵循和认同的。

    所以,在事实面前,她的所谓“本能”,便如一阵轻烟消散。

    随着心防壁垒的攻破,更多的场景流转出来。

    她看到,当年的大黑天佛母菩萨,在漫长的思考之后,没有再进一步的行为,而是将“她”,或曰黄泉夫人的分神禁锢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段时间,将分神投入碧落天阙的莲花池中,寄生一株红莲之内——那池子看来依稀眼熟,和她身前这个好生相像,或许就是从碧落天阙移来?

    从那一刻起,她过了一段昏昧无知的日子,然而又过十数年,日夜受大黑天佛母菩萨与掌教师尊讨论经义的熏陶,她灵智复起,本能修炼有成,得以拜入掌教师尊座下,敬奉大黑天佛母菩萨为神主,精修《未来星宿劫经》。

    而这,已经是她“今生”的记忆了。

    花娘子心神轰然动荡,也从这一刻起,“她”与“黄泉夫人分神”的壁垒被一举打破,前后记忆贯通,再没有丝毫窒碍可言。

    严格意义上讲,她本人的记忆发端于黄泉夫人切割分神的那一瞬间,可既曰分神,又怎么可能没有黄泉夫人的烙印?

    花娘子?黄泉夫人?

    黄泉夫人?花娘子?

    两个身份颠来倒去,却因为是情绪上的动荡,转眼就被习惯上的理性思维所镇压:

    如果用理性的思维来解析,她所遭遇的这个路数,其实与大黑天佛母菩萨对待妙相腹中巫胎的方式是一样的,都是在潜移默化之中,移质换性。目的则是洗掉黄泉夫人分神中,不可控的因素,使之完全融入大黑天佛母菩萨的体系。

    为了什么……就为了今日!

    花娘子站在池边,出奇安静。

    莲花池里的场景,又换成了赤红云气奔流的龙变梵度天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的奇异嗓音又起:“如今洗玉湖底,三方虚空的大势已成,那位天君的势头也是见涨,超出了我的极限。我灵昧之上的缺陷还未消除,却必须在转世之前,形成基础,否则便是转世成功,也要从胎里带出毛病来。

    “灵昧之事,短时间内别无他法,只能用你……或曰黄泉夫人的灵性来弥补。善哉,你便去吧!”

    一直按在肩上的手掌略一发力,静立池边的花娘子,就像片落叶,无声入水,一路下沉,沉到后来,已不见形影,只有一道灵光,穿入到龙变梵度天的层层云气之中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