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大罗天网 超限之局(中)

    天地法则意志忍余慈很久了!

    以前随意调动天劫,为其所用的过往且不提,恐怕它也记不住。

    然而余慈将他独有的生死法度,接入天地法则体系,搭建起平台,毫无疑问已经触碰到了天地法则意志的逆鳞。

    之前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好机会,现在他自己送上门来,那有放过的道理?

    至于最后能不能实现,是否会是又一个妥协,并不真正具备自我意识的天地法则意志,是不会关心的。

    所以当余慈的神意从大罗天穿透出去,并且一点儿也不忌讳地、从根本法则层面接入北地三湖区域,与残破的上清体系相会之时,被挑动了敏感神经的真界天地法则意志,立时就躁动起来。

    洗玉湖上空几乎在瞬间便是阴云密布,强劲的灵压使得高空几乎成了禁飞区,湖上修士只能是胆战心惊地躲在三元秘阵之中,抬头看风色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缓冲或纠结,不过片刻,第一道雷光就打了下来!

    仿佛是九天神明掷下的长矛,深紫的光芒在人们瞳孔中留下了久久难消的印痕,可是雷光长矛去了哪里,没有一个人能说清楚。

    只知道雷光在半空,一个扭曲,就消失不见,随后万雷迸发,却也都是如此,好像虚空中开了一个无形的口子,将雷光全部收纳进入。

    余慈当然知道雷光在何处,因为雷霆就轰在了他的神意尖端之上。

    第一道雷霆劈下,刚刚铺开的神意之网,刹那消融了一部分,伤害直透神魂核心,却被早有防备的他,以秘法消化。

    余慈的做法其实有个名目,叫做“自引劫数”,是那些修行近乎圆满,难再寸进的修士,在做好万全准备之后,主动招惹天劫以求突破的法子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小劫法宗师以前,都是这种做法,能够最大限度消除意外。

    至于像余慈这样说干就干,纯粹就是为了“制造意外”的,还真是少见。

    余慈受十方慈光佛宏愿大誓的束缚,修为已经锁定在了真人境界,无论怎么渡劫,都别想有所寸进,这一顿雷霆等于是白挨的。

    可是毫无疑问,将真界天地法则体系从三方虚空的屏蔽中接引过来,从大罗天接入心内虚空,从心内虚空导入太霄神庭,再扩及水世界,还有比这个更快捷的渠道吗?

    迅雷不及掩耳,说的就是这一幕。

    真界法则体系的结构,就在劫雷打入心内虚空,肆意破坏、扩张之时,一层层嵌套下来,渐成规模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里,余慈几乎没有做任何反击,只是充分借用星辰天、承启天的种种神通,层层抵抗。

    直到某一刻,雷光冲击不再是依循真界投射过来的“惯性”,在心内虚空游走时,具备了更“灵活”的方式,余慈就知道,“天地法则意志”,其实就是一个法则体系惯常的运行法度,已经随着渗透进来的法则结构规模扩张,而渐渐成型。

    这一点,不只是余慈感觉到了,大黑天佛母菩萨肯定也有所感应。

    因为,余慈能够清晰地察觉到,对面冰寒彻骨的恨意。

    他由此知晓,这一手做对了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彻底破坏大黑天佛母菩萨的全盘计划,也必然是给她增加了巨大的难度,也极大地延缓了她的进程。

    余慈甚至有种感觉,或许大黑天佛母菩萨要付出相当的代价,这才是“恨意”而非寻常“愤怒”的源头。

    相对而言,余慈虽然也要付出代价,可是白挨一顿雷劈,他还经得起。

    况且此时吞入了太霄神庭,正是“积食”的时候,一顿劫雷下来,不断碰撞妥协的法则变化,就等于是促进消化了。余慈正好让太霄神庭及早适应此时真界的环境,顺便和外界上清体系通联。

    大黑天佛母菩萨突然沉寂了下去,对太霄神庭持续的压力消失了,真的是没有了任何痕迹。

    越是这样,余慈越能感觉到,此时的水世界法则体系,确确实实有了异动。

    至少是有了些微的活性,以至于“幽煌”对他的追击,没有任何止歇的意思。

    余慈不得不去想:是被影鬼刺激的?

    即使所谓的“活性”,肯定到不了重新聚合为自我意识的程度,可就是这样的变化,也会给大黑天佛母菩萨带来极大的操控压力。

    关键时候,任何一个微小的变数,放大到法则体系这种宏大结构之中,都是要命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可以用大黑天佛母菩萨的六道轮回打比方:

    这就是一念“天人”一念“畜生”的差别。

    所以,大黑天佛母菩萨才必须全力内收,集中全副精力,以应对不测。

    “难得啊!”

    影鬼也是“难得”地夸赞一声:“正中要害!”

    现在的形势下,如果大黑天佛母菩萨还要强撑,要在如此内忧外患的情况下掌控水世界法则体系,以之为跳板,打入真界,使之按照预定计划演化,搞什么“三界天通”,需要的控制力、计算力,无疑是个超出生灵极限的数字。

    影鬼不认为大黑天佛母菩萨有这个实力。

    就算余慈不和她为难,那边的能力能否达标都不好讲。

    当然如果罗刹鬼王出手帮忙,那就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反守为攻、反守为攻!”

    影鬼的魂魄里肯定全部都是进攻的意识,刚刚了解了一些情况,就开始发号施令:“不要让罗刹鬼王腾出手来!”

    此时,刚刚在讯问上有了成果的赵相山也开口道:

    “如今三方虚空结构大势已成,大黑天佛母菩萨的‘体系对冲’之计已经再无意义,主上若能快速回归太霄神庭核心区域,重整上清三十六天,布置反攻,是最好不过。有影先生护持,完全可以突破魔潮阻碍,大致的路线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他把从那头无相天魔处得来的信息整理清楚,化为直观的路线图,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影鬼见有人附和,且说得头头是道,看赵相山的目光就格外不同:

    “相山兄弟很有眼光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是影先生的时机抓得恰到好处。”

    两个不人不鬼的家伙就这么互相吹捧起来,大有一见如故拜把子的意思。

    当然,真要算起年龄大小、资历新老,无疑又是笔烂账。

    赵相山也是很懂余慈的心思,末了补充一句:“至于叶岛主,那边的局势不是我们现在能插手的,如果主上一定要救,及早回归核心区域,更是当务之急。否则,若被罗刹鬼王抓住机会,一局翻盘,也不是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他们确实还要担心罗刹鬼王也来个“釜底抽薪”,她刚才没来,不代表现在不来。

    余慈自然知道赵相山话中的道理,回头看还在追击的幽煌,最终还是点头。

    但在此之前,他莫名心中一动,想到与叶缤见面后某个细节,当下与湖上的小五联系,后又叫了幻荣夫人: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幻荣夫人简单回应:“位置确定,正尝试插手,不过胜算不大,东海那位没有用全力,此后也说不准了。”

    这和赵相山的判断是一致的。

    余慈便道:“且等等……将此物寻隙送过去!”

    通过心内虚空,余慈将一件奇特转移,吩咐已毕,就再不多想,按照赵相山指出的路线飞遁而去。

    亿万里开外,六蛮山一角,某处苍莽群山深处,雾瘴重重,其间没有任何鸟兽之音,安静得可怕。细看去,这里的雾瘴,便在山峰内外吞吐,一呼一吸之间,竟似有着灵性。

    这里黑天教总坛,六蛮山、大雷泽的大妖们称之为“五老山”的地方。

    明面上的说法,是这里五座山峰,吞云吐雾,仿佛是五个抽烟闲聊的老头儿。

    至于暗地里,则是谐音“雾牢”,可见其中压抑之态。

    便在其中一座山峰半山腰处,人声多少冲淡了一些沉寂到极至的感觉:

    “花司祭。”

    “我到此来,是菩萨相召。”

    “是,菩萨已经吩咐过,请您直入莲花池。”

    花娘子微微颔首,缓步走入。

    因为几处同时开战,以往强者云集的黑天教总坛,此时已经没几个人,从压抑变成了沉寂,感觉倒是舒服了不少。

    和那些大宗门阀相比,这里实在没有什么好打理的,不是洞天福地,连秘府都算不上,就像当初巫神先民,凿洞开山,古朴纯厚,又自有神通化育。

    传说中,这莲花池便是一处极玄妙的所在,只是她身份地位不够,不知其中的奥妙。今日得入其间,虽说是菩萨见召,也是象征着地位的提升。

    回归总坛之后,她以步虚修为,出任司祭,已经惹得很多人眼红,此时又得入莲花池,等于火上浇油,出来后还不知会有什么麻烦。

    只是,花娘子也不惧怕,天地大变在即,这些人心鬼蜮的伎俩,不过是细枝末节,永远翻不上台面。

    她安静步入,听到了洞窟深处,汩汩水响,再行进约数里,便一片水波入眼,池畔正有一人,光头跣足,乍看像是僧侣比丘,静观池中莲花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花娘子不敢多看,拜伏于地:“弟子拜见菩萨。”

    池畔安静片刻,有人声响起,诡异地却是仿佛有多人同时开口合声,若细细分辨,当是三人。

    ...